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蟬鳴一世不過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真中長章。

  內景地中,接近真實的銀色物質積澱,像是皚皚白雪,紫色物質也自虛空中落下,祥和而神秘。

  王煊重回這裡,見大結界中的鬥法沒有那麼激烈後,他開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研究那些奇異的經文。

  這一刻,陳永傑、劉懷安、趙清菡幾人,都聽到了蟬鳴聲,不禁詫異,忍不住回頭觀看。

  王煊坐在內景深處,隱約間有一隻金蟬異象浮現,它代表著新生,在那裡發出鳴叫聲,像是大道之音在迴蕩。

  在它的黃金背部,出現一道模糊的縫隙,有混沌漣漪點點,一隻新生的蟬仿佛在孕育,隨時會破殼而出。

  「金蟬功,和老鍾練出的效果不一樣!」陳永傑當即就吃了一驚,在密地深處的地仙城時,他可是親眼目睹過,老鍾變成了一個「大粽子」,體外是各種角質物,伴著部分黏液。

  劉懷安神色凝重,開口道:「和部分古籍中記載的金蟬功特質確實不太一樣,但是,也有部分傳說,金蟬功練到最高層次,就應該是這種黃金蟬降臨的景象,可以重活一世,伴大道而鳴!」

  幾人聞言,都停了下來,望向王煊那裡,金蟬功中的最高成就是這種狀態嗎?

  「王煊他要練成了嗎?」趙清菡問道,攏了攏秀髮,平日略顯冷冽氣質的她,帶上笑容後分外明艷和甜美。。

  劉懷安見多識廣,道:「他練到後期了,如果是尋常的蛻變,自然成了。可他練的是最高等的金蟬異象,恐怕還需要好好打磨。他這麼年輕,就能練成這種奇功的至高奇景,讓我覺得有些不真實啊。」

  劉老爺子頗為感慨,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是怎麼練到這一步的,讓他都有些難以理解,古代最輝煌時,也很難見到這樣的特例!

  蟬鳴再響,像是大道之音在迴蕩,有神秘的紋理擴張,波及他們所有人,頓時讓每一個人都有了特殊的感悟。

  「不愧是最負盛名的奇功,就是不一樣,他自己在突破,在進化,也福澤了周圍的人,各位用心體會,領悟自己的經文,將事半功倍。」

  劉懷安經驗老道,對這種奇功的傳聞頗為了解,補充道:「蟬鳴一世不過秋,所以它要再蛻變,想破天而去,這是在與道和鳴,共振。」

  所有人都動容,盤坐下來,去參悟自己的法,修行自己的路,果然覺察到不同了,順暢了很多!

  就這樣,金蟬連叫了十三次,振翅而鳴,黃金背上的裂縫擴大了,那裡的大道漣漪不斷蕩漾。

  青木體驗最深,因為境界最低,提升起來也相對容易,他直接回歸到大宗師領域中,像是被金蟬和大道的共鳴聲,灌頂而入,洗禮了一遍全身。

  吳茵被一股奇異的漣漪衝擊,源頭自然是王煊那裡,一隻與道共鳴的金蟬呈現,讓她身體輕顫,身心暖烘烘,有滾熱的能量流過,她無限接近超凡了。

  「不可思議,真的是奇功!」連陳永傑都在驚嘆,他自然也得到了很多好處,他沒有直接洗禮自身,而是參悟自己的法,有自己的路要走,進度提升了一大截。

  趙清菡安靜如玉石雕刻,美麗的面孔上流動霞光,冷艷中帶著幾許謫仙氣韻,出塵絕俗,猶若要舉霞飛升,她也在與王煊的金蟬共振,眉心有仙光起伏,節奏一致,得到莫大的好處。

  這些人都如此,可想而知王煊自身的體驗又如何。

  他覺得,仿佛來到了宇宙邊荒,世間萬物,包括星空都枯竭了,只剩下他自己,化成一隻金蟬,不斷鳴叫,似要讓宇宙萬物復甦,讓生機重回天地。

  最終,他喚不醒大宇宙,唯有自身超脫,金蟬合道,脊背裂開,新生出一個自己,留下蟬蛻,要超脫遠去。

  「差了一步,被困黃金蟬殼中,脊背的裂縫不夠大嗎?與道和鳴之音過於模糊嗎,我聽不真切,只能回味那種道韻。」

  王煊自省,即便是這樣,他也能感受到,體內生機盎然,蘊含著新生的力量,肉身從內開始,在不斷提升,在變強!

  元神也是如此,最核心的印記發光,開始新生,在他精神最深處,像是埋下一顆種子,像是一個小蟬,最後又化成他自己,等待破開一切阻擋那一刻,終有一天會衝出來!

