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立劈至強神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中長章。

  六座巨宮中,有兩位宮主發話了,不朽者雷拓和至強神明元蕾都要王煊留下歲月之書。

  「沒有,它不在我身上。」王煊一口否認,整本書都被他拆掉了,扔在虛無之地,外界沒有人可以找到。

  總的來說,這些人也只是猜測,他死不承認就是了。

  現階段他的確想離去,坐在外太空中的飛船上,看其他至強者大戰,做個局外人最好。

  他雖然無懼不朽者雷拓,但現在連超絕世都在血戰,連至寶都在對抗,絕對是最危險的時刻。

  人世劍、神明宮早就被人煉化了,連羽化幡都又有了新主人,擁有者隨時可以劃開大幕,直接殺出來。

  絕世仙人、至強的神明,手持至寶在手,若是主身來到現世,一直都有傳言,可保住地仙道果,那就可怕了!

  此刻,列仙、諸神都在喋血,來到了神話末年最可怕的時間節點,仙界和大結界正在大戰,一片混亂。

  王煊不願捲入漩渦中,置身事外最好……早先的恆均,就是最好的例子,手持羽化幡,結果還是死了,出頭的椽子先爛。

  他雖有至寶,但另有打算,希望留著用在刀刃上,想砸死惡龍,或者斃掉超絕世等,現在不宜過早暴露出來。

  不然的話,掌控至寶的幾人,大概率會直接殺出來,先搶他這個沒有深厚底蘊的新人。

  總的來說,他覺得自己還是不夠強,沒有做到和對對抗都能直接打死對手的地步。

  「你說沒有就沒有嗎?」雷拓不想放過這個機會,確定王煊渡劫失敗後,他長出了一口氣,一口咬定,要親自搜王煊的命土。

  「你是不是想死?」王煊看向他,命土豈是別人能插手的地方?那是一個超凡者的根本所在。

  接著,他冷聲道:「你覺得我渡劫失敗後軟弱可欺?別忘了不久前還有個光神,他不信邪,結果被我宰了。」

  這樣的表現倒也符合他給人的印象,雖然他出事兒了,但是畢竟還年輕,曾經是十一段的弒神者,理應有熱血和衝動才對。

  「試試看!」不朽者雷拓走來,雖然掉境界了,但他畢竟是大結界後方至強不朽者的分身。

  並且,他所見到的是,曾經的屠神青年,元神有很多傷口,道基被撕裂,比他的情況更為嚴重。

  「徐前輩,那就請您……殺了他吧!」王煊開口,看向大方士徐福,能有一位絕世仙人代勞的話,他自然很樂意。

  「站在我後面。」徐福點頭,雖然覺得這小子很坑,把他硬生生從逝地折騰到這裡,但終究還是惜才,要為他出頭。

  陳永傑無言,突然有點心疼這位大方士,平白要為人打工,頂在了最前面。

  雷拓臉色微變,他可以拿捏一個渡劫失敗者,但是面對這種絕世仙人的化身,那就心中沒底了。

  「徐福,至於嗎,我們也只是讓他留下歲月之書,並不會傷他性命,你何必蹚渾水?」元蕾開口。

  「歲月之書不在我身上。」王煊開口。

  「你聽到了,他都解釋了。你們讓路吧,要不然就是與我為敵!」徐福冷淡地說道,身穿蓑衣,頭戴斗笠,背負釣竿,枯瘦的身體挺直後顯得高大起來。

  後方有人開口道:「徐福,我和元蕾同你聊聊,雷拓你去看下那位小朋友的命土中是否藏著歲月之書。」

  這是一個灰發人,他現在為御道宮的至強神明,一步一步走來,和元蕾站在一起,共同面對大方士。

  徐福臉色微變,但他還是很強硬,道:「雷拓,你也過來吧,你們三個和我一起聊。」

  廢墟前,雷拓滿頭金色髮絲飄起,面孔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道:「你真想這樣?」

  王煊走出,怎麼可能讓徐福一個人去面對三大強者?

  如果大方士不用費力就解決一個雷拓,他自然樂得作壁上觀,但現在不同了,徐福可能會陷入危險中。

  王煊血跡斑斑,甲冑殘破,並帶著焦黑色,但他步履很堅定地走來,道:「不朽者?過來吧,我和你聊。贏了我,你挖走我的命土都行,但你要小心,別讓我再次屠神!」

  「符合年輕人的血性啊,雷拓你去查他的命土吧。」御道宮的強者灰發男子,底氣十足,他和元蕾聯手攔住徐福。

  大方士臉色冰寒,將釣竿抄在手中,準備強勢動武,他確實怕王煊英年早逝。

  外界,很多超凡者在熱議,竟發生這種事情,神明聯手逼迫那個年輕人交出歲月之書,要再起殺伐了。

  當中自然以青木、吳茵等人憤慨,為王煊揪心,在他渡劫失敗後,居然被人這樣無禮要求,要搜他命土,實在是欺負人。

  陳永傑很安靜,因為他知道,王煊的真實情況,怎麼可能是病秧子,身體強壯的能搏龍。

  王煊看向徐福,道:「前輩,不需要你出手,我和雷拓聊一聊,我準備弄死他!」

  他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說的很鄭重,讓不朽者雷拓眼中有殺意划過,氣氛驟然緊張了起來。

  很許多來自大結界的生靈都一陣無言,很想問,你是認真的嗎?張嘴就要格殺一位至強者,屠神上癮了吧?

