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超絕世斃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兩頭龍沖向一起,激鬥纏鬥,鱗片不斷脫落,血淋淋,彼此的每一次對抗都涉及到了現世允許的最高超凡之力。

  龍吟聲像是無形的規則,橫掃出去後,內景地最遠處的景物也化成塵埃,兩頭龍都有殘餘的秩序之力在輻射,它們殺到了外界。。。

  宇宙虛空中,那如同城市般龐大的飛船殘骸,那些鋼鐵叢林,在兩頭龍的俯衝下解體,迅速爆碎。

  「殺瘋了,那可是一座鋼鐵城市般的飛船,就這樣成為碎屑!」遙遠的深空中,機械小熊捕捉到模糊的畫面,一陣心驚。

  當個體的力量達到這個高度,它也發怵,絕不能允許這種生物接近飛船,遠程一炮解決所有問題。

  惡龍和巨龍最後都遍體鱗傷,龍角折斷了,鱗片掉落大半,各自的身子都近乎斷裂,血肉模糊。

  直到最後,它們又一次猛烈的撞在一起,規則餘韻震盪,兩條龍炸開,都崩散了,快速消失。

  內景地中,齊天依舊平靜,緩緩向前走去,左手銀色長劍揮落,劍光中映現晚霞,流動著落日餘暉,整片虛空近乎凝滯,天地都仿佛靜止了在這一刻,一劍光陰生滅。

  王煊身體微僵,原本要揮動出去的斬神旗,都剎那停頓了一下,整個人似乎被定住了。

  眼看著,齊天以劍光凝固這一切,其右手的金色長刀猛然對他的頭顱劈落下來,要將他斬為兩半。

  關鍵時刻,王煊元神之光沸騰,像是超脫了時空的束縛,斬出元神之劍,肉身也跟著動了,劍氣億萬縷,從毛孔噴薄而出。

  齊天暗嘆可惜,現世壓制的太厲害了,他左手斬出的時空劍,規則無法呈現,根本無法體現應有的意境。

  如果是在仙界,附近的萬物都將凝滯,短暫的寂靜,他可以從容的斬下對手的頭顱,劈開敵人的身體。

  大旗與刀劍碰撞,而後是千百次的對轟,彼此不斷施法,像是兩道閃電那麼迅猛,彼此糾纏在一起,殺伐不止。

  下一刻,兩人分開,彼此都見血了,王煊的肩頭中了一刀,深可見骨,並一片焦黑,被刀光帶動的落雷炸開部分血肉。

  換作一位至強神明的分身在這裡,也會屍骨無存,在那一刀之下,什麼都要解體,殘骸都留不下。

  齊天也血淋淋,羽衣炸開一部分,並且被斬神旗將內甲都絞碎了部分,手臂和胸口都有殷紅的血滲出。

  很少有人被斬神旗擊中後還能活下來,大多都會被誅殺元神。只能說齊天很強,他的刀劍同樣非凡,屬於兵器中的瑰寶。

  「這裡沒有觀戰者,沒有被大結界和仙界中的生靈捕捉到戰鬥畫面,不然憑藉這一戰,你就能名動天下,能讓我在現世受傷的人,自古以來也沒有幾個。」齊天開口。

  他說的是實情,在單挑中他從未怵過誰,哪怕在大幕中也是一樣,當年被殺,也是諸皇圍獵所致。

  他以凡人之軀開啟特殊內景地,進入仙界後,更是迅速崛起,橫掃大結界,縱橫仙界,難以遇到對手,他當年可謂如日中天,鎮壓一個時代。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被很多人忌憚,上古最後的幾百年,諸皇走出來了,跨域大追殺,最終將他擊斃。

  王煊表情平淡,道:「沒覺得榮幸,我挺討厭打打殺殺的,有這個時間,我還不如喝茶來的舒心,尤其是和你這種借屍還魂的人在一起,更不舒服。」

  然後,他就主動出擊了,在地面上斷裂的飛劍等,全部被他召喚而起,和他化成的劍輪共鳴,瘋狂向著惡龍斬去!

