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不周山精神血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高等精神世界不周山,恢宏,壯麗,有如詩如畫的美景,也有絕地,在這裡偶爾可見到麒麟出沒,可觀金烏沖霄,更有惡獸隱伏,地形複雜。

  「不周山在精神世界中,難怪現實中尋不到。」王煊感慨。

  它最早見於《山海經·大荒西經》:「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相傳,普通人有幸見到它的話,沿著它走,可以離開人間,直抵天界,也就是凡人眼中的超凡世界。

  「可是,普通人又怎麼能在不周山中遠渡。」王煊搖頭,連他都覺得太艱難了。

  因為,這是高等精神世界,一般的超凡者來到這裡都只能死,或者寸步難移。

  逍遙遊這個大境界,對應的就是對各種精神世界的探索,但也都是從低等的精神世界開始。

  至於直接進入不周山、廣寒宮、瑤池這種高等精神世界,那也就只能想像了,在什麼時代,這些都是強者才可立足的地方……

  「瑤池,真有成片的蟠桃園嗎,都是天藥?」王煊問道。

  劍仙子搖頭,道「怎麼可能,天藥又不是韭菜,割了一茬還有一茬,幾株母根長勢旺盛,看起來連綿成片而已。很多年都沒有舉辦過瑤池盛會了,那地方現在不好進,很難尋到,並且極其危險,應該是被超級怪物占據了!」

  高等精神世界,遠沒有人們想像中的那麼祥和,時常伴著莫大的兇險,以及不可預測的危機。

  不然的話,列仙乾脆直接搬到高等精神世界居住算了。

  「比如……你看那裡!」姜清瑤指向前方,不周山一座高山上,有悽厲的長嚎響起,令人精神為之繃緊,衝擊的人的元神。

  那是一個奇異的生物,暗金色的軀體,有些像是夜叉,又像是神鬼,枯瘦,皮膚堅硬,能輕易破碎大山,它僅有半顆頭顱,一條右手臂,更是失去了左腿。

  「這東部西很強,似乎在絕世層面?!」王煊神色鄭重地凝視。

  劍仙子道:「是,但不是正常的生物,屬於精神殘骸,都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留下的,沒有自我意識,只剩下了本能趨勢它屠戮,不是發瘋,就是沉眠。」

  她剛說完,那個生物縱天一躍,將高等精神世界虛空之外,一顆巨大的精神能量行星給抓了下來。

  這一刻,它極其恐怖,那隻獨臂暴漲,超越天穹,轟隆而鳴,壓制的附近這片區域各種生物都炸開了,精神能量駭人之極。

  王煊確定,如果沒有姜清瑤在場,他也沒法呆在這裡。

  在仙界,在高等精神世界中,絕世強者的威能才能盡顯無疑,抬手就能抓下來域外的行星。

  「不知道它的根腳?」王煊問道。

  「有可能不屬於這個神話時代,源自逝去的超凡文明,在漫長歲月前,蟄伏高等精神世界中,想要熬過萬古長夜而殘存的生物,但是,這樣遺留下來也等於死了,沒有例外。」

  高等精神世界之所以危險,殘存的古怪生物就是禍源之一,說不好就會從某片看似寧靜的山地中爬出來一隻,防不勝防。

  「沒有一個正常的生物成功熬過來?」王煊來了精神,頗感興趣。

  「沒有,神話永寂時,仙界熄滅,高等精神世界也會動盪不安,瀕臨崩潰,徹底暗淡並枯竭,沒有什麼生物可以正常活著,最好的結果是留下部分精神殘骸,真正的他們都慘烈死去了。」

  姜清瑤告知,這是共識,如果能藉此地熬過寒冬,早有修士大批量的趕來沉眠了。

  不止這個神話時代,連那些逝去的文明,也都有探索,並有記述,這條路不可能走通。少數倖存者,最後都會成為沒有自我意識的怪物,真正的元神都死了,殘存下的精神軀殼很可悲。

  「這個生物當年一定很強,現在的殘存體,只憑本能都能抬手抓下來這片宏大世界對應的精神星辰,恐怖啊!」王煊嘆道。

  轟!

  在他們觀察時,那個暗金色澤如同夜叉,只剩下半顆頭顱的怪物,發現了他們,一個跳躍,就是數百里,它踩塌了那片壯闊的山嶺,整個人橫飛過來。

  劍仙子面色微變,一劍斬了出去,這真的像是一掛星河,劍芒璀璨,餘威而已,溢出的絲絲劍氣就讓周圍的龐大山嶺倒塌了。

  劍光和那個怪物撞在一起,虛空爆開,空間裂縫密密麻麻,像是漆黑的天刀向著域外,向著不周山蔓延。

  那個怪物一個踉蹌,胸部有少許血跡溢出,但無大礙,獨腿猛力踏在虛空,它再次撲殺了過來。

  「這……」王煊心驚,這個怪物太變態了,絕世強者的劍光都沒有斬爆它,沒能劈開,其精神殘骸得多強?

