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眼睛裡有火熱的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抄乾姐姐的家?王煊有點下不去手,這要是被妖主知道後,沒準會憋出個內傷來,和他算總帳。

  「來啊,幫她搬家,東西太多了,紫皮葫蘆呢,趕緊準備好。」姜清瑤催促,臉上寫滿激動和開心。

  「對啊,幫她搬家呢!」王煊覺得,這不算什麼事,大結界即將熄滅了,仙界要徹底死亡。

  妖主在不朽之地征戰,萬一來不及回來,這座洞府不是要跟著灰飛煙滅嗎?那樣也太敗家了。

  身為乾弟弟,有義務幫她轉移財產,全都提前給她收拾到人間去,萬一被她知道了,應該重謝他才對。

  然後,王煊就幹勁十足了,激情滿滿,熱火朝天,他認為這本來就是自家的東西,一件都不能放過。

  靈藥田,被刮下一層地皮……整體沒了!

  典籍密室,連帶著石頭房子都被搬走了,送進葫蘆中。

  妖主的梳妝間,各種琳琅滿目的衣物,美輪美奐的內甲,仙蠶絲編織的小衣等,應有盡有。

  「各種衣服都很前衛呀,網狀的,黑的,紅色的,碗裝的,這都是按照現世中的款式以神物祭煉的吧?奢侈,妖冶,不愧是紅衣大妖精!」姜清瑤點評……

  王煊看了眼化妝間,又看向臥室,也覺得辣眼睛,妖主妍妍與時俱進,放在現代都市中,妥妥熱情而奔放的絕色女郎,身材絕佳,艷麗傾城。

  各種衣物,各種飾品,滿屋子發光的有曲線弧度的甲冑等,很快都消失了!

  姜清瑤有潔癖,自然不是要自己穿,就是很享受這個過程,全部搶走,為自家祖師出一口惡氣。

  「咦,大妖精真有養顏天髓,這塊還沒用過呢,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用!」她美滋滋,到處尋寶。

  武庫中,五光十色,寶物眾多,帶著仙光,帶著規則紋理,在那裡沉沉浮浮,全都很驚人。

  「收!」隨著她一聲輕叱,這裡也光禿禿了。

  當然,真正的絕世級好東西,至高經文等,那是一件都沒有,最稀珍和最緊要的器物都在妖主身上。

  這裡被抄家,也不會讓她傷筋動骨,沒什麼大影響,只不過會將她氣個夠嗆,劍仙子也不指望從這裡找到大造化,反正是很開心。

  不久後,除了白虎少女外,還有一些妖仙昏睡在地上,這片地帶徹底空了,所謂的妖族無上淨土,真的淨到極致!

  「走了!」劍仙子做事乾淨利索,沒多長時間,就徹底收工了,事了拂衣去。

  為了享受那種成就感,她並沒有將所有物品都塞進紫皮葫蘆中,故作江湖兒女的樣子,肩上扛著劍,劍後面掛著個包裹,她姿容絕世,超塵脫俗,非要裝扮成強盜,享受這種心情。

  嗖嗖嗖……

  然後,她就拉著王煊跑了,快速沒影了!

  這地方真不能久留,被人看到會出事,有後遺症。

  「疼死我了!」小白虎甦醒,揉著後腦勺,摸到拳頭那麼大的一個包,痛的她直呲小虎牙!

  毫無疑問,對應的元神被衝擊的不輕,不然她也昏迷不過去!

  「誰敢偷襲我?!」稍微清醒後,她就炸毛了,這還有天理嗎?虎在家中坐,被人給打了?腦袋上長出一個饅頭。

  她現在是准絕世了,羽化登仙九段的大高手,摸著自己頭上的大包,她有點懷疑人生,肉呼呼,軟軟的。

  接著,她看清眼睛的景物,這是哪裡?光禿禿,誰下的黑手,打完她悶棍後,還將她扔到一片荒蕪之地了嗎?

  不對,她很快意識到,這湖,這山,這泉水,是妖主的地盤,無上淨土,但是怎麼光禿禿了?

