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誰在屠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蟲洞附近,只剩下鋼鐵碎屑,王煊靜靜佇立,就這樣擊殺了惡龍在現世的分身,他反思這一戰。

  「羽化幡還真邪性,誰拿到它似乎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即便這次只是一道印記,也有所體現。」

  他傷的很重,心口有一個血洞,前後透亮,此外脊椎骨都裂開了,換成一般人早癱瘓了,他幾乎被腰斬。

  在他眉心那裡,額骨更是碎掉一大塊,十分慘烈,再深入一些,他的大腦就會成為一團漿糊。

  他有意接觸齊天,和他生死搏殺,只是為了解析他。

  這一次,他收穫頗大,對惡龍的了解更深入了,知道他部分手段和性格,以後可以有針對性的布置。

  遠處,有兩道光影想要遁走,是齊天的兩位追隨者,這樣進入冰冷的宇宙深處,在這個時代,自然難以長存。

  「對不住了,我們是仇敵,尤其是你們看到了養生爐,我只能送你們上路了。」王煊沒有憐憫,儘管現在她們看起來很惶恐,他也不想就此放任兩人自生自滅,雙方處在敵對立場,他得滅口。

  養生爐發光,一片光雨衝擊了出去,映照出兩女蒼白的臉色,她們瞬間被抹殺,元神爆開,點滴不剩……

  他手中有至寶這件事,短期內絕對不能暴露,不然的話,大結界中的諸神,仙界中的列仙,將會像是鯊魚聞到血腥味兒般,蜂擁而來。那麼多至強者,還有無匹的超絕世,磨刀霍霍,他擋不住。

  任何一件至寶出世,都會引得超絕世出手,尤其是他,一個在現實世界中的後起之秀,並無深厚的背景,修行沒幾年,最容易成為狩獵目標。

  王煊收拾殘局,有至寶在手,處理起來很容易,爐口發光,吞天納地,將飛船殘渣,各種碎片等都收了進去。

  一口金色的長刀和一柄銀色的仙劍靜靜漂浮在遠處,被他一把抓到手中,在惡龍內景地毀掉時,這兩口兵器保存了下來。

  「最頂級的異寶!」他端詳著,愛不釋手,他缺少這類趁手的兵器。

  直到最後,他確信沒有留下點滴痕跡,別人想藉助某些殘留物追溯什麼,願望恐怕要落空。

  半日後,銀色飛船出現,青木、趙清菡等人駕馭飛船回來接應他了。

  「謝天謝地,你平安無事,這是屠龍了?」青木相當的震撼,他可是一步一步看著王煊成長起來的,當初就是他主動挖掘出來了王煊這個新人。

  趙清菡和吳茵看到他心口的血洞,趕緊走來,帶著醫療包,要幫他處理傷口。

  「沒事兒,不用包紮,我休息一會兒,運轉經文後效果會更好。」他表示這些不是問題。

  「簡直像是天方夜譚一般,一位超絕世的化身,在現世中被斬殺……」劉懷安老爺子開口,他覺得,對這個世界不理解了。

  他離開三十年,人間紅塵中竟出這樣一個青年怪物,讓他發懵,怎麼看怎麼覺得離譜。

  「習慣就好。」陳永傑開口,他也是這麼一路過來的,由當初的舊土第一人,淪為千年老二。

  起初,他還覺得跟著王煊一起突飛猛進就是了,可是現在,他發力狂追,都快看不到這個怪物的背影了。

  「特殊的內景地,我很期待,當神話徹底熄滅時,王煊是否還能保住超凡之身,依舊可以上路?」

  劉懷安說道,他確實滿懷希望,畢竟,現在別人的內景地都開始枯竭了,王煊的卻還沒有變化。

  「被殺的惡龍,他也有特殊內景地嗎?」趙清菡問道。

  王煊道:「他死過一次,內景地有缺陷,而且,這只是他的分身,這個人真身如果出現,那才是最可怕的。」

  機械小熊道:「不用過于謙遜,離開時,我在深空中捕捉到了部分畫面,看到了你和他分庭抗禮的戰鬥畫面。」

  「熊,造假吧。」王煊看向它。

  「啊?」機械小熊不解。

  「編輯一段模糊的影音,就說惡龍的分身被那對影子夫婦擊殺了,為了混淆,再多來一段備選,說他也可能是被方雨竹仙子打殺了。」

  「你這是蒙蔽世人,弄虛作假。」它一陣發呆。

  「是啊,避免惡龍的主身盯上我,拎著羽化幡走出仙界,還是給他找真正的超絕世對手吧。」王煊點頭,大方的承認,然後又道:「同時,給妖主、老張他們的那艘飛船傳訊,告訴他們的分身真實情況,避免惡龍萬一去找方仙子他們拼命,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這是多麼輝煌的戰績,就這樣給推掉了,可惜啊,這要是傳出去,全宇宙但凡有修行者的地方,恐怕都要沸騰。」馬超凡遺憾。

  王煊不在乎,道:「虛名而已,我想掙脫出漩渦,真心不想和他們殺個沒完沒了,只想等待超凡落幕,讓那些人死心為止。」

  「恐怕也只能瞞得了一時,超絕世,尤其是這個特殊的人,感知何其敏銳,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洞徹真相,到時候你可能會面臨一場大劫,甚至,大結界的諸神和仙界的列仙一起圍剿。」

