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接引劍仙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銀白色飛船平安降落,去的時候是一艘小型飛船,回來的時候型號差不多,但是內里卻天翻地覆。

  這是以瘮靈遺落在這片宇宙深處的飛船殘骸改裝而成,以機械智能生物為管家,可以和超大型艦船放對廝殺。

  王煊有些出神,原本只想去密地走一遭,將趙女神和大吳接回來,沒有想到,最終橫渡一片又一片星系,脫離仙道宇宙範圍,跑到不朽之地去了。

  這種經歷,這樣的遠行,不知道此生還有沒有了,哪怕流浪在宇宙中避禍,他大概也不會跑那麼遠了。

  「師爺,歡迎您回家,看看舊土變化大嗎?」從飛船基地出來,青木作為嚮導,給他師爺進行各種介紹。

  至於他師傅陳永傑,最為激動,喃喃著:「只出去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不算太長,我就趕回來了。」

  下了飛船第一時間事,他就是和關琳報平安,告訴她異域征戰結束,他回來了。

  電話那邊頓時傳來哭泣聲,這段日子關琳怎能不擔心?但卻要控制自己的情緒,怕對胎兒不好。

  現在得悉陳永傑平安回來,降落在安城,再也忍受不住了,滿臉淚水,喜極而泣。

  「我師弟什麼時候出生?」青木湊過來,插了一嘴……

  「一邊呆著去,還得三個月呢!」陳永傑將他扒拉到一邊。

  「恭喜陳大宗師!」吳茵還是習慣這種稱呼,滿臉是笑。陳永傑夫婦五十多歲得子,著實算是萬生晚育了。

  趙清菡也送上祝福,並問是男孩還是女孩,是否準備好名字。

  「沒有提前去看是男是女,但名字早想好了,男的叫陳煊,女的叫陳萱。」陳永傑一擺手,很滿意地說道,也算是舊事重提。

  王煊立刻送上殺人般的目光,威脅他,真敢這麼起的話,以後一天找他切磋三次!

  小狐仙不解,道:「我怎麼聽著是一個名字?」

  「煊字好啊,我以前還想叫馬役煊呢。」馬超凡咕噥,然後就挨了一巴掌,引發路人側目,畢竟城市中出現一頭妖馬,想不讓人注意都不行。

  王煊以一個安全的手機號,聯繫他的父母,原本想委託陳永傑和青木關照的,但他自己回來了,自然要知道他們在哪,以及具體情況。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這種聲音傳來,讓他心頭一沉。

  陳永傑得悉後,第一時間讓人去查,結果那兩人給王煊早就留言了,說是出去旅遊轉一圈,可能會去新星,暫時就不要找他們了,跨星空電話費太貴。

  王煊出神,那兩人真在新星嗎?懸,他胡思亂想,猜測他們兩個會不會和那對影子夫婦一起跑不朽之地去了?

  這讓他眉毛直跳,有點坐不住了,但卻也沒有辦法。

  王煊陪趙清菡和吳茵進入安城,然後喊秦誠出來吃飯。

  「清菡,還有凌薇的閨蜜……吳茵,你們被老王從密地接回來了?」秦誠驚喜,但一句話,讓現場氣氛微妙。

  當然,他很快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立刻改口,抱怨道:「前段時間,我好不容易破關,踏足大宗師了,結果震啊震,一而再的震,我現在連宗師都不是了,氣死我了!」

