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甜膩齁死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中長章。

  刺頭老張耳朵都在輕微的抖動,有規則漣漪蕩漾,想第一時間捕捉到那種大八卦。

  冥血教祖也一樣,不想錯過這則大新聞,耳朵……竟然變大了,有秩序紋絡交織。

  然而,他們兩個就剎那聽到了……一聲驚天動地的雷鳴,就在他們的耳畔炸開,震的兩人腦瓜子嗡嗡的,耳朵頓時貼在頭部兩側,能動,自行閉合,堵住了耳洞,因為耳鼓都要裂開了。

  顯然,這是兩道影子的手筆。

  「那你想不想再要一個弟弟?」兩道影子中的男子露出朦朧的輪廓,帶著溫和的笑容,對妖主妍妍那叫一個……寵。

  這場面,讓一群至強者都覺得十分肉麻,你們可是超絕世,在寵一個絕世妖仙?回家去表現吧!許多人如此腹誹。

  兩道影子中的那個女子,也略微清晰起來,身段婀娜,直接給了男子一拳,道:「當著孩子的面亂說什麼!」

  諸神都覺得受不了,這一家子,在這裡幹什麼呢,還有人在撒狗糧?

  「確信是那對夫妻吧?」老張揉了揉耳朵,低聲問身邊的冥血教祖,主要是他自己年歲小了點,兩千多歲,沒經歷過那個時代。

  「肯定啊,這兩公母消失夠久的了,居然在這撒糖,簡直要齁死人!」冥血教祖點頭道,覺得有點膩歪,但還不敢大聲說,怕被教育和毒打,他真的遠不是對手。

  兩道影子剛在諸神面前殺了一位活兩個神話時代的老怪物,雷霆一擊,讓至強者都心頭悸動……

  但是現在,他們兩人面對妖主時,都太溫柔了,完全是另一種氣質,拉著她的手,在那裡左看右看。

  同時,兩人在低語,像是在告知一些情況,和妖主以精神溝通,紅衣妍妍輕微地點頭。

  平日間,妖主雖然風姿絕世,紅衣驚艷,但絕對強勢無比,可是現在卻帶著淚光在那裡甜笑。

  這一家子……

  老張和冥血教祖,費盡力氣去偷聽,卻一無所獲,被那三人隔絕在外,那裡有至強規則籠罩。

  大結界中的神明、不朽者都在皺眉,快速倒退,到了現在,不朽傘必然奪不回來了,徹底易主。

  現實世界,外太空飛船中,各路超凡者看著那一幕,也是一陣出神,感覺甚是震撼,一家三口嗎?

  陳永傑道:「這實在是有些夢幻,妖主是什麼年代的人,先秦時期的至強者,如今父母依舊建在,而且更厲害,在修行界除此之外,幾乎沒有這樣的例子。」

  這是事實,一家子都是頂尖人物,絕無僅有!

  馬超凡渾身金色皮毛髮光,大眼珠子有神,道:「同為妖族,妖主要是我姐的話,那就牛犇了,還連帶著多了一對大佬父母,那樣的話我都可以著書立傳了。比如,可以寫《我姐姐是第一妖仙》,《我的父母是仙界大佬》,《原來我是仙二代》,唉,羨慕啊!」

  這匹馬,那可真是情緒起伏,深陷當中,一副無比憧憬的樣子。讓王煊眉頭深鎖,忍不住給了它一巴掌,讓它安靜點。

  王煊仔細想了想,依舊認為自己的猜測很靠譜,雖然和那兩道影子沾了點關係,但問題並不大。

  大結界中,方雨竹空明出塵,站在巨大的不朽傘上面,以幕天鐲鎮壓,降服了這件至寶。

  妖主妍妍終於動手,開始去煉化這件舉世聞名的不朽至寶!

  遙遠的宇宙中,一道如謫仙的影子,他是「惡龍」,飄飄然升起,立身在古飛船上,準備透過大幕,聯繫仙界的人,要奪至寶。

  事實上,此時王煊也想到了他,因為早先就感應到過那種冥冥中的惡意,他考慮最多的問題是惡龍的實力。

  那對影子,連活了兩個神話時代的老怪物都殺死了,可是面對惡龍,追擊過不止一次,都未能絞殺,可見此人多麼的強橫和恐怖!

