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十三段涅槃在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真逮住一個活物?它在旗面中支棱著,折騰著,劇烈對抗。王煊抖旗,金色網格浮現,快速勒緊,沒有下死手,只將它生擒活捉。

  「能聽懂我說話嗎?」王煊問道,同時在打量這種東西,它有一張模糊而蒼白的臉,周身如雲煙,不知道是被燒的,還是形體本如此,明滅不定。

  它不開口,就這麼盯著他,被旗面裹住後,紅色物質不容易侵蝕它了,等於保護了它。

  「說話,你會嚎叫,擱這給我裝啞巴呢?」王煊拎著斬神旗,沿著隕石通道向上一路闖關,繼續探索。

  周圍紅色物質沸騰,身在養生爐中,王煊沒有受損,相當的安全,這讓他讚嘆,至寶就是至寶。

  相對而言,斬神旗已經算是絕品異寶,但現在旗面出現黑斑,有些抵不住了,金色網格越發刺目,它在對抗呢。

  被束縛在旗面中的生物,開始嘶吼,它被焚的死去活來,越發的模糊,面孔蒼白而朦朧……

  「你不想和我說什麼嗎?那我直接燒死你!」王煊沒留情,帶著它一路向上沖,接近真實的源頭。

  這是從未有過的遠行,駕馭至寶,道紋擴張,他一路神速向上沖,自己都難以估量前行了多少里。

  他感覺,自己像是在登天路,從這裡像是可以進入到世外,來到一片嶄新的天地,這是僅有的一條可行的隕石路。

  「孫子,燒你爺爺上癮了吧?」突然,那個生物叫喊,出口就讓人上火,桀驁不馴,一副欠拾掇的樣子。

  這出乎王煊的預料,這東西有靈智,可以溝通。

  「看來還是燒的不夠啊,嘴巴這麼欠抽!」王煊說完後就不搭理它了,再次一路向上衝去。

  「啊,痛死你爺爺了,燒什麼燒,你知道我是誰嗎?停下來!」旗麵糊了,焦黑成片,金色網格起伏不定,當中的怪物受不了。

  王煊沒有理會,既然不服氣,那就燒死它,至寶發光,柔和的光暈籠罩王煊,將他與恐怖的通道隔絕。

  通道越來越開闊,像是在宇宙星雲中穿行,紅色大霧很濃,很廣袤,到了最後如同汪洋,煙霞動盪,顆粒狀的物質到處都是。

  他倒吸冷氣,依靠自己肯定到不了這裡,會被燒死。

  「別燒了,再這樣下去,我就要沒了,是你自己的損失,你等於在自焚!」那個生物虛弱的叫嚷。

  旗面徹底黑了,看不到原來的模樣了,連交織出的金色網格都暗淡了一些,可以料想,這個生物如果沒有被被裹在旗子中,已經死了。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別誆騙我,不然的話,你會死的非常慘!」王煊暫時停了下來。

  「爺爺是你桀驁不馴的一面,是你殺伐果斷的一面,是你人間強勢的一面,是你心中真我的一面。但你這個孫子上次精神分裂出去一些分身也就罷了,還將爺爺這樣有性格的一面在無形間斬了出去,認為我是黑暗的一面,你想當白蓮花嗎,你想無瑕疵的偽聖人嗎?一幅畫還有各種色彩,萬里江山還以錦繡讚美呢,你想要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結局好不悽慘!」

  王煊出神,他想到了各種可能,還真沒有料到,這不是他的分身,而是他情緒的一部分,扮做厲鬼在這嚇人。

  他仔細辨認,發現那蒼白的面孔越來越像他了,這還真是一體兩面,相隨心生不成?

