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一大一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銀月高掛,蟲鳴越發突顯山中的幽靜,山頂遍布著瓦礫,蒿草叢生,略顯荒涼。

  王煊倏地睜開眼睛,並將紫皮葫蘆帶了出來,回到現實世界中。

  他離去前也是深夜,在仙界呆了多日,回歸時依舊是月光滿地的晚間。

  蟲鳴聲,還有夜鳥偶爾的啼鳴,以及徐徐拂過的清風,天地間一片寧靜。

  王煊有短暫的不真實感,究竟是否離開過?所謂成仙,就是精神遠去,遨遊了一段歲月嗎?

  這裡是舊土,是紅塵,他盤坐不動數日,便去仙界走了一遭?現在回歸,確實有些如夢似幻。

  古人遇仙,而後又清醒,但記憶中卻著極其深刻而難忘經歷,但大體也也相仿嗎?比如南柯一夢等。

  還好,他確定這不是夢境,紫皮葫蘆就在手中,溫潤晶瑩,不過那一縷縷混沌氣都消失了,被大宇宙糾錯,無形的壓制,連先天瑰寶都抵不住。

  情況不對,怎麼沒有歡呼聲?小東西呢,他低頭看去,她在土裡睡大覺呢,挖了地宮小窩,睡的又香又甜。

  她在山頂布置了法陣,然後就安心睡覺了,對於近在咫尺的王煊,沒什麼防備,加入「白名單」,甚至自動忽略他的存在,不然……影響她睡眠!

  王煊真想捏著她的小臉給揪起來,但現在顧不上她了,趕緊開啟紫皮葫蘆,要將長大版的劍仙子放出。

  這個舉動驚動了小東西,她一骨碌就爬了起來,無比警惕,然後看到王煊抱個葫蘆回來,頓時來了精神……

  「我呢,我在哪裡?」她嗖嗖從地下爬了上來,眨巴著大眼。

  姜清瑤出現,從先天奇物葫蘆中走出,白衣出塵,背負仙劍,如同畫中人,站在這座矮山上。

  這不是名山,只是一座不起眼的荒山,而她當年就是在這裡渡劫,羽化登仙,低頭看著蒿草,還有遍地的瓦礫,這是她當年棲居的小道觀,千百年後,只剩下殘跡。

  一大一小,兩個劍仙子對視,都是一個人,在月光下,這一刻仿佛凝固了。

  「你怎麼流血了?」小號的劍仙子開口,然後,又狐疑地看向王煊。

  「她受傷了。」王煊說道。

  「接個人而已,出什麼事了嗎?」縮小版的劍仙子很緊張。

  「你們等在這裡,我去採摘天藥!」王煊說道,沒有耽擱時間,精神進入命土中,沖向虛無之地。

  劍仙子受傷不輕,為了庇護他,確保他不受到傷害,她一直擋在後方,獨自承受那追擊下來的超絕世劍意。

  那是誰?曾經和上古第一人叫板,敢打生打死的狠茬子,修行漫長歲月後,手持人世劍,天下無敵!

  王煊擔憂她,儘管劍仙子說沒有大問題,但他怕她隱瞞傷勢,立刻付諸行動,想以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天藥助她。

  最近,無論是九劫天蓮化成的天藤,還是仙人掌,亦或是第一仙茶樹,都長勢喜人,生機旺盛。

  王煊摘了一片仙人掌,上面還帶著花蕾呢,接著採摘了兩片天藤葉子,又摘了一堆茶果,快速回到現實世界。

  路程雖然很遠,但耗時卻短暫,他現在往來一次速度極快。

  此時,他看到的畫面,讓他愕然,一陣出神。

  一大一小兩個人,都美麗無比,在月光下無比空靈,此時正在相互打量,然後彼此都笑了。

  「我小時候真可愛!」姜清瑤說道,看著小東西,在那裡誇獎自己。

  「長大的我,論漂亮的話天下第一!」縮小版的劍仙子更自戀,盯著成熟版的自己。

  一大一小兩個仙子在那裡對視,還都在夸自身,這個場景很有趣,加之她們的確精緻無暇,月夜山頂這幅畫卷很唯美。

  但寧靜很快就被打破了,姜清瑤忍不住伸出潔白的「魔手」,捏住了縮小版的自己的小臉,道:「手感真好,肉嘟嘟,可愛啊!」

  小東西頓時叫道:「姜清瑤,你捏誰呢!」

  「捏我自己啊!」長大版的劍仙子笑著說道,摸著小小的自己,實在忍不住下手,肉呼呼,相當的的漂亮,不揉揉她,對不起那種精緻的小模樣。

  「啊,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怎麼好意思這樣捏自己!」小東西哇哇直叫。

  姜清瑤笑道:「我喜歡啊,很久沒看到自己小時候的樣子了,真俊,難怪長大的我這麼風華絕世,從小底子就好!」

  「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長大。你……不要捏了!」小東西先開心,後咧嘴,還在被揉捏,覺得太過分了,哪怕是自己扯自己的小臉也不行!

