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十二段從未有人立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至強的光神死了!

  連最後的神明之軀都被那群群瘋子都打的爆開了,滿地殷紅,碎骨塊到處都是,不成樣子。

  而那群瘋子,最後又被其中一個瘋子都給殺光了,融為一體,過程很血腥,現在他滿身光雨,被神聖之光覆蓋。

  「他最後施展的是什麼手段?」連餘下的五座巨宮中都有人動容,盯著王煊那個方向,很是忌憚。

  那一刻,神感之上近乎無解,在不足一秒鐘內,王煊迅速解決掉了方雨竹、妖主、老張、冥血。

  「他這是要進軍逍遙遊大境界了嗎?」一位來自大結界中的不朽者低語,地位等同於成仙者。

  「他如果破關的話,在現世中,豈不是能夠以凡人之軀對抗至強神明?」另一座巨宮中,有神明開口。

  在不朽者和神明的眼中,現世的超凡者只要沒進入大結界,不曾真正成神,依舊被視為凡人。

  「至強的神明在上,請您為我們的祖師報仇啊!」逍遙宮中,有人哭訴,那是光神的信徒。

  「歲月之書大概率在他身上,需要拿回來。另外,他如果真晉升到逍遙遊大境界,或許會嚴重威脅到至強的神明!」

  餘下的五座巨宮,議論響起,一片肅殺,有人認為,王煊會威及他們,竟對一個「凡人」忌憚了……

  「屹立在十一段領域中,那是屬於超凡理論的盡頭了,這種人一旦晉升逍遙遊大境界,確實會有卓越的表現!」

  歷代以來,人世間十一段者,一旦破關都會非常耀眼,尤其是這個王煊,居然屠神了,他要是再提升一步,那還真是讓進入現實世界的神靈都不安。

  瞬間,這片戰場上,剩餘的幾座巨宮內,不朽者、神明,都有殺氣蒸騰,氣氛再次緊張起來。

  然而,他們不會想到,王煊並不是要進軍逍遙遊,而是要突破進他們從未想過的十二段領域!

  這比突破逍遙遊難太多了!

  在固有的超凡體系中,人世間並沒有十二段,是一片無人區,沒有活著的生靈可以立足在那裡!

  養生宮中,陳永傑很緊張,道:「前輩,氣氛不對,諸神,不朽者,似乎都對他有些敵意啊。剛才有反饋,那些巨宮有人第一時間聯絡我們,試探著問,要不要趁現在殺了王煊!」

  大方士徐福開口:「意外啊,當初碰到的年輕人,真是有些不俗,讓不朽者和神明都很在意,怕動搖他們的地位。」

  老陳腹誹,何止不俗,你老人家能夠來這裡,不就是替他背鍋而至嗎?

  「小陳,你什麼眼神,怎麼看我呢?」徐福瞥了他一眼,像是看透他的心思,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上。

  陳永傑道:「諸神不講究,他們想扼殺王煊,有人剛才私下來覲見,委婉表達這種意願了,但知道您來自仙道之地,想探探口風。」

  「來自仙道之地的年輕人,一路過五關斬六將,走到這一步不易,豈容他們加害,走,我們過去看一看。」徐福說道,直接起身。

  現在,王煊很虛弱,遭受重創,擊殺光神並不易,過程其實很艱險,他與那些化身都受了重傷。

  隨後,他又和刺頭老張、強大的方雨竹、妖主等化身激戰,消耗過巨,現在從精神到肉身都很疲累。

  此時,王煊安靜的站在那裡,手持斬神旗默默地調息,如果真有至強者來犯,他只能拼命了,動用養生爐!

  但是,一旦亮出這件東西,將會無比的麻煩,會產生一系列大風暴。

  不久後,逍遙宮、幕天宮的兩大宮主來了,他們是至強的不朽者和頂尖的神明在人間的化身。

  兩座巨宮的人興師動眾,帶著大批的超凡者趕到此地,以審視的目光看著斷壁殘垣中的王煊。

  其中,以幕天宮的宮主最為忌憚,因為他也被震落的很慘,現在處在逍遙遊第二層境界中。

  他名雷拓,一頭金色的長髮披散,神光籠罩軀體,是大結界中的不朽者,踏足至強領域兩千八百年了。

  總的來說,他和光神相仿,在人間的實力和道行很接近。既然王煊格殺了光神,那麼也能殺他。

  現在這個年輕人被重創,如果順勢抹殺,自然是最佳的機會。一旦讓對方晉階,雷拓認為,自己就要繞著走了。可是,他很想要歲月之書。

  逍遙宮的宮主是一名女子,頎長的軀體,纖細的腰肢,曲線起伏,黑色的長髮,面孔精緻,銀色的瞳孔,非常艷麗。

  她穿著一身赤金甲冑,整個人身材很火爆,但臉蛋略冷,有淡淡的殺氣。

  她名元蕾,和光神關係不錯,也是一位至強神明,現在處在逍遙遊三層,在人間的實力明顯很強。

  現階段,她比光神高一個小境界,真要出手的話,那自然會是致命的威脅。

  徐福上前,攔住兩大宮主,道:「兩位要破壞規矩嗎?」

  現在的擺渡人,比當初強太多了,因為其分身回歸,和逝地的精神碎片融合在一起,在人間體現為逍遙遊三層!

  他隻身一人擋住不朽者雷拓和神明元蕾,有足夠強大與自信的底氣。

  「見過前輩!」王煊很意外,同時也釋然,在這裡發現擺渡人和陳永傑,很多事都能想明白,這分明和他有關。

  「你去閉關,好好養傷,這裡交給我。」徐福說道,十分淡定,但內心卻想揪過來他打一頓。

  想他堂堂一代大方士徐福,居然替人背鍋,最後真的跑到這裡來了,從未有過的事!

