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贏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真是一個猛人,敢和第一個開闢特殊內景地的人叫板,而且,據傳兩人打的有來有往,他不是被一面倒的壓制。

  王煊聽到這裡後,真的吃驚了,這個上古瘋子,根基得多麼深厚,能和那個「第一人」打到這種程度?

  劍仙子道:「部分敗局,部分平局,但是,這種戰績也足以震驚世間了,那個時候,第一個開闢出特殊內景地的人,是名副其實的仙界第一高手!」

  後來,最為古老的諸皇走了出來,將「第一人」圍獵,導致他慘死,就此人間不見。

  「都說他是瘋子,其實,我覺得他一點也不瘋,很狡詐,十分會自保。」劍仙子姜清瑤說了一些舊事。

  「第一人」出事後,猛人商毅就不見了,偶爾冒頭也是半瘋癲狀態,最後乾脆消失很久的歲月,這明顯是為了避禍,怕諸皇也狩獵他。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這個瘋病,當年或許是有意為之,但估計裝瘋太久,最後有些習性也就成自然了。

  「也有另一種說法,認為他是真的半瘋了,當年最早的那批古皇,狩獵完第一人後,也去殺他,認為這個人太可怕,身上有很大的秘密,想要洞悉。」

  按照這個說法,諸皇殺完第一人後,自身也付出巨大代價,又去殺商毅時,只是重創了他的頭部,而沒有徹底殺死。

  所以,他此後半瘋癲,因為元神有損,偶爾一現,又很快會跑沒影。

  「很多人都覺得,商毅和『第一人』反殺掉部分最早的古皇,正是上古衰敗的開始,諸皇因此而漸漸沒落……」姜清瑤說道。

  提及那段歲月,她美眸流動異彩,那個時期,妖皇、魔道至高者、獸皇、佛老、神主等,強者林立,實在太璀璨了。

  在那樣的大環境下,商毅和「第一人」能崛起,壓蓋世間,實在是異數。

  王煊琢磨,後一種可能更靠譜一些,那個人或許曾經很狡詐,但真的被最早那批古皇給重創了。

  因為,如果是個正常人的話,他煉化了人世劍,為什麼要放養在外面,明明還有機會,持劍去捕獲逍遙舟、羽化幡。

  「除非……他將羽化幡和逍遙舟那兩件至寶也煉化了!」當王煊想到這種可能,直接發毛了,可能嗎?不至於吧!

  這究竟是個瘋子,還是個心機深沉之輩,是在準備釣大魚嗎?他一陣不安。

  他很快想到了恆均,上任羽化幡的擁有者,死的……好慘!

  王煊記得,恆均之所以死去,就是因為莫名挨了一劍,手持羽化幡的那條手臂不知道被誰給突然斬斷了。

  難道是那瘋子,他其實很心黑?

  「商毅敢和『第一人』叫板,打生打死,確實強大的離譜,該不會真是一個超級狠辣的老傢伙吧?」他毛骨悚然。

  這不是沒有可能!

  說起來,商毅現在算是仙道之地最古老的修行者了,和他同時代的第一人早死去了,最早那批古皇也死絕了。

  後來的上古諸皇,被惡龍齊天耗掉了一些,剩下的都被方雨竹給消滅了!

  王煊久久未語,他的那種猜測有一些可能嗎?

  仔細算來,上古劇變,第一人和諸皇盡滅,只剩下商毅一個人,唯一的贏家,這事就顯得有些可怕了,他想幹什麼?

  「該不會是想要集全現世中的所有至寶吧?」王煊思忖到這種可能後,越發有些不安。

  如果以陰謀論來看的話,逍遙舟、羽化幡應是被他動了手腳,故意讓勾陳帝宮和超絕宮的兩位鼻祖帶走,回到不朽之地。

  以那兩人的性格,以及早有的傳言來看,必然借兩件至寶之力,調頭就去奪神明宮、不朽傘、生命池。

  兩大鼻祖真要得手的話,上古瘋子持人世劍出現,控制逍遙舟、羽化幡,進行反殺,這不是讓兩位超絕世徒作嫁衣,白忙活嗎?