  「還有沒有王法?!」圓臉少女氣極而叫,炸毛站了起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雖然叫的凶,但是很心虛,也準備跑路了,這地方太邪了,太恐怖了,被誰打了都不知道,沒法呆了!

  ……

  「走吧,回歸現世。」姜清瑤笑著,恢復了空明超脫的樣子,又滿身仙氣了。

  「我覺得吧,可以合計下,既然下手抄家了,抄一兩個也是抄,抄三四家也是抄,要不你再想想,還有沒有仇敵,有沒有對頭,最主要的是有沒有特別大的造化,我們……去看看?」王煊攛掇。

  劍仙子看了他一眼,道:「你這種想法很危險,該收手時當收手,過猶不及。」

  王煊赧然,似乎確實有些衝動了。

  然而,很快劍仙子又道:「不過,特殊的時間節點,難以複製的時代大背景,絕世列仙不在家,所謂富貴險中求,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王煊看著她,接地氣的劍仙子又想幹什麼,盯上哪家了?

  「你也看到了,絕世高手雖然離去了,但是,真正的瑰寶,可以讓人心動的造化,也都被他們帶走了,這次我們得琢磨下,看一看哪家強,有真正的好東西。」姜清瑤說道。

  「我聽說,妖祖的血池中有天藥,他想使之進化成真藥,道藥。」王煊說道。

  「嗯,我也聽說過,不知道他是否離去了,那就先選他家吧。哼哼哼,當年妖祖還想讓他的長子娶我為妻,要不是我假借上古瘋子的勢,他們還真沒準會逼迫我!」劍仙子神色不善。

  王煊臉色微變,頓時嚴肅起來,道:「還有這種事?如果妖祖不在家,將他長子擊斃蘇算了,為你出一口惡氣!」

  「這裡不是人間,你行嗎?」姜清瑤笑著看了他一眼。

  「怎麼不行?走!」

  他確實有底氣,除了至寶外,身上還有張道嶺、方雨竹、妖主、冥血教祖給他刻畫的至強符文,在仙界放出來,等於他們的驚世一擊。

  上次他去殺鄭元天,洗劫恆均洞府的第一仙茶樹,並沒有用完,還剩下大半符文呢

  不過,他沉得住氣,這些東西自身知道就行了,沒有當著劍仙子面說出來。他琢磨,若是廢掉老張刻寫的符文,去將妖祖珍若性命的血池給端走,那絕對值。

  「行吧,你有這個心意就好了。到時候還是看我吧,帶你去妖族聖山領略大好風光,跟在我後面,有危險我保護你!」劍仙子冰肌玉骨,一甩綢緞般烏黑光亮的長髮,揚著雪白的下巴,驕傲而又一副很義氣的樣子。

  妖祖的府邸不在這片仙界,而是在新星對應的大幕深處,一般的仙人根本過不去。

  不過,到了絕世層面後,那就可以跨越不同的仙界遠征了,姜清瑤帶著王煊橫渡天宇,貫穿無邊黑暗地帶,殺向新星對應的半物質半能量位面。

  最終,他們趕到這片大幕中,第一時間飛向妖族聖山,妖祖的坐關之地。

  這片地帶,恐怖的高山連綿數萬里,一座座雄偉而又高大,古木狼林,而真正的妖族聖地那裡,常年籠罩著血雲。

  據說和妖祖的修行有關,他每一次吐納,其血氣都會不斷聚散,一會兒成為血雲,一會兒消散。

  「沒有血雲,妖祖不在家!」王煊驚喜。

  他們站在很遠的高山上觀察,在那裡遙望,在妖族聖山地帶,由妖族的次子祁連道親自鎮守,很快王煊兩人就發現了妖祖的親子。

  「他的化身是個瘋子,在人間被我打服了後,還是蠻講道理的。」王煊露出笑意。

  「可惜,妖祖的長子不在,不然我削他不可!」姜清瑤抱著仙劍說道,如今已經徹底吸收掉時光斬空劍了。

  突然,她蹙眉,低語道:「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兒,這地方似乎很不妥,我們……還是走吧!」

  她的直覺相當的敏銳,有所感應,拉上王煊立刻就走。

  「等一等,讓我看看。」王煊以精神天眼和自己的底蘊結合,眺望妖族聖地,很快發現了端倪,看到那最為重要的血池血氣蒸騰。

  當中是否有天藥他不知道,但是,裡面有一個很恐怖的生靈,在蟄伏,在修行,吞食那海量的妖族天血精華!

