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接近真實源頭抓活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來到飛船的「超凡動力室」,萬一有紅色物質溢出,這裡也能夠隔絕,提取,並加以利用。

  若是有危險和意外,也能將這個艙室解除,保證飛船整體安全。

  「謹慎小心點,別在精神分裂!」陳永傑提醒。

  王煊瞪了他一眼,不過前幾次閉關確實危險,精神病大法著實折騰人,差點將他自己給練沒了,一堆化身的麻煩剛解決。

  「還能將自己練出問題?」吳茵笑著問道。

  「是進行精神方面的鍛鍊嗎,要不要先在額頭貼張靜心符?」趙清菡也微笑著說道。

  「王煊和光神大戰時你們看到了吧?你們不清楚究竟,一個人分化出很多道精神,可男可女,多的麼離奇……」青木講解。

  「老青!」王煊無奈,最後不管了,沉靜下去,精神進入命土,帶著幾件重要的裝備直接上路。

  隨著他實力的提升,以及栽種天藥效果的顯現,到達目的地的時間大幅度縮短了,不足「三天」他就趕到了銀色池子附近。

  這一次,他不是為了地獄式的煅燒自己而來,主要是了為了盜取時光,以及貫穿隕石通道……

  在虛無之地修行,沒有在內景地那麼誇張,但是遠比在現實世界坐關時精神思感更為活躍。

  粗糙的赤壁,銀色的仙液,滿滿的溢出,旁邊的兩座命土山,都生機勃勃。

  一座土山上栽種著九劫天藤,像是虬龍盤繞,潔白的葉片下,隱藏著紅色的尖刺,白霧繚繞,摻雜紅色物質。

  「葉片和尖刺汲取的超物質,分別對應著銀池的仙液和遠處的紅色物質嗎?」王煊思忖,連這株天藥都在逐漸適應,他認為,隨著時間推移,自己也能完全吸收紅色物質。

  另一座命土山緊鄰池子,仙茶樹長勢旺盛,鬱鬱蔥蔥,各種顏色的茶果搖曳,流光溢彩,帶著淡淡清香。

  到了這裡後,王煊放鬆下來,有的是時間思考修行的問題,養生爐並不大,和兩個拳頭合在一起相仿。

  他燒了一爐仙茶,裊裊白霧飄起,聞著茶香,他靜靜的思索,眺望未來的路,想進入逍遙遊的話,他隨時能闖進去。

  想破十三段,則無比艱難,但是,他願意選擇難度極大的這條路,逍遙遊什麼時候踏足都行。

  至於十三段,錯過的話,就是永遠失去,再也無法回頭來彌補。

  「希望金蟬功、螻蟻望龍篇能助我涅槃,實現一次全方位的提升,破開那道恐怖的關卡。」

  接下來,他利用這裡活躍的精神思感,參悟幾本奇異經文,開始了孤獨的修行之旅,徹底與外界隔絕。

  他大多數時間都盤坐在茶樹下,偶爾去接觸紅色物質,體驗以不同超物質修行的異常與妙處。

  「這裡接觸到的接近真實物質比內景地更甚,但是,盜取時光效果不及。」

  大概是「兩年」後,王煊起身,結束盜取時光的修行,趕向隕石通道那裡,試試看能否貫穿過去,這才是此行的重頭戲。

  僅一天時間,他就從仙茶樹那裡趕到了巨大的隕石所在地,它像是天穹遮蓋在上邊,無邊無際。

  一條發光的通道,紅色的煙霞,細微的顆粒狀晶體,以及火光等,不時從那裡隨著光霧涌動出來,灼熱難忍。

  來到這裡後,王煊謹慎了起來,他沒有忘記,精神分裂出很多個化身時,這裡還曾有模糊而悽厲的嚎叫聲傳出。

  「那是錯覺,還是真有什麼東西?」他琢磨著,這件事很離譜,屬於他一個人的地方,怎麼會多出一個怪物?

  他認為,不外乎三種可能,一是精神分身,屬於漏網之魚,在這裡還蟄伏著一道,沒有發現。

  若是這樣的話,就有些可怕了,當初方雨竹、妖主、老張等人一起會診,都沒有察覺到那個分身嗎?

