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親姐弟還是童養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你啊,是個意外。」影子夫婦中的女子輕聲說道,話語柔和而又平靜。

  這是啥狀況?張道嶺的兩隻耳朵輕微扇動,動了神通,生怕被這對影子屏蔽,聽不到那種驚人的秘辛。

  妖主被王煊反手擒拿,壓制在飛船中的固定吧檯上,她被氣的不輕,居然打不過王煊了,修長身段掙動,紅色長群發光,藕臂和大長腿都有符文綻放,還在對抗呢。

  然而,無效,她擺脫不了。

  現在,她稍微安靜了一些,不再掙扎,因為要破案了,聽她親娘的語氣,似乎真有大狀況。

  這該不會真是她的親弟弟吧?有這麼個兄弟的話,她更想暴打他了!

  這個小子過去居然想看她跳妖仙舞,現在還反制她了!

  王煊也一愣,那種語氣很親近,讓他心頭一跳。

  除卻方雨竹寧靜外,飛船中的人都露出異樣之色。。冥血教祖咧著嘴,正在看戲。劍仙子也偏頭看來,很感興趣。

  「你放手!」短暫的安靜,妖主繃不住了,被當眾壓制,而且出手的還是王煊,讓她有些受不了。

  「安靜!」王煊拍了她後背一下。

  「王煊!」影子中的男子又開口了,那意思是,你別動手!因為,他自己都從來沒有捨得打過一下。

  影子夫婦中的女子拍男子的手臂,道:「一碗水端平。」

  兩人都是在震動精神,沒有肉身在這裡。

  這句話一出,王煊愣住了,這和他想像的不一樣啊,真是親人?那他也算是……「仙子」,父母是超絕世?

  老張眯縫著眼睛,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感覺有點熱,解開了白襯衫上的兩個扣子,原本儒雅的氣質,現在略顯不端莊了。

  「我去,老蚌含珠啊!」冥血教祖更是直接,沒忍住,一口喊了出來。

  然後,他就被教育了,影子夫婦是超絕世,有雷聲在他耳畔炸開,有妖音在他的頭顱中響起,震的他臉色煞白。

  「真是我弟?」妖主妍妍被驚到了,時隔將近三千年,她的父母還能給她生下個親弟弟?她如同石化!

  劍仙子春光明媚,蹲下身來,湊到妖主的近前,給她露出一張愈發燦爛的笑臉,美滋滋,什麼都沒說。

  但是,那意思似乎是,你弟弟幫我,而且現在壓制你呢。

  「孩子,這是你在外面新結識的劍仙?嗯,小丫頭不錯,天賦非凡,我聽說過,近古仙道第一人。」影子夫婦中的女子開口。

  很快,她又補充,道:「但是,彆氣我女兒了。」

  姜清瑤笑道:「沒有,我是和她打招呼呢,妖主真幸福,修行兩三千年,還有父母在身邊,唉,她可以永遠長不大。」

  「是啊,仙道之地獨一份,三千年了,還能見到自己的老父母,我都羨慕!」冥血教祖也覥著臉說道。

  妖主神色不善,盯著劍仙子,道:「小丫頭,你找事兒是吧?說誰長不大呢,我征戰這麼多年,縱橫仙界,一統妖族……」

  「最終,還不是被你臭弟弟打敗了。」劍仙子微笑。

  王煊心中沒底,情緒起伏,先鬆手了,將妖主妍妍放開,今天實在太意外了!

  妖主妍妍克制了,沒再和他動手,原本風華絕世,艷麗無雙的她,今天很狼狽,十分被動,心情無法平靜。

  「我說的意外,並不是指你有了個親弟弟。」影子夫婦中的女子笑道,看向妖主。

  王煊長出一口氣,這應該不是他父母,總算沒有「超綱」,人生未曾偏離原本的軌跡。

  老張無比遺憾,原本還準備看熱鬧呢,如果真是親姐弟,那對夫婦老來得子,那就有意思多了。

  冥血教祖也無比失望,看熱鬧的不嫌事大,不然的話,他剛才也不會沒忍住,喊出老蚌含珠幾個字。

  方雨竹很淡定,她知道什麼狀況。

  影子夫婦中的男子說道:「我們的意思是,他踏上這條路,走到這個境地,實在出乎我們的預料。早先真沒有為他安排與鋪墊過,一切順其自然,到了現在,都是他自己蹚出來的路,實屬意外。」

  「我父母呢?」王煊問道,他自然意識到,早先的猜測沒有偏離大方向,這兩人大概率依附在他父母的身上。

  「他們旅行呢,正在一顆美麗而又祥和的星球上度假,你放心,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們留下的後手足夠安全。」影子夫婦告知,讓他安心。