  這像是一片星河呼嘯而來,密密麻麻,劍光似大雨滂沱,天地間一片肅殺,到處都是劍芒,都是劍意,十三段的王煊發狂,殺傷力無以倫比。

  齊天的手中刀劍齊鳴,和王煊硬撼,沒有躲避,他就是那樣的自信,而且在向前猛衝,自身也在爆發光芒,有無盡的神禽和聖獸浮現,他像是開啟了一片秘界,全是異種,許多傳說中的生物具現出來,和他一起衝殺。

  龍吟鳳鳴,麒麟嘯,白虎爭霸星野間,金烏縱橫天地中,金翅大鵬展翅,遨遊域外……

  齊天的強大足以讓現世中的超凡者窒息,舉手投足,帶動著可以瞬殺神明的力量,帶動這麼多至強物種,足以碾壓一方。

  王煊以劍光橫掃。

  同時,他的元神發光,再現一種真形奇景,一隻蝴蝶翩翩飛舞,蝶翼一黑一白,看起來很怪異,但卻有陰陽二氣流淌,轟向所有洪荒異種。

  這是他所練的奇異經文——化蝶法,呈現出真形奇景。

  這片戰場頓時兵荒馬亂,劍光,各種聖獸和神禽,還有黑白二氣,紛紛出現,都是致命性的,有洪水滔天的聲音,有星河傾瀉的氣勢和光芒。

  兩人血淋淋,身體搖晃,都負傷了,皆被對方的手段擊穿過身體,彼此凝視後,又快速殺向一起。

  「一個後世人,竟讓我頗為狼狽,受傷不輕,你算是近古第一人,很久沒有人可以讓我流血了。」齊天冷靜而深沉地說道。

  他的殺氣化成了有形之質,連他的兩名追隨者都受不了,只能遠遠的躲避進黑暗的宇宙虛空中,無法在內景地立足。

  「以精神天地斬了你!」齊天不急不緩地說道,法隨言出,撬動了精神世界。

  在虛無間,精神層面的天地出現,灰濛濛的一片,向著王煊落去,不斷擠壓,要將他斬滅。

  「精神世界,我又不是沒有進入過,早在很久前,我就能觸及了,更遑論是現在。」王煊周圍,浮現各種奇景,對抗那撬動出來的精神天地。

  但他發現,齊天施展的這一秘法很可怕,整片精神世界像是從虛空中墜落下來,要將他擠爆。

  「瑤池,廣寒宮,不周山,三重精神世界,碾爆!」齊天冷淡地說道,越發從容,立足在那裡,號令三層精神世界,要借來無邊力量。

  王煊心頭劇跳,瑤池、廣寒宮、不周山,代表的是三個高等精神世界,在如今的現世中能也能顯照?

