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近古第一人姜清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周山的的混沌仙藤結出的葫蘆,在仙界名氣太大了,自古以來沒有幾人能遇到,更遑論是擁有。

  那片高等精神世界出產奇物,但是,危險等級也高的可怕,那裡的無人區連絕世高手都不敢輕易涉足。

  劍仙子成功找到,並採摘回來一個紫皮葫蘆,流動混沌氣,這絕對是無價的好東西,比不少絕世異寶都要珍貴。

  「給!」見王煊出神,她再次伸手遞過來葫蘆,一個「給」字,簡單而純淨,她美麗的面孔上,沒有其他情緒。

  這是真正的仙子,無世俗氣,人非常純粹,有一顆向道的心,她冰肌玉骨,明淨不染人間煙火,像是超脫世外,又像是只能出現在畫卷中的人。

  王煊回過神來,道:「啊,不要了,我有各種奇物,這個葫蘆你採摘不易,冒了很大的風險,你自己留下用吧。」

  「你有些呆啊。」劍仙子看向他,這個年輕人和小東西和她溝通時說的性格不相符。

  王煊:「……」

  在他眼中,縮小版的的劍仙子很萌,成年的劍仙子傲嬌,是一個很純粹的修行者,甚至有些呆萌。

  結果,她反過來說他呆!

  劍仙子笑了起來,美麗的面龐,乾淨的笑容,澄澈的眼神,像是花樹堆雪般清新……

  「我不適合這類奇物煉製的寶物。」說到這裡,她側首,示意他看向其背負的仙劍,道:「喏,我只要這口仙劍就好。」

  然後,她就將採摘自不周山無人區的負有盛名的葫蘆塞在王煊手中。

  「好吧,我也有東西送你。」王煊說道,他來見劍仙子,也是有些準備的,將一口銀色長劍取出。

  這是從超絕世惡龍那裡繳獲的兵器,一口能夠短暫凝固時空的恐怖仙劍,原本的主人曾是絕世列仙中的佼佼者,來頭極大。

  他早已以至寶養生爐化去了別人留下的所有印記,這是無主之物了。

  「時光斬空劍?我很喜歡,可是太貴重了,我暫時沒什麼其他奇物再能送你了。」劍仙子說道。

  她知道,王煊似乎什麼都不缺,各類經文都有,小東西和她溝通時可是美滋滋,反過來送進大幕一堆經文,說都是王煊傳的。

  「客氣什麼,我各種兵器都有。」這次輪到他直接塞到劍仙子手中,有笑著問道:「你用刀嗎?還有一口金色長刀,品質極驚人,不弱於這口劍。」

  「不要長刀。」劍仙子搖頭,而後接過仙劍,很乾脆,並沒有什麼扭捏,道:「那我以後幫你多斬幾個大對頭。」

  看得出她很喜歡,抽出銀白仙劍,雪亮的劍身映照出她美麗無暇的面孔,露出笑顏,並開始煉化。

  她取出自己背負的那口仙劍,這是她養劍五百年,助她突破絕世的利器,早已化為絕世異寶。

  她在羽化大境界十一段領域駐足很久,壓制那麼多年,始終在養劍,就是為了一舉衝破桎梏,並且連破關卡。

  兩口劍放在一起,彼此吸引,而後交融,發出燦爛的仙光,劍仙子的那口劍居然在吸收時光斬空劍的規則紋理,至強奧義,要化為己用。

  「你這是……」王煊吃了一驚,它發現那口銀白仙劍暗淡了一些,縮短了一些,像是被汲取走了什麼。

  「養劍,我的這口劍最早時只是一口鐵劍,有些平凡,但是,被我以劍氣滋養,不斷融入各種奇物,它持續蛻變,後來它更是能夠直接從他其他兵器中汲取精華,彌補自身不足。」

  王煊深感驚訝,和她簡單的聊著,了解到了她很多過往。

  不遠處的小鎮,青石鋪路,河水穿鎮而過,人口不是很多,這個時期很多人都知道了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整個鎮子,整個世界,都顯得暮氣沉沉。

