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萬眾矚目的失敗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十二段,超凡理論盡頭之外,一片無人區,是荒蕪之地,也是超神之所,超脫固有的層面。

  王煊踏上回歸現世之路,他的速度暴漲,很快就進入命土,而後和肉身合一,迅速回來了。

  當他睜開眼的剎那,感覺到肉身狀態不是多好,元神蛻變時,肉身也在提升,跟著變強,可是當他被血色雷霆劈中時,身體也有一些紅色霞光冒出,現在要熟了。

  「精神和身體分開,這樣面對天劫很不好,各自都陷入險境中,無法協調,不能彼此增援,弊端不小。」

  幸運的是,肉身雖然半熟,但活性還在,他身上有超物質,具備無比濃烈的活性,他頓時被銀光淹沒了。

  同時,他去採摘天藥,不敢大意,現在外面有至強者虎視眈眈,他必須得讓自己處在最佳狀態。

  不久後,他嘴裡含著一片天藥葉子,全身發光,血肉共振,身體在快速恢復。

  王煊的心臟跳動聲極為有力,尤其是現在,血液流速提升,那裡像是仙道的發動機,將各種超凡之力輸送到身體各處。

  他的骨頭中,骨髓晶瑩,不斷造血,新生的力量猛烈擴張,取代陳舊的超凡血液,全身大換血。

  在他的體表,殷紅液體溢出,濃郁的生機在身體深處瀰漫,整個人都不同了,像是獲得了新生!

  五臟六腑齊震,曾經相對「柔弱」的器官,現在獲得新生後,堅韌而強大,瑩瑩發光,像是一輪又一輪小太陽,照耀身體世界……

  時間持續了很長,王煊連續脫皮,身上的燒焦的角質等都脫落了,眼角眉梢都在發光,眼神澄淨。

  直到這時,他才覺得自己全面圓滿了,形神皆妙,由內而外,處在了有生以來的最強狀態中。

  「站在新的天地中,像是脫胎換骨,生命發生質變,十二段,就叫它新生。」他覺得契合這個境界的真義。

  「你成了?」陳永傑在遠處看著他,然後又低頭看了下自己,他也半邊身子帶著焦黑色,曾被嚴重波及。

  然而,他現在的境界……又回到八段了!

  從九段極限墜落到八段,這個幅度讓程永傑都麻了,來來回回,他坐了幾次過山車了?和八段耗上了。

  「成了!」王煊點頭。

  陳永傑安慰自己,這樣的掉境界不是壞事,他在夯實地基呢,由此也證明,他陳八段很穩!

  他認為,總比外面那些人強,有些人都快一路墜到底了,說明道基不夠堅固。

  這次的大地震非常嚴重,連至強的不朽者在人間的化身都掉境界了,比如雷拓,現在臉色陰沉無比,都快滴出水來了,掉到了逍遙遊一層!

  還有頂尖的神明元蕾,從三層掉到了二層,整個人很沉默,曲線起伏的身體覆蓋著甲冑,她有些失神,再這麼下去,大結界消失時,神明是否也會很快淪為凡人?

  這種劇變,讓諸神都害怕了!

  各地的超凡者,早已是愁雲慘澹,一片哀嚎聲,一日連著掉了兩次境界,前所未有,讓人恐懼。

  外太空中,那座如城市般巨大的鋼鐵堡壘暗淡了,連裡面的秩序守護者都不願意開口說話了。

  各艘飛船中,所有人都沒有笑容,有的只是痛苦,以及對未來的彷徨和不安。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終究是一場空啊。」青木像是釋然,有些解脫,但心中卻是滿滿的苦澀,終究是不甘心。

  「返璞歸真,我回歸宗師中期了,人生如夢。」他自語著。

  小狐仙看著幾人,開口:「馬二,趙二,吳凡人,青宗師,仙三,這就是我們現在的境界,哦,還有熊二!」

  最後的仙三,指是她自己,熊二是指機械小熊。

  地下,接連五道雷霆劈落,打在地宮中,落在王煊身上,這讓他訝然,什麼狀況?形神合一後,在現世中也要渡一場天劫?

  在虛無之地,經歷過後恐怖的血色雷霆後,剛才這五下讓他覺得也就那麼一回事兒,不怎麼疼。

  事實上,五道雷光後,所謂的天劫就消散了,沒有持續,因為冥冥中的雷霆大劫,似有所感,知道他能熬住,瞬間消失。

  地面,腐朽的結界中,幾座巨宮的主人都動容,看到了從天而降、進入地下的刺目雷光。

  「渡劫了,他要進軍逍遙遊大境界,這……應該阻止他!」雷拓焦慮而又悵然,此消彼長,以後那個年輕人絕對能對抗各路神明!

