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退隱,江湖不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劇變來的這麼突然,諸神入世,超出人們的預料,大結界被至寶打出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縫,成為安全通道。

  神明,不朽者,地位等同於列仙,跨界過來,像是下餃子般,密密麻麻,從虛空中出現,跨界過來。

  更是有許多的屍體,染著血,那是被至寶的餘韻鎮殺的,噼里啪啦的掉出來了。

  這如同末世來臨,神的屍體,不朽者的破爛遺骸,滿身是血,從天空上墜落。

  連王煊都動容了,不再盤坐,起身來到大屏幕前,看著現實世界中這樣的可怕畫面,不僅大地上,連外太空中都有。

  不過,有一點還算讓人安心,至強者目前還沒有過來,依舊在大結界中廝殺,他們不甘心被現世壓制呢。

  一旦出來,每一次的「大地震」,連列仙、諸神中的最頂尖人物都逃不過,會被天花板猛力地砸在頭上。

  還好,大多數人都落在大地上,跨界的生靈越來越多,已經不局限於諸神,還有他們的後裔,普通的超凡者等。

  外太空中,那座如同城市般龐大的鋼鐵堡壘忙碌了起來,將出現在這裡的生靈傳送向地面。

  然後,大方士徐福發現身邊的人變多了,他想聯繫舉辦方,離開戰場,結果沒人搭理他……

  有不開眼的不朽者和他起了衝突,有人想聯手幹掉他,結果當然很悲劇,招惹了至強者,下場只能死。

  陳永傑道:「諸神、不朽者開始入世了,我估摸著仙道之地也沒準會出現這種事,世道要亂!」

  「出事兒了,有至強者過來了嗎?在干老徐!」青木突然開口,無比吃驚,剛才還說沒有什麼頂尖人物跨界呢。

  「舉辦方,你們找死嗎,送我離開戰場!」大方士徐福急眼了,他只是一具化身,而現在的對手,是一位至強者的主身親至,讓他感受到了巨大壓力,正在逃亡。

  但是,現在太空中設置成了單向傳送,將墜落到這裡的生靈正在送向地面,暫時沒人理會他。

  「大概逍遙遊四層!」王煊動容,這就相當棘手了,高於目前至強者化身兩層,屬於新的天花板。

  有種說法,手持至寶的人,主身來到現世可保住地仙道果,那個人的主身現在在四層,倒也靠譜。

  「徐福前輩該不會被人幹掉吧?」陳永傑有些焦急,再怎麼說,不久前也得到過大方士的庇護,還給了他很多好處。

  「走,去鋼鐵堡壘那裡,得讓他們將徐福前輩接引回來!」王煊開口。

  他和劉懷安以及老陳一起動身,出現在這座龐大的鋼鐵建築群中,要求將戰場中的人帶回來。

  「你也看到了,現在改成單向傳送陣了,短時間沒有辦法接引他回來。」舉辦方為難。

  王煊二話不說,揚起時空鐧,就要砸了此地,沒有什麼不敢下手的,他早已意識到,舉辦方不地道。

  戰場上發生變化,大方士徐福果斷向著大結界逃去,喊道:「妖主,小張,快點出手助我!」

  大結界中,光影沸騰,那裡的戰鬥自然無比激烈,有縫隙敞開著,在這種動亂中,真有人聽到了他的喊話。

  一道熾烈的光束飛出,直接沒入那即將追上徐福的頂尖不朽者,噗的一聲,跨界來到現實世界的能量雖然劇烈衰減,但依舊很可觀,帶著真正的規則之力,還未徹底消散前,打中那個追殺者。