  然後,她立刻反擊,像是樹袋熊一樣掛在了姜清瑤的身上,也去捏她那張吹單欲破的俏臉。

  她反擊的很迅速,除卻效仿揉臉,還去將姜清瑤一頭烏黑柔順的髮絲打亂,去撩啊撩,搓啊搓。

  王煊看得……意動,最後,也忍不住下手了,捏了縮小版劍仙子的小臉,再次試了試久違的手感。

  「你……啊!」小東西頓時不幹了。

  姜清瑤也回頭,向他瞪來,捏小東西就等同於在捏她呢!

  「看著可愛,沒忍住。」王煊訕笑,在那裡解釋。

  無論是小東西,還是姜清瑤都一致對外,這是她們兩個人的事,突兀伸過來一隻手,那麼的不見外,算什麼啊。

  王煊一本正經,搶在縮小版劍仙子發飆前,嚴肅而認真地進行安撫,道:「清瑤有傷,不能亂動,嗯,你別掛在她身上了,還不下來。清瑤給你,這是天藥,趕緊服食!」

  效果還是很明顯的,小東西從姜清瑤身上下來,但是,她也不好糊弄,跳起來就狠掐了王煊的臉一下。

  不出意外,劍仙子的傷勢比她自己說的要嚴重,早先為的是安王煊的心,上古瘋子的劍意太恐怖了,換成一個人別說活著,連元神和肉身早都炸沒了,什麼都剩不下。

  還好,這是現實世界,到了舊土後,哪怕實力至高如瘋子商毅,他留下的劍意等也被無限消弱。

  在仙界,他一道劍氣衝起,就能劈落下來星辰,但是在這裡,應該也就能劈山,可斬爆飛船等。

  當然,姜清瑤回來後,實力也被極大的消弱了,這還是她在仙界重塑的肉身和精神一起回歸的結果。

  她沒有客氣,服食天藥,盤坐下來,開始療傷。

  她捕捉體內那股殺意,參悟映照心神中的恐怖劍光,但並沒有嘗試去立刻磨滅,而是在研究,結合得到的第一劍經,兩相印證。

  王煊顧不得是深夜,立刻聯繫陳永傑和青木,讓他們向宇宙深處發信息,聯繫古飛船,告訴老張和方雨竹的分身,要謹慎小心,防備一下那個手持人世劍的瘋子。

  商毅沒準會是一個能吞噬一切的恐怖「黑洞」,為了集全至寶,他有可能會殺了所有人!

  月光如水,山頂寧靜,王煊打完電話後,發現縮小版的劍仙子還是在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呢。

  小東西記仇了,想反過來掐他的臉,報復回來。

  「至於嗎,我是看你可愛,覺得你漂亮精緻,當成自己人了,所以才沒忍住……好吧,得罪你了。」王煊道,準備就地閉關,去參悟天下第一劍經,回味下那個瘋子最後劈出的劍光。

  「你嘴角有血。」誰知,縮小版的劍仙子並沒有再計較,看到他口鼻間的血,幫他擦去了。

  「謝謝你,幫我把她接引回來。」她小聲道。

  「自己人,客氣啥,真要謝的話,再讓我捏捏!」王煊笑著坐了下來,然後,這種話一出,頓時就被小東西用拳頭砸在了頭上。

  他確實也受傷了,不是被上古瘋子商毅最後的劍光殺傷的,那些都被姜清瑤擋住了。而是在觀看劍經時,他的眼中,他的心中,出現各種恐怖的大劍,傷到了他。那些劍光,斬落星辰,斬斷星河,斬破宇宙,在他的心中,縱橫交織,是無數的巨劍,破滅萬物!