  「好!」王煊也不客氣,然後對陳永傑傳音,讓他跟過來,兩人嗖的一聲沒入地底深處,就這樣不見了。

  「徐福,你管的事情可真多!」雷拓神色不善,有這樣一個絕世仙人相阻,會無比麻煩。

  他看向元蕾,這個女性神明如果出手的話,還有可能殺了王煊,現在只靠他自己的話沒戲。

  徐福沒搭理他,向前邁步,來到元蕾身邊,只要她動手,那麼必然會遭遇屬於大方士的凌厲手段。

  同時間,徐福祭出各種棋子、銅碑、小型祭壇等,他在封鎖此地,將地下保護在他的仙道領域範圍內。

  很短的時間,他布置下一座仙道法陣!

  「不急!」元蕾開口,現在最緊迫的事,是大結界中的絕世大戰,如果那裡落下帷幕,現實世界這些都不是事!

  此刻,新至寶在誕生,舊至寶在攻擊,神明宮隆隆而鳴,隔著大結界都能感受到那種無上的威壓。

  此外,仙道之地,諸神與不朽者共擊,一同叩關,不知道是否奪得那三件至寶,若是到手,那便是先天不敗了,大局已定。元蕾的主身正參與在當中!

  「可是,弒神者要破關到逍遙遊層面了!」雷拓擔心,他怕徹底失去歲月之書,再也無力取回。

  元蕾平淡地開口:「還有時間,正常的大境界破關,怎麼也要一天一夜以上吧。這麼長的時間,大結界中的征伐應該落幕了,到時候現世中的戰場自然會有個了結。」

  「也是!」雷拓點頭,暫時克制衝動。

  地底深處,王煊和陳永傑徑直進入一座地宮中,這是屬於上一個消逝的超凡文明留下的重地。

  在這個地方,王煊也開始布置,身上異寶眾多,分別插在地面,以頂級寶物環繞,構建法陣。

  不是他在這個領域造詣高,而是寶貝厲害,比如元神鎖鏈,可守護四方,黃金樹能定住一切,斬神旗立於中央無極土,壓制一切,都是天然的仙道法陣!

  陳永傑搓手,有些期待,也有些緊張,他知道王煊要做什麼,可是,眼下是在絕世強者的眼皮子地下,一會兒亂震的話,會不會驚動所有人?

  「沒事兒,外面至寶一直在震,多個人震也沒人會覺察,主要是至寶和大結界共鳴,屬於至高規則在激盪,我這裡沒什麼異象!」

  「時間緊迫,來得及嗎?」陳永傑問道。

  「時間足夠,我想辦法開啟內景地,現在裡面『盜取時光』,融合元神!」王煊說道。

  到了現在,內景地的開啟依舊不可控,但是百般嘗試下,機率大增,多次叩關的話,他能利用神感打開那片精神空間。

  果然,五個小時後,王煊滿頭汗水,無比疲累,終於觸發了一次,內景地敞開了,他果斷沖了進去。

  「這一次,我該成為陳九段了吧?」陳永傑的元神跟進,最近每次突破,他都會被打回原形,在八段駐足太久,他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這一次的閉關,王煊在內景地中一動不動,吸收和融合所有的精神分身,不僅是精神力的交融,還有分身參悟的那些經文在被他吸收。

  比如,萬仙渡劫曲、魔胎大法、精神棺槨大法、天妖輪迴術、羽化真經……

  這些法他都閱讀過,在記憶秘庫中有收藏,那些分身繼承下來,在虛無之地精研,著實有了驚人的成就。

  內景地中,銀色物質瀰漫,紫氣蒸騰,補充他的精神所需,也淹沒了他外界的肉身,讓他的形和神都在提升。

  這一次,王煊盜取時光分外漫長,精神思感無數倍的提升,像是經歷百年那麼久遠!

  陳永傑一邊觀察外面動靜,為王煊護法,一邊也在參悟各種經文,苦修自身,他重回九段領域中了!

  並且,他在一路拔高,來到了九段極限,就此止步,他一聲嘆氣,暫時停下來,需要慢慢打磨,再去考慮下一步。

  倏地,王煊睜開眼睛,元神裂痕和肉身之傷自然好了,被濃郁的超級物質滋養的快質變了。

  「成功了嗎,站在前無古人的十二段無人區中了嗎?」陳永傑緊張地問道。

  「還差了一點火候,我覺得還是要去虛無之地,需要那裡的紅色物質磨礪,焚燒出一個純淨而強大的十二段來!」

  王煊說道,內景地中,如今銀色物質、紫霧都如雪花般飄落,還算濃郁,但是那毀滅性的紅色物質,卻只有絲絲,極其稀薄。

  時間到了,內景地關閉,王煊沒有任何猶豫,持斬神旗,帶著爐蓋,沒入命土中,而後殺向虛無之地。

  果然,當來到這裡後,藉助濃郁的紅色物質,煅燒元神,洗盡瑕疵,他明顯感覺到自身在快速質變,十二段,前所未有的領域,神話理論盡頭之外的荒蕪絕地,被他闖入了!

  與此同時,大結界中,各種至高紋絡交織,新至寶要出世了,大戰、爭鬥、對抗到了白熱化。

  同一時間,腐朽的結界中,地表上的幾座巨宮不寧靜,有頂尖的不朽者和至強的神明在滲透,精神向著地下而來,想入侵仙道法陣,要接近王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