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幕天鏡的主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混沌神藤的所在地,除了它外,寸草不生,偌大的山谷光禿禿,像是所有精華,天地萬物的精粹,都被它獨自吸收了。

  「先天混沌神藤,摸起來就是實物啊,高等精神世界真是奇怪,居然能誕生真正的葫蘆。」王煊嘆道。

  他和姜清瑤湊到近前,打量這株水缸那麼粗的藤蔓,對那個繚繞著混沌氣的紅皮葫蘆很不舍。

  「等我們走的時候,如果沒鬧出大動靜,沒出什麼意外,嘗試用爐子將它收走!」王煊說道。

  「你看清紅皮葫中到底是什麼了嗎?」劍仙子問道。兩人邊說,邊向山谷地下而去,要接近那口神秘血池。

  「看不清,扁平,有光,我懷疑它可能是大半塊……幕天鏡。。」王煊說道。

  雖然沒有看透,但他有所聯想,那種形狀的器物,最負盛名的自然是那件有傳奇色彩的至寶。

  姜清瑤第一次露出吃驚的神色,如果是幕天鏡殘塊的話,那來頭真的實在是太大了。

  當初,有人想虛實互轉,帶領一整個神話時代,進入所謂的真實之地,那些人就是出自煉化出幕天鏡的超級文明。

  結果,自然是悽慘落幕,一個超級文明被葬下,連幕天鏡都碎掉了,至寶被毀,有確切記載的,極其罕見。

  目前,只有幕天鏡和御道旗兩件,承載了大因果,從而瓦解了。

  顯而易見,它們都極強,甚至可以說,強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不然也不會被寄予厚望而出事兒。

  「幕天鏡被養在混沌葫蘆中,汲取精神血池的精華,這事有點離奇,也有些可怕,該不會與那個文明有關吧?」姜清瑤狐疑。

  他們進入地下,瞬間見到了厚重的血雲,磅礴的精神能量,地下世界一片璀璨,紅霞蒸騰。

  在這個地方讓人覺得太舒服了,精神之體,猶若要再生出血肉,從頭到腳都在被洗禮,被灌頂。

  那是精神能量的最本源物質,屬於至高的能量之一,在這個世界,精神是超凡的根本所在。

  沒有精神撬動,其他超物質,其他能量,都無法被修行者所動用。

  姜清瑤眯起大眼,難得露出一副享受的神態,道:「舒服啊,這種感覺,就像是當年羽化登仙,經歷萬雷劫後,被重塑元神時那種體驗,大毀滅後的新生,讓人發生本質的蛻變,全方位的提升。」

  兩人臨近了,可是,一剎那而已,劍仙子修長的身段就繃緊了,擺出戰鬥姿態,仙劍橫在身前。

  「有東西在接近!」雖然還未發現,但是,這種感覺不會有錯誤。

  「古瘮靈,不是來自另一片宇宙的科技生物,而是那種真正的古代凶物!」王煊開口,他看到了一些可怕的怪物,猩紅的眼睛,怪模怪樣的形態,各個都不相同。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足有數萬隻,從岩石縫隙中鑽出,從地底最深處出現,將那口精神血池包圍。

  這種怪物,最是可怕與邪門,專吃元神,結果他們兩個進入它們的老窩了,若是彼此看不到也就罷了,現在雙方對視上了!

  「我也看到了,成群成片,都是模糊的影子。」劍仙子的天賦極其出眾,她有半成熟的精神天眼。

  半成熟的精神天眼,原本只有絕世層面九段以上高手才能擁有。

  至於王煊超越極限的精神天眼,屬於個例,難以複製。

  「我去,這麼多的古瘮靈,數以萬計,你說,是不是它們在養葫蘆,在等著至寶幕天鏡修復?」王煊低語,將養生爐祭出來了,這種關頭不用的話,估計會慘死!