  每一次蟬鳴,他的肉身和精神都會有奇異的光流動而過,形神皆妙,共同升華。

  「我的實力在提升。」王煊訝異,但他覺得,這肯定還不是十三段領域,沒有那麼容易直接進入。

  他只能驚嘆,奇功就是奇功,對他有不小的效果,但最後也出現了問題,他的元神卡在黃金蟬殼中,並未徹底蛻變出來。

  他的肉身,最內里區域蛻變了,可是外部依舊變化不明顯。

  最終,他暫停了這種功法,沒有強求,開始練《化蝶法》、《羽化返源經》等,都有驚人的進展。

  內景無時光,提升的只是精神思感,但是,這一次給人的感覺,時光格外的漫長。

  王煊將這些負有盛名的奇功一部一部的練下去,合理分配「時間」,收穫巨大。

  在此期間,吳茵、青木、趙清菡,都走出去過,短暫和緩下心神,因為覺得像是要遺忘現世了。

  精神思感不知提升了多少倍,持續運轉,起初自然是最佳的體驗,但是超過極限後,人就有些吃不消了。

  這還是青木第一次在內景地中覺得時光過於漫長,熬不住了,他以前不止一次進來過,唯有此次是這麼的特殊。

  不過,在外界駐足幾分鐘,內景地中可能已經「盜取時光」,匆匆「數十年」過去了。

  當他們再次進入時,王煊已經練到《螻蟻望龍篇》,他在凝視虛空中的大道,那裡正在演化成恐怖的巨龍。

  「以自身螻蟻視角切入,觀摩大道巨龍,而後取而代之,那是螻蟻的追逐目標,也是它最高的成就嗎?」

  這篇典籍立意很高,在沒有真正練到最高境界前,他無意去改變,這種大道寓意已經足夠好了。

  真正立於雲端之上,降服大道巨龍後,若有新的思路,倒也可以去嘗試。

  終於,王煊睜開雙目,他的這次修行結束了,在起身剎那,有蟬鳴聲,有螻蟻轉化為巨龍的龍吟聲。

  他將幾部奇功都練到了後期,只差最後的圓滿,以及終極一躍,這次是不行了,沒機會了。

  王煊的肉身和精神都比以前更加強大了,像是得到洗禮,無形中生命本質升華,人生厚度增加。

  「這是十二段圓滿領域嗎?」舉手投足間,他給人以仙氣飄渺之感,讓趙清菡都忍不住看了他又看,沒有移開目光。

  吳茵更是直接,走過去,沒忍住摸了摸他的筋骨,又捏了一下他那張有些出塵的臉,道:「和以前不一樣了。」

  她可謂很大膽,親手檢驗,道:「以前你出手時,給人很猛烈的直觀感,如同猛禽展翼,蠻龍呼嘯,現在……」

  「現在像是有些不染紅塵煙火氣。」趙清菡補充道。

  「吳一,趙三,狐四,馬三,青凡人,哦,還有熊三!」小狐仙總結眾人的境界,整體都提了一個段位多些。

  陳八段,重回九段極限,又來到了人生最高點,他苦思冥想,坐關很久,一直在想辦法破限!

  劉懷安也是九段極限。

  事實上,如果不是外界還在震,這次他們這些人有可能提升的更高一些,因為「盜取時光」實在太長了。

  外面兵荒馬亂,有些人又掉半個段位了,至寶一日不寧,大結界至高規則便動盪不止,這種狀況就會持續發生下去。

  「大結界中,大局已定,神明宮和不朽傘都易主了,諸神大敗,此地事件大概要落幕了。」

  「也不見得,還有生命池呢,我估摸著,那件東西也會換個主人!」

  王煊他們談論,覺得差不多該離去了,絕世大戰進入尾聲,沒什麼可看的了。

  「徐福老爺子真猛啊,又殺了兩個至強者的分身?」

  外太空中,各種祭壇、銅碑、陣旗等,全都碎掉了,一片狼藉,伴著觸目驚心的神血。

  事實上,時間過去並不是很長,因為內景地中「時光漫長」,現世中不過短暫的片刻而已。

  「嗯,有人來交涉了,並沒有動手,和徐福前輩談話呢,這是硬的不行,要來軟的嗎?」

  不止如此,還有人向飛船而來,接近王煊他們這裡。徐福放行,因為太放心了,知道王煊並未渡劫失敗,比他可能都要強!