  飛船中熱火朝天,王煊認為生活軌跡並沒有改變,放下心結,和幾人吃鵬肉,碰杯飲酒,觀看神戰,非常盡興。

  「徐福前輩殺了一位至強者的分身!」小狐仙看到大屏幕上,大方士的凌厲動作,發出一聲驚呼。

  徐福手持時空鐧,將一位遊蕩在這裡的頂尖神明的分身擊殺了,血濺外太空,這自然很有震懾力。

  陳永傑露出異色,他知道,老徐同志最終還是站在了風口浪尖上,抵在了第一前線,讓王煊成功脫離漩渦,徹底摘出來了。

  半成熟的至寶讓人眼紅,哪怕接近它很危險,依舊讓不少人想鋌而走險。

  因為,幕天鐲、不朽傘、神明宮等幾件至寶,想都不用想了,有超絕世參戰,註定和諸神無緣。

  現在,時空鐧僅次於幾件至寶,自然讓部分至強者眼紅,想要奪走。

  大方士徐福在宇宙虛空中擊殺了一人後,並未嚇退覬覦者,又有頂尖不朽者的分身跨界過來了。

  幽暗的宇宙中,一座又一座祭壇出現,一塊又一塊銅碑立在虛空中,一桿又一桿大旗展開。

  有人在布陣,正面擋不住徐福,想要以至強法陣鎖住大方士,將他困住並慢慢煉化,而後再圖謀半成熟的至寶。

  對於這種圍堵獵殺,大方士一點也不怵,有半成熟的至寶就是任性,他直接轟了出去,砰的一聲,讓一些祭壇和銅碑都解體了,在外太空化成齏粉。

  但是,在他轉身的剎那,祭壇和銅碑又被補上了,並且其他方向有更多的陣旗、銅碑等出現。

  出手的不止一個人,三位至強者聯袂圍堵,要以浩大的法陣封住他,消耗他一身強絕的法力。

  「徐福前輩不會出事兒吧?」吳茵開口。

  陳永傑搖頭道:「問題不大,老徐很強,是個狠茬子,現在是他占據絕對的主動,困不了他多長時間。」

  「神話末世,強者都瘋了,為長生而戰,為至寶而狂,我卻這麼倒霉,又成凡人了。」青木最鬱悶。

  「不急,震下去說明你道行不穩,有些虛,這樣砸落下去,等於是在幫你夯實根基呢!」劉懷安說道。

  連他師爺都發話了,青木自然虛心接受。

  「沒事兒,爭取再修行回去。」王煊開口。

  他現在雖然很強了,但是不可能滿足,還想更進一步,什麼時候可以力敵地仙,什麼時候才能心安。

  如今,至強者的分身回來,正常來說威脅不到他的性命了,但是,如果真身回來,依舊會是大患。

  享用過神明級的鵬肉後,幾人都心滿意足,而王煊開始琢磨怎麼變得更強,他想繼續提升自己。

  他神遊時,元神沉入命土,這次圍繞著養生爐的主體轉了一圈,然後他嘗試去搬,結果直接抬起。

  雖然入手有些沉重,但是對他來說,不是大問題了,來到從無人立足的十二段領域,讓他的肉身和精神發生質變。

  顯然,他的實力暴漲了,能催動完整的養生爐了!

  直到今天,他才算真正可以御使它!

  這一刻,王煊底氣十足,他「退隱江湖」是為了減少與人衝突,但如果有不開眼的神明和不朽者逼迫,對他不放過,那麼儘管來試試!

  「嗯,終究算是外物,外力,堪堪抹平了和其他人的兵器差距,按照目前的大趨勢來看,超絕世會奪到至寶,接下來該提升我自身的道行了!」

  王煊現在的目光,自然是落在了方雨竹、勾陳帝宮和超絕宮鼻祖那樣的人物身上,有至寶,實力還高高在上,需要他追趕!

  「接下來,我該主攻《金蟬功》、《化蝶法》、《螻蟻望龍篇》等可以讓人涅槃和再升華的奇異經文了。」

  這是既定的路,他早先時一直在努力,為的就是踏足十二段這樣的「無人區」後,還能更進一步。

  哪怕是在神話末年,他也沒有灰心,還想這在接下來不可修行的年代中繼續前行,找到新神話。

  王煊盤坐,無時無刻不想在提升,不斷去觸發神感,想進入內景地中,不僅是要自己修行那些重要經文,還想幫青木等人將境界提下。

  一次,兩次……

  千百次的嘗試,他滿頭冷汗,將塗抹在臉上的血跡都沖淡了,吳茵和趙清菡狐疑,幫他擦拭。

  然後就發現,他身上似乎沒什麼傷痕?

  在王煊近乎虛脫,精疲力竭,感覺精神要虧損時,他終於再次觸發了神感,開啟了自己的內景地。

  「來,都進內景中,在這裡觀看外面的神戰,感悟他們的高絕之處,修自身的法,走自己的路。」王煊招呼幾人。

  劉懷安震撼,這個年輕人在他眼皮子底下,開啟了這種罕見的內景地?