  他是真的氣,好不容易體驗了一把大高手的風光,結果沒過多少天,就又給打回原形了。

  主要是因為他的根基太虛了,一身實力是被王煊帶著,生生拔高的,人為「催熟」上去,不是自己苦修所得。

  不然的話,換成陳永傑,哪怕七件至寶齊震,仙道至高規則壓落,將他打落到凡人,他也能保住大宗師的水準。

  因為,那是老陳真正苦修上去的,在無法修行的舊土,硬熬到那種境界,一點水分都沒有。

  從宇宙深處回來,體驗到那種廣袤無垠的深邃,還有冰冷的死寂,現在他們坐在高層餐廳,眺望整座城市的夜景,車水馬龍,燈火通明,紅塵滾滾,別有一番感受。

  「還是人間好啊!」王煊說道。

  「說的好像你成仙了似的。」秦誠撇嘴。

  「差不多吧,我們進入宇宙深處,經歷了很多事,嗯,神都在死,列仙都在消亡。」吳茵說道。

  一頓飯吃下來,秦誠得悉,趙清菡和吳茵現在是超凡者,頓時眼睛發直,人和人的差距怎麼這樣大?

  尤其是趙女神,和他是同學,秦誠很清楚,她是為了保持好身材才練舊術的,最後竟有了這種成就,讓他無言。

  「我真的很廢柴嗎?」他有點懷疑人生了。

  「確實有點廢。」趙清菡點頭,然後又笑了。

  「老王,你這次遠行,又開內景地了吧?不行,我得跟著你了,我就是不成超凡者,也要保住大宗師的體質,體力好,關乎後半生的幸福!」秦誠疑似在開車。

  「短期內恐怕不行,我有事要處理。」王煊搖頭,告訴他要出一趟遠門。

  「行吧,那你三個月後能回到舊土吧?我女朋友楊琳不是畢業有段時間了嗎,三個月後,大約在冬季,我們準備結婚。」秦誠告知。

  三個月後,老陳的孩子要出生,秦誠要結婚,讓王煊發怔,因為,三個月後,超凡也將徹底落幕,大結界和仙界都將熄滅,神話終結!

  「你選的這個日子……」王煊想說什麼,最後目光堅定,道:「行,無論我在哪裡,都會趕回來!」

  「聽你這意思,要去幹大事?危險嗎,悠著點,一點要保重自身!」秦誠嚴肅起來,然後,又轉移話題,不想過於沉重,道:「你什麼時候結婚?」

  說完,他還瞄向趙清菡和吳茵,看了又看。

  ……

  王煊時間很趕,吃飯過後就離開了,這次沒有開飛船,駕馭至寶而行,無聲的划過夜空,遮蔽天機,來到安城八百里外的荒山。

  他輕靈地落了下來,踩在山體上,看著蒿草,瓦礫,以及明朗的月光,心有感觸,根本沒有等到三年之約,一切就要提前落下大幕了。

  一年而已,超凡便崩壞了,他要接引劍仙子的主身從仙界回來。

  他以精神天眼掃視,這裡沒出什麼意外,那個小東西正在呼呼大睡呢,又……變小了。以前還十歲出頭呢,現在也就八歲左右了,滿臉蘋果肌,嬰兒肥,漂亮可愛的如同瓷娃娃。

  劍仙子很敏銳,被目光注視,頓時有感,長長的睫毛輕顫,倏地睜開了黑寶石般明亮的眼睛。

  她敏捷地坐了起來,很不滿,依舊如同以往般,有起床氣,很快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神色不善,很兇,道:「是不是又是你震的?讓我逆生長!」

  她雖然想體現的很兇,表達不滿,奈何,她是迷你版劍仙子,漂亮而精緻,那種兇巴巴只能突顯出活潑,跳脫,非說凶的話也是奶凶。

  不過,她被震的也沒那麼嚴重,最終還是保住了逍遙遊一層,因為,王煊給她留下一堆造化真晶,這是無限接近真實的超級物質。

  王煊滿臉是笑:「生氣容易變老,我這不是看你來了嗎,要將你的主身接回來,你馬上就要長大了!」

  「等會兒,你現在什麼修為,不要她為你尋找天髓、天藥了嗎?她破關成功,已經是絕世高手,一直在努力找藥呢。」

  「我大概十三段吧,嗯,不需要她找藥,我自己就有。」王煊說道。

  霎時間,劍仙子瞪大眼睛,鮮紅的小嘴張的溜圓,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十三段讓她這個天縱奇才都暈乎乎了。