  「這事不管真假,出去後都得提醒一下方仙子、老張他們,別在最關鍵時刻,被人給黑了。」

  平復心緒後,他覺得自己也可能想多了,這世間有那麼多陰謀嗎?或許,商毅就是被人重創了頭顱,很簡單的一件事。

  姜清瑤點頭,道:「嗯,你叨咕的這些,確實得防著點,不能將人想的過壞,但也不能高估某些超絕世的底線和下限。」

  遠方,相隔十萬里,都能看到血氣滔天,劍氣裂開天穹,那個人每一劍揮動,都讓外太空群星亂顫。

  這是一個站在大地上能劈下星辰的人!

  「估計沒有人可以制衡他了吧?」王煊神色凝重,這個人練到這種層面,實在太恐怖了,元神最起碼經歷過兩次大涅槃!

  可惜了「第一人」,如果活到現在,自然依舊能壓制這個瘋子,但這世間,沒有那麼多如果,逝去的終究是逝去了。

  姜清瑤道:「他是最古老的修行者,活到這個時代後,再加上當年就是坐二望一的人,如今自然成為至高生靈,我也有過一些聯想。」

  她想了想,又道:「那個女方士應該和他相仿,或許能打個平手。」

  「你研究過這個瘋子?」王煊問道。現在,兩人御空而行,主要是劍仙子帶著他在飛,避開了血氣足以浩蕩十萬里的恐怖強者。

  「多少了解過一些,畢竟,我也借過他的名。」姜清瑤淺笑。

  「啊?」王煊回頭看向她。

  「初入仙界時,到處都是大妖魔,到處都是危機,甚至有絕世強者對付普通仙人,我一個新人為了自保,所以很低調,一旦出關,就從那個瘋子的修行地路過,時常如此,就誤導了很多人。」劍仙子微笑。

  她是劍修,那個瘋子也常練劍,而她每次出關都選擇從瘋子的地盤路過,或者走出來,想不讓人多想都不行。

  所以,她沒有強大的師門,沒有人庇護,也爭取到了一段安全的時光,而後自己快速崛起。

  劍仙子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反而笑的很燦爛,很傲嬌,自立更生,走到絕巔。

  「希望這瘋子沒什麼問題,畢竟,也當了你一段假護道人。」王煊笑道,他們已經深入黑暗之地,遙望到了掛著燈籠的驛站,準備回歸。

  「我怎麼覺得,有些事情遺落了,還沒有去了結。」劍仙子咕噥,帶著王煊降落在地面,道:「在回歸現世前,我想去報仇!」

  「啊?」王煊嚇了一大跳,他深知,劍仙子的師門滿門都被一個手持黑色長劍的神秘男子在現世滅了個乾淨,在一個雨夜全給殺了,只有外出的劍仙子逃過一劫。

  但是,那個人疑似沒有進入仙界,大概率因為跨越大戰而進入了不朽之地,因為他的黑劍與「神秘接觸」有關。

  如果那個人還活著,自然在大結界中,成為至強神明了!

  「我不是去殺人,我是要去搶劫!」劍仙子白了他一眼說道,將搶劫二字說的那麼自然而又大氣。

  她解釋道:「我們兩人穿的甲冑,你不是說很特殊嗎,無法追溯,那為什麼不去多做些有意義的事?」她將作案都說的那麼清新脫俗。

  「行啊,我沒意見!」王煊來了精神,沒有什麼好反對的,他提供的甲冑就是這麼的不凡,有成功案例在前,鄭元天被殺,恆均家的第一仙茶樹被盜走,至今都還沒破案。

  「準備把誰的洞府給端掉?」王煊很期待,雙目火熱,任何一座絕世洞府都是超級寶藏,值得深挖

  尤其是現在不同上次,有至強者劍仙子跟在身邊,哪裡去不了?縱橫列仙大後方,趁著某些人跑去不朽之地,一抄家一個準!