  「死了,被打的爆碎!」許多人倒吸冷氣,一位至強者的主身提前跨界,然後就遭遇了這種慘烈的結局。

  徐福之危被解,他果斷逃離大結界縫隙那裡,他怕敵對陣營的人也給他來一下。

  這一刻,原本想以主身跨界過來的幾位至強的神明,全都收住了腳步,沒有接近縫隙那裡。

  再怎麼說,身在大結界中還是有很大優勢的,進可攻,退可守,多了一種選擇,現在出去,接近大幕時,有可能會被人幹掉。

  「好了,傳送陣恢復了,可以將那些願意退出戰場的人接引回來了。」

  危局解除了,傳送陣也好了,王煊真想拆了此地,但克制了,畢竟這是人家的主場。

  不久後,光雨蒸騰,徐福回來了,有些狼狽,身上有斑斑血跡,大口喘息,道:「遇上一個狠茬子,我差點就死掉!」

  王煊二話不說,當眾將時空鐧塞在他的手中,道:「我渡劫失敗,無法征戰了,這東西借給你了,我若是無法恢復,就送給你了!另外,歲月之書是你應得的獎勵,找舉辦方索要!」

  外太空,各艘飛船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無比火熱,那可是半成熟的至寶時空鐧,就這麼送人了?

  很多人震撼,在覬覦,這是超凡者的頂級夢想,誰不想擁有這種東西?即便是半成熟的,也價值連城,可以讓自身實力暴漲。

  「看來,王煊的身體確實有大問題,不然的話,誰捨得將准至寶送人,時空鐧啊,一個神話文明的心血結晶!」

  現在沒人懷疑了,早先有所顧慮,有所猜疑的人,都打消了念頭。

  不少人看向王煊時,都露出憐憫之色,為他可惜,堂堂十一段,立足神話理論禁區盡頭的天才,連殺四大神明,這次跨域大戰的戰績第一人,就這麼暗淡收場了?

  連吳茵、趙清菡、小狐仙等也都認為,他真的出事兒了,心中很不好受。

  「這對他來說,未嘗不是好事,反正超凡要落幕了,他曾經燦爛過,這就足夠了。三個月後,大家都要沒落,與其如此,他這樣攀上極巔後,直接遠去,結局也算不錯了。」也有人這樣說道。

  「你要將時空鐧送給我?」徐福動容,心中無法寧靜,成熟的至寶就不指望了,接近成熟的時空鐧,依舊屬於修行者渴求的瑰寶,擁有它是一種人生夢想。

  「送了!」王煊點頭。

  徐福暈乎乎,但很快,大方士醒悟了,這該不會是舉世矚目之下,讓他背負一口最大的鍋吧?

  他猜測這小子,很可能沒有廢掉,這是金蟬脫殼呢?

  現在,所有人都看到了,王煊將准至寶放棄了,誰還會懷疑他,而徐福卻接手了這個燙手的山芋。

  大方士在出神,第一次這麼糾結,這口鍋是如此的香甜,沒有黑的那麼徹底,反而有些讓他心甘情願,捨棄不下。

  「行,我替你保管。」徐福鄭重地點頭。

  「不,送你了!」王煊直接塞在他手裡,表示自己退出超凡界了,從此江湖不見,養身體去。

  「我也很想有一個渡劫失敗的朋友!」遠處,有許多強大的超凡者羨慕嫉妒恨。

  尤其是跨界過來的諸神,眼睛都紅了!大結界外的半成熟的至寶這麼容易獲取嗎?有人直接送出去了。

  徐福心情複雜,暫時接受了這份饋贈,這是巨大的造化,但他心中也有些不安,轉過身來拿舉辦方出氣,道:「我的歲月之書呢,立刻交出來!」

  「真沒有,它消失了,不知道跑哪裡去了。」舉辦方早先很強硬,但是面對手持准至寶的徐福,很發怵,怕他拆了此地。

  至強者在現世中掌握這種東西,近乎無解!

  「我不信!」徐福不答應。

  「真的,確實聯繫不上它了,那東西有靈,自己會跑。」舉辦方很無奈,最後被逼急了,暗中道:「我告訴你一則絕密消息吧,獎勵品中的半成熟的至寶,即便以歲月之書這樣的舊約承載物孵化,也煉不成至寶。時空鐧有瑕疵,已被煉到極致,就只能達到這個層面了。」

  仔細想想,這種說法可信,如果真能煉成至寶,誰會捨得拿出來當獎品留給別人?

