第四百七十二章 王煊弒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自有神話以來,至強神明無不高高在上,被超凡者膜拜,那是他們所追求的最高成就,人生的最高峰。

  但是現在,有一群「瘋子」,一個比一個興奮,一個比一個張狂,爭前恐後,圍獵銀髮神明!

  他是從大結界回歸的神明,地位崇高,一言一行,都有超凡餘韻在蔓延,有殘餘的秩序之力在擴張。

  但現在,他被一個人率領「自身」群毆。

  「瘋了,真是不可想像啊,至強神明成為了獵物,被一群瘋子圍剿,狩獵。」

  外太空中,很多人都看傻眼了,難以置信。

  「老王……牛犇,不愧是我的結拜大哥,他這是準備弒神啊!」馬超凡第一時間發表看法。

  青木、吳茵、趙清菡幾人都瞥了它一眼,這匹馬有點不要臉。

  機械小熊很「耿直」,道:「熊怎麼聽說,你是他的坐騎?」

  「天馬踏月趕熊拳!」馬超凡大吼,果斷亮蹄子!

  ……

  養生宮,陳永傑神色無比嚴肅,他知道,至強神明意味著什麼,並沒有因為王煊的強勢而放心。

  大方士徐福點頭,道:「有些門道,這麼多化身,都不弱於主身,敢這麼練功的人,不是精神病,就是快人格徹底分裂了!」

  一片刺目的銀光席捲腐朽的大結界,銀髮神明體外的神環暴漲,向外擴張,他的身上有斑斑血跡。

  他負傷了,但是他的超凡之力卻在提升,於人間受阻,嘴角淌血,讓他雙目深處的殺意不斷攀升……

  一時間,無盡的楓林出現,紅火一片,那是他的心靈升華之地,而後又炸開,天地間都被銀色光焰取代,冷漠的聲音在整片天地迴響。

  「神明三斬,豈能無功,回溯!」

  這一次,他的聲音不高,但是卻給人無盡的寒意與壓迫感,像是末日審判,由至強神靈主導,判罰諸神。

  噗!

  所有人,無論怎麼防禦,不管站在那裡,都受到了波及,消失的神明三斬,像是在追溯過去,逆著斬了回來。

  先是斬時空,羽化宮頓時模糊了,塌陷了,被一道刺目的銀芒波及,所過之處,摧枯拉朽,虛空塌陷!

  接著是斬元神,在場的本就是精神體,全都破防,傷勢或輕或重,在扭曲的虛空中掙扎,各自都被一道銀光擊穿。

  最後是斬肉身,王煊的胸口被煌煌神明之光撕裂,有大片的血液濺起,這一擊可不輕,打穿了他的軀體。

  刺頭老張發火了,道:「竟敢傷我,各位分身還不出手滅了他?這是恥辱,一個異域神明而已,豈能讓我流血!」

  「神明三斬,談什麼回溯,不過是殘餘的秩序之力振盪而已,你想要這種效果?還給你!」妖主開口。

  一時間,萬仙渡劫曲再現,雷光一重一重,就在銀髮神明的頭頂那裡落下,猛烈的炸開,劈的他踉蹌倒退。

  他的雙目更為冷冽了,肩頭、胸前和背後被劈開部分,焦黑中有神血在淌落。

  在鄭元天灰燼中新生的神秘人開口:「各位分身,我為主身,自當為爾等討一個說法,仙胎寄生了,取至強神明果位而代之!」

  在銀髮神明的體內,有莫名的力量在侵蝕,要占據一位至強神明的血肉與精神,以此為溫床,為母胎,要化生出一個新神靈!

  這一手很歹毒,讓王煊都頗為心驚,他都有些懷疑了,這還是自己的分身嗎?該不會是魔胎開創者在他的精神中復生了吧?

  不過,他又搖頭,在虛無之地,方雨竹、老張等人一起幫他會診,這些都是他的精神分身,不會有錯。

  一切都是因為,他從鄭武那裡得到過魔胎大法,也曾鑽研過,解析過,而這個神秘分身,就屬於他那部分精神,進入虛無之地後,開始在這個方向研究,練了魔胎大法。

  「滾出去,神明豈容你褻瀆!」銀髮神明開口,全身毛孔都在噴薄刺目的銀光,那是真正的神焰,熔化了倒塌的巨宮,讓虛空模糊,扭曲。

  他在以神明之焰洗禮自身,要斬去仙胎寄生的印記。

  「各位分身,還愣著幹什麼,和本座一起殺了他!」冥血教祖開口,瞬間,一拳打出,天地轟鳴,像是有一輪血色的大日綻放。

  「誰是分身,誰是主身,也不要爭了,誰先殺了這個異域神明,誰就當家做主!」妖祖喝道。

  霎時間,他施展出法體,身形暴漲,頂天立地,一腳就向著下方踩去,結果惹得冥血教祖等人紛紛呵斥,敵我不分嗎?想提前內訌嗎?

