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至寶養生爐之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飛船超凡動力室,一片焦黑,紅色物質瀰漫,連陳永傑和劉懷安都受不了,躲出去了,隔著很遠打坐修行。

  趙清菡、吳茵、青木自然還在他們的後面。

  機械小熊不信邪,結果熔化掉了,化成一攤水跡,爬了回來,艱難重組,後怕不已。

  超凡動力系統不斷轟鳴,數次發出尖銳的警報聲,這種紅色的超物質連它都很難吸收,大多都排出去了,屬於非常規能源。

  在王煊的近前,留下一層「蟬蛻」,金色的人皮很奇異,脫落後較為完整,是從脊背裂開的,肉身無意識的掙動,脫離出來。

  「身材不錯呀!」小狐仙偏著頭,看著王煊,在那裡點評。

  「你不嫌辣眼睛,還好意思看?」吳茵輕輕拉了拉它的耳朵。

  「口是心非的大茵茵,你不也在看嗎?」小狐仙撇嘴,然後又看向趙清菡,道:「趙趙,你還在看!」

  「我看得是燒黑了的他,不是蟬蛻的他。。」趙清菡糾正,在前方,王煊又冒煙了,被紅色物質包圍,剎那……黑了。

  吳茵則使勁揉小狐仙的頭,道:「我哪裡看了,我是看那裡起火了,怕他自焚,飛船出事兒怎麼辦?」

  時間不是很久,他們發現,王煊身上又有了變化,皮膚出現斑紋,而後震顫,似有鱗片要長出。

  「又要脫皮了,他這是練什麼經文呢?」青木看不下去了,怎麼一日兩脫皮,看起來一次比一次邪性。

  他眼睛都直了,剛才也就罷了,怎麼現在都要長鱗片了,再過片刻會不會長出羽毛?

  「他應該正在練螻蟻望龍篇,到了關鍵時刻,真長出龍鱗來了!」劉懷安開口。

  這種奇功,一般人脫層老皮,換一次血就差不多了,王煊真是在化龍?似乎他體內的變化更大。

  那種心跳聲,咚咚咚,非常有力,像是在擂鼓,偶爾更像是沉悶的雷鳴,這得是多麼強勁的力量?

  「他不會真的要變成一頭龍吧?」吳茵遲疑著問道。

  「至高的蛻變,自然會返本還源,回歸他原本的樣子。」陳永傑開口。

  虛無之地,隕石通道上方,那片浩瀚的紅色煙霞海中,養生爐沉浮,被燒的通紅,像是紅日初升。

  王煊寂靜,他的元神體表長出龍鱗了,密密麻麻,他凝視虛空中的大道巨龍,在向它轉變,由螻蟻而始,化作巨龍。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開始脫皮,龍鱗鏗鏘,片片墜落,如金石墜地,砸在爐中,他重回為人形元神。