  吸收和融合赫赫有名的時光斬空劍,自然要花費一定的時間,仙界有至高規則交織最適宜,到了現世那就很難了。

  「正好,我準備在仙界走一走,看有沒有特產,購買一些回去。」王煊說道,他還真想走一走。

  這可是仙界啊,誰沒有一個成仙夢?可是,他們這代人生錯了時候,剛邁入超凡時,一起便要結束了。

  連仙界都要毀掉了,熄滅了,這在過去想都不敢想,連人間的神話傳說中都沒有這種說法,這個時代無疑是顛覆了認知。

  既然無法成仙了,不能長居此地,那就最後領略下它的大好河山,和無限美麗的風光。

  「好,我帶你走一走,去看看仙界,我其實也捨不得,畢竟在這裡生活了佷多年。」劍仙子說道。

  她將兩口仙劍貼著放在一起,抱劍而行,任自己的劍汲取規則紋理等,養劍已經在自動進行。

  有一個絕世高手在身邊,又有至寶在王煊的體內體內,兼且惡龍遠去,如果小心一些,現在的仙界對他來說危險不大。

  兩人一路遠去,沖霄而起,飛過無垠的大地,俯瞰壯闊的山河,領略仙界的無邊風光,這片錦繡山川確實讓人不舍它就這樣暗淡下去,最後整體死去。

  尤其是看到,各座城鎮中很多人雖然活著,但有些麻木了,王煊和劍仙子的心情都沉重起來,失去了再遊歷的心情。

  「近期,很多超凡者會被送出去,進入各個超凡星球,但終究還是有很多人會留下,仙界廣袤,很多片大幕,生靈無數……」

  劍仙子告知情況,各大教最近都有些動作,協商後進行分流,和各大超凡星球溝通後,要送出去一部分人。

  ……

  「清秋,你真的要嫁給最討厭的人嗎?你不是說……」

  「愛情不能救命,不能當飯吃,我要活著。現在離去的名額越來越少,高階修士還好說,可是我們不過在逍遙遊層面,連距離養生主都還遠,正常途徑不會帶走我們。」

  路途中,這樣的畫面,這樣讓人駐足的場景,不止一例,人生百態,在仙界即將腐朽時,各種故事都在上演。

  也有相依為命的姐弟,彼此謙讓,都想讓對方獲取那僅有的一個名額,自身留下。

  還有年邁蒼蒼的父母,跪在一些大教道場之外,只為子女求取一個活著離開的通行證。

  每到這時,劍仙子都會出面,和大教協商,讓他們多帶上幾人,但是,她能管一人,十人,百人,又能管的了千萬嗎?

  「有心卻無力啊。」王煊心情也不怎麼好,他想離去了,不忍目睹這一切。

  都說現世超凡崩塌,是最壞的時代到來,可是,相對大結界中這樣的生離死別,現實世界的人如同活在天堂。

  「生在現世,應該滿足了。看著別人的故事,那些悲傷,那些困苦,像是畫中的人世界,可是,都在真實發生啊。」

  ……

  「是你,最年輕的准絕世,姜清瑤!」在遊歷一片壯闊的瀑布群時,一口黑潭中衝出一個灰發人,一看就是妖族,妖氣衝天,撕裂了長空。

  王煊也是才知道劍仙子的名字,早先一直都沒有問過,自語道:「亭亭明玕照,洛洛清瑤流,名字好聽。」

  劍仙子姜清瑤瞪了他一眼,而後,看向那個持刀的高大男子,道:「你是妖祖的大弟子,叫什麼來的?」

  劍仙子,被稱為近古以來第一人,也號稱八百年來的最強後起劍仙,自然也有對頭,也有敵視者,眼前之人就是一個。

  這是妖祖的大弟子,號稱第一妖聖,最有希望成為絕世強者的人物之一,但是近古以來都說他不見得有後起之秀姜清瑤強。

  「既然巧遇了,那就切磋一番。」第一妖聖衝起,無盡瀑布群,所有水澤都倒著向天上流。

  漫天妖氣,震散了蒼穹上的雲朵,遮蔽了太陽,看得出他很好戰,而且實力非常強大,無限接近絕世層面了。

  可惜,他遇上的是劍仙子,以羽化十一段突破桎梏,站在絕世領域中,她輕輕一彈指,劍光如雨,頓時讓此人噗的一聲,滿身是血,身體和元神近乎瓦解,墜入深潭,再也不出來了。

  「要不要弄死,感覺像是蛟龍,肉質不錯吧?」王煊問道,正缺土特產呢。

  深潭下,妖聖頭皮發麻!