  早先沒有意識到時,認為他就是厲鬼,結果他白慘慘,現在覺得兩者相近了,它又開始重回正常。

  但是,他不可能就這麼輕信,雖然精神天眼認為沒問題,但他怕魔花作祟,瞞過其感知。

  「走!」他拎著斬神旗,沿原路回歸,要去現實世界,看他是否消散,並且準備用特殊手段驗證一下。

  途中,斬神旗慢慢恢復,焦糊慢慢退盡,又恢復過來了,無愧是和御道旗有關的神秘器物。

  很快,王煊回歸現世,睜開眼睛,並且持至寶,拎旗子,全副武裝。

  他頓時樂了,陳永傑和劉懷安也就罷了,被燒的通體發黑,有熟肉的氣味兒。連後方較遠處的趙清菡和吳茵也都煙燻火燎似的,潔白面孔烏黑。而馬超凡和小狐仙更是在那裡嚷著,要熟了。

  「我師傅說,挨著你修行,能有好處,那種紅霧吸收一絲絲都可以錘鍊肉身和精神。」青木在更遠處開口,周身都黑了,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

  以他的境界,根本沒法接觸紅霧,但還是被紅色物質的餘熱,雷霆的餘光,給烤的全身不正常。

  看到王煊在笑,趙清菡嗔怒,捶了他一拳,又在他腰眼上擰了一把,她找過鏡子了,自己都覺得無法直視,這模樣和美人沒什麼關係了。

  吳茵也受不了他那種目光,轉身就跑了,去沖洗和換衣服。

  「誒,你這是抓個什麼東西回來,修行路上還有獵物,還帶打包的,這是留著烤熟了吃嗎?」陳永傑一眼看到斬神旗中的生物。

  「老陳,你想吃王教祖?!」那個生物叫道。

  王煊意識到,這不是什麼幻覺,並非魔花作祟,又以精神天眼看了一遍,最後更是催動至寶,以至高紋絡覆蓋它,煉化其神,看其本質。

  其他人都大吃一驚,站在近前觀察,這也是王煊?

  「沒事兒,這屬於我的精神糟粕,我給他熔煉下,再萃取出來一些精華,廢物利用。」王煊說道。

  「你才是精神糟粕,我是真性情,沒有了我,你的心靈是缺失的,是蒼白的,是不健全的,是殘次品。」那個生物開口。

  「它的意思是說你,缺了一部分心。」趙清菡擦去臉上的焦黑,在那裡說道。

  那個生物點頭:「沒錯,還記得密地中我們相擁在一起共患難、橫渡夜月的美好時光嗎,這缺心的人估計都忘了。」

  趙清菡剛擦乾淨的臉,頓時微紅,快速讓自己淡定,道:「在密地和我在一起的人是你?」

  王煊道:「別聽他瞎說,他只是我的一部分情緒,現在我會煉化掉他,選擇性吸收。」

  「我是真性情,不可或缺!」那個生物叫道。

  「真的嗎,那王煊你趕緊將他吸收了吧!」吳茵回來了。

  「大吳,你說得對極了,有容乃大!」那個生物猛力點頭。

  吳茵想點頭,但總覺得不對味兒,像極了早期初見王煊時,將她氣了個夠嗆時的情景再現。

  砰的一聲,她一拳砸在這個生物的頭上,不想和他說話了。

  「你怎麼處理它?」陳永傑問道。

  「煉化掉,能留下必然是精粹,全部吸收!」王煊說道,然後就用養生爐煉它,像是在煅燒兵器,熬鍊金丹。

  這個生物一通鬼叫,最後化作精神之光,被王煊給吸收了,似乎沒有少多少,它確實不是所謂的精神雜質。

  然後,他露出異色,實力有所提升,幅度還不小!

  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這樣也能增長道行!

