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心不設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什麼關係?王煊一怔,如果平日他肯定不會就陷入這個問題當中,怎麼回應都不合適,跳出這個問題圈就是了。

  但是現在,他比誰喝的都多,每個人都和他碰過杯,這可是從仙界帶回來的酒漿,添加了各種聖藥和靈物等,讓他也徹底昏沉了。

  「清瑤仙子……是一個很好的人。」王煊說道。

  趙女神明顯醉上頭了,一掃往日的冷艷氣質,聞言後頓時笑了,緋紅的臉竟有幾許嬌媚,攏了攏秀髮,道:「你……為仙子發了一張好人卡?」

  姜清瑤的臉色頓時微黑,到了現在,她已經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了,誰能給她發卡?劍仙子很驕傲,當然沒有人!

  「不,怎麼可能。兩碼事,不是那意思。」王煊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道:「我是說,清瑤人真的很好,不僅超塵脫俗,心地也不錯。」

  酒後吐真言,這些不是敷衍,他尤記得,在前往新星前,劍仙子託夢,讓他將真骨埋在荒山破道觀瓦礫下,並讓他從仙骨上刮下黑色粉末,說可以保他性命。。

  早先他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到了新星後,和妖魔廝殺,可回歸的殘仙對抗,他才了解到,那是雷劫孕育的仙道生機,那是劍仙子的本源生命,對一個想復甦的仙人來說,至關重要。

  自那開始,王煊就覺得,劍仙子可交,非常值得信賴,心底最深處有光明,反應出了一個人的本質。

  而她的主身得知要被接引後,在仙界費力尋找天藥等,準備彌補他可能出現的本源虧損等問題。

  所以,王煊對她沒戒心,可以背靠背對敵,託付生死,並第一個將她從大幕中接引回來了。

  「我相信她,很放心,能成為修行路上相互扶持,生死與共的同行者。」王煊不自禁就說了出來。

  然後,他就又接著口吐真言了,道:「當然,劍仙子看起來青春靚麗,美貌如天仙,其實也有些小缺點,傲嬌,小腹黑,臭美,喜歡聽人誇獎……」

  旁邊,姜清瑤臉色徹底發黑了,她可沒醉,聽的真切,眼神中有劍光,當場就斜睨了過來。

  不好聽的,不是誇獎她的,當然不能讓他說下去了!

  縮小版劍仙子也在瞪他,說姜清瑤不就是說她嗎?磨拳霍霍,不管能不能打得過,她已經想下黑手了。

  「我問你……和她到了哪一步,什麼關係?」趙清菡追問,這和她平日的風格很不相符,不再那麼矜持,竟追著一件事在問。

  「砰!」小東西下手了,用拳頭捶在王煊頭上,道:「誰臭美,誰傲嬌,誰喜歡聽人誇獎?!」

  王煊忍不了啊,這小傢伙要造反嗎?他頓時拎住了她,而後掐住了她微醺後的那張紅撲撲的小臉。

  一剎那,不止縮小版的劍仙子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趕緊掙脫了出去,連劍仙子的美目也橫了過來,有劍光在蕩漾。

  「姜清瑤,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他摸我了,你還不壓制他!」小東西直接告狀。

  秦誠、青木、陳永傑幾人都一怔,雖然喝多了,但還是聽清了,一大一小是一個人?

  吳茵和小狐仙也不跳舞了,酒醒了一些,回頭看來。

  「一個人?!」趙清菡也抬頭。

  「喝酒,在共飲一杯,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還沒到晚上呢,劉懷安老爺子明顯喝多了。

  然後,氣氛回歸,他們再次相互碰杯。

  「發他好人卡啊!」小東西瞥了一眼喝醉的趙清菡,湊到她眼前,這樣攛掇。

  被王煊掐臉後……她記仇了。

  「沒卡可發,你真和她……是一個人?」趙清菡婀娜身段搖晃,笑著拉住她的手,在那裡仔細地看。

  「是啊。來,再喝一杯,不用誇我,說一點王煊的糗事,我一樣愛聽。」縮小版劍仙子叮的一聲,又舉杯了,她很難醉酒。

  「他是我大學同學,在密地救過我,哦,還親過我……」趙女神確實醉了,不然,打死也可能說出這些話。

  她還在笑,搖動著晶瑩的酒杯,在那裡看稀有的瓊漿玉液冒出光輝,道:「來……再喝。」

  頭腦昏沉的秦誠手撫額頭,原來女神也有這樣的一面,看她憨態可掬,嚷著還要喝酒的樣子,他真想給拍下來,然後,他略微清醒,等會兒,老王和趙清菡在密地怎樣了?

