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給妖主一張燦爛的笑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原本寧靜而自恃的神明都懵了,什麼結果都可以想像,但是,這種場面讓他們摸不著頭腦,而後全身冰冷。

  那是誰?赫赫有名的銘川古神,一位至強者,就這麼被人攥著脖子,一把就給薅了起來,掙扎無用!

  所有人的冷汗都冒出來了,這還怎麼打?三大神明,共遊人間,原本仙擋殺仙,佛擋弒佛,可是現在,他們從頭涼到腳。

  即便是在不朽之地,在大結界中,他們也沒有過這種經歷,開什麼玩笑,誰見面就能像掐小雞仔一樣,這麼對待一位至強神明?

  「這位道友還請住手,這是來自不朽之地的神明,來我仙道之地做客,不應這樣。」妖聖開口。

  然而,砰的一聲,還沒等他勸完,就被王煊一腳踹中,從房門飛出去,撞碎對面房間的牆壁。

  「你一個仙道之地的妖仙,甘願當異域的帶路人,剛才什麼嘴臉,你自己不清楚嗎?」王煊逼視他。

  這個妖聖不是善類,介紹劍仙子為仙道之地近古第一人,那種表情,面對異神明那樣阿諛奉承的神態,讓人反感。

  見到這一幕,儘管心中憂懼,在場的人還是準備對抗,因為,這位似乎很不好溝通,而且被掐住脖子的那位……頸椎要斷了!

  敢出手,且有強大實力的人,自然是另外兩大神明,一個爆發綠光,化成精神天藤,足以撕開列仙,刺穿虛空,向王煊覆蓋過去。

  然而,王煊身體微微發光,紅色物質蔓延,三尺內各種術法無效,所有接近過來的秩序餘韻都潰滅了,那些精神天藤全部炸開,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接著噗的一聲,這個神明也被王煊一把攥住脖子,就是這麼的粗暴與直接,讓他口鼻溢血……

  不是他不想躲避,而是根本避不開,那是一片精神牢籠,王煊的元神發光,鎖鏈密密麻麻,像是星河交織,將他定在那裡。

  另外那個神明,長矛都舉起來了,流動烏光,無比鋒銳,隱約間仿佛在滴落神血,這是陪他常年征戰的兇器,可是現在他也動不了。

  一頭大道巨龍浮現,那是殘餘規則的凝聚,恐怖而強大,盤旋在此,龍尾鎖住他的黑色長矛,龍頭盯著他的面部,就這麼給鎮壓了。

  噗!

  他七竅流血,被壓制的身體內骨頭咔吧作響,最後被生生擠壓的軟倒在地上,根本支撐不住。

  這是什麼怪物?三大神明在心中吶喊,不甘而又憤懣,同時感覺到一陣恐懼,遇到超絕世了嗎?

  除卻面對勾陳帝宮和超絕宮那兩個鼻祖外,其他人根本難以給他們這樣無法匹敵的至高壓迫感。

  後面,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早先那個金髮男子,他瑟瑟發抖,回去請來三大神明,卻落得這麼一個結果?

  早知如此,他還裝什麼超然,賠禮道歉就是了,結果現在把三大祖師都給搭進去了。

  現在,兩大神明被王煊攥著脖子,一位神明匍伏在他的腳下,這個場景,這樣的畫面,讓人感覺不真實。

  另外幾人,包括妖聖和天仙,也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對上這種人,簡直是無解,他們意識到,踢到鐵板了,或許遇上超絕世了。

  有人想跑,比如被王煊一腳踹飛出去的那名妖聖,想化成一道虹芒,鑽地遁走算了,留在這裡沒什麼好下場。

  然而,一聲蟬鳴,王煊那裡浮現真形奇景,一隻混元天蟬,雙翅震動,有漣漪擴張,所有妄動的人,身體都噼啪作響,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倒在地上。

  頃刻間,王煊解決戰鬥,這裡徹底安靜了。

  「我很好奇,你們到底從哪裡過來的,應該不是乘坐飛船從不朽之地追擊我而來吧?難道是從大結界過渡到仙界,而後殺出來的?」王煊問道。

  幾人有點懵,很想問,你是誰?聽口氣似乎是個名人,值得被人從不朽之地追擊過來?