  王煊自然是認真的,雖然佯裝被天劫重創,他的本意是,能金蟬脫殼最好,離開眼下最危險的漩渦,不想和超絕世、至寶、染血的大結界、諸神等有任何關係。但如果不能實現,無法第一時間遠去,他也順帶看出誰對他的殺意最濃,避無可避,那就直接全擊斃!

  雷拓走來,不想多說什麼,金色瞳孔射出的光束很可怕,伴著轟鳴聲,他畫地為牢,鎖住廢墟,實力確實很強,他怕王煊遁走,直接以行動說明,要對王煊下手了。

  虛空中,金色的光束交織,那是雷拓的神目綻放的,以殘餘的秩序痕跡,勾勒出可怕的軌跡,要鎖住王煊。

  王煊咳嗽後,挺直身體,面對這位不朽者,再沒有任何話語,手中出現一條銀白的元神鎖鏈。

  這是鄭元天的武器,當初賜給了鄭武,被王煊奪得,屬於異寶中的頂尖兵器。

  一場大戰突兀的爆發了,王煊以真正的實體鎖鏈,和對方的目光凝聚的神鏈激烈交鋒,虛空中爆發刺目的光。

  神金和符文一同閃耀,整片廢墟都在驚人的鎖鏈紋理覆蓋下,像是有一掛又一掛星河橫空。

  這片地帶,頓時變得無比可怕,超物質沸騰,整片廢墟都被遮住,成為牢籠般的戰場,神鏈縱橫交織。

  所有人都被吸引了心神,連至強神明也不例外,都覺得這個年輕人確實很強,身體負創,還敢這麼硬拼。

  有不少人十分緊張,密切關注這一戰。趙清菡、吳茵、小狐仙等自然希望王煊能夠勝出,再次弒神。而六座巨宮的人,不朽者的弟子門徒等,則希望雷拓強勢鎮殺人間的那個青年。

  只有陳永傑最淡定,他其實很想說,有人在打假拳,沒有動真格的,應付著出手。

  所以,他一點也不緊張,有閒心在人群中尋覓,在找他的師傅,看是否在六座巨宮的人群間。

  很快,他注意到,在那人群後有一個年輕人,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樣子,樣子……眼熟!

  「他該不會就是我師傅吧?」陳永傑心頭震動,那個人和他師傅很像。

  三十年前,他師傅消失時,就已經白髮白須,陳永傑並沒有見過其青年姿態,所以現在有些遲疑。

  轟!谷

  倒塌的巨宮劇震,整片廢墟都在發光,被一條又一條神鏈和光束穿插,構建成密密麻麻的大網,像是星河落下。

  所有人都倒退,附近古樹成片,黃葉漫天飄舞,影影綽綽的觀戰者都靜默,沒有人開口,嚴肅地觀戰。

  渡劫失敗的青年,竟還有這樣的手段,和雷拓殺到這個地步,讓所有人都深感吃驚與意外。

  斷壁殘垣間,雷拓身材高大,越戰越勇猛,滿頭髮絲都帶著殘餘的秩序之力,他對術法的掌控確實超出了想像。

  以他為中心,鎖鏈密布,那是以能量構建的,但是看起來和神金鑄成的沒什麼區別,絢爛而懾人。

  到了後來連他的金色長髮都在蔓延,都在發光,成為秩序之力的延伸,布滿虛空,要鎖死王煊。

  王煊以銀白神鏈護體,撐開一片柔和的空間,立身在當中,踩在瓦礫上,神色格外的凝重。

  「該結束了。」雷拓開口,在他的手中出現一口金刀,只有一尺多長,他猛力揮動下來,劈開了迷霧,虛空塌陷,刺目的光束衝出,要將王煊斬殺。

  他認為,其構建的牢籠困住了王煊,現在以不朽之刀劈開這個年輕人的時機到了。

  出乎他的預料,王煊劇烈咳嗽間,拳光璀璨,轟的一聲,擊碎了殘留的秩序之力的封鎖,讓這裡大爆炸,那些神鏈全部崩斷,震的雷拓都在咳血,倒退。

  嘩啦啦!

  王煊手中的元神鎖鏈衝起,噗的一聲,沖開雷拓的護體術法,破開重重金光,穿透他的身體。

  王煊的右手牽引,那條銀白的鎖鏈繃的筆直,如同長槍般釘在不朽者雷拓的身體中,將他貫穿。

  雷拓心口劇痛,他低頭看著,心臟被刺穿了,鮮血流淌,將他垂落下來的金色髮絲都染紅了。

  「啊……」他猛力震動,想要擺脫,然而卻失敗了,被粘在元神鎖鏈上。

  砰的一聲,王煊猛力一抖,整條銀白的神鏈劇震,轟的一聲將不朽者雷拓震的四分五裂,而後爆碎。

  連他的元神也不例外,在半空中碎掉,因為,這是鄭絕世的兵器,名字就叫元神鎖鏈,殺精神體很厲害。

  噗!

