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此弟不宜久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縮小版劍仙子也湊了過來,同樣一臉開心的笑容,這樣純淨的小臉更顯燦爛,和姜清瑤頭挨著頭,也比劃了一個剪刀手。

  原本妖主就神色不善了,已經產生一些聯想,心中覺得不妙,結果不止一個姜清瑤,還湊過來一個模樣極相近的小東西,這是「雙倍傷害」。

  一大一小兩個姜清瑤,明艷如同朝霞中帶著露珠的花骨朵似的,她們身邊各種精緻的餐具中都是稀有的食材,海神蚌、仙螺、黃金葡、火龍棗。

  妖主越看越合胃口,也越看越眼熟,尤其是,其中一壺酒,那種款式,是她在仙界特異讓人煉製的。

  她頓時要炸,認為破案了,元兇就在鏡頭前,那傻白甜的小白虎,還在那裡控訴呢,她嚴重懷疑,家賊勾結了外鬼。

  妖主妍妍大致確定了,應該是姜清瑤下的手,將她的家底給端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她看來,劍仙子偷摸抄家也就算了,這還跑鏡頭前來亮相,擺剪刀手,這是在赤裸裸的示威嗎?

  她高聳的胸口起伏劇烈,憋了一股火氣,同時很想問一問那傻貓,這是在故意配合外人氣她嗎?

  就在這時,她也看到了王煊,坐在那裡,面前有一盤鵬肉脯,黃金霞光流動,氤氳靈氣蒸騰。

  最過分的是,王煊面前那個酒杯像是她用過的,是她留在酒窖中的寶物。。

  王煊保持平靜,面露微笑,和妖主打招呼,揮了揮手,他心中確實沒底,這位乾姐姐在想什麼?

  不過,他倒是一點也沒慌,認定這是在幫妖主妍妍搬家,萬一隨著仙界熄滅,徹底毀掉,那就太可惜了。

  再有,他認為,自認識妖主以來,不是被她恫嚇就是威脅,要借他內景地回歸,似乎總是在被欺壓,這次端掉她的洞府,好像沒怎麼愧疚。

  不就是一些食材和酒漿嗎?作為乾弟弟吃一些喝一些怎麼了,就當她以前總想捉拿他的賠禮了。

  「一起!」小東西將王煊納入鏡頭中,拉著他一起合拍,兩個「花骨朵」共同比劃剪刀手,再加上王煊這片綠葉,簡直讓妖主受不了。

  她心情糟糕,盯著王煊看了又看,原本大致猜測到,有這麼一個關係匪淺的乾弟弟後,她還心情異樣呢。

  現在,她想大義滅親。

  「妍姐,你那邊什麼情況了,現在還好嗎?」王煊問道。

  妖主妍妍不想搭理他,看著那一桌子食材,再看到他們坐在一塊拍照,她很想一巴掌從宇宙深處拍過來。

  老張笑呵呵,道:「真過分啊,就剩下一隻寵物貓,偌大的洞府都被搬空了,藥園子中一株雜草都沒剩。」

  他也看到包廂中的情況,道:「伙食不錯,比我吃的都好,不過那白虎是認真的嗎?我看是監守自盜吧。」

  「小白,你糊塗啊!」妖主盯著小白虎,然後,讓她仔細看看包廂內,那些是不是自己洞府的東西。

  「我太著急了,都沒注意到,原來那個女劍仙也在這裡,她削過我!」圓臉少女憤憤不已,並掃視桌子。

  最後,她不知道那些食材是不是出自妖主洞府,但有一壇仙道酒漿中的珍品,她絕對認識,因為那是她的收藏,從妖主的酒窖中偷偷搬回自己房間十幾壇。

  「欺虎太甚!」她瞪圓了眼睛,實在無法忍受。

  包廂中徹底亂了,陳永傑和青木以及劉懷安老爺子,都瞠目結舌,這酒漿和食材都有這樣大的來歷?

  「妖主家的酒就是好喝。」小狐仙暈乎乎,醉醺醺地開口。

  「嗷嗚……」圓臉少女氣的快現原形了。

  宇宙深處,妖主妍妍讓自己靜心,她是最強大的列仙之一,身體不可能有問題,但是現在她依舊感覺心臟有點疼,血壓似乎要飆升。

  很長時間後,她練了金色竹簡上的一篇清心咒,才讓自己安定下來,聲音也變得和緩了,道:「走上劍仙路的那個小丫頭,你想當我弟妹?怎麼說,將來也得先過我這一關。」

  姜清瑤撇嘴:「紅衣大妖精,是你想當我弟妹吧,我知道你們沒什麼血緣關係,你要先過我這一關。」

  她本身在仙界,早先自然不知道妖主和王煊的複雜關係。

  但是,小東西知道一些狀況,都告訴給她了。

  青木負責和宇宙深處構建聯繫,現在如坐針氈,怎麼又開啟了一場災難性的針鋒相對,他想直接掐斷信號算了。

  「王煊,我和你說……」妖主妍妍開口。

  「信號不好,妍姐你在說什麼?」王煊一副沒聽清的樣子。

  「信號明明很好!」圓臉白虎少女糾正。

  「此弟不宜久留!」妖主妍妍氣的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王煊看了一眼青木,老青秒懂,不動聲色鼓搗裝備,信號頓時不穩了,而後適時中斷。

  「王煊,是不是你勾結這個女劍仙,將妖主的洞府給搬空了?」小白虎不依不饒。

  「怎麼可能,我又進不去仙界!」王煊矢口否認。

  「你……搬空了我們的洞府,還打了我後腦!」圓臉少女指著劍仙子,一副憤慨的樣子,但沒敢衝上去,真打不過。

  「也不是她,真兇在這裡,其實我們抓到了,但沒告訴妖主而已。」王煊說道。

  他將紫皮葫蘆中封印的三大神明給倒了出來,指著他們,告知小白虎,這就大盜,絕世列仙級的高手!

