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現世中誰可制衡(新年快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冰冷而漆黑的巨型艦船,比王煊這們這艘不知道龐大多少倍,躲在陰影中,守著必經的蟲洞。

  「來者不善嗎?那就幹掉,摁死,打成宇宙垃圾碎片!」機械小熊磨牙,然後,它就付諸行動了,在平靜的飛創中,集結所有力量。。。

  這讓幾人眼暈,這不是第一次了,看著萌萌的機械小熊,每逢大事必主動,每次都是它先下手為強。

  青木一把拉住它,道:「熊弟,你看到我們雙方的差距了嗎,噸位差遠了,不是一個數量級的,人家的能量護盾能防住,你轟它上百次,都打不穿!」

  「怕什麼,我這不是一般的飛船,來自另外一片宇宙的飛船殘骸改裝而成,小型只是表象,真要決戰,火力超猛!」機械小熊不服,就要開干。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傢伙有點像平頭哥,不管能否打過,先衝上去再說,打就是了!

  「你們已經被俘虜,立刻解除武裝,坐上逃生艙過來,不然,立刻開火,擊碎你等!」

  黑色的艦船像是一座鋼鐵城市,發出信號,讓王煊他們不要有任何危險舉動,否則立刻毀滅。

  「大家都過來!」王煊取出至寶養生爐,促動起來,使之迅速放大,讓所有人都進去,準備衝擊那艘巨艦。

  只有機械小熊不信邪,死活不進去,準備和巨型飛船死磕,道:「土龜,竟敢威脅熊,我恁死你!」

  王煊不管它了,反正它是活性金屬生命體,不容易死去,破爛成數百快,都能熔化重組在一起。

  「都說他渡劫失敗了,可是,不怎麼穩妥,畢竟他連殺幾位至強神明,這種危險人物還是一炮解決為妙。」

  巨型艦船中,一個穿著烏金甲冑的神明開口,黑髮黑瞳,很是英武,身在逍遙遊二段,實力極強,屬於至強者在現世的分身。

  「是否太謹慎了,他突破被阻,不過是個失敗者,值得這樣忌憚嗎?」另一人開口,金髮如瀑,身材高大,身披黃金甲冑,拄著一口巨劍,這是一名至強不朽者的分身。

  「有些可悲,我們是什麼身份,他又是是誰,一個現實世界的青年,卻讓我們三位至強神明這樣對待,說出去的話,像天方夜譚,會被人當做笑話!」一個女子開口,火紅的甲冑,以火龍的鱗片煉製,包裹在身上,突出她的曲線美,面孔白皙,美麗但卻冰冷。

  「形勢比人強,他確實很特殊,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要我說,直接用戰艦打死算了,永絕後患。」穿著黑色的甲冑的神明開口,黑瞳深邃,比較傾向於快速抹殺。

  「既然接了委託任務,報酬豐厚,還是給僱主一個滿意的交代吧,反正又不用我們出力,困他於內景法陣中,等待齊天登門收割。」金色男子開口,冷漠而自負,他是一個很古老的不朽者,原本想親自下場的,但克制了,怕有什麼意外。

  但他心中也有些不舒服,一個人間的青年竟然弒神了,傳回大結界後,讓他一直想找機會出手,幹掉這個所謂現世奇才。

  「齊天,奪得了羽化幡,這樣的人物還是要交好的,未來我們或許還需要他手中的至寶庇護,熬過超凡寒冬。」女子說道。

  她又補充,道:「但我還是有點不甘心,要為我的好友元蕾討筆債,身為至強神明,卻成為他屠神光環下的墊腳石,先將他的飛船打殘,留下半死不活的破爛身體就行。」

  瞬間,這艘龐大的艦船,有冰冷的武器設備鎖定了那艘銀白色的小型飛船,先打爆半截再說。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瘋狂的機械熊比他們還強勢,開啟最強火力,已經搶先下手。

  咚!

  刺目的光束,划過浩瀚的黑暗宇宙,直接打中龐大的艦船,哪怕有能量護盾保護,還是讓船體劇烈顫抖,屏幕亂顫,有些設備更是有電火花出現。

  「怎麼可能,那是瘮靈的飛船,屬於另一片宇宙?!」三位神明心驚了,對於瘮靈的科技武器,那是非常忌憚的。

  他們自然也命人在第一時間開火,要打爆小型飛船。

  「也不看看我是誰,威震宇宙的熊大人發火了,你們還想吃掉的我船,我先廢了你們!」機械熊發威,不斷開火。

  「熊哥,你牛!」馬超凡從至寶養生爐中探出頭來,在那裡被的驚的不輕。

  喀嚓!

  銀白色小型飛船被打殘,左前艙爆開,解體出去,但是機械小熊無懼,猛烈開火,要和對方死戰到底。

  那艘龐大的艦船到了後來,護盾竟被擊穿了,有猛烈的光束打中船身,讓那裡發生大爆炸。

  巨船上的那些船員震驚而又惶恐,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雙方的艦船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他們足以碾壓對方才對,就是停在這裡讓對方打,也難以突破防禦罩,結果卻是兩敗俱傷。

