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下第一劍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空彼岸

  棲霞高原,位於舊土對應的仙界的西部地帶,原本是海拔最高之地,大山連綿,雄偉壯闊,曾有紅日晚霞棲息之地的稱謂,景色唯美。

  但是,自從一個瘋子來到此地,一劍削平百萬大山後,方圓十萬里變得平整而空曠,再也沒什麼生物接近了。

  王煊和姜清瑤回來了,而且,真的等到那個瘋子遠去了,兩人立刻謹慎而小心地接近這片高原。

  當然,在此之前,他們兩人準備充分,劍仙子親自布置了多座傳送陣,萬一有意外,也可以直接跑路。

  看得出,她的逃生本領很強,或者說是生存技能相當的強悍,和她仙氣飄飄的樣子有些反差。

  而且,兩人大致確認,從細節推測到,從上古活下來的瘋子有可能要遠行!

  「我去,他該不會是要提著人世劍,去不朽之地大開殺戒,狠下黑手了吧?不行,我得趕緊將消息傳回去!」

  王煊還真害怕了,萬一這個瘋子如同他猜想的那麼深沉,心思很黑,為了集全至寶在裝瘋,那麼有可能會嚴重威脅到他所認識的熟人。

  兩人正在低語,突然感覺到,天地間有劇烈的波動,一道驚世劍光撕裂天穹,橫空而過,飛向遠方。

  「人世劍!」劍仙子驚呼,失去了從容,不再文靜和出塵,她無比激動,像個雀躍的女孩,在那裡踮著腳,跳躍,觀看人世劍的軌跡,捕捉它交織出的至高規則。

  王煊沒叫,事實上,他沒心情,正在拼命溝通元神深處的養生爐,安撫它,千萬別躁動,萬一驚動那個瘋子,沒地方哭去。

  還好,養生爐穩如磐石,非常安靜。

  人世劍遠去,剖開了蒼穹,一晃就沒影了。

  「不用擔心,他沒有去不朽之地,他這是要去最高等的精神世界!」劍仙子神色鄭重地說道。

  「他怎麼去了那裡?」王煊不解,但他知道,最高等的精神世界極度危險,連絕世高手都不敢輕易登臨。

  近古以來,也就是佛教的苦修士等少數幾人前往過。

  姜清瑤看著人世劍消失的地帶,道:「最高等的精神世界,雖然無比危險,但是一直有傳說,藏著莫大的機緣,對於超絕世都有巨大的誘惑。」

  顯然,瘋子練劍多年,一身修為恐怖絕倫,自然有實力踏足那裡,在神話將熄滅前,他持人世劍進去了,要進行最後一輪探索。

  「希望,他也只是去碰碰運氣,而不是有清晰的目標,要前往那裡收割什麼,不然的話,我真為不朽之地的一群人擔心了。」王煊皺著眉頭說道……

  如今的瘋子就已經難以制衡了,再讓他提升下去,真有可能要成為一個至高無匹的怪物了。

  「趁現在他不在家,趕緊前行,去看他的經文!」姜清瑤美麗的面孔有神輝,一雙靈動的大眼在發光。

  高原屬於冰冷堅硬的凍土,極目遠眺,視野開闊,血色落霞灑滿大地。

  天下難有抗手的人在這裡練劍,單其血氣就能覆蓋十萬里,可想而知,多麼可怕,沒有幾人不開眼,敢輕易臨近。

  當他們兩人再次飛行走一段路程後,刺骨的殺機如同有形之質,鋪天蓋地而來,要將人絞殺,撕成碎片,這是殘留的劍意所致。

  王煊心驚,他被劍仙子拉著手,尚且如此,以此推斷,養生主以下的人可能走不到這裡,就會爆開。

  「這個瘋子,真要逆天了嗎?」他有些出神,從未見過這麼霸道的劍意,殘留天地間的氣息,便能斬殺各路修行者。

  姜清瑤點頭,道:「確實很強,有人說再給他一千年,他有可能會突破到御道境界,到時候就真正可以無懼超凡退潮後的萬古長夜了,那時連至寶都砸不動他。」

  王煊聞言,一陣咋舌,這世間竟出了這樣的人,可怕到離譜,真能走到御道境嗎?

  同時,他也有些感觸,剩者為王啊,人重要的是得保證活著。當年第一個開闢出特殊內景地的人,是能夠壓制這個瘋子的,結果他去了哪裡?早在上古時代,就被諸皇聯手給滅掉了!