  「又練成了一部奇功,我的道行再次增長,我究竟在什麼層次,這是真正的十三段嗎?」他露出疑惑之色。

  他的承受力變強了,再次催動至寶上升,開始進一步的修行。

  接下來,他一路練《化蝶法》、《天蛇化龍篇》、《不死鳥涅槃經》,元神持續發生變化。

  有些法是相近的,有共通之處,可以彼此彌補,到了後來,王煊先後共練成四部奇功,感受到自身要發生驚人的變化。

  他的元神像是在質變,在精神體最深處,像是在吸收整個元神的精粹,要濃縮為核心印記。

  起初可以看到,那是一個具體而微、極其渺小的王煊,到了後來,他不斷收縮,化成模糊的印記,幾乎不可見了。

  但是,王煊自身卻可感知到,一身元神精粹全部流向那裡,元神整體仿佛在塌陷。

  與此同時,外界,王煊的肉身也在持續變化,一身的生機,濃郁的血精等,被提取出最精華的部分,濃縮向身體未知處。

  「他的肉身怎麼了,仿佛失去了生機,要崩潰了,練功……出了問題?」趙清菡頓時很擔憂。

  不過很快,銀色物質瀰漫,王煊的身體又恢復了生機,和不久前一樣了,沒有什麼區別。

  然而,內里卻是不同的,最精華的生命印記和血精等,濃縮向未知的一點,無法被外人察覺。

  虛無之地,他的元神也如此,原本所有精華都沒入了核心印記中,一個發光的小人盤坐在那裡,外部元神都暗淡了,正在腐朽。

  可是最後養生爐轟鳴,汲取外部之力,補充元神,滋養那暗淡的區域,令他又有了生機。

  「很古怪,我的元神精粹集中向一點,這是質變,留下腐朽的部分,要在灰燼上新生,可是最後關頭,養生爐卻沒有放棄灰燼,又給予了他力量,滋養他復甦?」王煊吃驚。

  他很清楚,外部元神本應脫落才對,但並沒有那樣!

  事實上,他外部的肉身也是如此,原本所有生機都集中向體內了,外部要焚燒,由內而物外,新生出自己,但外部又「活了」。

  「這是養生爐的逆天之處嗎?養身,養神,養生!」

  元神核心是一個燦爛的小人,外界無法感知,無法察覺,元神之力濃郁的無以倫比,可是,最終他並未蛻變而出,蟄伏在那裡。

  「這是什麼狀況,為何沒有一氣呵成,沒有出來?難道是因為外部復甦,亦或是被養生爐干擾了?」

  他狐疑,但覺得這不是壞事,這等於是雙重元神之力,當然內部的更精華,更強大,等待涅槃出來!

  其肉身也是如此,濃郁的生機蟄伏血肉深處,等待涅槃。

  六篇奇異經文,他在這裡練成四篇,感覺堅持不住了,精神思感始終處在這種極致的活躍狀態,盜取時光過久,他該出去了。

  「嗯,這些文字,它們復活了,在和我共鳴,我能讀懂了!」他驚疑,而後無比的喜悅。

  在這養生爐內部,有密密麻麻的文字,第一次得到寶爐時就察覺了,他記載心中,但是那種鬼畫符一個字都不認識。

  因為,這是屬於逝去的超級文明留下在的經篇,這種文字早就失傳了。

  但今天,養生爐有規則交織,有大道漣漪泛出,這些文字有了生命,能與精神互感。

  「這是一篇,養藥、養器、養神、養身的法門,重在一個養字!」他大致知道了這篇經文的方向。

  但是,其經義很深奧,需要長年累月的去揣摩,去研究,這是可以提升一個人潛質的至高絕篇!

  「妙啊,難怪養生爐能提升各種大藥的品階,原來其根基理論就是如此!」王煊雙眼發光。

  他現在的天賦讓老張和冥血教祖都讚嘆,用陳永傑等人的話來說,那就是在神話最輝煌時代,都屬於特例!

  如果再練這篇經文,配合養生爐一起用,或許還能提升!

  「這是至寶中的精華器物,我很喜歡!」王煊覺得驚喜,到現在他進一步解析出養生爐的用處。

  王煊回歸,精神和肉身合一,睜開了眼睛,起身的剎那,趙清菡和吳茵頓時轉身就離去。

  「辣眼睛!」小狐仙瞥了他一眼,扭著小蠻腰,邁著貓步,也走開了。

  「去洗洗睡吧。」青木說道,提醒王煊,你現在赤條條,全身黑乎乎,衣物都燒沒了!

  王煊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附近,地面上都是皮,全是他脫落的,練成四種經文,蛻變了四次。

  他被紅色物種侵蝕,現在他的抗性越來越強,有些許免疫了,他在思忖,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十三段強者?

  他覺得自己的力量似乎達到了,但是有些變化還不夠徹底,單以實力來論,他應該足夠了!

