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神話亂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空彼岸正文卷第四百七十八章神話亂世「真累啊!」王煊呼呼喘氣,面色發白,胸膛起伏的幅度有些大,身體搖搖欲墜,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

  四野,鴉雀無聲,又死了一個至強神明,那可是元蕾,赫赫有名的一位女性神靈,相傳是不死鳥和人族至強者的後代。

  她現在的境界可不低,接連「大地震」後,有人都連續兩次掉境界了,而她卻硬抗住一次,只墜落一次,現在依舊在逍遙遊二層呢,比雷拓強一截!

  即便如此,這位非常強大的神靈還是死去了!

  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那真是一位渡劫……失敗者?

  這是給他開了專場屠神大會嗎?很多人都眼暈,神明弟子、不朽者的門徒、來自大結界的生靈,全都不寒而慄。

  別說是其他人,就是大方士徐福都咧了咧嘴,心情異樣,這小子真是讓他無言,看著病懨懨,卻連著宰了兩個神明!

  王煊倒也不都是裝的,確實在喘息,有些疲累,畢竟,這可是弒神,尤其是在一招間決生死。

  他很強,但還沒有達到一招就可以秒殺至強神明的地步,正如他早先所說,不想纏鬥,所有手段都濃縮在一息間,以殺手鐧決生死。

  如果元蕾執意和他試探,游斗,正常對決的話,肯定要要消耗一段時間,不可能直接就有這種效果。

  當然,他雖然在大口喘氣,但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不至於精疲力竭到不想動彈。

  王煊從嘴裡向外吐氣,道:「我說了,我在天劫中被重創,身體出了問題,但是養了很多年的劍道之光卻成功被天劫洗禮,提升了,淬鍊出斬道真義,所以她死的不算冤……」

  有人盯著他,很想說,你快別解釋了,從開場到現在已經弄死三位神明了,不是善類。

  王煊的身體搖動,似乎快站不住了,當然作態要敬業,他捂住嘴巴,不想真吐出血來,也只能這樣給他們看了,一副在咳嗽,而後又吞咽下血水的樣子。

  同時,他一招手,將一位正在恨恨地的盯著他的強者給拘禁了過來,應該是來自大結界中,是某位神明的弟子門徒,在現世有九段極限的實力。

  他沒客氣,一巴掌就給拍翻,禁錮了此人,讓她彎腰伏在地上,毫不客氣的坐在後背上,當作凳子來用。

  「累到不想動了。」他開口,然後開始默默調息。

  看到他這種不招大結界中生靈待見的操作,那些人沉默著瞪眼,沒有人叨叨,主要是被他剛才的戰鬥震懾住了。

  誰又能不忌憚,就連和徐福對峙的灰發人,那個御道宮的神明,都心中不安,驚怒無比,雖然很想立刻殺了他,但暫時沒有任何動靜。

  沉靜很久後,眾人終於是忍不住,漸漸發出嘈雜聲,而後一片熱議,尤其是外太空中,各方都忍不住了。

  「這是真的嗎?感覺有些夢幻啊,渡劫失敗的人又連殺了兩位至強的神明?」

  那些飛船中,很多人譁然,深感吃驚與怪異,但現實就是這麼出乎預料,那個青年又屠神了。

  當中,自然以青木、吳茵等人最振奮與激動,剛才都做好了最壞的準備,為王煊而擔憂,怕他死在異域神明手中。

  「不愧是我王哥,哪怕被上天剛劈過,身體有嚴重的問題,也要在戰場上連殺不朽者和神祇,威名赫赫!」馬超凡很興奮。

  「王煊在修行路上,走出這麼遠了……」連很理智的趙清菡都在出神,第一次感覺到,王煊在這個領域的天分到底有多麼強。

  他是一個現代人,修行才多少年?能走到這一步,在古代最繁盛時期都必然有說法。

  「王煊,如果再早生五百年,說不定都能夠拓展出新神話!」這是青木的心語,他這次被震撼了。

  「這傢伙,有時候自稱王教祖,還真不是說說而已。」吳茵徹底鬆了一口氣,想到他過往表現,漸漸露出笑意。

  腐朽的結界中,王煊大馬金刀的坐在那裡,喘息,休息,看起來狀態很糟糕,但沒人敢輕舉妄動。

  「我忍不住啊!」來自御道宮的灰發強者開口,看向王煊,死去的元蕾和雷拓都是他的結盟者,在大結界中關係都不錯,不然也不會一起來到這裡。

  王煊開口:「不行了,前輩,這個人交給你了。六座巨宮中,不是有歲月之書和一件半成熟的至寶嗎,我們一人一件。我身負重傷,殺不動了,由你解決吧!」

  他覺得,差不多了,他的鋒芒想用在惡龍身上,不知道此人如今在什麼地方,始終躲在暗中虎視眈眈,是個大麻煩。

  他想暫時神隱,但途中被雷拓和元蕾暫時阻止了,他自然也不怵,凌厲而果斷的擊殺了兩人。

  「好,交給我了!」徐福開口,手持金色釣竿向著對面逼去。

  「徐福,你沒有必要蹚渾水,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又有人開口了,人世宮的那位不朽者走來。