  哪怕那個「第一人」再生,如今也必然遠不是瘋子的對手,從上古到現在,瘋子一直在練劍,苦修到現在,絕對不是虛度過來的。

  姜清瑤提醒道:「行了,不能再向前走了,瘋子練劍,最討厭人打擾,也不願意見到他不在時,有人在這裡出沒,他在地上劃刻下了大陣,至強者踏足進去,都會被劍氣絞成血泥。」

  王煊經她提醒,立刻駐足在這裡,開始眺望高原最深處,那裡有幾十座大山,有的漆黑如墨,有的赤紅如血,有的流動金屬光澤,全都光禿禿,寸草不生。

  原本瘋子一劍削平百萬大山,方圓十萬里什麼都沒有了,但他練劍時,偶有所感,琢磨劍道時,有刻寫的習慣,記錄所思。

  姜清瑤告知:「每當這時,他就會揮劍向天,從域外劈落下來隕星,削成高大而恢宏的石山和劍崖等,方便刻寫。」

  王煊聽的目瞪口呆,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些大山,全是隕星所化,都是被瘋子劈下來的星骸?

  他睜開了精神天眼,仔細凝視,觀看那些劍道紋理,成片的隕石大山,都被刻寫的密密麻麻,崖壁都刻滿了。

  這可是數十座巨型石山,漫長歲月以來,一直在充當他的筆記,不規則,隨心所欲的寫下臨時的想法。

  當然,大多數都是劍道本源符文,常人根本看不懂,想要深入研究的話,可能會將自己折磨死。

  「看到了,但是,我感覺像是在被萬劍穿心,太……刺痛了,那些鬼畫符,那些仙劍痕跡,透壁而出,要過來斬殺我!」

  王煊覺得頭痛欲裂,雙目發脹,他看到的是什麼?億萬道恐怖的大劍,呼嘯著,要將大宇宙劈開。

  瘋子的劍意,真的霸道絕倫,太瘋狂了,王煊這是拿命在觀看,琢磨他自上古一路書寫下來的痕跡,竟有生命危險。

  這還是劍仙子一直攥著他右手的結果,渡給他仙光,讓他滿身都是仙道之力,不然的話,他可能會爆開。

  「再來!」姜清瑤穩住王煊的元神,不斷渡來柔和的仙光,祥和而安神的力量,符文如星河般流動進王煊的體內。

  到了最後,兩者都被朦朧的光覆蓋,宛若一體,只要劍仙子能堅持住,王煊就難以受到什麼傷害。

  「我將所見全都共享給你吧,不然的話,這些劍道至高奧義,精密的規則紋理,轉述稍有紕漏都可能會出事。」王煊說道。

  然後,他捕捉到的那些恐怖畫面,直接划過姜清瑤的心靈,映入她那半成熟的精神天眼間,被她捕捉到所有細節。

  兩人精神相通,王煊所見,劍仙子所感,頓時都可以互通有無,一同觀看與參悟這片隕石山上的劍經。

  這樣下來,速度極大的提升了,不然的話,王煊看一篇就有要被撕裂心神的感覺。

  姜清瑤已經正式踏足絕世領域,而且是養劍數百年,一舉沖關,連破了好幾個小境界,加之她在劍道上的天賦無以倫比,所以收穫巨大,參悟起來,劍光流淌,四野都有仙劍震顫之音,無數神聖巨劍顯化出來!

  「沒有時間在這裡耽擱,避免出意外,我們還是速戰速決吧,先記下瘋子的手札,以及那些繁複劍道符文,回頭再去悟!」劍仙子神色凝重,她很謹慎,生存本能很高,不是說說而已。