  「走吧,和它纏鬥無意義,萬一再惹出來幾頭,我們可能會慘死在這裡!」姜清瑤說道,帶著王煊一閃而沒。

  然而,糟糕的事情發生,無聲無息,遠處出現一頭腐爛的猛禽,不知道是什麼物種,看起來普通,但是威能浩瀚,撲擊之下,讓劍仙子都倍感吃力,劍光暗淡了。

  而且,它的速度極快,縱橫數十萬里,可以迅速完成,它一個呼嘯,就衝到了域外,帶著大量的精神隕石,俯衝下來,簡直要滅世!

  轟隆!

  這片不周山猛烈的塌陷,被它和隕石衝撞的山脈崩塌,大地岩漿沖天,全面崩開了。

  劍仙子帶著王煊極速閃退,快速移動身影。

  王煊心中震撼,這就是高等精神世界的生物,動輒就發生毀天滅地的大戰,域外的星辰都被撲擊下來了。

  他有點理解了,大宇宙為什麼糾錯,現實世界中如果始終保持神話不熄,這些生物出去以後,動輒就摘星拿月,誰受得了?

  嗖嗖嗖……

  不同方位,足有五個生物出現,有暗金夜叉,有腐爛猛禽,有無頭金甲將軍,有一隻銀色的螞蟻殘骸,還有一具白骨架。

  五大強者,出於某種原始本能,對絕世高手的到來格外敏感,直接就獵殺,實在太恐怖了。

  強大如劍仙子左衝右突,都遇到了危險,噗的一聲她咳血了,仙劍劇烈顫抖,硬抗不同方位的攻擊,有些暗淡了。

  接下來,姜清瑤連著咳了三口元神之血,受創了,王煊頓時急了,道:「拿它砸他們!」

  他取出養生爐的蓋子,出師不利,劍仙子都負傷了,而且不輕,這不周山實在太危險了。

  姜清瑤看了一眼蓋子,露出異色,搖頭道:「不行,你趕緊收起來,這裡的大戰多半會引起一些有靈智的生物注視,若是爆發出極盡猛烈的氣息,會被有心人推演出來。」

  她帶著王煊不斷衝擊,最後,終於艱難殺了出去,兩人身上滿是血跡,主要是劍仙子流淌的。

  「沒事兒,問題不大。」她檢查了下傷勢,道:「這次比較倒霉,遇上五頭怪物圍剿。」

  高等精神世界就是這樣充滿不確定性,如果沒有危險,誰都可以來的話,漫山遍野早就被人翻遍了。

  「不算最糟糕的情況,據說,那個瘋子當年被一群怪物在高等精神世界中追殺了半年,並且是跨界圍剿,追擊,不死不休。」

  王煊聽聞,不禁動容,難怪劍仙子這次很謹慎,沒有帶肉身進來,在精神世界中那是累贅,除非是超絕世,不然總會受到些影響。

  他回頭望去,不禁有些驚訝,道:「咦,那些崩開的山嶺,沉陷的大地,還有沖天而起的岩漿,都在消退和恢復。」

  「高等精神世界,自我修復功能非常強,不然的話也養不了這麼多的奇物等。」姜清瑤點頭。

  不得不說,不周山太廣袤了,這片精神世界無邊無垠,他們飛出去一個百萬里,兩個萬里,三個百萬里……

  以劍仙子的速度,也是趕路很久,接著又持續了數日,沿途休息多次,像是沒有盡頭!

  「嗷吼……」一聲沉悶的咆哮,一座龐大的山體,高聳入雲,鬱鬱蔥蔥,突然裂開了,它張開大嘴,將王煊和劍仙子吞了進去。

  整座大山是一顆頭顱,覆蓋滿了草木和山石,沉睡無盡歲月,被飛過的絕世劍光驚醒,張嘴就吞人。

  劍光縱橫,斬神旗獵獵作響,最後,連養生爐的蓋子都出動了,砸碎這個生物的臉頰,那裡崩塌了一大塊,接著頭顱破碎,兩人狼狽逃走。

  「你是不是霉運纏身?為什麼我自己進來時,即便有危險也還不算離譜,可帶著你進來,一路上發生十幾次險情了,剛才更是差點被吃掉!」劍仙子抱怨。

  她剛養好的元神又負傷了,最後關頭,如果不是用養生爐的蓋子砸碎那個怪物的臉膛逃出來,他們真可能死在那裡。

  那是絕世高手中第九層的生物,極其強橫,頭顱殘骸全盛時,必然是超絕世!