  第二種可能就是,又是那株魔花在作亂,故意誘導他,不將他折騰到精神出問題,懷疑人生,不甘心。

  若是存在第三種可能,那就有些可怕了,來自真實的源頭,有什麼東西從隕石通道上方過來了。

  上一次來此地時,他都沒有進隕石通道,就是意識到這裡出了問題,覺得貿然闖入可能會很危險。

  現在,他走到十二段領域走到盡頭了,而且真正掌握了養生爐,所以要探個究竟,不然總放任禍端在這裡,以後飄渺之地都不好進了。

  在動身前,他去自己開鑿的那個洞穴,看了一眼仙人掌天藥,長勢極好,它居然要開花了。

  「哎喲,小子,你終於來了,快帶我出去,我簡直受不了啦!」這裡有幾頁歲月之書,痛苦的叫喚。

  「我和你說,這精神病讓人無法忍受,影響到了我道心的穩固,再和它呆下去,我真要瘋了!」它在那裡撲騰,幾頁歲月之書中夾著承載精神病大法的紙張。

  「我看你本來就不正常,和它作伴正好。」王煊才不會滿足它的願望。

  「別啊,帶我走,這精神病也就罷了,外面還有厲鬼啊,不時在附近轉悠,要嚇死我了,他會吃書的。我臣服了,只求你帶我一起離開!」它顫慄著,在那裡哀求。

  王煊聽到這則消息,頓時頭皮發麻,還真有生物在這裡作祟,不是錯覺?

  「是不你產生幻覺了,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厲鬼?」

  歲月之書叫道:「你才幻覺呢,我又沒分裂,也不是什麼精神病,怎麼會感應有誤,這裡絕對有大問題,嚴重影響到了我。」

  「那你就在這裡呆著吧,好好會一會它。」王煊拒絕帶它離去。

  歲月之書講條件,道:「那你將我補全,就這麼幾頁,殘缺的我沒有多少力量!」

  「你在這裡呆著吧!」王煊怎麼可能將他補全,這東西來歷存疑,眼下還是拆分比較好。

  他問了很多問題,帶著疑惑,離開此地。

  王煊進入通道,有獸皮書,更有養生爐,從容與鎮定了很多。在這條涌動紅色煙霞、划過雷霆的隕石路上,他的元神劇痛,每次來這裡都是煎熬。

  不過,現在的他比以前強大太多了,承受能力也猛烈提升,沒有躲避進養生爐,直接硬扛著前行。

  突然,就在耳畔,一聲悽厲的嚎叫響起,響徹人的靈魂深處,明明是元神,但他卻有寒毛倒豎的感覺,渾身過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王煊頭都沒回,如同蠍子擺尾,向後踢出去一腳。

  砰的一聲,他遭遇了阻擋,腳掌劇痛,有生物生猛的擋住了他。

  在他回頭的剎那,看到一張慘白的臉,刷的一聲,沒入煙霞間,而後遠去,隱伏進看不到的模糊通道中。

  「真有東西!」王煊心驚,在灼熱難忍的通道中,竟感覺到一股來自後背的寒意,那個生物很危險。

  他深呼吸,結果元神發紅,劇痛難熬,這裡全是紅色物質,而今他承受力越來越強了,竟抵住了。

  「得抓住它,弄清楚是什麼生物!」他沖了上去,一路追趕。

  砰!

  突然,那東西如同厲鬼般,從粗糙的隕石壁上跳了下來,模糊而強大,如同雲煙組成,撲殺王煊。

  一剎那,王煊各種手段盡出,和它碰撞了數百次,自身劇痛,那個怪物居然強大的離譜,和他不相上下,在硬抗他!

  「轟!」

  王煊跳過斬神旗,直接動用養生爐,想以至寶收它!