  「你比當年的我……還厲害?」原本傲嬌的劍仙子,現在這種呆萌狀態,實在惹人想捏一把她的小臉。

  果然,她沒逃過王煊的魔手,這次又被捏了,氣得她哧哧發劍光,要和他決戰。

  主要是,王煊實在沒忍住,看著她那小模樣,確實想捏那張肉呼呼而美麗的小臉。

  「等著,我主身回來的話,要讓你明白漫天星斗為什麼那樣燦爛!」她氣鼓鼓,現在真的打不過王煊了。

  「趕緊聯繫你的主身吧,別等到最後,萬一哪天大幕突然熄滅,裡面的強者無論你修為多麼高深,都要瞬間寂滅,死去!」

  王煊神色鄭重地說道,這不是沒有可能,大結界遠比人們預估的腐朽時間來的還要早很多。

  早先,列仙中的絕世人物推測,還有三年時間可以去準備,結果一年就要走到終點了!

  劍仙子道:「我需要時間,最近和她約定,每七天聯繫一次,還差兩天才能感應到她。現在她應該離開廣寒宮了,去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碰運氣,想採摘先天葫蘆,混沌神藤等,如果沒有天髓等,就送你一件先天奇物。」

  王煊道:「我什麼都有,別讓她冒險了,我在這裡等兩天,你和她約定,就近出現,我去接引她。」

  他開始在這裡閉關,感悟自身的法,這次又進入飄渺之地了,闖進隕石通道上方的煙霞汪洋中。

  他明顯能感覺到,十三段在趨向於圓滿,但是,有一點讓他費解,無論是新元神,還是新生的肉身血精,以及新收縮的內景地,都沒有涅槃出來的跡象,蟄伏形神最深處,寂靜不動。

  這是什麼狀況?他有些不解,都快圓滿了,為什麼新的形神還沒有再生出來?

  兩日後,他甦醒,聽到劍仙子的呼喚,告訴他,可以了,她的主身從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回來了,正在大幕中等他。

  「好,你為我護法,我去接她!」王煊盤坐,精神來到命土,帶上了斬神旗和養生爐,收入元神深處,用以防身。

  隨著命土飄出去的迷霧,他睜開精神天眼,尋找它遠去的歸途,而後一步一步的跟著,臨近一片模糊之地。

  他頗有感慨,命土是神話起源之地,不是空話。在命土的下方,最深處也有迷霧飄蕩,那裡是有虛無之地,有隕石通道,接近真實的源頭。

  而在命土的上方,另一個方向,迷霧飄去的遠方,卻是連著仙界,大結界,命土所在地誕生超凡!

  他進入一個漩渦,而後消失了,出現在一片幽暗之地,看到了驛站,那裡掛著燈籠,他大步走向遠方。

  「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進仙界了,應該帶些土特產回去,比如真龍、金烏、大鵬、麒麟肉什麼的。當有一天,大結界熄滅,也證明,我曾來過仙界,家裡有存貨。」王煊笑著自語,沖淡了某些心緒,這片世界即將死去,著實給人以清冷淒涼感。

  並沒有什麼意外,他趕到最近的那座小鎮邊緣,發現劍仙子。

  她一身雪衣,背負仙劍,青絲如瀑,面孔美麗無暇,眸子澄澈,飄逸而空靈,安靜的站著,自成一片天地,讓附近的環境都化為了淨土。

  「給你!」她先開口了,聲音很好聽,遞過來一個葫蘆,還帶著碧綠髮光的葉片呢,葫蘆紫瑩瑩,竟繚繞著絲絲混沌氣。

  王煊吃驚,她還真在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採摘到先天奇物了?不,這是有混沌氣的瑰寶,這東西了不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