  其中一塊元神碎片想逃,被王煊牽引神鏈,直接釘穿,讓雷拓徹底死去,滿地都是不朽者的血液。

  「他……再次弒神了!」

  「渡劫失敗後,他還是硬拼掉了一位至強的不朽者?!」

  現場一片大亂,幾座巨宮的人,有不少都是來自大結界,都被驚呆了,感覺身體有些冰寒,現世這麼危險嗎?一日間,有人竟在連著屠神!

  外太空,各艘飛船都捕捉到了這一畫面,都震撼不已,王煊身負重傷,都能在最後關頭擊斃頂尖的不朽者?

  「不愧為立足在十一段的天才,站在了神話理論的盡頭,真的很強啊!」有人驚嘆。

  「贏了,真是太好了!」青木他們所在的飛船中,傳出喜悅的聲音。

  腐朽的結界,幾座巨宮的宮主面色都不是很好看,元蕾和灰發男子面孔冰冷,連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雷拓反被殺死了。

  王煊把玩那柄黃金神刀,是一件不錯的異寶,屬於價值非凡的器物,值得收藏起來,他連著揮動,有絢爛的刀芒呈現。

  然後,他捂著嘴巴咳嗽,似乎在向下強咽血水。

  他當然不會咳血,只是作態而已,捂著嘴巴就是不想給他們看,因為他不想當眾表演,去浪費哪怕一滴血,憑什麼真給他們咳出來一些。

  灰發男子向前走來,步履緩慢,但很堅定,這位御道宮的宮主要親自動手了,他是一位實力非常強大的神明!

  徐福第一時間堵住他的去路。

  女性神明元蕾,她開始邁步,滿身赤金甲冑鏗鏘作響,發出霞光,她身材曲線雖然很好,但是現在精緻的面孔上卻滿是冷冽之意,有殺氣在瀰漫。

  大方士想將她也攔住。

  王煊開口:「徐前輩,放過來一個吧,我要和他們做個了斷。」

  徐福搖頭,不想讓他動手了。

  「前輩,請放心,我渡劫雖然失敗,但也在五道雷光中悟出一些東西,大概率能自保。」他的語氣很堅決,執意讓徐福不要插手。

  最終,元蕾走了過來,纖足落下,讓整片廢墟都在大地震,她的甲冑綻放赤霞,如同浴火的鳳凰。

  她本身就同光神關係很好,而此次雷拓也和她站在一起,同樣被王煊擊斃了,她決定親自出手。

  王煊開口:「我和你們說的是真心話,我不想和你們開戰,只想回家,就此歸隱,你們何必咄咄逼人?如果再這樣逼迫我,還會死人!」

  「渡劫失敗者,讓我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什麼古怪,其實,我原本就沒想放過你,你殺了光神,以為能走嗎?」元蕾不加掩飾了,殺氣瀰漫,美麗的面孔上布滿寒霜。

  王煊道:「嗯,我身體有傷在身,支撐不了多久,我和你在一招間決生死。你能扛過去,那麼我必然慘死,若是接不住,我可能會再次屠神。這是我養了很多年的劍道之光,經天劫淬鍊,我雖然失敗了,但它卻強盛了不少。」

  元蕾沒有說話,直接動手了,挾滔天赤霞,甲冑轟鳴,向著王煊撲殺了過去。

  王煊的右手瞬間璀璨起來,心靈之光、羽化拳、萬仙渡劫曲、斬道之劍、魔胎大法……各種攻擊術融合歸一,準備爆發。

  有些話他沒有說錯,他就是準備一擊決勝負,出手就是最強的殺手鐧!

  咻!

  元蕾化作一道流光,突進的剎那,又橫移了出去,迅速避開,她想引動王煊爆發出來那一擊,而後慢慢收拾他。

  王煊咧嘴在笑,道:「神明?你也在害怕,想誘導我發出那一擊,而後,你提前躲開。」

  他搖頭,在那裡奚落。

  所有觀戰的超凡者都吃驚,元蕾都沒有敢直接攖鋒?

  有人開口道:「既然他都說了,不宜久戰,最強一擊決生死,至強的神明自然沒有必要成全他,想引導他打出那一擊。」

  王煊引而不發,一直沒有出手。

  元蕾面子上掛不住了,身為神明,還會懼怕一個凡人嗎?尤其是許多人目光異樣,她決定出擊。

  轟!

  漫天都是神明之光,她殺了過去。

  也是在此時,王煊毫無保留,無情的出手了。一道無比刺目的光束撕裂此地,糅合了劍光、雷光、羽化拳光等,像是秩序之劍斬落下來,噗的一聲,血淋淋,至強神明元蕾被立劈為兩半!

  感謝:你丫真坑,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