  我去!

  三大神明不甘心啊,這鍋不想背,什麼時候淪落到這種程度了,跑去當盜賊,丟不起那個臉。

  但是,他們張不開嘴,元神之光也發不出來,被王煊給鎮壓了,只能幹瞪眼,安靜的聽著。

  「來自不朽之地的大賊?」小白虎將信將疑。

  王煊道:「當然,原本我們都點菜了,結果這幾人不懷好意而來,被我們拿下,從他們身上的福地碎片中搜出各種稀世食材,我們臨時讓餐廳撤掉了早先點的那些酒菜。」

  不管信不信,圓臉少女都先下手了,手中出現一個鐵棒,咚咚咚,對著三大神明的後腦勺,一人來了幾下!

  她自己被人打出饅頭大的包,沒地方出氣,就先認定他們三個了,連著一頓敲,她心中痛快多了。

  三大神明瞪大眼睛,忍受不了啊,欺神太甚,一頭大貓竟敢在他們頭上撒野,但是,自身沒法反抗!

  「來,打累了吧,吃點東西,喝點酒,補充體力,消消火氣。」王煊勸道。

  秦誠、青木也都是很好的托,一起勸酒,縮小版劍仙子和小狐仙也湊熱鬧,氣氛頓時又熱烈了起來。

  最後,圓臉白虎少女抱著原本珍藏在她房間中的酒罈子,喝得飄了,醉了,嘟囔著,這是本就是她的藏酒!

  賓主盡歡,醉了好幾個,比如趙清菡、吳茵、小狐仙、圓臉白虎少女,都由關琳親自妥善安排了。

  王煊和陳永傑、青木一起出去了一趟,解決異域的幾位神明,以及那兩個帶路黨妖聖和天仙,有專業人士輔導,自然是乾淨利落,沒有什麼麻煩留下。

  王煊和劍仙子商量,再進仙界的事,有造化之池,有所謂的混沌神藤紮根之地,讓他們心動。

  「我也要去!」小東西叫著,想跟著進入仙界中,她希冀大涅槃,藉此長大一些。

  「不行,我們兩人絕對不能同時出現在險地!」姜清瑤一口拒絕了,而且這次難得的嚴肅起來。

  「我能進去嗎?」青木為了保住超凡也是拼了,在宇宙遠行時,他大起大落,在臨近舊土時,終於借王煊的內景地,再次成為超凡者。

  但也只是在一段而已,有什麼風吹草動,他保准還會第一時間被震落下來。

  「算了,仙界很危險,如果有造化,我肯定會給你們帶回來一些。」王煊絕對不可能讓他跟著去冒險。

  聽劍仙子的意思,那裡無比恐怖和危險,如果沒有什防禦力極盡強大的寶物,根本沒有必要去,不然會死在那裡。

  最終,王煊和劍仙子兩人上路,依舊是在夜晚,小東西負責護法,看管王煊和姜清瑤的肉身。

  仙界,兩人立身在一座秀麗的山峰上,眺望無盡遠處的棲霞高原,那裡是上古瘋子的練劍之地。

  「他離去了,那片劍山半摧毀了。」劍仙子說道。

  事實上,仙界很多人都惶惶不安,許多強大的道統都無比忌憚,不久前,那瘋子手持人世間睥睨天下,震懾仙界,實在太恐怖了,沒有人可以生出鬥志。

  「走,我們去不周山!」姜清瑤開口,帶著王煊沖霄而上,前往那片負有盛名的高等精神世界。

  一重,兩重,三重……

  劍仙子連著登臨很多高等重精神世界,終於找到了名為不周山的那片宏大天地,這是一個極其龐大和浩瀚的精神世界。

  「我們不會遇上那個瘋子吧?」王煊說道,這要是被堵住,會死的很慘。

  劍仙子搖頭,道:「不會,他去了最高等的精神世界,還在我們上邊的幾重天之外呢!」

  王煊雖然是十三段,但是,在這種高等精神世界中,還是需要劍仙子帶著前行,不然根本走不到這裡。

  這片世界,恢宏的山脈,壯闊如遠古的巨龍橫亘天地間,有著無以倫比的濃郁生機,各種神物和各種藥草等到處可見。

  有些大山,高聳入天穹,仿佛要直插入其他高等精神世界,有恐怖的金色神禽盤旋,有強大的聖獸出沒。

  王煊頗為期待,他如果在不周山深處,找到那口在神話傳說中都很飄渺的精神血池,從而涅槃的話,可以提升到什麼層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