  「抱歉!」妖祖縮小法體,越發的精悍,滿身妖氣沸騰,周身金光絢爛,瞳孔妖異如刀,撲殺向銀髮神明。

  妖主妍妍則一語不發,這次輪動油紙傘直接砸了過去,出手間,紅色長裙飄舞,風華絕代。

  這讓王煊眼暈,說什麼也不能讓妖主取而代之,不然的話,以後自己是男還是女,會不會過於陰柔?

  呼!

  像是星河墜落,方雨竹出手,羽化拳揮出,潔白拳印無堅不摧,一拳震碎銀髮神明的甲冑,第二拳轟在其眉心前,雖然被神明之光抵住了,但是讓其元神劇震,精神光焰四濺,他險些仰頭栽倒在地。

  「分身,你的表現呢?」張道嶺問王煊。

  「我為主身,出手的話,自然就要決生死了。」王煊開口,精神天眼和十一段底蘊凝結在一起,身心空明,感應冥冥中的一切惡意與威脅,捕捉對方的弱點。

  「嗯,小心,他還沒有到窮途末路時,體內有一團光繭,正在破出!」王煊警醒,告知各路分身。

  並且,他果斷斬出一劍,心靈之光蔓延,和斬道劍交融,衝擊對方的體內的神秘光繭。

  噗!

  銀髮神明的血肉被劍光洞穿,神之血液灑落,一位神明接二連三被刺透,染紅地面,驚得現世各路超凡者動容,都心驚不已。

  「那個人真的在弒神,居然要做到了!」有人顫聲道。

  「砰!」

  銀髮神明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個光繭孵化而出,迅速裂開,有一頭銀色的神鳥展翅翱翔,和原本的元神合一。並且他那被剖開的肉身劇烈變化,人形軀體更高了,挺拔而雄偉,五米有餘,此外背後一對又一對潔白的羽翼張開,纖塵不染,銀光沸騰!

  「他是光神,其化身為十二翼天神,在人間行走了很多年!」外太空,有人感覺頭皮發炸,認出了他的身份。

  早先,人們並不知道這個神明是誰。

  光神,代表了神聖,光芒普照十方,淨化世間一切黑暗,實力極高,在神明中都赫赫有名。谷

  「他居然是光神,我崇拜的至高神明,早先居然蟄伏,隱藏了真面孔。」有人激動的叫了起來。

  現在,他滿身都是流動的神聖光輝,世間一切和他比起來,仿佛都帶著紅塵煙火,他超然在上。

  大方士徐福露出異色,道:「這貨,有點眼熟啊,像極了當年在仙道之地作亂的那頭猛禽,是妖皇銀鵬和妖聖光烈鳥結合的後代。」

  當年,這位可是好大的威名,其父統馭的上古皇朝,威勢浩大,他也有極高的地位,但是隨著上古諸皇全部覆滅,他東躲西藏,數次作亂後,遠走他鄉。

  「真是他,想不到啊,光鵬,成為了光神,進入宇宙深處,成為一位至強神明!」徐福露出異色。

  在他開口時,場中發生激烈大戰,不愧為妖皇之子,其成就很可觀,也成為了幕天境的強者,屬於絕世列仙中的一員。

  當然,在這宇宙深處,他自己稱神,被尊為光神。

  戰鬥非常激烈,這頭猛禽比當年更凶戾,展翅間,劍光無數道,密密麻麻,將王煊的一些分身都擊穿了。

  當然,這些人都不是善茬兒,立刻還以顏色,身影眾多,拳劍齊鳴,轟向前去。

  「王煊一個人,在圍毆偉大的光神!」有人開口。

  「閉嘴,光神不敗,那個王煊在人間很了不得,但是,絕對無法弒殺光神!」在這裡有光神的信徒,激動無比,同時也在擔憂,也在憤怒,心底深處真怕王煊屠神。

  冥血教祖叫道:「仙道之地的一頭凶鳥,換個地方就成為十二翼神靈了,有意思,鳥人,我送你回你姥姥家!」

  顯然徐福的話語傳到這裡,被王煊與化身聽到了。

  冥血教祖舉手投足,都是璀璨拳光,紅色大日一輪又一輪,在光神周圍炸開,不時和對方的拳頭撞在一起。

  這裡能量浩蕩,劇烈沸騰。

  王煊身為主身,自然不可能看著,化成劍輪,在正面抵擋妖皇之子,對抗位名動古代的猛禽。

  劍輪中,他也在顯化石板經文中記載的真形,這是至高經文的交融,劍光所至,他將對方的羽翼斬下一截,頓時血淋淋。

  並且,他親自俯衝了過去,和對方肉身搏殺,他的體魄在轟鳴,接近真實的超物質在沸騰,頓時讓光神都大吃一驚。

  噗!