  較為清醒的是陳永傑和青木……當作沒聽見。

  「完了,趙趙你完了,我聽到了,我要拍照,我要錄音,明天我要給你看,給你聽。」吳茵嚷嚷著。

  然後,她略微清醒了一些,搖晃著傲人的身材,走了過來,瞪著王煊,道:「你……都做了什麼?」

  王煊喝的頭大,揉了揉太陽穴,他記得,在密地時是趙清菡先親了他一下,他才加倍還回去的,可是現在好像解釋不清了。

  從密地回來後,他和趙清菡朦朧的關係似乎降溫了,他一直沒有說過什麼,今天聽聞到這些,有些異樣。

  「好香的酒,好有特色的珍餚。你們餐廳怎麼回事?有好貨,卻不給我們上。我都說了,宴請貴賓,就這樣敷衍我?」

  包廂門沒有關嚴,有人路過,聞到了那種醉人的酒香,看到了滿桌的特色菜品,頓時不滿了,對餐廳的人發火。

  「啊,這……不是我們提供的,是他們自帶的,點完餐後,替換成他們自己的了。」餐廳的經理親自來賠笑臉。

  那個人很強勢,直接推開包廂的門進來了,一頭金色髮絲十分濃密,身材高大,滿臉縮腮鬍鬚,是個很強的修行者,血氣雄渾,不加掩飾。

  「你們這些人中,有人是從仙界回來的吧,帶回來的食材真不錯啊,稱得上珍餚,看來頗有些來歷。」

  他眼光很毒辣,第一時間判斷出,這種食材不是一般的門庭所能獵取的,那種酒漿同樣稀有。

  「相逢即是緣,我這邊有幾位貴客,也頗有些來歷,能不能勻給我一些美酒和特殊的食材。」他笑著說道。

  當看到王煊手中的紫皮葫蘆後,他有點移不開目光了,確實不是簡單的人物,第一眼就辨出了瑰寶級奇物。

  「我們也很樂意交朋友,但是,酒漿沒了,食材都擺在桌子上了。」王煊運轉經文,讓自己清醒些。

  對方雖然說話敞亮,但是,這麼直接闖進來,隱約間的強勢,讓他不喜。真當鵬翅、鳳髓、海神蚌、仙螺這些是一般的東西嗎?哪怕在仙界都是屬於極其珍貴的奇物,誰能隨口索要。

  金髮男子笑了笑,道:「各位,我是在給你們機會啊,送你們一份不小的造化,讓你們結識到真正的大能,錯過會後悔一輩子的。」

  秦誠不愛聽了,道:「你誰啊,空手套仙宴嗎?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張口就給我們造化,送我們機會,那你倒是送給我們啊,為什麼反過來讓我們給你稀珍食材和絕世美酒?」

  「大能,假的吧?」青木更直接,在誰敢在人間稱大能?包廂中可是坐著一個弒神者,還有一位絕世仙子,跑這裡來稱大能,這得是多麼大的勇氣。

  小狐仙看著他滿頭金髮,懷疑道:「騙吃騙喝的異域毛神吧?」

  「咦,獸人族的,小傢伙不要亂說話,大能功參造化,不是你可以評價的。」金髮男子眼神凌厲起來。

  「你還是走吧,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小狐仙彈指,一道清光飛出,想將他送出去。

  然而,轟的一聲,炸雷響起,男子一拳就轟破了清光,確實很強,在神話末年依舊有九段的實力。

  他向前邁了一大步,頓時衝擊的小狐仙踉蹌倒退,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被小東西扶住了。