  關於這些,劍仙子也幫他硬抗過,不然的話,他看不完整部劍經,自身就炸開了。

  王煊盤坐,心神進入命土,而後跑去飄渺之地,避開小東西,開始領悟這個神話時代的第一劍經。

  他在虛無之地,一遍又一遍的演練,梳理心中的劍光,在這裡連推演這門霸道絕倫、至高無匹的劍道真解。

  直到很久後,他疲倦了,精神異常困累,這才停下,一念間,巨劍橫空,斬向紅色物質,收斂間,霸道劍意消散。

  但是,沒過多長時間,他又開始練劍,如同瘋魔,沉浸在那種張揚的劍道中,有劈斷開星海、劍滅星系、撕開大宇宙的場景出現。

  「該回去了,大體上捋順了這部劍經,但需要時間去磨,不可能一蹴而就,直接練到圓滿,就是瘋子自己,初練此劍經時也不可能那麼快。」

  王煊返回現實世界,睜開眼睛。

  他發現,臉部不自然,毫無疑問,被那小東西掐過,這讓他無語了。

  銀月還在,現實世界沒有過去多長時間,他發現,劍仙子開啟了內景地,元神盤坐當中悟劍道呢。

  她的傷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了,得天藥相助,不會惡化,能夠好轉。

  至於縮小版的劍仙子也在裝模作樣的練劍,但不時偷瞄他兩樣,見到他臉上的指印,頓時美滋滋。

  這一夜,姜清瑤反覆進入內景地,坐關悟法,她身上劍意越來越濃,背負的仙劍更是錚錚而鳴。

  直到清晨,天光大亮,紅日噴薄,她才結束這次閉關,整個人沐浴朝霞中,帶著不食人間的光彩,越發的空明超然了。

  「怎麼樣了?」王煊問道。

  姜清瑤微笑:「沒事了,我刻意留下了那道劍意,在解析與重新構建,為我所用,一旦揣摩透了,可以加速我對第一劍經的理解,早日踏出自己的劍路。」

  王煊放下心來,然後又問道:「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融合歸一?」

  「對呀,趕緊的,我要長大!」縮小版劍仙子等不及了。

  劍仙子笑著扯了扯她的小臉,道:「還你一個無憂的童年多好。」

  「你才童年呢,我要長大,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奚落我就是在奚落你自己!」小東西反擊。

  姜清瑤道:「我覺得,暫時維持現狀比較好。超凡落幕,神話永寂,接下來大概會有各種劇變,我們不易妄動,這樣分開反而更安全。甚至,我們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地方,先以一大一小兩具身體,維持一段時間。」

  縮小版劍仙子頓時不幹了,道:「你要去紅塵中逍遙,讓我繼續在荒山中睡覺?」

  「那我在這裡坐關好了,你去紅塵中轉一轉。」姜清瑤想閉關參悟劍法。

  王煊道:「短期內,沒什麼敵人在舊土,我帶你們一起去走一走,看一看吧,紅塵千年,和以前不一樣了。」

  「好啊,好啊!」小東西舉雙手贊成。

  正在這時,趙清菡在群中發消息,問王煊在哪裡,怎樣了,要不要出來一起吃飯。

  這個群是深空彼岸群,裡面是一起去過不朽之地的幾人,後來又混入一個秦誠。

  現在,趙清菡和吳茵還沒有離開呢,覺得超凡落幕前,新星那邊較亂,沒有舊土安全,這邊有熟人,有高手坐鎮。

  「老王,在哪呢,消失好幾天了,你可別一聲招呼不打又跑進宇宙深處。」秦誠也喊話。

  「好,中午安城,流金歲月餐廳見!」王煊回應,然後轉身看向一大一小兩個仙子,道:「走嘍,帶你們入世,順便認識一下新朋友。」

  不久後,劍仙子御劍而行,帶著王煊和小東西,就這麼飛天來到安城外,沒有直接進去,避免引起圍觀。

  小東西畢竟在現世中呆了一年了,知道各種劇變。但是,劍仙子姜清瑤卻沒有經歷過,她看著這座現代大城市,有些出神,師門,曾經的劍山等,再也看不到了。

  「在想什麼?」王煊問道。

  「我在想,當年我第一次進一座城池時,我師傅為我買冰糖葫蘆的場景,好甜的印象。」姜清瑤輕語,時光流傳,古代城池被高樓大廈取代,那些人再也見不到了。

  「我也想師傅了。」縮小版的劍仙子眼圈紅了,那個雨夜,她的師門,所有人都被那個黑衣人殺死了,再也不可能見到她們了。

  「現在也有冰糖葫蘆,我帶你們去買!」王煊說道。

  不久後,一大一小兩位劍仙子,一人攥著一串冰糖葫蘆,姜清瑤微微失神,小東西則已經香甜的啃了起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