  他直接揮動大旗擊之,並且血氣滾滾,肉身發光,硬撼那三片朦朧的世界。

  羽化拳,心靈劍光、蟬鳴聲、大道巨龍、陰陽蝴蝶……他各種手段齊出,滿身是血,身體都要被壓斷了,終於轟破三層精神世界,擊潰它們。

  齊天倒退,口鼻間有血溢出,嘆了一口氣,道:「該死的現實世界,真有些不適應,各種至高妙法都無法盡情施展,如果是在仙界,這種手段……足以擠碎一顆又一顆行星。」

  「多謝為我演道,原來精神世界可以這麼撬動,受教了。」王煊不加掩飾的說道,因為,他知道,對方早看出了他的意圖。

  同時,他自身接連施展真形奇景,也是感觸頗多,他想到了石板經文,裡面有九大真形圖,都是人身,不同的姿勢而已,當初他只是用來共振,促進血肉和精神蛻變。

  但今天連續施展金蟬真形,大道巨龍和陰陽蝴蝶的真形,他對這個領域的理解一下子透徹了,九大真形圖不止是為了提升修為,更是戰鬥圖。

  「以人,以我自身為真形,試試看!」王煊直接就啟動了,當初,他已經練成兩幅圖,但是,主要是用來提升境界,現在終於明白了奧義,用來殺敵更佳。

  一時間,他的血肉中,不同部位色彩斑斕,秘力暴涌,不斷釋放超凡之能,元神更是如同小太陽般璀璨,形神皆妙,整體都變得至強。

  轟的一聲,第一幅真形圖一出,王煊力量和速度提升很恐怖的一大截,瞬移,到了齊天近前。

  兩人激烈碰撞,這一次,強大如惡龍都很被動,最後咳血了,極速倒退出很遠。

  「記載於那片神秘石板上的經文,號稱最難練的秘典,竟被你練成了部分?」他露出驚異之色。

  他所言非虛,石板經文,至今都沒有一人能全部練成,仙界中當年排位前幾的人都因為它而死過幾人。

  這篇經文實在太難練了,從無人可以貫通。

  「少廢話,來,讓你嘗嘗真形之妙,以你來試劍,幫我破開迷霧,演化石板經文上的秘密!」

  王煊雖然有傷,但是雙目卻很亮,精神頭十足,對那九大真形無比嚮往,初試水而已,就有了感覺。

  他施展出第二幅真形,全身共振,元神仿佛超脫了時空,蕩漾出點點漣漪,讓時空寂靜,讓齊天的元神也有些恍惚,剎那空白。

  但他終究是非常人,體內血氣從天靈蓋衝起,擋住那波漣漪,整個人像是在升華,全力對抗王煊的第二幅真形。

  在兩人間,無盡的光雨爆發,像是有人在羽化飛仙,兩人激烈地近身搏殺,元神之光四射,殺到白熱化。

  「第三幅真形圖,我雖然參悟過,但是練的還不夠純粹,可惜了。」王煊遺憾。

  他將惡龍的心口洞穿,將其右肩胛骨轟碎,並令他的脊柱骨發生骨折,可以說,相當的彪悍,讓惡龍受重創。

  不過他自己也不好受,胸骨塌陷,右手臂骨折,肩頭血肉炸開,有刀傷,滿身都是殷紅的血。

  兩人殺到這一步,可謂相當的慘烈,各自的元神都曾被撕裂過,有些暗淡了。

  王煊相當於不完全的十三段,還未渡劫,他此時雖然立足神話盡頭之外,但是對方是超絕世,在現世保住了逍遙遊三層的力量,同樣強大的離譜。

  能有這樣的戰績,若是傳到外界,足以引發巨大的轟動了,誰能夠和齊天戰到這一步,都足以舉世矚目。

  「太出乎我的預料了,你確實很強,這樣的深厚底蘊,正是我所需要的,彌補我曾經死過去一次、在身體和元神中留下的破綻和缺失的東西。這裡臨著蟲洞,隨時會有人路過,避免意外發生,先擒下你!」

  他平靜地開口,然後右手揚起,在手心那裡有光芒溢出,而後漸漸強盛,直至最後無比的璀璨,一桿長幡出現,朦朧而模糊。

  「羽化幡?」王煊吃驚,儘管對惡龍保持警惕,給予最危險的評估,但還是沒有想到,對方將大殺器送到現世來了。

  「不,這只是羽化幡的一道印記,擒拿你足夠了。」齊天在說話時就已經動手,沒有任何的耽擱。

  王煊一直沒有動用養生爐,想近距離接觸和解析惡龍,通過這具分身,了解他的手段與性情等,將來面對他的主身時,壓力才能會小一些。

  但現在沒法繼續了,他也只能動用至寶了。

  養生爐浮現,古樸而自然,雕刻滿神秘的紋理,在羽化幡的壓力下,它開始發光。

  起初,齊天還沒在意,揮動羽化幡去鎮壓王煊,可是他愕然發現,對方根本沒有被壓制,反而氣勢更盛了。

  「那是……」他當即變了顏色,轉身就走。

  然而,這是他的內景地,他一下子變得無比被動,原本是請君入甕,現在則成了甩不掉的大麻煩。

  他沒有停留,向外衝去,要舍了這內景地,反正有缺陷,不要也罷!

  可是,王煊駕馭的是真正的至寶,不是什麼印記,遠比他快,轟隆一聲,撕裂內景地,貫穿虛空,追上了他。

  齊天極力躲避,可又怎麼能夠避開?

  王煊進入爐中,對他追殺,野蠻衝撞,霎時間就到了近前,那所謂的羽化幡印記當場就炸開了。

  齊天大口吐血,用秘法替死了一次,他沖向那艘陳舊的飛船。然而,王煊比他更快,轟隆一聲,龐大的飛船被發光的至寶撕開,而後爆碎成齏粉。

  噗!

  齊天被追上,整個人雖然在掙扎,但是在熾盛的光芒中,終究是模糊了下去,化成血雨,元神燒成灰燼,就此斃命!

  雙倍期,求下保底月票。

  感謝:君陌兮、拜仁miasanmia,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