  陳永傑說道,他一直和王煊在一起,早已經猜測到,那個爐子估計就是至寶養生爐,未來有可能會暴露。

  「走吧,我先送你們回去。」王煊說道,至於他自己,事後準備流浪星空中,暫時不露面了。

  ……

  兩日後,齊天自己感覺不對勁兒,自己的化身出事兒了,按照約定的時間在某片大幕前沒有聯繫到。

  他身邊的人立刻看到,他的臉色無比陰沉,手中的羽化幡撕裂了天穹,斬爆了三顆月亮中的一顆,他心情糟糕。

  到了他們這個層面,化身若是殞落,影響不算小,那是他的元神分化出去的一部分,將來原本是要合一的。

  很快,有消息傳出,惡龍的分身在現世中死去了,這直接引發巨大波瀾。

  最近幾日,齊天復活,奪得羽化幡,早已震撼諸神和列仙,在現世的超凡者中更是引起巨大的轟動。

  關於他的過往,關於他的輝煌,都被人挖掘了出來,曾經睥睨一個時代,被上古諸皇聯手才擊殺的人,怎能不成為焦點?

  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人間之身死了,這就敏感了,誰做的,誰能殺這個神話時代第二個開出特殊內景地的人?

  「有消息傳來,是那對影子夫婦做的,他們疑似是妖主的父母!」

  「我去,那個掌控雷霆的絕世方士,還有那個十二尾白狐?兩位超絕世出手,滅了齊天的分身,事情要鬧大啊!」

  這種消息在諸神中都颳起風暴,在列仙中都引發滔天波瀾,可想而知,傳到現世後是什麼樣子。

  各個超凡星球,無數的修士都在熱議!

  不過,又有一則消息傳出,擊殺齊天人間分身的人,也有可能是方雨竹。

  「超絕世方雨竹,親手毀掉上古諸皇時代的仙子,竟然是她嗎?那就沒什麼可多說的了,完全有可能。」

  「方仙子真是強大的需要讓人仰望,永遠的神!」連大結界的諸神最近都被打服了一大片,發出這樣的感慨聲。

  「除卻掌握人世劍那個瘋子和她不好比較,難以確定孰弱孰強,舍此之外,她大概率已經算是第一仙!」

  兩則傳聞引發巨大的風波,各地超凡者都在傳播,全在議論,可以感覺到齊天的名望多麼大。

  哪怕他死去很久了,一旦復活再現,依舊震動天下。

  「你們覺得,有沒有一種可能,擊殺齊天者另有其人?」也有人提出這種看法,畢竟齊天自己都沒有說,究極誰是「兇手」。

  「不太可能吧,除了妖主的父母,還有方雨竹外,在仙界中,還有誰能夠與齊天分庭抗禮?」

  「我雖然是超凡者,但也在結合科技路線,我看過那些模糊的影音,認為出現的時間節點過於刻意了。」

  ……

  王煊沒理會這些,在路上,他一直在養傷,穿越蟲洞,送幾人踏上歸途。

  三天後,他觸發神感,再次帶著眾人進入內景地。

  「不太對啊,你的內景地也有了一縷腐朽的氣息,這超凡真要絕滅了嗎?未來這是要看不到希望了!」老陳感知敏銳,第一時間發覺異常。

  「王煊,你身體是否不舒服?」趙清菡問道,她怕內景地預示了王煊的身體狀態。

  青木、吳茵、小狐仙也都望來,為他擔憂。

  他搖了搖頭,告訴他們沒事兒,他仔細觀察,認真感應,一個新生的內景地在濃縮,化作光點,微不可見,沒入他的血肉元神間。

  「在腐朽中等待新生,或許這一切都與大世環境契合,神話在熄滅,超凡在走向寒冬黑夜,我的內景地也開始凋零,亦在應景啊。」

  但他相信,哪怕這裡腐朽了,他還能涅槃,誕生出一種未知的內景地,前提是不要有任何變故發生。

  最終,王煊的身體恢復了,心口的血洞癒合,斷裂的脊椎重新生長好,都無恙了。並且他的道行又有所精進,全方位的提升了一些,他有種感覺,自身離渡劫不遠了。

  數日後,惡龍開始行動,他率眾趕向不朽之地,從仙界進入了諸神的大結界中,手持羽化幡。

  天下震動!

  他是要去復仇,還是去爭奪最後的至寶?

  「他去了不朽之地,確定了嗎?」王煊訝然。

  很快,他們得到確切的消息,羽化幡曾經在那裡發威,不會有假。

  王煊馬不停蹄,讓飛船加速,貫穿一個又一個蟲洞,橫渡宇宙,他趁此機會準備降落在舊土。

  「惡龍離開仙界了,我正好可以過去,將劍仙子接引出來!」

  原本短期內他都不準備輕舉妄動了,不宜冒險進入大幕後方,但現在沒什麼問題了,惡龍遠行了。

  超凡即將永寂,是時候將劍仙子的主身接引出來了。

  數日後,他們路過新星時並未停下腳步,借蟲洞再次上路,最後飛船悄無聲息地降落在舊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