  王煊去沖洗,很快,焦黑盡去,散發著道韻,有飄渺出塵氣質的身體修長強健,髮絲根根晶瑩。

  他換上一身潔白的衣服走了出來,精神煥發,渾身都充滿朝氣,再也不是被燒的冒煙、黑不溜秋的樣子了。

  「養眼多了!」小狐仙點評,又看向旁邊,道:「是吧趙趙,對吧大吳?」

  兩女一個揉它的頭,一個揪它的耳朵。

  「我呢?」馬超凡問道,揚著頭,一副期待的樣子。

  「看見你,我就想起馬屁精三個字!」小狐仙毫不客氣。

  馬超凡氣憤,真想給它一蹄子,但是,最後還是耷拉著腦袋,慫了,忍了。

  「舔……馬!」機械小熊撇嘴。

  「狗熊,你給我過來!」馬超凡找它麻煩去了。

  「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們說。」王煊開口,看向趙清菡和吳茵。

  關於新星,關於他們趙家和吳家早已離開、進入深空的事,他一直沒有告訴兩人,怕擾了她們的心情,現在踏上歸途,不可能總是瞞著了。

  「你閉關時,青木告訴我們了。」趙清菡開口,輕語道:「我倒是不擔心他們,超凡沒落,艦群遠航,在這個時代,這樣的火力即便是打中絕世強者的肉身,都能擊潰。」

  「他們去了平凡的星球,沒有神話,沒有超凡,應該很安全。」吳茵說道,她家的長輩早有準備,很多年前就探索到了宜居的行星。

  三人坐在的茶室中,閒聊新星的事。

  「神話要落幕了,未來你有什麼打算,來新星定居嗎?」趙清菡問他。

  「我有些敵人,有至強者,甚至有超絕世,就要進入現世了,肯定會有激烈的衝突,未來我當然希望悠閒的在都市中生活,只希望那些人不要發瘋,或者,近期我解決掉他們所有人!」

  關於未來,他自然有憧憬,但眼下問題多多,惡龍嚴重威脅到了他,完全是你死我活的狀態。

  至於結婚生子,那肯定要等他擊斃惡龍,在神話退潮後再去考慮,算一算時間,並不久遠,只有兩個多月了。

  兩天後,王煊緩過來了,精神思感不再疲憊,他馬上又投入到修行中,嘗試進入內景地,那裡效率更高一些。

  他滿身汗水,耗時三日,終於觸發神感,帶著眾人進去了。

  這一次,王煊帶著養生爐進入內景地,元神盤坐爐中修行。

  在這裡他練成了《不死鳥涅槃法》、《羽化返源經》。他敏感的覺察到,內景地有變,在腐朽嗎?最深處,內景界壁竟有裂痕了!

  「不對,我感應到了新的內景地,在收縮,在想我的體內和精神中凝聚,一粒光點,類似於一沙一世界,這和血肉以及精神核心深處的精華印記相仿嗎?內景地也在等待涅槃。」

  王煊震驚了,連內景地都要蛻變嗎?有核心種子空間在濃縮,積聚一點,向他的形神靠攏!

  這是他練的奇異經文過多所致,還是養生爐導致的?他真的要全方位的提升嗎?從未聽說內景地也會如此!

  「從精神到肉身,再到內景地,為什麼都是蓬勃的生命力在蟄伏,等待涅槃,而不是馬上啟動?」他思量,只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很強,但究竟高到什麼程度,有些說不好。

  「前方的蟲洞有人守著!」青木預警。

  那是一艘龐大的戰艦,蟄伏在陰影中,像是恐怖而猙獰的巨大怪獸,待人而噬!

  王煊睜開精神天眼,向前眺望,那艘漆黑的巨型飛船中,有幾道光很亮,那是至強者的元神,肉身遮蔽不住那種精神體!

  他心頭劇跳,在這個地方居然有這個層面的強者出現,回歸的道路果然不太平。

  「嗯,那是……惡龍的氣息!不是很明顯,但絲絲縷縷,若隱若無,他也來了嗎?」瞬間,王煊高度戒備,惡龍齊天是他當下最忌憚和最強大的敵人。

  在這個特殊的時代,惡龍嚴重威脅到了他的生命,哪怕神話即將熄滅,此人也對他充滿惡意,非要狩獵他。

  「如果能夠擊斃惡龍,我就可以長出一口氣了。」王煊調整自身狀態,對方在惦記他,而他也想在此獵龍!

  2022年了,好快,祝大家新年快樂,全年好運!月初,也求下保底月票支持,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