  王煊出擊,身在至寶養生爐中,駕馭著它,沒入對方的破爛的船體中,並且告訴機械小熊,差不多了,別打在他身上。

  王煊元神出竅,收起養生爐,出現在鋼鐵叢林中。

  三位至強者臉色陰沉的出現,原以為會虐菜,以龐大戰艦碾碎對方,結果自己也被打殘,非常丟人。

  那個女子開口:「王煊,你很猖狂啊,在不朽之地連殺四大神明,勇氣非凡,可是你想過沒有?諸神馬上就入世了,你殺他們在人間的化身,最終會有什麼下場?!」

  她黑色髮絲飄舞,一身火紅的龍鱗甲冑發光,雖然是敵對立場,但她的英姿颯爽,冷冽氣質,還是給人印象深刻。

  「笑話,戰場上,他們都要殺我了,我還管她是神是豬,就如同你們一樣,攔我去路,要對我動手,我管你是不朽者,還是什麼豺狼猛獸,打死就是了!」王煊相當的強勢,一點也不怵,就這麼針鋒相對。

  「那你等死吧!」那個黑髮黑瞳的男子開口,周身烏金甲冑發光,他沒有動手的意思,反倒是向後退去。

  滿頭金髮的高大男子說道:「我就喜歡看你這種後世奇才一臉傲氣,覺得自己可以懟天懟地懟神明的樣子,一會兒被人收拾了,伏在別人腳下的可憐狀態,我更樂意見到,前後對比才有感覺。」

  他向後退去,並未動手。

  「行了,你就安靜的等死吧,你的對手不是我們!」女子開口,臉色冷淡。

  這一刻,王煊覺察到異常,在他周圍,一簇簇火堆亮起,那是規則的餘韻,是殘留秩序的交織。

  破爛的飛船殘骸間,六個奇異的內景異寶,綻放光明,彼此交織神秘符文,勾連在一起,組成恐怖的法陣,將他困住了。

  這些內景異寶比不上特殊的內景地,但是,其主人當年也絕對不簡單,遠超平日所見的內景空間。

  「惡龍的氣息,齊天的寶物,他要來了嗎?」王煊輕語,又道:「看來,他平日也在收集各種內景地,不知殺了多少英才,這六個內景地的主人當年很強,天賦超絕。可惜,被害了。」

  他仔細感應,這片法陣連接在一起後確實很強,至強者被困住後都出不去,即便是他想破開,也要花費很大代價,耗去大量的時間。

  但是,他手中有至寶,倒也不慌,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敢這麼直接殺過來,不在意對方的常規手段。

  「哦,你知道是誰要來?預感到你自身的下場了吧?會很悽慘。」那個女子說道,第一時間和外界取得聯繫,告知遙遠星空中的惡龍,找到人了,他可以過來了。

  王煊平靜地開口:「齊天,借屍還魂的人,很強,也很歹毒,但是,你們又怎麼知道我殺不了他?」

  「簡直是笑話!」身穿黑色甲冑的男子嗤笑。

  「你拿什麼和他爭鬥?那是一位超絕世,當年就擁有特殊的內景地,在仙道之地,冠絕一個時代。現在他復甦再現,其主身更是在仙界奪得羽化幡,試問天下,誰與爭鋒?你這種小角色也就是在人間蹦躂下罷了,遇上他會被一腳踏死!」

  「不管你渡劫是真的失敗了,還是裝的,在一個超絕世面前,什麼都不是,等著被抹殺吧!」

  王煊心境平和,聽著他們的話語,沒有任何波瀾,因為,他眼中的對手只剩下了齊天,在想怎麼才能獵龍。

  至於這幾人?倒也不能留,還是殺了吧。

  王煊看著他們,道:「你們三個很礙眼,萬一影響我和他決戰,也是個問題,說不定關鍵時刻會壞我好事,還是……宰掉吧!」

  他祭出養生爐,恐怖氣息鋪天蓋地,像是一方天穹塌陷下來,撕開這片恐怖的仙道法陣,收走六個奇異的內景異寶,送進爐中。

  「你……」三人當場震驚了,那是傳說中的……至寶?一個凡人怎麼能擁有,而且就在現世中!

  他們頭皮發麻,心底冒寒氣,因為三人知道,對方必然要殺死他們滅口,見到這一幕,不可能留下他們。

  三人轉身就走,分別沖向不同的方向,現在還談什麼幫超絕世困住俘虜?自身性命都難保。

  原本,他們的所作所為,確實沒有什麼風險,六件內景異寶法陣足以困住現世任何一位強大的生靈。可是,養生爐出世,這是變數,不在他們的計劃和料想中。

  「走得了嗎?」王煊沒有追下去,沒有動用至寶,而是展現自身新練成的奇異經文,釋放真形奇景。

  一隻蟬帶著些許混沌氣出現,宛若是王煊自身,輕輕振翅,有殘餘的規則漣漪擴張,轟的一聲,擊中那個身材高大的金髮男子,讓他半截身子碎掉了,血濺星空。

  這是金蟬功練到最高境界的體現,有真形奇景浮現,可以用來殺敵!

  金蟬振翅,飛了出去,透明的薄翼比仙劍還鋒利,切割過宇宙虛空,噗的一聲,將那個女子的身體斬為兩段,讓她發出悽厲的慘叫聲,逃不了。

  金蟬鳴叫,其音像是在與道和鳴,有恐怖的波動洶湧了過去,呼的一聲,追上第三位神明,絞碎他半截身子,活捉了回來。

  三個神明一個都沒走了,全都血淋淋,殘破身體連帶著元神成為俘虜。

  「你……」三人心驚肉跳,即便是王煊渡劫成功,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手段才對,實在驚世駭俗,在現世中還有人可以制衡他嗎?

  新年快樂,月初求下月票啦。

  感謝:喜歡吃牛肉的厚厚、Debra丶夢想、枕葉聽秋,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