  舉辦方的這位負責人進一步告知,道:「大結界中,那件半成熟的至寶流光燈,也是這樣,已經到頂了,無論怎麼煉,都那樣了。」

  「而且,掌握至寶者,大概有手段,能收回時空鐧和流光燈,除非你能在一個月內祭煉成專屬於自己的性命交修的寶物。」

  「你們的心腸真黑,這些獎勵壓根就沒打算給人,還要回收?」徐福和王煊都神色不善。

  「形勢所迫,這是勾陳帝宮和超絕宮兩位鼻祖的吩咐,他們是超絕世,我們有什麼辦法?只能奉命行事,不過看樣子兩位鼻祖可能會翻車,仙道之地要占便宜。咱們結個善緣吧,我說的這些,你們兩個不要傳出去。」

  這是精神領域的交流,屬於絕密的東西,他請求兩人不要泄露。

  徐福心緒不寧,超絕世都瘋了,未來三個月大概率會有列仙和諸神成片的墜落,手持至寶的超絕世都有可能會有人殞落,可怕事件註定會一樁接著一樁。

  在路上,和王煊一起返回飛船時,徐福問道:「你到底什麼狀況?」

  王煊道:「都說了,我要養傷,退圈了,再有,我這人真的厭倦打打殺殺,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理論研究者。」

  「放屁,說人話!」徐福才不相信他這種說法。

  「有人來了,神明,而且是至強者的化身。前輩,估摸他是惦記你手裡的半成熟的至寶,小心別被偷襲。」

  王煊感知敏銳,覺察到了降落在外太空的諸神中,有至強者的痕跡,疑似在接近。

  徐福當即就知道了,這小子沒什麼傷,不然的話,靈覺怎麼會這樣超常,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陳永傑閉嘴,保持沉默,很清楚打假拳的人臉皮很厚,十分捨得,將大方士徐福推到前線戰場了,自身想清淨。

  「你們回飛船,我在外面看看!」徐福道。

  王煊、陳永傑、劉懷安回到飛船中,準備吃起火鍋看神戰,這是王煊空閒時在戰場收集的食材,光神的肉身,鵬肉!

  外太空,徐福目光爍爍,掃視周圍,在搜尋敵蹤。

  遙遠的星域中,一艘古飛船內,一條如謫仙般出塵的影子漂浮,他是「惡龍」,也來了,正在觀看大結界中的戰鬥。

  「我應該有一件至寶。」他輕聲自語。

  「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強者推測,神明宮的主人,不朽傘的擁有者,活過了兩個神話時代,會極度強大,很難對付,所以和仙道之地部分人達成協議,換了戰場。」

  「方雨竹和佛道兩家的人認為,那些老傢伙苟延殘喘到這一世,或許起初很強,但後勁不足,或許更容易對付。現在看來,方雨竹他們賭贏了。」

  「我應該選擇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人下手,等他們奪得羽化幡、逍遙舟時,聯合一些人突然發難,謀取一件至寶!」

  他很平靜,準備火中取栗,並初步選擇了目標,在這個時代,必須要擁有一件御道級的兵器。

  大結界中,佛道兩家的高手真的無比強大,人手足夠,聯手之下,將神明宮逼迫的都暗淡了。

  主要也是,那個老怪物沒有後勁兒了,催不動至寶了!

  噗!

  妖主負傷,在方雨竹按照約定,助佛道兩家一臂之力時,有老怪物和不朽傘的的主人聯手,進行干預,傷到了她。

  妖主妍妍大口咳血,迅速倒退。

  方雨竹煉寶時,佛道兩家幫了大忙,幫她抵住了很多敵人,現在她自然也要投桃報李,以幕天鐲鎮壓神明宮,那裡有老道和大佛在快速煉化神明宮。

  「你們敢傷她?!」兩道影子怒了,大發雷霆,近乎狂暴,揮動屬於這個時代的稍微暗淡的舊約承載物,不朽傘的擁有者和他身邊的至強者。

  「雨竹,幫忙奪傘!」兩道影子中,那個女子喊道,誓要拿下至寶不朽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