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骨科還是腦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兩道影子很強,或許可以說強的非常離譜與可怕,看起來模糊而飄渺,處在特殊的狀態中,但殺傷力十足。

  這個時代,有幾人見到至寶不發怵?可他們卻敢硬向前闖,一路猛殺。

  兩人祭出這個神話時期的舊約承載物,咚的一聲,硬撼不朽傘,將這件至寶震開,讓其主人悶哼,讓其身邊的人喋血。

  「你以為多活了一個神話時代,就能傲視所有人,真要那麼能,就不會苟延殘喘到這一世還找不到新路,依舊突破不上去!」

  兩個影子中的女子說道,發瘋般催動舊約承載物,這是要死磕擁有至寶的老怪物,一點也不怵。

  「她的真身應該是超絕世吧?」有人低語。

  所有人都頓時頭大,感覺這個影子般的女人有點恐怖,尤其發怒後,讓人望而生畏。

  喀嚓!

  影子中的男子雖然沒有說話,但在催動舊約承載物時,自身還迸發出了漫天的雷霆,轟擊不朽傘和周圍的人。

  噗!

  不朽傘雖然防住了,其主人免於被擊中,但是那些雷霆每一道都粗如山脈,轟的諸神顫慄,噼里啪啦,有很多身影炸開,血霧被燒乾。

  甚至,有至強的神明橫飛,半邊身子焦黑,肩胛骨破碎,血液四濺。

  要知道,他們可是躲在不朽傘的擁有者的身邊,被那擴張的大道紋絡保護著,可那裡破防了……

  轟隆!

  兩人再次揮動暗淡的舊約承載物,簡單而粗暴,砸向不朽傘,一副要豁出去的架勢,想要活活夯死那個活了兩個神話時代的老怪物。

  所有人都震撼了,這兩尊大神到底是誰?發怒後,一副「不講道理」的亂砸,完全是以力量壓制,不計後果。

  妖主妍妍抹去嘴角的血液,盯著虛無縹緲的兩道影子,起初露出異色,而後眼神越來越亮,快速沖了過去,一邊對敵出手,一邊側頭看向他們兩個。

  她在笑,紅裙飄舞,獵獵作響,風華絕代,笑著笑著,她美麗絕倫的嬌艷面孔上就出現熱淚。

  這給人很怪異的感覺,許多人都不解,尤其是敵對陣營,仙道之地妖族的第一人這是怎麼了?

  老張、冥血教祖也在不遠處,跟著參戰呢,也看的出神,隱約間猜測到了。

  兩道影子中,那個男子忍不住,摸了下妖主的頭,頓時讓熟悉的和敵對的人都瞠目結舌,這畫風不對啊。

  這世間竟有男子敢對妖主妍妍動手動腳?

  「你摸誰呢?!」老張不愧是刺兒頭,在哪裡都能顯現出他與眾不同的風采,激烈交戰中也不忘記喊一嗓子。

  結果,這惹得兩道影子中那個男子瞥了他一眼。

  「小張!」妖主回頭,直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張教祖,你損不損?」冥血教祖也咕噥了一句,而後他也樂了。

  現實世界,外太空,飛船中,正在準備吃鵬肉火鍋、觀看神戰的王煊,吧嗒一聲,剛拿到手中的筷子掉了。

  「你怎麼了?」青木看著他,覺得不對勁兒。

  「是不是傷勢發作了?」趙清菡扶住他,摸了摸他的額頭,怕他傷勢嚴重,免疫系統失衡,開始高燒。

  然而,她沒有覺得發燙,反而覺得他的頭部有些冰涼。

  吳茵也關心地問道:「小王,別硬撐著,渡劫時是不是劈壞了身體?剛經歷過連場大戰,你別硬撐著,請徐福前輩幫你看看。」

  「別擔心,他無大礙。」陳永傑說道,安眾人的心,他當然知道打假拳的身體強壯的很,現在放出去和諸神死磕,保准能瞬間活蹦亂跳。

  「沒事兒,讓我緩一緩。」王煊說道,盯著絢爛的大結界中的激烈廝殺,道:「你們說,突然多了一個親姐姐,是什麼樣的體驗?」

  「那肯定看具體情況了,比如是需要她照顧你,還是反過來需要你照顧她,財富、修行等個人條件如何……」青木隨口說著。

  「她都很強。」王煊說道。

  「那爭取讓她當扶弟魔啊,自己好好承受就是了。」馬超凡說著,它想了想又道:「我要是有一個馬絕世般的姐姐,以後都不用修行了,從此馬踏天下。」

  「有點道理。」青木點頭。

  王煊有些感觸,嘆道:「要是之前,有過衝突,想看她跳仙舞呢?」

  青木道:「這種想法不對,你是想去骨科,還是要去腦科啊?」

  陳永傑和王煊出生入死,知道的事情最多,他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盯著大結界,有種要窒息的感覺,他深知,王煊以前和妖主打交道的那些經歷。

  「那兩道影子,可能是超絕世!」這時,劉懷安開口,正在觀戰,感覺很是震撼,這是和勾陳帝宮以及超絕宮的鼻祖並列的人物?!