  這麼多古瘮靈,天知道當中都隱藏著什麼等級的怪物,那種煞氣,無以倫比,將劍仙子的絕世劍光都侵蝕了,讓每一寸空間都充滿瘮人的氣息。

  「很有可能是他們的中的瘮王煉化了受損的至寶!」劍仙子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們有養生爐,可是對面的瘮靈太多了,控制殘破至寶的話,和他們生死搏殺,後果難料。

  換一個人早就逃了,這哪裡是什麼造化地,分明是絕地,前所未有的大凶之地,這可是專吃人元神的古瘮靈,沒有比他們更凶的生物了。

  「不試試怎麼知道,高等精神世界的血池,一個神話時代都難以見到兩三次,既然遇上了,有至寶在手,不想錯過!」姜清瑤說道。

  她現在是幕天境界四層的水準,如果得到精神層面的至高洗禮,她肯定要提升一大截。

  王煊也豁出去了。

  兩人進入養生爐,駕馭著它,緩緩接近那片紅如大日、精神能量氤氳如晚霞的地帶,愈發覺得要再次飛升了。

  「吼!!」一頭老瘮靈嘶吼,很明顯是絕世水準,頓時間,引得嚎叫聲接連響起。

  在數萬頭瘮靈中,竟有數位和他實力相仿的古瘮靈做出回應,接著所有猩紅的眼睛都泛出凶光,地下世界沸騰,各種怪物一起悽厲長嚎。

  最為重要的是,隨著它們躁動,地面上,混沌神藤上的紅皮葫蘆發光,有至寶級波動擴張,有光芒壓迫下來。

  「情況不妙,他們真能召喚殘破的幕天鏡之力!」王煊神色變了,這個情況可不妙。

  兩人駕馭至寶臨近,精神血池不算小,直徑能有十丈,像是個圓形的泳池,紅艷艷的液體都是本源力量,有人說,它算是高等精神世界的本源血液。

  世界血液,這個說法有人認同,也有人反駁,另一種看法是,它是規則的具現化,有形的承載物。

  數萬瘮靈被至寶壓迫,但並不退,召喚幕天鏡殘片要決一死戰,那種鏡光一道又一道的落下,庇護它們。

  不然的話,在劍仙子催動養生爐臨近時,它們根本頂不住。

  突然,精神血池出現異常,幕天鏡殘片所有光束都擊中在一處,落在血池,照耀出一個生靈。

  確切的說是,一個生物分開血池,從裡面走了出來,沐浴至寶的光芒,立於瘮靈中心,太驚人了。

  「超絕世!」姜清瑤臉色變了,她也沒底了,哪怕有至寶在手,也是心頭沉重。

  超絕世級的怪物,掌握幕天鏡殘器的話,很難說會發揮出怎樣恐怖的戰力!

  「她不是瘮靈,是一具精神遺骸,但有點特殊!」劍仙子低語道。

  王煊凝視,那是一個女子。

  她身材高挑,但是,布滿了傷口,許多地方都前後透亮,漫長歲月過去,不可修復,她不是真正的元神,而是精神殘骸,沒有真正的自我意識,憑本能行動!

  越是這樣,越是可怕與危險,她具備超絕世級的力量,這可比路途上遇到的那些怪物都恐怖!

  最為可怕的是,她的頭部插入一塊鏡子碎片,刺穿了眉心,生長在那裡,一直都沒有拔出。

  那是……幕天鏡的一塊碎片,疑似當年古鏡炸開後,刺在她的額頭,保留至今!

  這個人究竟是誰,得多麼強大,在至寶爆開後,被插破頭顱,她還能殘存到今天!