  房間中,氣氛頓時不同了,直接寒冷了下來。

  金髮男子原本很強勢,血氣旺盛,但是,他忽然感覺不對勁兒,這裡的人似乎沒有一個害怕的。

  尤其是在他展現實力後,結果對面都是俯視的姿態,這不像是他虎入羊群,他突然覺得,自身反倒像是掉進虎穴中了,渾身冰冷,有些要發抖。

  他看出,以其中一男一女為主,散發的氣息居然讓他顫慄,強烈的不安。

  「各位,有點誤會,我衝動了,對不起啊,我賠罪。我們那邊有三位祖師降臨,我也是有些心急,怕招待不周,所以亂了分寸,勿怪。」

  他很主動,立刻解釋,因為,他真的有些驚悚了,不想在這裡吃虧,先走了再說。

  砰的一聲,他被縮小版的劍仙子一腳踢中,想躲都根本避不開,從敞開的包廂門那裡飛了出去。

  金髮男子狼狽墜地,爬起來就走,沒敢放什麼狠話。

  「清清,你真厲害!」小狐仙立刻讚美。

  「我叫清瑤,你這傻白甜!」小東西糾正,不滿它亂稱呼。

  「有些意思,竟來了一些異域神明,而且,著實不弱,難怪金髮男子那麼有底氣,很自恃。」王煊有些意外。

  在城市中,他沒事不會以精神天眼亂掃,現在稍微搜尋,頓時發現了異常。

  顯然,劍仙子也早已有感應。

  在人間,強者都會隱去氣機,避免驚擾到普通人,現在遠處那個包廂的人也注意到他們了,散發出很旺盛的血氣,以及強大的超凡波動。

  最終,那些人一起走過來了。

  「舊土真了不得啊,隨便一個人出手,就能傷我的門徒,真是臥虎藏龍。」有人說著,推開了房門。

  毫無疑問,來的這些人都很自負,事實上,現在他們散發出神明氣息,皆被神聖光芒籠罩,尋常超凡者確實擋不住,甚至會忍不住低頭,被壓制的軟倒在地上。

  「和絕世列仙一個級數,神明中的至強者,竟在舊土中一下子出現三位。」王煊開雖然無懼,但卻有些吃驚。

  這些人為何而來,是從不朽之地乘飛船而來嗎?

  為首者的三人,被絢爛神光覆蓋,都是大結界的至強神明。

  此外在他們的身邊,還有一位妖聖,以及一位天仙,是仙道之地的准絕世,陪著異域神明而來。

  妖聖和天仙,都在羽化登仙第九段,是來自仙界的僅次於絕世高手的生靈,竟和那三大強者走得那麼近。

  那名妖聖認出了劍仙子,臉色微變,但很快又鎮靜下來,因為他們這裡有三位絕世級神明。

  「她是姜清瑤,號稱近古以來最強奇才,是一位準絕世層面的高手。」妖聖低語,告知三大神明。

  他還不知道,劍仙子已經衝破桎梏,成為絕世列仙中的一員,並且是接連破了幾道小關卡。

  「你們很自信,見到至強神明都不起身。」早先的金髮男子冷笑道,現在他是徹底不怕了。

  「三位大能親至,你們架子倒是很大,還不覲見神明?!」一位灰發人開口,在那裡喝斥。

  「毛神!」小東西不屑,最不吃這一套,不就是絕世層面的異域人嗎,竟敢來這裡擺排場,呵斥她。

  三大至強神明目光璀璨,看出她和劍仙子同源,應該是一個人,皆冷漠無比,其中一位神明探手,直接向前抓來。

  正常來說,至強神明對付准絕世,自然手到擒來,所以他沒有任何話語,直接就動手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面部表情僵住了,脖子劇痛。一隻有力的大手,一把攥住了他的脖子,給拎了起來。

  王煊動手了,怎麼能容忍他們放肆。

  這群人頓時都懵了,什麼狀況,這是哪裡,出手的青年是誰,一把就薅起了一位至強神明?!

  感謝:讀者1479058809437982720、GD鬼刀、叄生緣淫醬油,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