  那是妖祖,他很沉得住氣,並未跟著諸強前往不朽之地,而是按照自己的節奏來,在血池閉關。

  「有人窺視我?」這裡是仙界,絕世妖祖自然感應超級敏銳,被人注視後,第一時間沖了出來。

  「走!」劍仙子拉住王煊的手,催動異寶,倏地一聲消失了。

  轟隆一聲,妖氣滔天,血雲遮蓋蒼穹,妖祖祁毅第一時間殺出來了,橫渡數百里,落在地面,一腳踏碎王煊他們兩人剛才立足的大山。

  妖祖祁毅剎那追溯源頭,想知道是誰在窺探,然而,一片模糊與朦朧,什麼都沒有推測到。

  他頓時動身,按照殘留的氣息追殺了下去,但是,劍仙子數次改變方向,早已無影無蹤了,到了這個層面,剎那間就可以遠遁上千里。

  「虧大了,白跑一趟,這個妖祖真厲害啊,不愧是活的極其悠遠的巨頭。」王煊說道,然後琢磨,在仙界打不過他,等以後到了人間倒是可以切磋。

  劍仙子倒是沒有什麼沮喪,相當的平靜,道:「修行就是這樣,充滿了意外和艱險,有些奇才說不定就什麼時候突然殞落,不可能事事順心如意,如果一路坦途,沒有人生的起伏,那才不正常。」

  她看的很開,不受一點影響。

  「有道理。」王煊點頭。

  「不過……你的精神天眼遠超出我的預料,比我半成熟的精神天眼竟然敏銳一兩個級數,太罕見了。」說到這裡,姜清瑤眼睛發光,不再安靜了,露出笑容。

  「你眼睛裡有光,突然這麼火熱,說吧,看上我的人了,還是看上我的眼睛了?」王煊笑道。

  姜清瑤拿劍鞘打了他一下,道:「你的眼睛很賊,視野超出常理,我覺得能派上大用場了。」

  「哦,你又想做什麼?」王煊一聽她這樣說,頓時又有精神了。

  「絕世洞府,敵對的教祖的門庭,我不稀罕去光顧,好東西都被他們帶走了。我覺得,我們應該去看天下第一劍經!」姜清瑤眼睛裡果然有火熱的光,這姑娘又開始從仙界墜如凡塵了。

  「比斬道劍還厲害嗎?」王煊說的劍法,是記載於金色竹簡中的劍道經文篇。

  「斬道劍自然很強,不同的人可以悟出不同的法,屬於逝去的超級文明所留,但不可能見到正主施展了,畢竟那個時代的人都早已死去了,熬不過萬古長夜。」

  姜清瑤看向遠方,道:「我說的至高劍經,應該不弱於斬道劍,而且更具有實戰型,畢竟,我看到過正主演武的碎片。」

  「你說的該不會是那個上古瘋子的劍經吧,要去盜他的法?」王煊當即就大吃了一驚。

  那可是隱約間的天下第一人,方雨竹不在,誰與相抗?去盜看他的劍經,估計隔著十萬里都能被他一劍劈成血渣子。

  「他的練劍之地,確實是禁區,連絕世強者都不敢立足。同時,那裡也布置有劍道法陣。但是,他又不是每天都在那裡呆著,你這樣罕見的精神天眼,能堪破虛妄,直視劍崖,我們有機會可以觀看刻在絕壁上的各種劍道之法,都是他有感時,隨地所留,但卻是至高法!」

  姜清瑤安靜時很出塵,跳脫時又很驕傲,而且無比的膽大,竟敢去看那瘋子的劍經。

  「走,我們回舊土對應的大幕,我感覺,這次我們兩個人能集全天下的最負盛名的劍典了,可以再開新的劍路!」

  劍仙子姜清瑤拉著王煊的手,帶著他飛起,像是一對比翼鳥,橫渡仙界天穹,要回到另一片仙界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