  這是一位女子,擁有一頭銀色的長髮,很冷,像是從冰雪世界而來,事實上她走過之地,確實在飄著鵝毛大雪。

  「你們兩個一起來吧!」大方士徐福開口,同時擋住灰發男子和這個冰雪籠罩的女子,要以一敵二。

  灰發男子道:「可以啊,徐福,你既然這樣選擇,也別怪我們不守什麼規矩,先和你分個生死!」

  「殺!」滿身冰雪飛揚的女不朽者很霸道,銀色髮絲飛舞,她已經直接動手。

  徐福道:「原來你們早就結盟,並內定了這裡的最高獎勵。可惜,一個人間的青年不講規矩,突然出手,連殺神明,打亂了你們的部署。」

  如果王煊沒來,估計幾人會先幹掉徐福,然後那幾人再去對決與瓜分獎品,這讓大方士臉色陰沉。

  所以,他爆發了,全力以赴,直接和這兩人開戰。

  王煊在旁註視著,很享受這一刻,終於算是從漩渦中脫身,靜觀別人的大戰,難得的清閒與放鬆。

  許多人「意識到」,他大概真的問題很嚴重,不能下場了,不然的話不會放任徐福以一敵二。

  但是,六座巨宮的人卻沒有一個人蠢蠢欲動,他們又不是至強者,沒有必要犯險,前車之鑑很悽慘。

  只有陳永傑知道,打假拳的連根毛都沒有傷到,在那裡裝蒜呢,這是想把自身摘出去,成為局外人。

  所以,老陳走過去也假模假樣,關心了一下他的身體,在那裡配合作假,然後他就成自由人了,直接去找他師傅。

  事實上,那個人早就注意陳永傑了,當年劉懷安離開舊土時,老陳就是這副模樣,二十幾歲的小伙子,精神正充沛。

  三十年過去,和他的弟子陳永傑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這片戰場,自然讓他第一時間就產生懷疑。