  最多,有了意外與衝突後,他一會進飛船,去主動背鍋就是了。

  來的幾人很鎮定,並未因為大結界的失利而沮喪,相反頗為冷漠而沉靜。

  「我來自大結界中的勾陳帝宮!」

  「我來自大結界中的超絕宮!」

  幾人很直接,自保出身,這兩大傳承的來頭自然無比驚人,兩位鼻祖都是超絕世,領軍仙界去奪至寶了。

  一人開口道:「我們來此地,不是想欺負人,也並非要開戰。」

  馬超凡頓時不愛聽了,道:「說的好像你們能力敵我們似的,沒看到這裡有屠神者嗎?早先四大至強的神明也是牛氣沖天,結果還不是都被王煊全都給宰了,你們誰啊?」

  「我們兩教的鼻祖是超絕世,我們是他們的門徒,雖然不成器,但離至強者也只有一線只差。」

  「原來是倚仗兩個老不死啊!」小狐仙咕噥。

  「你們不要言語不敬,更不要妄動!不然後果自負。」其中一人晃了晃手中的一枚不朽神符,不朽之光蒸騰,道:「這相當於超絕世分身在現世的一擊!」

  這讓飛船中的幾人臉色都難看起來,這是在恫嚇嗎?

  「我們不想開戰,只是想平靜的告知你們一些消息。時空鐧和歲月之書都有嚴重的問題,用來對敵的話,關鍵時刻會遭遇它們反噬,不以至寶鎮壓降服的話,宿主最後會慘死!」

  「你們到底想說什麼?」趙清菡問道。

  「兩位鼻祖統率至強者進入仙界,註定會得到羽化幡和逍遙舟,不比方雨竹等人的成果差。我們來此是想結個善緣,無論是歲月之書還是半成熟的至寶,你們留在手中都沒用,反而會成為大患,最終有殺身之禍。若是獻給有至寶的勾陳帝宮和超絕宮,將會得到厚報。」

  羽化幡和逍遙舟註定會被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人得到?這王煊幾人都驚異不已。

  陳永傑道:「你們跑這裡化緣來了,空手套白狼,還威脅恫嚇上了?」

  「你們走吧!」王煊更乾脆,讓他們立刻離開。

  劉懷安做事穩妥,平和的告訴他們,歲月之書作為獎勵,現在舉辦方還沒交出來呢。

  「你們會後悔的!」幾人倒也乾脆,轉身就走,其中一人更是冷笑道:「路途遙遠,小心別回不去。」

  「你還敢威脅我們?」王煊開口。

  「沒有,送你們善緣不要,最終因為寶物有損性命,那就不是多麼美妙了。」那人平淡地說道,轉身就走。

  他們手持超絕世的不朽神符,破有底氣,冷笑著離開。

  「我還真不信邪!」王煊開口,超絕世的弟子確實身份很高,但明目張胆來威脅,揚言他們的歸途不太平,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他直接探手,一把抓了過去,都要留下!

  「你要對我們動手?!」對方反應迅速,亮出不朽神符,倒也果斷,直接就打了出來。

  讓他們驚悚的是,王煊身前出現一座寶爐,將那枚不朽神符剎那吞掉了,所謂的超絕世分身一擊,並沒有爆發出來。

  當場,他們就震驚了,難以置信。

  王煊的雙手落下,像是揪小雞仔般,將他們逐一掐住脖子,拎了起來,而後又摔個半死,扔在飛船角落,準備留給徐福處理。

  此時,仙界,超絕宮和勾陳帝宮的兩位鼻祖確實得手了,因為,他們有捷徑可走。

  當年逍遙舟承載那個超級文明的各種真血印記,飛入宇宙深處,灑落出大片血滴,部分血液被後世人收集到了。

  雖然那些血液無法復甦了,甚至乾枯了,不能讓曾經的強者活著出現,但是,用來召喚逍遙舟確實有一定的效果,是它曾經的主人。

  羽化幡,當年飛入宇宙深處時,尋找真實源頭之際,也相仿,灑落下一些東西。

  所以,這一天,兩大鼻祖率領眾多強者,付出慘重代價後,真的得手了。

  然而,不久後噩耗傳來,一位鼻祖被重創,惡龍聯合一批人偷襲,讓超絕宮的鼻子解體了一次,導致羽化幡飛走。

  消息第一時間傳到不朽之地。

  「羽化幡真是不祥之物,誰得到它誰倒霉啊!」有人感嘆,先有恆均,後有超絕宮的鼻祖,都出事兒了。

  王煊很關心,那頭惡龍是否會得手,究竟拿沒拿到羽化幡?

  這個月就要過去了,還有月票的書友,不要忘記投出手中的月票。

  感謝:快活式神仙、幻刀迎刃、許你絕代風華、藏不住的騷、月落煊暖映清菡,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