  然後,他們自行講述一些經歷,毫無疑問,他們就是妖主的父母,一個是曾經掌控雷霆的大方士,一個是十二尾白狐。

  而且,妖主得到的線索無誤,他們確實借道高等精神世界,一路走回了人間,回歸了舊土。

  但是,過程很艱難,兩人邊走邊修行,一走是將近三千年,曾經多次遇險,有各種意外,這種歸途十分可怕,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迷失。

  並且,在途中,他們還遇到魔皇,魔修一脈的最強者,也走的是那條路,他算是上古末世古皇,僅存的一位。

  雙方爆發衝突,展開殊死搏鬥,魔皇被兩夫婦擊殺,並得到了他的各種經文,包括精神棺槨大法。

  方士、妖族、魔道,三個體系的至高經文,被夫婦兩人參悟多年,終於成為超絕世。

  但是,這種路途,走著走著,人就可能沒了,會莫名消失,讓他們的精神無比疲累,九死一生回歸後,兩人卻找不到當年渡劫後留下的真骨了。

  最終,他們以改良版的精神棺槨大法,停駐紅塵中,活在精神力天生強大的人的精神海深處,大多數時間都在沉眠,休息。

  王煊的父母,就是他們選中的人。

  「你放心,他們兩人身體無恙,長命百歲都很容易,精神棺槨大法被我們改善了,可以滋養宿主,能夠共生,而非單方面為我們提供精神房舍。」

  影子夫婦著重強調,讓王煊不要擔心。

  他們沉眠時,王煊的父母剛成婚,他們甦醒時,發現王煊都五歲多了。

  影子夫婦覺得王煊很適合修行,終於有一天沒忍住,和宿主溝通了,但是,王煊的父母度過震驚期,知道體內有人後,並未同意,表示順其自然,不讓他們干預王煊應有的成長軌跡。

  說到底還是王煊的父母有些忌憚,犯嘀咕,他們生活在現代科技社會,對這些神神鬼鬼的事不怎麼感冒。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最後王煊還是踏上了這條路,而且在凡人時期就開出了內景地,影子夫婦都沒有發覺,他竟這麼「超綱」,實在是太了意外,等他們有所覺察時,王煊自己都上路了!

  如果不是惡龍出現,他們還不想干預呢。

  「我們大多時候都在沉眠,都沒有去涉足你父母的生活,只是偶爾醒來,會耽擱他們一些時間。嗯,那個時候,他們偶爾會撇下你,去度假,就是在幫我們,比如尋找半成熟的至寶——幕天鐲的前身,以及尋覓舊約承載物等。」

  「當然,關於勸解,比如說別跳入超凡光海,勸阻方雨竹不要過於激進,有些是我們說的,有些則是你父母自己講的。我們覺得,你父母本身接受我們後,體驗的也很不凡。」妖主的父母組織語言後,這樣告知。

  妖主有些忍不住了,暗中傳音,單獨問他們兩人,道:「你們將幕天鐲送給方雨竹,作為交換,讓她來幫我收不朽傘?因為你們知道,我的兵器是傘,認為不朽傘更適合我?另外,你們還想撮合她和王煊?」

  影子夫婦也暗中單獨回應她。

  「其實,我們很喜歡王煊這個孩子,尤其是後來知道,他靠自己走上這條路,並在凡人時期開啟了特殊的內景地後,就更加關注了。嗯,其實當我們知道,你在大幕後一直單身時,就有些想法了,覺得將他當成童養夫也不錯,想好好地……」

  砰的一聲,妖主拉著他們兩人跑去別的船艙,並且布置下法陣,與外面徹底隔絕了,怕被被耳朵亂顫動的老張等人聽到,實在太意外了,她父母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兩位前輩,我還有很多話要問,說清楚再走!」王煊喊道。

  然後,他看向方雨竹,道:「雨竹姐……」

  「我留在人間的肉身準備進大結界中,現在需要閉關,調整,你們聊。」她進入自己的房間。

  「真失望啊,怎麼不往下說了。」姜清瑤還想聽呢。

  「問我啊,活的足夠久遠,有些事情,我能猜測並知道。」冥血教祖嘿嘿地笑著。

  「聽說,妖主的父親在人間時就被方仙子教育過?」老張的八卦之火越燒越旺盛了。

  「沒錯。」冥血點頭,並且補充道:「妖主的母親也打不過方仙子。」

  然後,他們兩個就趕緊就布置下法陣,將這片區域與其他船艙隔絕,避免當事人聽到,和他們兩個動手。

  王煊露出異色,方仙子似乎擊敗並教育過妖主的父母?

  老張和冥血教祖像是知道,王煊關心哪些問題以及疑惑。

  「方仙子,當年可不像現在這麼文靜和端莊,還是很活躍以及很跳脫的,原本和妖主姐妹相稱,和那對夫婦……也平輩稱呼,妖主父母反對也無效。」

  「說的那麼委婉幹嗎,我是聽說,妖主的父母被方雨竹狠狠地拾掇過,所以啊,現在發現機會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