  終於,又趕路三天,前後加起來足有八天了,他們快到目的地了,途中曾多次遇險。

  最嚴重的一次,劍仙子浴血搏殺七頭怪物,差點就死在那裡,關鍵時刻不得已再次動用爐蓋,兩人才逃之夭夭。

  「乾脆駕馭爐子前行吧!」王煊建議,實在害怕了,真擔心姜清瑤掛掉,那些精神殘骸一個比一個古怪,不屬於這個文明,力量離譜。

  劍仙子搖頭,道:「不行,不周山不止我們兩個人探險,萬一被人看到爐子,一旦傳出去就麻煩大了,而且,我就喜歡這樣的戰鬥,我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

  按照她所說,到了目的地再用,那裡沒有正常的生物踏足,不用擔心暴露。

  第九天,他們趕到了,這片地帶很普通,沒有磅礴的大山,沒有瑞霞沖霄,沒有仙草生長,山峰都很低矮,草木也都是是常見的靈物。

  越是這樣,越是讓王煊不安,連精神殘骸等各種怪物都不接近,這本身就有些不正常。

  到了這裡後,他將養生爐亮了出來,保護兩人,緩慢驅動前行。

  「又一個葫蘆!」王煊突然一驚,而後喜悅,激動,那個葫蘆似乎更佳!

  前方那座矮山上,纏繞著一株藤,應該是從山的另一面生長過來的,掛在他們這一面的山壁上,結了一個紅皮葫蘆,流光溢彩,混沌霧靄格外濃郁。

  至於那株藤,鬱鬱蔥蔥,伴著混沌光,顯然,他們來到了目的地!

  「這個葫蘆確實更好,但是,我當時沒敢摘。」劍仙子神色嚴肅地說道,因為,當她想要伸手採摘時,感覺極其不妥,生生忍住了。

  「我當時的感覺是,它好像被人煉化了,像是有主之物,很奇怪的直覺。」她補充道。

  混沌神藤上的葫蘆有主了?王煊愕然,謹慎的開啟精神天眼,仔細去觀察。

  姜清瑤道:「事實上,這片地帶也很古怪,以前我路過這裡時,並未看到什麼異常,直到兩個葫蘆成熟,此地才顯化出來。」

  「這該不會是有主之地吧?」王煊此時已經心驚了,他模糊的看到葫蘆中竟然有東西!

  姜清瑤警惕的掃視四野,道:「不像是正常生物的地盤,我感覺像是某個精神殘骸,某個超級怪物的沉眠地!」

  紅皮葫蘆,被混沌光霧包裹,強如王煊的精神天眼,也沒有徹底看透,只是大致看到,裡面像是有至寶級的漣漪波動。

  「不對,比至寶弱些,像是至寶殘骸,可是,它怎麼被孕育到葫蘆中去了,而且還有主人了?」王煊驚疑不定。

  葫蘆很誘人,但是,他和劍仙子一樣,也不敢下手去採摘,總覺得一旦觸動它就會出事,會有生命危險。

  「暫時先不要動它了,去探視下造化地,看那裡能否進去。」劍仙子說道。

  這片地帶矮山一座座,那些山谷都很空曠,死寂,沒有任何生物棲居,像是來到了無人區。

  混沌神藤粗大無比,能纏繞在矮山上,自然長勢極其旺盛,濃郁的生機和混沌氣相伴,讓它越發顯得不凡。

  「上次我隱約間看到,山谷地下有傳說中的精神血池,你來仔細看一看。」劍仙子說道。

  她具備半成熟的精神天眼,當初心中不安,對那紅皮葫蘆以及可能存在的超級怪物忌憚,就離去了,沒有冒險。

  今天,他們帶著至寶而來,想深入血池!

  「讓我看看,嘶,真是逆天啊,地下有大造化!」王煊當時眼睛就直了。

  地下赤霞萬丈,都是源自一口朦朧的血池,瀰漫混沌氣,精神天眼的至強感知接觸那裡後,他渾身輕靈與舒服,宛若要直接羽化飛仙了。

  他確定,這東西絕對能夠讓他再蛻變和提升!

  「量,不算少啊,足夠用,我們在精神血池沐浴後,大概率都能猛烈突破!」王煊激動與振奮無比。

  他已經在琢磨了,除卻他和姜清瑤外,大概還能提升自己這個陣營的高端力量,方雨竹如果再變強一些,應該能擋住那個瘋子吧?老張和妖主還有冥血再提升,是否可以觸及到關鍵門檻?

  很快,他又讓自己冷靜了,這地方太不一般了,神話末年,這麼的大的造化出世,絕對不是簡單的地帶。

  「謹慎,別樂極生悲,萬一不小心雙雙死在這裡,那就太悽慘了。」王煊提醒自己,大造化估計也意味著大危機伴隨。

  「你知道就好,別上頭!」姜清瑤說道,當初,她發現這裡後,稍微覺察異常,就毅然遠去,不為所動,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