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至寶有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宇宙虛空中,那座鋼鐵堡壘懸浮,投映出非常逼真的場景,仙界仿似降臨此地,展現超絕宮的鼻祖解體、染血的羽化幡飛走的畫面。

  各艘飛船中,來自不同超凡星球的修行者,都心驚肉跳,這則消息太可怕了,連超絕世都喋血了。

  諸神凜然,來到現實世界的不朽者、神明都沉默了,很不安,遠征軍失利,到手的至寶又丟失。

  飛船中,王煊擒下的幾人面色如土,不久前還很自信,認為兩位鼻祖即將攜至寶回歸,結果竟發生慘案。

  馬超凡擠兌幾人,道:「你們的底氣呢,兩大鼻祖都被重創了,還能回來嗎?對了,你們還要讓我們交出歲月之書和半成熟的至寶嗎?」

  幾人屬於超絕勢力的門徒,地位很高,但現在苦澀而又無力,最崇敬的無上鼻祖生死不知,而他們自身又成為階下囚。

  這時,大方士徐福來了,進入飛船中,相當的「坦誠」,道:「我背鍋來了,怎麼還沒弄死他們幾個?」

  他這麼直接和「耿直」,讓飛船中的幾人都出神,老徐同志「任勞任怨」,導致王煊都不好意思了。

  「行吧,我來處理!」徐福將幾人提出去了,輪動時空鐧,一擊之下,全都給打死了,化作劫灰,消散乾淨。

  「您有什麼打算,和我們一起回舊土嗎?」王煊問道,他們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了,提前離開為妙。

  連超絕世都被人偷襲爆體了,誰知道後面還會發生什麼事,這場大戰進入尾聲,但可能會更殘酷。

  想來,仙道之地、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為了至寶的歸屬問題,接下來可能會發生最可怕的大混戰……

  因為一直有傳聞,有人想集齊至寶!

  「我去找方雨竹、妖主,他們有至寶在手,可以幫我煉化時空鐧,我有些不放心,怕一個人持著它,在現世中被人盯上,死的不明不白。」

  徐福很謹慎,要去大結界中的戰場。

  王煊點頭,道:「那行,我們先走了,留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進入大結界只能是炮灰。」

  「你們路上小心,別被人幹掉,不朽之地這群人都很不講規矩。」徐福嚴肅地提醒。

  不止王煊等人想離開,還有其他超凡星球的人都害怕了,諸神降世,這片地帶越來越亂了,再加上現實世界的跨越大戰落幕,沒有必要呆下去了。

  大結界中的絕世之戰,動輒就是至寶碰撞,雖然精彩,甚至後面大概還會有「超絕世」的碰撞,但沒人敢繼續駐足了。

  所有人都踏成歸程,形成鋼鐵叢林,戰船密密麻麻,而後又分道,浩浩蕩蕩遠去,前往不同的蟲洞。

  仙道之地,大幕深處,超絕宮的鼻祖甄超,濃密黑髮染血,他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樣子,金色瞳孔冰寒,臉上帶著怒意。

  他滿身傷口,身上是名動神明之地的第一戰甲,已然破碎,被人打爆,周身煙霞繚繞,他在療傷。

  可想而知,出手襲殺他的人多麼的強絕,徒手可破超絕戰甲,一身實力震動古今,連神明之地的第一強者甄超都受創了,丟失了至寶。

  甄超是超絕世,接近四千歲了,實力通天動地,底蘊深厚,罕有人可以比肩,他調息,吃了幾片天藥葉子,漸漸恢復。

  但他的臉色很難看,附近有一些至強者也都沉默著,氣氛壓抑,至寶得而復失,諸神都沒有好心情。

  「確定嗎,是當年第二個開啟特殊內景地的人?」勾陳帝宮的鼻祖勾沌,開口問道。

  他看起來更年輕,像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灰發披散,銀色瞳孔懾人,面孔如刀削,有立體感。

  他帶領一些頂尖的不朽者,掃視四方,嚴密戒備,在他的手中,攥著一支巴掌大的小舟,有混沌光流動。

  逍遙舟落在勾陳帝宮的鼻祖勾沌手中,他暗嘆可惜,本來他們擁有雙至寶,結果突遭意外。

  甄超點頭,神色異常的凝重,道:「是他,三千多年前,我隱藏身份遊歷仙界時,曾遠遠地看到過他,那種生命印記無論怎麼蛻變,本質性的東西都不會改變。」

  「惡龍」是三千五百年前的人物,昔日,赫赫有名,比方雨竹、冥血教祖等人還要早上五百年。

  勾沌道:「擁有特殊內景地的人,真是可怕,明明都已經死去了,還能活著再現。毫無疑問,他是超絕世,尤其擅長隱匿蹤跡,融入虛無間,偷襲你居然都得手了。」

  甄超身上血霧蒸騰,恢復如初,他沉聲道:「剛才不止他一個人,和他一起行動的人同樣可怕。那個擁有金色元神的人,照耀仙芒時,頂尖的不朽者都睜不開眼,實力驚人。還有那個銀袍人,身上有腐朽氣息,也有強大的新生氣機,很像是練成了魔胎大法至高境界的人。這樣的幾個人走在一起,著實可怕。」