  「請問您是……」金髮男子硬著頭皮開口,用了敬稱,全身都在發抖,他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王煊。」他沒有隱瞞,想問一問,這些人所為何來。

  「聽著耳熟。」有人低語。

  「是你!」那名妖聖和天仙顯然知道王煊,諸仙共尊的新約上簽署了他的名,另外他在人間鬧出的動靜不算小。

  「我知道了,前些日子在我們不朽之地出現一個青年,也叫王煊,殺了幾位神明!」金髮男子震撼,臉色煞白。

  三大神明,臉色徹底變了,都感覺壓力巨大,他們真不是追尋此人而來,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我們沒有想到,你的故土在這裡。」一位神明苦澀地說道。

  「說說什麼情況吧,你們怎麼回事?」王煊問道。

  「我們沒有惡意!」那個妖聖搶先開口,他有些焦急,似乎慌了。

  別人看不到,王煊的精神天眼看的清楚,他和那位天仙的眼底深處都有驚懼,在害怕什麼。

  「說!」王煊逼問,明確告訴他們,別等著他搜神,那樣的話,他們的元神可能會化成碎片。

  「我們不是為對付你而來。」三大神明中的銘川古神開口,講述了內情。

  他們隨著勾陳帝宮和超絕宮的兩大鼻祖遠征,進入仙道之地爭奪至寶,最後兩大鼻祖只帶走一件,負傷踏上歸程。

  但是,兩大超絕世留下一些後手,有至強者被要求駐紮在仙界中,關注這邊的風雲,為以後做打算。

  此外,還有至強神明的化身被送出大幕,進入這邊的現實世界,追查方雨竹、張道嶺他們在人間的痕跡,以及各種舉動,解析他們。

  因為,兩大鼻祖早已視方雨竹為恐怖對手,有意謀奪對方的至寶,將來可能會正面碰撞上。

  「我們得到密報,前陣子,方雨竹几人曾在舊土駐足很長時間,所以追查了下來。」

  至強神明的分身,親自進入現世探查,可見多麼的重視,這是真的將方雨竹這樣的超絕世視為不久後要硬撼的強大對手了。

  「你們真敢想,超絕宮和勾陳帝宮那兩個老傢伙,半路被人截殺,在齊天手中吃了一次暴虧,還想謀奪方雨竹的至寶?」王煊冷笑。

  然後,他霍的轉身,看向妖聖和天仙,道:「你們兩個,真是吃裡扒外啊,帶著域外的神明,來對付仙道之地的人,找死嗎?!」

  尤其是,這樣調查下去的話,必然也會找到他身上來,涉及到青木和陳永傑等人。

  因為,他們幾人都和方雨竹、老張、妖主等有交集,關係很近,在舊土沒少碰頭。

  後面,秦誠震撼,他清楚了,這些人中有頂級神明,有妖聖和天仙,層次都太高了,可是全被王煊給輕易鎮壓了。

  他一陣失神,想到了和王煊在新月時的經歷,真的一語成讖嗎?那個時候,王煊曾說,列仙的歸列仙,人間的歸王煊。

  當時,他還在笑話他,沒有想到,真有這麼一天,在人間,王煊竟能壓制這種絕世層面的生靈。

  趙清菡、吳茵也都酒醒了一些,近距離目睹,所謂大幕中的頂尖強者,在人間被身邊熟悉的那個人壓制,她們一陣出神。

  「這是直衝大後方而來,這種人不得不防,應當及時處理。」劉懷安老爺子開口,老頭殺伐果斷,面對仇敵時,可不管對方什麼身份,有多大的來歷。

  「老爺子,您說得對,回頭都弄死!」王煊點頭。

  劉懷安:「……」

  「你不能對我們下手,有話好說,這樣容易引起不朽之地和仙道之地開戰,不要亂來。」金髮男子慌了,他後悔地想給自己一刀,竟惹出這麼大的麻煩,悔之晚矣。

  「王煊,這是大事件,有可能會引發跨越大戰。」妖聖也咬牙開口,現在認命可不行,真可能會死。

  「你們也太高估自己了,我在不朽之地連殺多位神明的化身,也沒見誰要來圍剿我,你們當自己是誰,探路者而已,真出了事也只是棄子而已。」王煊說道。

  這些人是為了對付方雨竹和老張他們,收集信息而來,已經是敵對立場,他不會手軟。

  當然,他不可能在這裡下手,都給封印了,塞紫皮葫蘆中,至於掃尾工作,安撫餐廳的人,都將由專業人士青木和老陳出手。

  自始至終,姜清瑤和縮小版的劍仙子都很平靜,因為仙界的爭鬥比這激烈和殘酷多了,動輒就是一個道統的消亡。

  「你在現世這麼強啊。」劍仙子開口,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偏著頭看向王煊,美目有光彩。

  王煊道:「還行,但是我覺得還是差了點事兒,萬一惡龍齊天的真身出來,我會很危險,所以我還想再提升。」

  雖然,他這個陣營有高手,比如方雨竹,現在又將劍仙子真身接引出來了,但是,他還是想靠自己。

  況且,齊天真身出來,那是敢與方雨竹真身硬抗的狠茬子!