  王煊點頭,快速以精神天眼掃描,一座劍崖又一座劍崖的凝視過去,很細心,沒有放過任何一道痕跡。

  數十座星骸大山,信息量著實有些大,換成普通超凡者,非要瘋了不可,那麼多劍道妙理,一不小心就會牽動劍意,無形中就要讓人爆碎。

  到了後來,連劍仙子都咳血了,她將更多的柔和仙光都渡給了王煊,確保他的元神不受衝擊。

  可想而知,那個瘋子多麼的恐怖,他留下的零散的、各種沒頭沒腦的劍經,讓一位絕世仙子都吐血了。

  「不行就算了,暫時到這裡吧,還剩下最後三座劍崖,有機會再來!」王煊有些擔心她。

  因為,姜清瑤將她一身道行化成的光,主要都用來庇護他了,導致她自身情況不妙。

  「不,我能堅持,有些事錯過就可能沒機會了,你以最為特殊的精神天眼窺視此地,他事後說不定會有感,將來我們或許無法踏足此地,或許劍山不復存在,有各種變數以及可能。」

  劍仙子性格堅韌,擦去嘴角的血,要堅持下去。

  王煊不再說話,快速掃視,銘記下所有的劍經,有些像是塗鴉之作,可是被劍仙子看清後,卻如獲至寶。

  越到後來,那些劍經越抽象了,簡直不是給正常人看的,如同天書般,但是卻也愈發的給人龐大的壓力,仿佛大宇宙被劃開了,煌煌劍光劈落下來,現世萬物都擋不住!

  噗!

  劍仙子大口咳血,但依舊在堅持,意志強大,根本不動搖信念。

  王煊見狀不再勸,而是認真掃視,銘記最後的劍道真解,直到最後一座劍崖映入眼中,被他看到最後一篇。

  嗡!

  那座山復活了,晶瑩起來,而後化成一口巨大的石劍,簡直要讓人窒息,劍崖要撕裂古今時空!

  「他生出感應了,在某片高等精神世界中,察覺到了這裡的異常,這個人確實強的超出想像。」劍仙子臉色變了,道:「我們立刻離開!」

  「幸不辱命,最後一篇看完了。」然後死磕,王煊也大口吐出元神之血。

  溢出的血,全被他們收走,然後,轉身就飛逃。

  事實上,天穹已經半透明了,冥冥中像是有一雙眼睛通過一層又一層高等精神世界,俯視過來。

  轟!

  劍仙子和王煊在極速飛行的過程中,不斷改變方向,即便如此,還是被巨大的衝擊力掀飛了,兩人七竅都在淌血,但卻不敢任血落下哪怕一滴。

  是那個瘋子的殺意,是他恐怖的眸光,跨越一層又一層高等精神世界,在捕捉他們的軌跡,他似乎要回來了。

  兩人衝進傳送陣中,剛踏足進去,身影才消失,整座法陣便轟的一聲炸開了,他們被震的大口咳血,橫渡而去,從另一片天地出來。

  王煊發現,劍仙子的傷遠比他想像的要嚴重的多,她為了保護他,擋在後面,背後有一道很大的傷口,被對方跨界的劍意餘波擦中,深可見骨。

  最重要的是,有淡淡的殺意在那傷口中瀰漫,還沒有消散,這非常嚴重。

  「這個瘋子太強了!」王煊心頭劇跳,強烈不安,為劍仙子擔心,怕她出事兒。

  「無妨,我沒問題,能化解這種殺意!」姜清瑤說道,帶著他極速飛行,沒入另一座傳送陣中。

  天穹上半透明,而後炸開了,有一道可怕的劍光沖了出來,這種波動震懾人心,讓大地上各種強橫的生物,各路強大的修士,都感覺要窒息!

  「這次我帶你走,相信我!」王煊取出斬神旗,將她給包裹上了,絕不允許她殿後。

  他衝進傳送陣的剎那,至寶養生爐浮現,他帶著斬神旗中的姜清瑤,一起沒入至寶中,在傳送陣流動的光雨中消失。

  但是,那天穹上的劍光恐怖絕倫,跟著打進來了,不過,卻被養生爐無聲無息的擋住了。

  當再次從虛空中出來時,王煊發現,那個瘋子沒有跟蹤到他們,養生爐隔絕了一切氣息,他駕馭至寶連著橫渡長空,衝進無邊黑暗地帶。

  他收起至寶,將斬神旗打開,發現劍仙子快昏厥過去了,明明受傷很重,她還想庇護他,若非傷勢過重,她也不會任王煊將她包裹起來。

  「我還有一股秘力未曾動用,帶你逃生沒問題。」姜清瑤擦去血跡,還在笑。

  這次輪到王煊做主,不讓她動了,讓她進入流動著絲絲混沌氣的紫皮葫蘆內,準備返回現實世界。

  「好,這次聽你的。」劍仙子點頭。

  王煊沖向黑暗中,看到驛站前掛著的燈籠,而後找到漩渦之地,一頭扎了進去,正式回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