  「暫時退走吧!」王煊說道,沒有必要和這種危險生物死磕,即便無法利用此地讓自身蛻變,還有其他之地可尋。

  「估計有難度。」劍仙子回應道,想退走都難,那個超絕世怪物和殘破的至寶雖然隔著較遠的距離,但像是天生一體的,無盡光輝全部落在她的身上,隨時都可調動幕天鏡的力量。

  尤其是,那些瘮靈都對她很恭敬,膜拜,然後,緩慢倒退,視這具精神殘骸為至高的神明。

  「轟!」

  幕天鏡發光,打過來了,刺目之極,沒有一點浪費,全部落在養生爐上,焚燒,震動,竟像是在煉化此爐。

  王煊和劍仙子關閉爐蓋,第一時間對抗,姜清瑤雙手持續發光,催動寶爐,既然退不走,那就主動進攻。

  堅持片刻後,寶爐劇震,劍仙子大口噴出元神之血,在超絕世動用受損的至寶轟擊時,她受傷了,而且不輕。

  王煊也在咳血,但快速被劍仙子發出的光,以及被養生爐交織的紋路又護住了。

  毫無疑問,對面的超絕世也在對抗中受到衝擊,她確實極致強大,但是幕天鏡不完整,破損了。

  短暫平靜後,又是一次劇震,情況頗為危急,劍仙子連咳了幾大口元神之血,至寶碰撞極度危險。

  「她的武器不完整,也不好受,我們走吧,能夠離開了!」姜清瑤說道,雖然很不甘心,但也不得不接受現實。

  「等一等,我隱約間感應到,她雖然是在憑本能行事,但是,她的那種能量波動,那種精神震盪方式,應該是我熟知的一篇經文!」王煊的眼睛在發光。

  他確定,是那篇精神病大法!

  昔日,有傳言,那篇經文講究的是唯我唯真唯一,並以此經文煉製出了在至寶中都是頂級強大的幕天鏡。

  王煊快速告知姜清瑤這篇經文,並且,講出自己的一些心得體會,讓她現在就練,發出一樣的精神震動方式,看是否會有效果。

  畢竟,那個女子只是精神殘骸,出於本能在行事,或許會認為他們是同類。

  「有效果!」劍仙子嘗試後,那個滿身都是傷痕的女子遲疑了,沒有憑著本能殺戮,而是在發呆。

  不過,在他們駕馭至寶接觸到血池時,她又一次反撲,催動幕天鏡,導致雙方都劇震。

  劍仙子再次大口咳血,臉色煞白。

  「實在不行,我們還是走吧!」王煊怕她出事。事實上,他也很慘,裹著斬神旗,元神都在龜裂,這還是至寶守護,劍仙子庇護的結果。

  至寶對抗,危險的過於恐怖。

  劍仙子裹著獸皮書,道:「她也受傷了,不過,剛才似乎是本能反擊,現在她又停下了。」

  果然,這次養生爐進入血池後,她沒再動手,而是怔怔出神,看著爐體,以及在感應精神病大法的波動。

  王煊和劍仙子相視,很震撼,此人很有可能是這篇至高經文的開創者,也是幕天鏡當年的主人!

  甚至,那一次想要顛倒虛無與真實,將那個神話時代映現到真實之地的主導者,大概就是她!

  這就難怪了,哪怕死去無盡歲月,只留下一具精神殘骸,還有這種超絕世級的力量!

  兩人心頭難以寧靜,但現在容不得他們多想,開啟爐蓋,放進來精神血池的中紅色液體,沐浴當中,開始提升自我。

  「有效!」王煊動容,剎那間,他的元神在質變,在升華,生命本質在提升!

  他認為,自己的十三段,或許走向圓滿了吧?如果不是在養生爐中,與外界隔絕了,他很有可能該渡劫了。

  「效果太驚人了!」劍仙子都舒服的忍不住叫出聲,時間不長,她就破開一道小關卡,來到幕天境界五層。

  這可能是高等精神世界自身相對應的血液,也有可能是至高規則的具現,它讓人的元神在蛻變!

  「走吧,不能久留!」劍仙子很冷靜。

  但是,造化也跟著帶走,離開並不意味著終止了蛻變,而是在路上繼續!

  養生爐是至寶,吞吐間,一下子就吸收進來足夠多的紅色液體,赤霞澎湃,爐中本源物質無比濃郁!

  「好!」王煊點頭。

  倏地一聲,養生爐化作一道刺目的光束,爐壁都晶瑩了,撕開虛空,直接遠遁而去,從這裡消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