  劍仙子搖頭,道「算了,沒聽說他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大惡之事,留他一命吧,再說,那麼老了,肉質很柴,不好吃。」

  妖聖瑟瑟顫慄,而後又氣抖冷。

  兩人遠去。

  「你知道齊天的老巢嗎?去他的道場看看能有什麼收穫。」王煊不死心,覺得既然來了,怎麼也要從仇敵那裡薅些羊毛。

  「十分危險,他那種境界,超絕世層面,能夠追溯源頭,發現是誰做的。」劍仙子姜清瑤在那裡搖頭。

  「沒事兒,我這有好東西。」王煊取出兩件甲冑,取材講究,有虛無之地的魔花的根須,也有造化真晶等,上一次他來仙界殺鄭元天,挖走恆均的第一仙茶樹,就是穿了這種甲衣。

  不過那件毀掉了,這是重新煉製的,這次再來,他可謂準備充足。王煊詳細解釋後,劍仙子是行動派,道:「走!」

  她清麗脫俗,空明出塵,但是做起事來卻不含糊,帶著王煊,比翼齊飛,直接前往齊天如今的洞府。

  再次復活後,齊天底氣十足,根本無懼任何人的挑戰,再加上有至寶在手,他無所畏懼,其洞府不再遮遮掩掩。

  半日後,劍仙子和王煊匿名,遮掩真身,直接殺進去了,搶了齊天的洞府,各種奇物,裝滿福地碎片。

  最後,實在裝不下了,劍仙子和王煊一起煉製那個紫皮葫蘆,以它那可以吞天納地的空間,將整座洞府給搬空了。

  「他這裡除了有奇珍,有經文,有兵器,居然還有真龍肉,有鵬肉,有不死鳥蛋,有各種美酒,真是奢侈啊。」

  王煊大呼,出乎意料,他想要的土特產全都有了,齊天的洞府收藏太豐富了,可謂應有盡有。

  劍仙子點頭,道:「當然,齊天宴請賓客,招攬部眾,自然要有相應的應酬。到了那個高度,一般的珍餚怎麼拿得出手?自然都是最頂級的,酒水也都是瓊漿玉液,是稀世的神品。」

  邊說,她邊吃了一串考龍肉,很滿足,道:「很久沒吃了,我的手藝很好,烤的外皮香脆,裡面酥軟細嫩,好吃。」

  王煊道:「既然手藝這麼好,不給我多烤幾串,也太屈才了,來,接著烤,嗯,咱們也喝一杯,慶祝即將脫離大幕牢籠。」

  「噓,小聲點,我們收拾東西,趕緊逃,該離開了。」劍仙子竟突然有些緊張起來,剛才略顯俏皮的絕俗面孔上寫滿了凝重。

  然後,她就帶著王煊跑路了,一路逃之夭夭,趕向仙界邊緣的黑暗地帶。

  轟!

  遠方,恐怖的血氣滔天而上,刺目的劍光撕裂天宇,那種景象太駭人了,前所未有,震撼的王煊都目瞪口呆。

  「距離我們十萬里,他在練劍,其自然外放的血氣和劍光,可斬殺一切敵。他立足之地,就是禁區,沒有人敢接近,絕世強者過去也會死。」劍仙子說道。

  「上古那個瘋子?」王煊第一時間想到這個人,傳聞早就煉化了至寶人世劍,但卻將它放養在外面。

  事實上,他不久前的戰績也證實了這點,恐怖無匹。

  勾陳帝宮和超絕宮的兩位鼻祖,都是超絕世,依靠逝去的超級文明留下的血液也經文等,接近逍遙舟和羽化幡,並得手了。結果他們兩人手持至寶,帶領大批的強者圍攻,還是被那個上古瘋子一人給殺跑了,逃命而去,而途中超絕宮的鼻祖甄超被惡龍齊天偷襲,奪走羽化幡。

  「他為什麼這麼強,有什麼身份和來歷?」王煊問道。

  「來歷很大,活的歲月也極其久遠,當年,敢和第一個開闢出特殊內景地的人叫板……」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