  「嗷!」

  悽厲的嚎叫,居然在人的心底響起,讓王煊的精神都有那麼剎那的搖動,恍惚,這就有些恐怖了,讓人遍體生寒。

  他催動養生爐,使之轟鳴,而那怪物則沒入石壁,再次消失不見。

  養生爐震動,有至強的漣漪擴張,削的那堅不可摧的隕石壁簌簌墜落粉末,不斷龜裂,一路炸開,許多巨大的石塊落下。

  這比他用鐵釺子挖通道時省力多了,至寶就是至寶,讓隕石通道中不斷崩落石皮,各種亂石翻滾。

  同時他也意識到,這如同天穹般龐大的隕石,確實驚人,太堅硬了,至寶也只是在通道中削落石塊,而不是將它整體打崩,解體。

  王煊再次上路,手持至寶,隨時準備轟殺,身上裹著銀色獸皮書,以及有窟窿的金色獸皮。

  突然,又是一聲悽厲的嚎叫,這種如同深夜厲鬼般的生物能影響到人的心神,延緩動作等。

  王煊已經準備充足了,想要用至寶轟殺它,可是那一聲又一聲的精神嚎叫中,他的行動受到影響。

  最為重要的是,這東西神出鬼沒,在叫出第一聲時,就突兀來到王煊頭頂,從獸皮的縫隙中,貼著的頭皮向里鑽,冰冷刺骨,想進他的身體!

  這是什麼怪物,動作太快了,強如王煊也都頭疼,覺得異常棘手,讓其他人來此的話早就死掉了。

  至強的神明分身,到了這裡也不夠看!

  關鍵時刻,他體內發光,藏在元神中的斬神旗,從他的體內沖了出來,轟在那個怪物的身上,將它打飛,怪物手中持著一條樹杈,寸寸斷裂,代它受過。

  離開他的身體就好辦,他迅速震動養生爐,要滅了它,不給它機會了,這東西實在邪性的過分。

  那個怪物化成光雨,嗖的一聲,蒸騰沒了,再出現時,已經掛在上方的魔花附近。

  「有點可怕,不比我弱,挨了斬神旗一擊,都沒有死?」王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真要放開手腳柏搏殺,這怪物不比他差。

  同時,他覺察到,剛才怪物手中持著的是魔花的一條乾枯的枝杈,是從那株植物附近尋到的。

  「魔花,是你作亂嗎?」王煊覺得不像,這次他手持萬完整的至寶,而且精神圓滿,沒有分裂,並未陷入幻境。

  最起碼他的精神天眼和十二段的底蘊相合後,沒在魔花上感受到攸關性命的威脅,隱患只是那個未知的生物。

  王煊沒有猶豫,動用至寶,向前轟殺,這次波及到了魔花,讓它簌簌搖顫,劇烈晃動,雪白的花瓣無比晶瑩,仿佛要漫天飛灑。

  巨大的隕石塊崩落下來,通道在塌陷,那株永不凋零的長生之花比隕石還堅固,受到衝擊後,它的根部都露出來部分了,但它自身並未在第一時間瓦解。

  隨著王煊臨近,再次催動至寶,隕石崩落的越發厲害,那株看起來神聖的魔花,似要墜落了。

  但也是在這時,王煊頭皮發麻,有種大災難即將降臨的感覺,他立刻以精神天眼和十二段底蘊相合,捕捉冥冥中的惡意。

  他得到預警,看到模糊的畫面,似乎若是讓這裡全面崩塌,導致那株植物脫落下來的話,虛無之地都可能會被撕裂,即將出大事兒。

  王煊立刻罷手,覺得發瘮,這株魔花關乎甚大,竟能影響整片飄渺之地的穩定?

  一時間他頭大如斗,該不會真是什麼願景之花,心靈中永不凋零的長生之夢吧?他不敢對它下手了。

  王煊避開這株花,直接去追那個生物。

  這一次,它忌憚了,頭也不回,一路向著隕石通道上方衝去。

  王煊追了上去,直到自身燒的受不了,要焚燒時,他才進入養生爐內,駕馭它追殺那個未知生物。

  「嗷……」事實上,那個怪物也堅持不住了,被燒的要瓦解了,他們深入的太遠了,早已遠離魔花所在的位置。

  它鑽進隕石壁中,但是,瞬間就會被逼迫出來,從裡面冒出更為濃烈的紅色煙霞,帶著雷霆之光。

  「你走不了!」王煊追殺,必須得逮到它,這東西危險而強大,不知道來頭,不能放任它在這裡折騰。

  嗖嗖嗖!

  然而,它依舊一路向上逃,難道真的是從真實源頭過來的?

  但它怎麼快的過養生爐?這件至寶不以速度見長,但也遠超其他異寶,瞬息間,就到了它的眼前。

  此時,它很慘,身體模糊,快被燒的瓦解了,面孔蒼白而模糊。

  王煊揮動斬神旗,直接將它捲住,給活捉了!

  本月最後一天了,還有月票的書友不要忘記投出,感謝。

  感謝:星辰上的漁夫,燕歸人啊,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