  「自然是去搶妖主啊!」劍仙子姜清瑤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勒個去!」王煊退後兩步,目瞪口呆,被嚇了一大跳。

  劍仙子道:「兩千多年前,紅衣妖精擊敗我們舊土的祖師,搶走了我們那個道統的劍典,害得我年少修行時就得考慮自己創法,我當然要討個說法。」

  關於這件事,王煊曾聽迷你版的小東西講過,為此他還送給她一堆劍道典籍呢,包括金色竹簡中的斬道劍等。

  「我搜羅到的那些赫赫有名的劍道秘籍,不是都送你了嗎?沒有必要冒險去搶。」王煊勸道。

  主要是,妖主也算是非常熟的人了,甚至由於那對影子夫婦的關係,她可能還算他的乾姐姐。

  所以,真要去搶妖主的洞府,他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不在於能否得到絕世秘典,而在於這件事的意義,我要為祖師出一口氣,紅衣妖精搶了我的祖師,那我就搶她!」姜清瑤說道,她精力格外旺盛,一點都不疲累,不在意相隔數十萬里,拉上王煊就開始沖向遠方。

  王煊心中打鼓,真要去搶妖主?

  上次,他在虛無之地,可是將妖主妍妍的紅衣戰裙都給撕下來好幾塊,還帶到現世驗證了。

  結果,青木那個大嘴巴,不僅拍照,還給妖主、老張等人發過去了,漏了他的底。

  想都不用想,妖主妍妍絕對給他記著這筆帳呢,一旦回來,估計要找他。

  現在,如果再將她的洞府,將她的家底都給掏空,估計妖主妍妍知道後要炸!

  「走吧,紅衣妖精有很多好東西,什麼養顏的天髓,提升生命層次的帝流漿,去抄了她的老巢,都是我們的!」

  劍仙子握著白皙的秀拳,在那裡一副振奮的樣子,有點小腹黑,有點小激動。

  王煊也是無語了,這種事情……劍仙子姜清瑤比他還上心!

  她美麗無暇,看起來空明出塵,其實很接地氣,比如借上古瘋子的勢來自保,得知可以瞞天過海後,果斷就帶王煊去抄惡龍齊天的家,同時也會自己烤龍肉,還驕傲的宣布,自己的手藝太棒了!

  王煊想反對也不行了,劍仙子精力充沛,帶著他嗖嗖就飛行了數十萬里,橫渡天宇,極速趕路,最終到地頭了。

  他琢磨著,自己在現世應該能打得過妖主了,萬一被她知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現在就……先殺熟吧。

  「太高興了,紅衣妖精不在家,這次我將她的洞府給她搬空,一件都不給她留下!」劍仙子滿臉是笑,姿容依舊空靈明淨,出世脫俗,但是,其言行很紅塵。

  隔著很遠,王煊就以精神天眼發現小白虎,圓臉少女的主身負責看家,守在這座宏大而美麗的洞府中。

  這片地帶風景如畫,靈山發光,神瀑垂掛,瓊樓玉宇成片,懸於空中。

  「那頭傻白甜的小白虎,成准絕世了?」劍仙子露出異樣之色,她發現了圓臉少女,覺察到她近期境界提升了。

  原本小白虎和鬼僧離准絕世都只有一線之隔,前段時間妖主給予小白虎白玉仙不少造化,督促她必須突破,終是有了效果。

  可是現在,准絕世對姜清瑤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她帶著王煊就闖入進去了。

  「咚!」她無聲無息的接近,用帶著劍鞘的劍,敲在圓臉少女的後腦勺上,直接將她打昏了過去,放倒在地上。

  「好了,開工,幫紅衣妖精搬家!」劍仙子搶先動手,出手如電,那可真是不準備給妖主留下一件東西!

  王煊無言,這是要贏麻了,誰能想到,妖主的家要被人給端掉了,要洗劫個乾淨!

  感謝:15年,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