  「時間緊迫,我要繼續去修行了!」王煊說完,轉身就走,這次目的很明確,徑直趕向隕石通道。

  他駕馭至寶而行,比斬神旗更快,這裡不缺少超物質,足夠供應它復甦,最終超越魔花所在的位置,一路向上猛衝。

  那株植物似乎知道完整至寶的厲害,所以這兩次都沒有作亂,很本分,也很安靜,任他通過。

  在這通道中,像是感受不到歲月的流逝,很枯燥,也很單調,王煊感覺飛行了很多年,一直在向上,早已超過原先的紀錄,來到了未知之地。

  通道前方,越發的開闊,像是紅色的汪洋起伏,沒有至寶的話,活著的生物來到這裡必死無疑。

  即便躲在養生爐中,王煊也覺察到了異常,爐體內都漸漸有灼熱感了,而爐子外壁,居然已經通紅!

  養生爐內部,規則漣漪蕩漾,繁複的紋絡交織,庇護了他,不然的話,他早成為精神灰燼。

  「沒有盡頭嗎,我不信邪了!」王煊不肯停下,依舊向上沖,以精神天眼確認方向,不偏離航道。

  現在他入目所見,或許已經不算是純粹的隕石通道,而是紅色物質的汪洋,伴著火光,伴著紅色雷霆,極其可怕,一眼望不到盡頭。

  「或許,我已經衝出隕石通道,所以,才見到這片汪洋?」

  在這麼「多年」中,他沒有浪費時光,始終在交替運轉幾部奇異經文,想讓自身全面蛻變。

  「這裡有部分……真實物質顆粒,確實不同了!」王煊看到,紅色的煙霞汪洋中,有些顆粒,大概率是全面真實的東西!

  他依舊不駐足,持續向上,到了後來,他看到了部分銀色顆粒,很柔和,有濃郁的生機,也有紫色的顆粒,高貴而祥和,讓人想親近。

  不過,到了這片區域,也有更多紅色的塊狀物了,極度危險,燒的養生爐滾燙,發紅,如同一顆紅色天日在上升!

  終於,有一天,王煊覺得在至寶中呆著都有些受不了了,周身要被撕裂,劇痛,有神秘能量侵蝕,在至寶交織的規則紋絡中蔓延,讓他疼的難以忍受。

  「在部分真實的火光和雷光中沉浮,焚燒養生爐,這相當於是在煉丹嗎?」王煊覺得,這爐子似乎來對了地方,但是他自身卻來錯了地方。

  不過,仔細想一想,如果熬下來,這也是一次難得的修行之旅,別人渴求還得不到呢,誰能走到這裡?

  「拼了,我就當自己是爐中的金丹,在這裡煉神,養身,運轉那幾部特殊的經文!」

  一年,兩年……數十年!

  王煊停在這裡,養生爐隨著紅色煙霞汪洋起伏,並沒有再向上去,他日復一日在爐中運轉幾部經文。

  前所未有,他從未在縹緲之地停留過這麼長的時間,一切都是為了修行,提升自我,他要踏足到全新的高度。

  終於,一聲蟬鳴,接著,連叫了十三聲,爐中的王煊化成一隻黃金蟬,璀璨無比,背部裂開了,有一隻帶著混沌漣漪、朦朧的新蟬掙脫出來。

  蟬鳴響徹虛無之地,震動最下方的隕石通道,有巨大的石塊滾落,而紅色的煙霞汪洋更是有了波瀾。

  直到最後,那個新蟬又化成了他自己!

  王煊甦醒,自語道:「我練成了金蟬功,這是立足在十三段領域中了嗎?」他覺得自身無比強大,確實又提升了一大截!

  「我適應了這片區域的爐溫,再向上!」他駕馭至寶,又一次開始向著煙霞海的盡頭而去。

  至寶通紅,發出刺目的霞光,內部紋理交織,王煊盤坐,在他身邊,有一層精神蟬蛻,他確實蛻變了。

  當他又一次感覺劇痛難忍,實在受不了後,停了下來,道:「接下來該是螻蟻望龍篇大圓滿後升華了,看看它的蛻變效果,我會有怎樣的變化!」

  2021年最後一天了,求下最後的月票,感謝。

  感謝:我欲成神天下知,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