  「師傅,我也開啟過,改天時機到了,給你演示!」穩重的陳永傑難得的一次在他師傅面前「獻寶」,露出「青澀」的一面。

  青木最激動,簡直要感天動地,被帶進去後,第一時間狼嚎,人生不可以重來,但是修為或許可以再回來,他要抓緊時間修行!

  王煊道:「估計這次你也就能回到大宗師,但彆氣餒,多努力,下次應該能重回超凡。」

  吳茵也是凡人了,現在處在大宗師領域,這次自然也很激動,她感覺自己能再次晉升回去。

  就這樣,王煊開始修行幾篇奇異的經文,他渴望變得更強,希望提升到前無古人的新領域中!

  如果只是單修一篇《金蟬功》或者《化蝶法》,他或許早就將一部功法練到後期,甚至圓滿了。

  但是,他很刻苦,練的不止一篇,負有盛名的古法,近似類型的名篇,他都在練,如:老張的《天蛇化龍篇》,冥血的《不死鳥涅槃法》,妖主和方雨竹練過的《羽化返源經》。

  不是他貪心,而是他覺得,自身超越了神話理論盡頭後,練一篇對他無效,很難發生質的蛻變。

  所以,他下了苦功,所有名篇都成為了他的必修課,要麼練不成,要麼就一定來個全方位的大提升,破關到十三段領域中!

  飛船中,一時間安靜下來,他們都在修行,都很珍惜眼前這種難得的時刻,不管未來是否還有希望,但這樣一次次提升精神和肉身,對自己總歸沒有壞處。

  王煊的元神在內景地修行,但精神天眼也在凝視大結界,觀看那裡的紛爭,諸神依舊沒有徹底死心,還在衝擊,有至強者對抗。

  現在,他的精神思感無數倍的提升,所見的動作似乎都放慢了,那些絕世妙手在他眼前展示,讓他全部看的透徹,清晰明了,感悟極深。

  哧啦!

  飛船中,有朦朧的光浮現,有機械電子設備受到干擾,那是一個強大的神明的元神,竟在這裡出現。

  內景地中,劉懷安、青木、小狐仙等人都心驚,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有頂級神明繞過徐福,進入這裡?

  「別擔心,一個野神而已!」王煊起身,精神體徑直走了出去。

  幾人怎麼可能放心,那絕對是一個頂級神明,不然的話,怎麼能突兀地來到這裡,避開所有人。

  下一刻,他們石化,全都如泥塑木雕般,因為王煊沒有絲毫掩飾,立足在十二段的元神,屬於他一個人的無人區,在現實中太強了!

  他第一時間擊中那個人,那位神明的精神體破碎了部分,驚駭無比,這是什麼層次的凡人?

  他想要躲避,結果數次被衝擊,被擋住了,那個年輕人快到不可思議,和他激烈碰撞。

  最後,王煊動用殺手鐧,將他的頭顱擊穿,一把扭住他的脖子,掰斷,而後以真火將其想要逃散的元神焚了乾淨。

  「王煊他……到了什麼境界?」趙清菡吃驚的看向陳永傑,想在他那裡求證,認為他知道內情。

  「王煊,他渡劫沒有失敗嗎?」吳茵也瞪大美眸,而後是無比的喜悅。

  一個神明,快速被王煊擊殺。

  為了穩妥起見,王煊的元神出去了一趟,將徐福的時空鐧引了進來,在這裡盤旋了瞬間,而後還了回去。

  大方士心中苦澀,他知道什麼狀況了,有人渾水摸魚,進入飛船中,算是他的失誤。然而,王煊這樣借時空鐧,等於再讓他背鍋呢,告知可能關注這裡的人,是徐福在殺神明。

  大結界中,妖主在煉化不朽傘,那兩道影子很高興,同時也不時出手,去擊殺躲避在遠方的敵人。

  「噗!」有人斃命,被他們兩人鎮殺,神血飛濺起來。

  「偷襲過妍妍,還敢停留在這裡等待機會,純粹是找死!」影子中的男子說道,這真是護女心切,一而再的表示,讓人覺得要齁死了。

  「你們過分了,一而再的派出分身,去外界的宇宙虛空中,是想襲殺徐福,還是說要殺那個小子?作孽不可活!」影子中的女子說道,和男子聯手,向著躲在遠處的至強者的真身殺去!

  求下月票,月底了,大家有票的話別忘了投出來啊。

  感謝:涼月三十、遠景人道,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