  「您是……劉師嗎?」陳永傑越是接近越是確定,這應該就是自己年輕版的師傅,連脖子上的一顆黑痣都一樣。

  「永傑?!」劉懷安睜大眼睛,確信了,這就是自己的弟子,竟來到這裡,步了他的後塵。

  「師傅!」陳永傑當場落淚,哭出聲來,當年遇到危險時,是他的師傅第一時間將他扔出光幕,他的師傅擋在前面,自身自人間蒸發。

  這成了老陳的心結,總覺得是他師傅用命換來了他的新生,不然的話,他就會同那群舊術高手一樣,從舊土消失。

  而他師傅原本可以避開這一劫,代他受過了。

  三十年來,陳永傑的心病一直都在,自責而又難安,無時無刻不想找回他的師傅。

  「孩子,想不到你終究還是和我一樣來到此地。」劉懷安眼圈也紅了,一把將給扶了起來,不讓他跪著。

  「弟子無時無刻不想師傅出現,但是,各種辦法都用盡了,直到一次巧合,才能走到這裡。」陳永傑落淚,又問道其他人呢,當年一大批高手跟著消失,讓舊術領域的人斷層。

  「都死了,只剩下我活了下來。」劉懷安悵然,頗為傷感,三十年來的舊事,仿佛就在昨日。

  當時他們都太弱了,在戰場就是炮灰,他在那批人中底子最深厚,利用這片超物質濃郁之地崛起,才勉強有了一條生路。

  外太空,青木盯著大屏幕,鎖定他師傅那裡,簡直不敢相信,陳永傑在哭泣,在下跪另一個人。

  「那是……我師爺?!」他震驚了,那個比他師傅還略微年輕的男子,和他師傅房間中掛著的白髮白須的老頭子模樣相仿。

  「真找到了?我師爺還活著,竟來到了這片戰場!」

  ……

  大戰很激烈,徐福隻身對抗兩大神明卻越越殺越勇,絲毫不怵,主動進攻,很強勢,釣魚竿划過虛空,比道劍還可怕,長空爆炸,雷聲轟鳴。

  當然,他們三人的戰鬥沒有上來就一招分生死,犯不著那樣冒險,都在儘可能的先確保自身不失誤。

  「嗯?」王煊發現異常,精神天眼和十二段底蘊合一,他感覺到了冥冥中的惡意,有人在針對此地。

  他不動聲色,很快察覺到,有一位不朽者緩慢將一張大弓拉開,對準此地,首先瞄準了他,而後略微猶豫,又調準方向,瞄向大方士徐福。

  顯然,那個人在運轉秘法,並有異寶,遮掩了殺機,想蒙蔽至強者的超強感知,準備暗中絕殺他和或者徐福。

  「六座巨宮外還有第七位至強者?」王煊第一時間暗中傳音,告知徐福有人要狩獵他。

  「無妨,老頭子我宰了他不可,也不看我是誰,精通方士和道家兩派絕學,妄想讓我死的稀里糊塗,做夢呢!」徐福殺意更為濃烈了。

  「前輩,向我這邊靠攏,必要時我幫你一下!」

  「你渡劫失敗,身體有問題,還行嗎?」徐福詫異,然後,心底生出奇異的感應,意識到,他姥姥的,可能又為這個小子頂鍋了,提前擋在了前面。

  徐福不吭聲了,激烈大戰,迅速變換方位。

  一道無比刺目的光束,霎時照亮了天上地下,王煊又動用了最強一擊,調動一身的道行,斬出劍光,蘊含著萬仙渡劫曲和羽化神光等,劈在移動到不遠處的灰發男子。

  灰發神明非常強大,危急關頭心中生出感應,向旁邊躲避,然而,他神感雖強,但身體移動還是慢了一線。

  噗的一聲,御道宮的灰發神明半邊身子被劈的爆碎,只剩下少半部分殘軀,滿地是血,在那裡發出一聲怒吼。

  幾乎是同一時間,遠處一道璀璨的光箭飛來,直取徐福的後腦,想將他的肉身和元神同時釘死。

  大方士身體動作幅度不是很大,成功避開,光箭帶動著的暴烈能量將他的髮絲震散,讓他怒了,殺意無限提升,快速和那個滿身都是冰雪的銀髮女子死磕,準備先殺了她,再去解決放冷箭的人。

  這一切變化太快了,超出人們的感知,只能回放由飛船所捕捉到的畫面,才真正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噗!

  王煊沒有收著打,第一時間補刀,手持雷拓的那口黃金神刀,直接劃了出去,將灰發男子另外半邊身子斬爆,連元神一起滅掉!

  「我#,又屠掉了一個神明?!」戰場上炸窩,來自大結界的生靈簡直要瑟瑟發抖,這個病懨懨的渡劫失敗者,殺氣無邊,專門弒神!

  外太空,那些飛船上,各大陣營的人都傻眼,這不是破限殺手,這是神明殺手,一而再的獵殺神靈和不朽者!

  「我不行了,舉辦方,我這戰績也還可以了,是不是要發送我獎品,然後先讓我退場,我要去養傷!」王煊覺得,真的可以了,他要作為觀眾了,該置身事外了。

  噗!

  不遠處,處在發狂狀態中的大方士徐福將那個立足冰雪中的銀髮女子擊殺,打滅其元神。

  他沒有停留,化成一道光,手持金色釣竿,橫渡長空,去追殺那名彎弓射殺他的頂尖神明。

  王煊一而再的要求舉辦方送他回去養傷,結果沒人回應,似乎默認大戰還未徹底落下帷幕。

  接下來,他確實很清閒了,坐在人肉板凳上,先是觀看大方士徐福獵殺神靈,而後又注視向璀璨的大結界。

  那裡一片通明,一切都是因為舊至寶在轟鳴,新至寶在孵化,照耀了出來,將那裡的身影都顯照的很真切。

  「成了,新至寶誕生了!」

  那個鐲子越發璀璨,億萬縷光輝開始收斂,鐲子的黑玉主體部分像是宇宙深空,晶瑩的白色斑點像是無數的星辰。

  「幕天鏡已碎,我便為它取名為幕天鐲!」超絕世方雨竹開口,在煉化至寶的過程中,她與老張等人經受過很多次攻擊,連她的嘴角都染著殷紅的血,但是現在新至寶要最後升華了,一切都將改變。

  此外,王煊還看到兩道影子,與他父母有關嗎?手持這個神話時代的舊約承載物對抗神明宮,遠處似乎還有不朽傘。

  「大亂之始,神話末世,一切都要落下帷幕了,還是變局的開始?」身為「局外人」的王煊,神色無比嚴肅,盯著絢麗的大結界,一切都在瞬息萬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