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前所未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虛無之地,王煊被那紅色物質「千燒百鍛」,「魂兒」差點燒焦,在痛苦中迎來新生與蛻變。

  所謂「靈魂糟粕」那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雜念,與複雜的人心思緒,他的記憶太斑駁了。

  比如,那些化身,那些無用的經歷,比如一些負面情緒等,都藉此被可怕的紅色物質一把火燒乾淨了。

  古代的修道者,講究的是心神純淨,人到暮年,卻有赤子之心,道心堅固,或許就與此有關。

  靈魂的融合,記憶的吸收,心神純淨的煅燒,這是一個複雜而又自然的過程,心神圓滿,唯我唯一,這就是此時的他。

  但是,經歷紅色物質的洗禮,他真的無比疲累,險些被燒死!

  「我現在和紅色物質的親和力,交融程度,遠勝從前了,這是個好現象,沒白焚燒精神體。」

  每一次到來,他都在這裡被燒的死去活來,現在他的元神逐漸有些適應了,長此以往,當他到了逍遙遊、養生主時,能進紅色汪洋中神遊嗎?

  對此,他頗為期待,因為他有一次看到過,紅色物質的光海中似有什麼東西在沉浮,絕對不簡單。

  終於,他坐在銀光蒸騰的池子中,以這裡的生命仙液洗禮精神,感覺到了質的變化,全身舒泰。

  一層被燒焦的「元神老皮」裂開,脫落下來,蛻變後的元神充滿勃勃生機,格外的堅韌和強大。

  「要去闖一次隕石通道嗎?」王煊盤坐池中,身心都放鬆了,他覺得,自己已經踏足十二段領域了!

  他和那些分身共擊光神時,聯手之力有準十二段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了,但是,那終究不是他一個人的力量……

  現在不同了,所有力量歸一,融合在一起,各條分身的精神力,還有他們對各種不同經文的研究方向,都被他繼承了,皆屬於他了。

  此時,他比那些分身聯手更強!

  「這就是十二段嗎?實力到位了,但是,總覺得有點不踏實,什麼原因嗎?冥冥中的惡意嗎?那些至強的不朽者、頂尖的神明要對付我下手?還是說,大結界的中諸神、列仙都要出來了?」

  王煊並未過於擔憂,因為,那種感覺很模糊,並不致命。

  此時,坐在粗糙的池子中,被銀色的仙液浸泡,全身放鬆,看著池畔的命土堆成的土山,九劫天蓮化成的九劫天藤,現在長勢良好,攀爬在那裡,現在已經有十幾片葉子了。

  另一邊,第一仙茶樹鬱鬱蔥蔥,葉片上滿是露珠,綻放霞光,各種不同顏色的茶果一簇簇,如同瑪瑙般。

  難得放鬆,他以爐蓋接引來露珠,摘了幾枚拇指大的茶果,有的鮮紅,有的銀白,有的烏光繚繞,有的紫氣裊裊,煞是好看。

  水燒沸後,茶香瀰漫,他慢慢品茶,精神思感越發的敏銳,靜心體悟的自己的變化。

  滿嘴都是茶香,他的精神在緩慢升華,自語道:「我現在很強!」

  「厭倦了打打殺殺,如果每天喝喝茶,泡個舒服的仙池澡,然後研究下新神話路,悠閒的在都市度日,那應該很不錯。」

  此時,他的口鼻間儘是茶果的清香,心靜神安,超脫紅塵外,悠然自得,這是一種難言的享受。

  然而,偷得浮生半日閒,這種體驗註定很短暫,他還在回味中,就突然警醒了,快速起身,拎旗,持蓋,嚴陣以待。

  這地方還有入侵者不成?那種不踏實的感覺愈發強烈了,他以精神天眼四處掃視。

  「上次,我在隕石通道中聽到了若隱若無的悽厲嚎叫聲,該不會真有什麼鬼東西要出現吧?」他來到池外,向黑暗中前行。

  下一刻,他遭受了重擊,雙耳轟鳴,精神耳鼓險些炸開,手臂更是發麻,全身被震的要碎裂了,致命的威脅,頗為恐怖。

  甚至,連他的斬神旗,和那爐蓋都脫手飛了出去,他的雙手在痙攣。

  王煊的眼前,一片鮮紅,如同血液般,那是妖異的光,將他吞沒,阻擋他接近爐蓋而旗子。

  砰!

  下一刻,他被擊飛了,濃烈的光,極高的溫度,要將他的元神「烤熟」,對他這樣的精神體殺傷力太大了。

  外界,因此在劇烈動盪!

  原先就有至寶在共振,現在養生爐被刺激了,跟著轟鳴,顫動,讓某些至寶彼此呼應,劇震得越發猛烈。

  陳永傑剛才有了新的體悟,以王煊溢出的紅色物質煉體,純化了自身的精氣神,感覺未來十段可期。

  他本就潛力驚人,許多老輩人物對他的評價是,若是放在古代,註定成佛作祖,成為一教之祖沒問題。

  現在,有各種資源,加速了他的修行進程,提升了他的道果。

  然而,在未來可期,心懷願景時,他被一道刺目的光擊中,有淡淡紅霞蔓出,讓他翻飛了出去。

  「又……震上了,格外的凶,無比的猛烈!」陳永傑知道壞事了,王教祖引發的大地震終於開始上演。

  而且,這一次和以往不同,他守在王煊身邊,跟著吸收了各種有益物質,但是依舊不夠看,剛開始而已,他就強烈不安了,該不會又要被打回八段去吧?

  咚!