  此外,還有一個上古瘋子呢,不知道他真正的立場,絕對是最高危險等級的人,他懷疑,方雨竹都有可能不及。

  「嗯,我也想提升,希望還能再涅槃,變得更強。」說到這裡,姜清瑤看向王煊,眼中有燦爛的光,道:「上次逃生,你竟能擋住那個瘋子的劍光,那是什麼?」

  「御道旗的殘破旗面和旗杆組件等。」王煊硬著頭皮回應道。

  劍仙子瞥了他一眼,道:「不管是什麼,防禦力真的很強,還能動用嗎?如果可以的話,我發現了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但也有大造化,能讓我們再蛻變!」

  王煊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和她以精神交流起來。

  「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最深處,有一片神秘之地,我在採摘葫蘆時發現的,能孕育出混沌神藤,那裡非常特殊,有凰骨,有龍角,疑似有一口傳說中的精神血池!」

  ……

  「陳永傑,青木,你們在哪裡?我有非常緊迫的事情找你們,幫我聯繫妖主!」小白虎來電。

  她在人間的化身急了,知道了仙界發生的事,妖主洞府竟然光禿禿了,她徹底傻眼和震驚。

  事實上,她的主身,心虛了好幾天,決定還是讓人間的分身聯繫妖主,她的主身無能為力了。

  因為,身在仙界中,想要前往不朽之地對應的大結界,沒有絕世級修為,根本無法跨域。

  「我們在流金歲月餐廳,你來吧。」青木告訴她地點。

  他是專業人士,隨身就帶著一個黑色的箱子,裡面有最先進的通訊設備和微型超腦,能和宇宙深處的飛船取得聯繫。

  以前信號還時斷時續,但是,不朽之地那裡的科技文明不弱,經過科技和生命之地的人加持,那裡和各地能夠保持聯繫,經過各種蟲洞中轉等,雖然有延遲,但也至於徹底中斷信號了。

  圓臉少女來了,很焦急,而青木已經提前動手,和宇宙深處聯絡上,她來的時候,正好有信號反饋。

  「青木,關於那個瘋子的事,你們不用擔心,連王煊都猜測到他很危險,我們從上古末年走來,對瘋子了解比你們更深,心裡有數。」妖主出現。

  「那就好!」青木和陳永傑都點頭。

  「妖主,我們仙界的家被人光顧了,鬧賊了,被偷了個乾乾淨淨,我頭上還被人打了一個大包!」小白虎第一時間控訴,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包廂中,不遠處,王煊和劍仙子面色平靜,彼此對視,什麼都沒有說。

  過了很長時間,畫面才緩衝好,妖主依舊是紅衣,風華絕代,蹙眉問道:「有人敢光顧我的洞府,全部盜光了,什麼都沒有剩下?」

  「是的,只剩下我。」圓臉少女很委屈,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老張和冥血教祖出現在畫面中,老張笑道:「可以啊,讓人將家底都給掏空了,就剩下一隻小貓。」

  「嗷!」圓臉少女氣憤,本來就很委屈了,現在還被那個張教祖調侃。

  妖主妍妍確實很生氣,心中憋了一團火,竟然有人敢在大後方端掉她的洞府,誰做的?!

  她剛想說什麼,然後,透過畫面,看到了包廂中的部分情景,那張桌子上的食材,眼熟啊,有不少都是她喜愛吃的,那是人間嗎,很奢侈!

  她有些懷疑,該不會是小白虎貪吃,監守自盜吧?然後,包廂中身影晃動,她似乎看到了熟人。

  「青木,把通訊器材挪動下,讓我看看你們那裡。」妖主開口。

  下一刻,妖主妍妍便看到了劍仙子,並且得到回應,姜清瑤大大方方,露出一臉燦爛的笑臉,還對她比了個剪刀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