  王煊在出神,那兩人送出了鐲子,而後又對妖主關心的不得了,看起來似乎很明顯了,已經無解。谷

  但是,他想到很多事,又覺得不相符,有諸多疑點與說不通的地方。

  最後,他想到了一種非常靠譜的可能,漸漸清晰起來,而後豁然開朗,長出一口氣,他認為沒事了。

  「你好點了嗎,要讓我幫你揉揉傷口嗎?」小狐仙一副黑心小護士的樣子。

  「吃鵬肉火鍋,沒什麼問題了,我剛才差點以為人生到了分岔路口,多了些自己不了解的強大親人,現在看不是那麼一回事兒,我的生活很正常。」王煊說道。

  大結界中,方雨竹騰出手來,離開神明宮那裡,將幕天鐲祭出,再次發生至寶猛烈碰撞的事件。

  在恐怖的大道紋絡擴張中,深邃的手鐲放大,沉重如一片天宇壓落,而後浮現漫天星斗,震的不朽傘轟鳴,劇烈顫抖,不斷降落。

  那個活了兩個神話時代的老怪物快到極限了,哇哇吐血,自身乾枯的軀體搖動,他身邊的人更是面色發白,覺得躲避在大傘下也不安全了,心頭浮現無盡的陰霾。

  戰場中,那兩道影子越發的凝實,現在逐漸清晰,有了立體感,已經能夠看出模糊的輪廓和樣子。

  那個女子直接拉住妖主的手,一起猛攻不朽傘那裡,對妖主很親切,對敵人下手毫不留情。

  咚咚咚!

  三聲劇震,方雨竹以至寶連著撞擊不朽傘,她強大絕倫,本就隱約間是仙道之地第一人,擁有至寶後,更是無解。

  不朽傘暗淡,那位擁有者半邊身子都是血,這次來襲,他踢了鐵板,已經將自身陷入險地中。

  但是,他不出來的話,這次肯定熬不過超凡的萬古長夜,需要再多上一兩件至寶到手才行。

  哧!

  幕天鐲發光,套住了不朽傘,將它禁錮在那裡,傘面難以擴張出大道漣漪了,它在閉合。

  「妍妍,喜歡用傘是吧,準備煉化它!」那兩道影子同時開口,面對她時很柔和。

  不朽之地,神明之地,不要說諸神,就是那些至強者,都有些心涼,喜歡就這樣送至寶嗎?這兩位是誰,哪裡來的大佬?

  他們已經看出,兩道影子和方雨竹很有默契,都沒有爭搶新捕獲的至寶,這兩人早先說過送了方雨竹鐲子,現在請她出手,幫忙取不朽傘,有什麼約定嗎?

  幕天鐲收緊,大道漣漪激盪,壓制不朽傘,主要是後者的主人不支了,身體枯竭,比不上方雨竹。

  噗的一聲,那個活了兩個神話時代的老怪物大口咳血,即將覆滅,他有些不甘心,要逃走嗎,真是捨不得至寶。

  諸神震撼,不朽之地對應的大結界,一日間竟要連失兩件至寶嗎?

  所有人都頭皮發麻,這筆買賣大概虧慘了,不知道超絕宮和勾陳帝宮的兩位鼻祖率眾是否拿到了羽化幡、逍遙舟。

  現世,外太空飛船中,王煊放下心來,和身邊的人一起大快朵頤,觀看各種絕世大戰。

  「一旦情況不對,我們就跑路,現在先湊熱鬧,觀看絕世之爭,這種大場面以後大概很難看到了,屬於神話尾聲的最後絢爛。」

  「劉老爺子,我敬您一杯,和老陳終於是團圓了,他平日可沒沒少念叨您,每次都很傷感。」

  「師爺,我也敬您!」

  在外面激烈廝殺時,連擺渡人徐福都在以時空鐧在附近追殺至強的神明分身之際,他們幾人卻推杯換盞,一副無比清閒的樣子,各種熱聊,觀看神戰。

  「老爺子,我也敬您,在異域戰場百戰而歸,必有後福。」趙清菡微笑著敬酒,然後又低聲問王煊,道:「你的身體問題嚴重嗎?」

  「沒什麼事,真要出問題,以後就吃軟飯了。」王煊笑道,招來趙清菡瞥來的目光,和吳茵的白眼。

  他現在心情大好,想通了一些關鍵性的問題,此前他略略了一個人,那是一條重要的線索,現在聯想後,一切脈絡便清晰了。

  當年,妖主的父母從舊土外太空那片精神世界冒死回歸,一走便是不知道多少年,九死一生來到人間。

  「還有一個人,魔四那一脈的鼻祖,魔道最強者魔皇,也借道那片精神空間回歸,上次魔四還曾去那裡尋找痕跡。」

  這一脈精通什麼?精神棺槨大法,這是魔皇開創的!

  王煊認為,妖主的父母最後和魔皇在路上相遇了,雙方很可能發生了激烈的大碰撞,最後自然是那對夫妻勝出,活著走了出來,並且得到了精神棺槨大法。

  他們回來後,必然是以這種至高法門糅合妖族無上法,活在他人的精神深處,偶爾甦醒,大多時間都在沉眠。

  「也有些瑕疵,普通人能承受他們的強大元神嗎?而且,普通人的身體竟不受損,且始終非常強健。」王煊蹙眉,想了想又道:「或許可以,精神棺槨大法被改良了。」

  ……

  不朽之地對應的大結界中,兩件至寶易主,那個老怪物不甘心也沒有辦法,不朽傘被禁錮了,他只能喋血而遁,但是卻被一道粗大的雷霆擊中後背,身體炸開!

  兩道影子對他大開殺戒,為妖主妍妍出氣,沒有任何的手軟,將之擊殺。

  「我是不是有個弟弟啊?」妖主妍妍並沒有第一時間去煉化不朽傘,反而看向兩道影子,這樣問道,顯然她也有了各種念頭。

  不遠處,老張、冥血教祖,都聽的目瞪口呆,這是什麼狀況?絕對是大新聞,大八卦,兩人悄咪咪地湊過去想要偷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