  尤其是,他此前表現出了敵意,被那個年輕人知道了,情況不妙。

  他犯怵了,境界掉了,不可能是王煊的對手,他對元蕾低語,道:「道友,還不出手嗎?歲月之書啊,就在他身上!」

  「情況不對,只有五道雷光,他……失敗了?」元蕾詫異。

  其他幾座巨宮,也有人做出這種判斷,歷代以來,有些立足十一段領域的天縱奇才,晉升逍遙遊時,有人會渡劫蛻變,實力暴漲。

  也有人會失敗,經歷幾道雷光後,自身扛不住,會被重創,傷了堅實而厚重的超凡根基,輕傷者需要修養,重傷者可能會就此黯然收場。

  畢竟,渡劫很關鍵和特殊,不到成仙時,罕有人可以經歷,更不是誰都能熬住!

  腐朽的結界中,所有人都在等待,一時間都安靜了,不再出聲,連徐福都深鎖眉頭,感覺不妙。

  外太空中,各艘飛船上,捕捉到了腐朽結界中的畫面,人們都很吃驚,意識到那裡可能出事了。

  滿頭金色髮絲飄舞的不朽者雷拓笑了,道:「大體上應該失敗了,可以理解,他遇上了神話大退潮之際最不好的時刻!」

  有人點頭道:「不錯,新至寶誕生,舊至寶轟鳴,現世所有人都在掉境界,他在這個時候破關,等於逆流而上,火海中起舞,先天不足,早已立於敗地!」

  外太空,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青木、趙清菡、吳茵幾人,心都揪了起來,為王煊而擔心。

  十一段的破限殺手,不久前迎來了人生最為高光的時刻,屠神成功!

  可是轉眼間,他又遭遇了人生最大的的挫敗,破關受阻,疑似被天劫重創。

  「自古以來,十一段的超凡者極少,這個層面天劫罕見,是上天對一個超越破限生靈的最大考驗,也是最厚重的的恩賜,熬過去,將海闊天空!」

  「這……只能說他真的很倒霉,遇上了今日一連四震的節點,所有人都在掉境界,他自然遇到了最嚴重的挫折。」

  「可惜了,那樣的天劫,這個神話時代現世少見,尤其是近古以來,應該是唯一的一次!若是正常年代,他此時應該無比璀璨,渡劫成功了,但是現在,他卻成為時代的犧牲品,慘敗啊!」

  人們議論,從腐朽的結界到外太空,各路超凡者都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了解到「真相」。

  有人覺得可惜,有人帶著笑意,有人搖頭,有人不語。

  許多人忽然發現,不久前,各路超凡者還愁雲慘澹,現在聽聞一個比十段破限者更驚艷更強的年輕人渡劫失敗,氣氛竟頓時緩和了。

  「人之劣根性啊,當得知有人更慘,錯過了載入史冊中的機會,自身的痛苦似乎也不算什麼了。」

  有人很羞愧,但也有人不以為然,臉上浮現笑容,心情好了不少。

  地下,王煊起身,這次脫皮又全身大換血,地面滿是殷紅色,他淡定的將一些血跡塗抹了在身上,弄的儘是血污。

  然後,他找出一副甲冑,自己給轟碎了,穿在身上,接著又開始塗抹殘血,一副很悽慘的樣子。

  當然,焦黑的老皮也是不錯的顏料,身上必須得得有黑色,有劫灰才行。

  「你太狗了吧,說吧,想打死誰?」陳永傑在旁邊看得眼睛發直,他知道,王教祖現在不是善類!