  王煊的拳頭帶著淡淡紅色物質,和光神對轟後,讓對方的拳頭染上一些焦黑色。

  「神的怒火,需要你們的血液來熄滅!」光神淡漠地說道。

  話語落畢,一片拳頭砸了過來,超凡之光將他橫掃,這群人如同瘋子似的,根本不在乎他的威脅,只想著儘快幹掉外敵,好去爭奪主身。

  轟!

  方雨竹全身都是羽化光雨,覆蓋住對方傾瀉過來的漫天劍光,她雙手划動間,能量化成羽化神竹,成片的浮現,鎖住前方的那個人。她雖然為一個出塵的女子,但是在這麼多化身中,實力尤為出眾。

  「方雨竹!」光神瞳孔收縮,顯然認識對方,對這個終結了上古皇者輝煌的女子,非常痛恨。

  當然,他也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的方雨竹。

  光暗交織,成片的羽化神竹浮現,如劍芒衝起,在光神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血口子,並將其身後的雪白羽翼撕裂一對。

  「這個世間太污濁了,充滿了骯髒與醜惡,唯有光可以淨化現世,洗禮仙界,由我而始,淨化這片超凡天地吧!」

  光神開口,一片又一片潔白的羽毛落下,排列滿虛空,像是無盡晶瑩的花瓣,帶著絕俗的氣息,絢爛而又神聖。

  每一根羽毛都有著難言的氣韻,不染紅塵,仿佛超脫在世外,構建在一起,形成一片宏大而繁複的圖案。

  「小心點,這有可能是舉世皆滅之術,他想拉上所有對手一起上路!」大方士徐福在遠方暗中傳音。

  果然,這一擊極其恐怖,天地間,無數的光亮起,銀白充斥山河宇宙間,仿佛要傾覆這片腐朽的結界。

  所有潔白的羽毛都開始焚燒,瞬息光耀人間,要將萬物焚盡,蒸發個乾淨!

  王煊和諸多化身,自然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全都在反殺,反制對手,各種殺手鐧齊出,要滅了光神。

  最後的剎那,光神的血肉破碎了一半,骨頭都露出來了,背後那一對又一對神聖羽翼,折斷了大半,鮮血滴滴答答地落下。他極速沖了出去,竟利用這近乎玉石俱焚的一擊,想要擺脫這片戰場,不想再戰下去了。

  超凡世界即將熄滅,他並不想和一個人間的年輕人死磕到底,贏了的話沒光彩,輸了的話太悲催。

  然而,他剛飛行出去數百米遠,結果發現無法掙脫。

  冥血教祖牽著幾根血線,和他的身體交融,開口道:「我允許你走了嗎,血色烙印被銘記了,你想向哪裡逃?」

  同一時間,那個從鄭元天灰燼中新生的神秘人也開口,道:「仙胎寄託之地,形神都被我選中了,你還想走?」

  在他的手中,也有絲絲縷縷的線條,和光神糾纏!

  王煊開口道:「各位,你們肯定都要與我爭奪肉身,都想成為唯一,那麼,我建議換個戰場。殺了這頭凶禽,在他體內搏殺,這樣的話不至於損壞我們的肉身,要知道,我的就是你們的,你們的也是我也的!」

  他補充道:「誰也不要想提前回歸我們自己的肉身,因為,我們的速度誰也不比誰差,那樣的話,一旦激烈爭奪,損失的是我們自己的肉身,就以光神的血肉為戰場,現在先殺其元神!」

  「好,就這樣決定了,先殺這頭凶禽!」

  「什麼妖皇之子,宰了吃肉!」

  「我為主身,先殺其元神,本教祖來了!」

  這群瘋子自身都受傷了,而且並不輕,甚至是被重創,上古妖皇之子光神,自然極其強大,接連對抗,眾人怎麼可能不付出血的代價。

  但是,現在他們戰意高昂,全都在俯衝,施展秘法,在哧哧聲中,奪光神的肉身,先後入侵了進去。

  「殺!」一群瘋子大喝,殺氣滔天。

  光神怒吼,在他的體內各種光芒綻放,但是,他的掙扎越來越無力,他的頭顱中,自身的元神之火在熄滅。

  王煊等人也被重創了,但是,他們卻愈發的激昂,絞殺光神,以這裡為戰場,要爭奪主導權。

  「神……死了嗎?」外界,有人顫聲道。

  「弒神了,那個年輕人他殺死了赫赫有名的光神!」有超凡者看出究竟,感覺難以置信,震撼莫名。

  必須得向大家推薦完美世界動畫,最近這兩集超燃,我是一路跟下來的,近期非常好看,上周的超燃打鬥上過抖音熱榜,這部動畫在騰訊視頻獨播,喜歡的不要錯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