  現世中,像是有驚雷在轟鳴,新的至寶在誕生,舊的至寶在交戰,劇烈共振,所有超凡者都臉色發白。

  「發生了什麼,怎麼會突然間大地震,愈發的猛烈了,我……想哭啊,又要掉境界了!」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一日間,連著掉境界,什麼見鬼的情況,地獄級的災難,誰受得了?」

  諸多超凡之地,無數人哀嚎,這種可怕的境況,沒有人經歷過,這是大宇宙在審判嗎?恨不得將所有超凡者都打回原形。

  各地,所有修行者都面色發白,對他們來說,這種恐怖的大地震,簡直如同超凡世界的末日到來。

  腐朽的結界中,向地下滲透精神力的至強神明,都一陣心悸,除卻被徐福發覺,帶給他們壓力外,最為重要的是,這天地間的劇震影響到了他們!

  怎麼可能?滿頭金髮飄舞的不朽者雷拓抬頭望天,新至寶誕生了嗎?竟導致這樣可怖的波動,他居然又要掉境界了。

  「不!」他低吼,上一次大意了,這次說什麼都要堅守住,絕對不能再讓道行下降了,不然的話,他就要到逍遙遊一層去了!

  黑髮銀瞳,身穿赤金甲冑,身材火爆的頂尖神明元蕾,她也無比吃驚,美麗的面孔失色,她上一次抵住了,但現在……要掉境界了!

  大方士徐福也是滿臉烏雲,他也要守不住了!

  虛無之地,王煊被猩紅的光淹沒,身體劇震,數次都要炸開,被襲擊多次後,他才回過神來,意識到那究竟是什麼。

  「天劫?!」

  不是他遲鈍,而是這個地方太特殊,屬於枯寂之地,飄渺而虛幻,但目前為止,只有他自己在這裡,和紅塵大世隔絕,居然有天劫劈他?

  再有,一般來說,正常的修士到了羽化登仙時,才會遭遇天劫,那種大場面很兇險,難以保住肉身。

  甚至,很多人連元神都會被劈沒了。

  天劫這種東西,對精神提的殺傷力格外強大與嚇人,天生克制,動輒就會被劈的灰飛煙滅。

  「我在這種地方,和肉身分開,居然也要挨雷劈,遭天劫轟殺?」他難以置信,感覺不可思議。

  王煊思忖,難怪他早先心中不踏實,有所預感,居然是因為有這種兇險,沒有肉身守護,元神承受的壓力太大了。

  「我沒有羽化登仙,也遭遇天劫了,說明十二段領域,超出超凡理論範疇後,有些不可思議了!」

  他不知道,有些東西沒有記載於書中,正常來說,立足神話盡頭,十一段果位,一旦破關,進入逍遙遊大境界,也有可怕天劫。

  而他更為特殊,還沒有晉升大境界呢,在十二段就遇到了一場大劫!

  「來吧,既然無法躲避,那就能好好享受了,沐浴雷光,洗禮元神,不亦樂乎,嗷,真他姥爺的疼啊!」

  王煊想苦中作樂都不行,人世間這個大境界的十二段,從無人立足,前所未有,冥冥中的雷霆給予了過多的關注。

  可以說,他現在是一路火花帶閃電,被從頭劈到腳指頭,從精神凝聚的毛髮劈到骨髓中,精神血液和五臟六腑都快熟了。

  王煊被劈的死去活來,元神有很多次都要原地爆炸了。

  若非他練斬道劍,將元神都鍛鍊的如同混元神金般,現在早成灰燼了,現在他奮力抗爭,掙扎著,化成劍輪,斬出心靈之光,和天劫對著幹。

  「殺不死我,就滅了你,有本事最後你不熄滅,我看著呢,沒見過從古劈到今的雷霆!」

  他死鴨子嘴硬,一邊對抗,一邊聞著自己的焦糊味兒,在雷霆中洗禮精神體,千劈百轟,雷光「灌頂」,閃電「伐毛洗髓」。

  外界,至寶劇震,大結界發光,至高規則交織,轟鳴,讓現世中一片鬼哭狼嚎聲,誰都擋不住。

  連大方士徐福都盤坐在那裡,用大巴掌拍地,身上背著的釣竿亂顫不已,在這種大地震中,就是釣魚佬也吃不消,無言地望著上天。

  至於至強的不朽者雷拓,早就炸毛了,在那裡嘶吼,對抗,有些發狂了。

  外太空,青木被震的想哭,從大宗師巔峰一路下滑,最後終究是沒能承受住,掉到宗師境界去了。

  「我他……二爺的,我的超凡路啊,太坎坷了,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青木被刺激的差點魔怔。

  「我現在成馬二了!」馬大宗師也跳腳了,現世「去超凡化」很明顯,再來兩次,它也完了,回到不能言的怪物行列中去。

  吳茵也想哭,和青木一樣,成為凡人了。

  虛無之地,王煊艱難對抗,拼死渡劫,元神之堅韌得到的驗證,落雷無數,他都擋住了,自身沒有消散。

  主要是,他練的精神功法太多了,幾部至高經文都有涉獵,此外還有精神棺槨大法、魔胎大法等,都和元神有關。

  生死磨礪,他渾身焦黑,元神冒煙,最後,漫天的雷光消退了,他掙扎著起身,感覺到了一股新生的氣息在體內蔓延。

  這次,他不是藉助銀色的池子,而是自身就在蛻變,雷劫過後,大毀滅之下,有勃勃生機醞釀。

  最終,他在這裡新生!

  「十二段,這才圓滿啊!」他若有所悟,拎旗,持蓋,想回走去,道:「該回歸了,會一會兒那些牛鬼蛇神,依然在打我主意的,不管是至強的神明,還是頂尖的不朽者,一樣要讓你們熄滅生命之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