  惡龍不止一個人行動,偷襲得手後,還有人接應,一同追羽化幡去了。

  「他在偷襲我時,還將自身的血液打在了羽化幡上,我就怕他先我們一步找到那件至寶,那就真的拿不回來了。」

  「走,我們繼續去追!」看到超絕宮的鼻祖甄超恢復過來後,勾沌立刻催動逍遙舟,眾人一起登上,追了下去。

  不過,剛才羽化幡劃破虛空,直接消失了,他們並無頭緒。

  「西方有動靜了,它……又出現了!」擁有逍遙舟是他們最大的優勢,超越一切速度,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惡龍和擁有金色元神的強者,還有身披銀色斗篷、魔胎大法的創始人,帶著一批人,竟也幾乎同時趕到,他們就在附近。

  「你們還敢來,找死!」兩大鼻祖滿臉殺氣,催動逍遙舟,直接殺了過去,要奪羽化幡並殺人。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羽化幡竟輕飄飄地飛去,略微抵抗後,就落到了惡龍的手中。

  「齊天!」超絕宮的鼻祖甄超又驚又怒,他得而復失的至寶,竟主動投入到了惡龍齊天手裡?

  「齊天,是三千多年前那個人嗎?」遠處,仙界中的一批人也追殺了過來,聽到那個名字後,頓時引發驚呼聲。

  惡龍,真實姓名為齊天,擁有特殊的內景地,威名赫赫,照亮了上古最後的幾百年,真正的天縱奇才。

  「死而復生?」仙界很多人都震驚。

  「你們就不要與我爭了,自我的主身在仙界復活後,我就看中了羽化幡。為了它,我將它所在的那個超級文明的殘留下來的經文,全都練了一遍。而且,它每次出現時,我都想辦法接近,這麼多年來,一共餵了它七次血液,它漸漸認同我了。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你們拿什麼和我爭?」

  惡龍齊天竟說出這樣一番話,他曾多次見到羽化幡,但都沒敢去強硬地搶奪,只是每次都展現它那個時代的經文與秘法,和它共振,並以蘊含這種經文和大道真義的血液獻祭,餵養它,逐步得到它認可。

  「不服,那就一戰吧,我還想多件逍遙舟呢!」齊天主動進攻,帶人殺了過來。

  「我們……走!」甄超和勾沌艱難地做了這樣一個決定,駕馭逍遙舟極速遠去,不是不敢敵,而是怕被圍攻。

  惡龍和其身邊的人就夠可怕了,萬一掌握人世劍那個上古瘋子也趕來,那他們都得死在這裡,畢竟這裡是仙道之地,是別人的地盤,高手數量太多了。

  「留下至寶!」果然,途中就有不少人大喝,撕開長空,阻擊他們。

  最為可怕的是,仙界邊緣的黑暗之地,倏地睜開一顆眼睛,有月亮那麼龐大,一爪子向下拍來。

  「毗鄰仙界,逝地中的那個生物!」勾沌一驚,那大爪子鋪天蓋地,鱗甲森森,壓蓋世間,敢直接砸至寶。

  如果王煊和擺渡人在這裡,一定會嚇一跳,那個眼睛睜開後,和逝地中的月亮一模一樣。

  「這是上一個神話文明煉製的生物型至寶,但失敗了,屬於半成熟的生物至寶,居然在這裡出現!」甄超道出它的來歷。

  昔日,有人不滿足只有幾件至寶可以達到御道境界,也想將自身催生到那個領域。

  然而,他們集一個超級文明的心血,也只是將那個時代的最強生物的肉身勉強提升到接近御道的層次,至於那個最強生物的精神,過程就中破碎了,毀掉了。

  「避開它,沒有必要死磕!」

  逍遙舟無愧為天下第一速度型至寶,時光模糊,空間虛化,他們駕馭此舟,突兀的消失,穿梭仙界而去,遁走了。

  噗!

  另一邊,一頭銀色的巨狼,從虛空中突然躍出,偷襲惡龍齊天,想要奪羽化幡。

  此外,還有一些穿白大褂的人,像是科研者,動用各種奇異兵器,猛攻齊天,想截取至寶。

  「逝地的生物,也跳出來了嗎?哦,你是妖皇白夜,當年被方雨竹殺死了,屍體被逝地的人帶走,又還陽了。」

  齊天不在意,融入虛空,噗的一聲,將一群敵人劈飛,有些人直接碎裂了,羽化幡發光,橫掃了出去。

  上古妖皇白夜極力躲避,但一條後腿和尾巴還是被斬落在地,它痛苦長嘯,捏碎一枚仙道古符,直接消失,就此逃走。

  「惡龍,得到了羽化幡?」在歸途中,王煊得悉這則消息後,心頭格外沉重,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這個人一旦手握至寶,有幾人可以制衡?放眼四大星域,科技生命、不朽、神明、仙道,他都罕有對手!

  「我把你們送回去,但我自己不能降落在新星或舊土。」王煊意識到,他自身處在了極度危險中。

  他認識的人,能對付齊天的超絕世級強者,只有方雨竹和那對影子夫婦!

  「我要修行,還得要再提升!」他當即就要進虛無之地,現在,沒有一點時間可以耽擱,他必須得再破關。

  現在,他已經能夠御使完整的至寶養生爐,他準備帶到飄渺之地去,藉此至寶相助,或許能直接貫穿隕石通道,上去看一看究竟,所謂的真實源頭到底怎麼回事。

  感謝:進擊的小呆瓜、楊賤男愛吃榴槤、書友20190420063631188、長生界、薇拉0205,謝謝盟主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