  王煊平靜地回應:「你想哪去了,我厭倦了打打殺殺,不想和人衝突,所以低調點,只要我失敗了,外面的人一定會很開心,也很放心,應該就不會為難我了。」

  陳永傑竟無言以對,最後嘆道:「我也想要這種低調啊,做一個靜默的強者,但是現在,實力不允許!」

  王煊道:「我這是與人方便,自己也方便,結個善緣吧,不想和那些人發生劇烈的衝突,反正該做的我都做了,儘量低調,隱忍吧。」

  這是他的心聲,誰沒事願意起衝突,處在風暴中心?尤其是此時,外面正震呢,所有人都掉境界了,而你風景獨好,想不引來無數目光關注都不行。

  現在可是非常時刻,超絕世都在廝殺,搶奪至寶,至強的神明正在殞落,神血染紅大結界和仙界。

  「嗯,還差點事兒,精氣神不夠萎靡,超物質不夠內斂,境界得壓低才行。」王煊的氣質瞬間變了。

  他的面色蒼白,道行有些虛浮,整個人帶著暮氣,元神暗淡,似有千瘡百孔,帶著雷劫的殘餘氣息,負了重傷。

  對於他說,這種改變根本不算什麼,精研至高經文,揣摩精神棺槨大法,無論是從肉身,還是到精神,他都可以做到很逼真。

  尤其是到了他現在這個層面,能蒙蔽至強者在人間的化身了。

  「走吧,該出關了。嗯,眼神有點不對,要暗淡,不能有光。行了,完美,收工!」王煊很滿意,一副頹廢而受傷很重的樣子,但卻說著自信的話。

  「你這樣好嗎?」陳永傑不知道怎麼腹誹了。

  「很好,大家都會好!」王煊點頭。

  「不對啊,你現在似乎還堪堪駐留在十一段吧?有比破限者更厲害一些的氣息瀰漫。」陳永傑幫他挑毛病。

  王煊道:「過猶不及,太假了也不好,越接近真實越像。給他們以錯覺,我勉強保住十一段,而我的身體和道基都被重創了,以後註定會跌落,那樣不是更給他們期待感嗎?嗯,再加上,我現在滿身都是問題,對他們沒那麼大威脅了,彼此應該可以安好。」

  陳永傑轉身就走,不想和這個「失敗者」說話了,總覺得他惡意滿滿,不是好鳥。

  王煊收起黃金樹、元神鎖鏈等,正式出關,趕向地表。

  當他出來後,赫然發現,竟有密密麻麻的超凡者在等待,目光齊刷刷投來,觀看他的具體情況

  不止如此,外太空中,所有飛船都在第一時間捕捉他的畫面,確定他是否出事了。

  「王煊他……」吳茵有些感性,看到他落魄的樣子,臉色頓時有些繃不住,擔心而又焦慮。

  「王煊!」一些人低語。

  此時,幾座巨宮中,所有至強者都走出來了,盯著王煊,查看這個渡劫者的真實狀態。

  此時此刻,可以說,萬眾矚目,各方都在凝視這個「失敗者」,已經確定,他破防了,沒有跨過那道關卡!

  連大方士徐福都被蒙蔽了,一聲嘆息,更何況是其他人。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精神天眼,而王煊如今在人間的層面不弱於他們,自然難以被看透。

  「來我這裡!」徐福怕他出事兒,讓王煊過去,要保他平安。

  「我都這個樣子了,應該讓諸神和不朽者安心了吧。」王煊苦笑,一副淒涼的樣子。

  諸神沉默地凝視他,尤其是幾位頂尖的神明和不朽者,盯著王煊和陳永傑看了又看,確定了一些事。

  陳永傑被震落下來了,他和王煊在一起,那麼另一人理應也被劇震了。

  事實上,王煊確實看起來道行下降了,勉強保住十一段,但是就沖他那種傷勢,元神千瘡百孔,道基四分五裂,要不了多久就會掉到十段,最後更是守不住破限這個領域,會直接墜落到九段去,渡劫失敗就是這麼的殘酷和可怕。

  一位灰發男子、來自御道宮的至強神明開口:「可惜了,本是一位前途遠大的年輕人,卻經歷這種磨難,大結界和至寶一起劇震,所有人都在掉境界,他遇上了對超凡者最不友好的時代。」

  王煊還能說什麼,苦澀一笑,道:「我準備回家了,就此過平凡人的生活,退出超凡界。各位,山高水長,後會無期。」

  此時,無數人惋惜,縱使以前有敵意者,有些嫉妒羨慕恨的人,現在也都在搖頭,釋然而又心情複雜。

  這本是一位擁有無限可能的璀璨超凡天才,但卻這樣落幕了,事實上,這也預示了他們的未來,幾個月後每個人都有可能被強制「退圈」。

  「怎麼會這樣?!」外太空中,青木、趙清菡、吳茵等人都很難接受這個現實,十分傷感。

  「太可憐了,他竟要廢掉了。」小狐仙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將失去一位大靠山,零食註定要少一大堆。

  王煊緩慢邁步,遍體都是血跡和焦黑色,向擺渡人而去。

  「慢!」滿頭金髮的不朽者雷拓開口,平靜地開口:「我也不難為你,交出歲月之書,任你離去!」

  至強神明元蕾也平淡地開口,道:「留下歲月之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