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超凡的黃昏不可阻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深空彼岸正文卷第五百一十章超凡的黃昏不可阻擋「所以,想讓她當兒媳,這樣另類的『報仇』,兩夫婦還真是惡趣味。」老張都有些無語了。

  「這不是趕在一起了嘛,關於誰能立新約的事,方仙子曾發過一些誓言,而那對公母順勢而為,對了,老張你當年發過什麼誓?」冥血教祖問道。

  「我是新人,沒趕上,補誓約時,隨便應付過去了。」

  「新人小張啊,我忘記這茬兒了。」冥血教祖點頭。

  「你找削吧?」張教祖年歲不大,也就兩千歲出頭,但實力確實高深莫測,是個非常人物。

  當然,所謂的年紀輕,是相對而言,看和誰比……

  王煊露出異樣之色,聽這意思,他「父母」送鐲子,是真的想順勢當作「聘禮」?

  關於影子夫婦的來歷,大體和王煊早先猜測的一致,但是沒有想到,魔皇被擊斃了,可憐魔四還在等他歸來。

  老張感嘆:「還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用幕天鐲換了一把不朽傘,最後,鐲子也不想放走,這買賣不虧。」

  「你們在說什麼,詳細一點。」劍仙子湊熱鬧。

  「咦,你這個小丫頭,是真身回歸?」冥血教祖吃了一驚。

  老張看著劍仙子,他睜開仙眼,看清她遮掩的真實狀況了,是大幕中的主身回來了,實力很高。

  現在,強大如他們,人間的的分身都降落到逍遙遊一層了,除卻超絕世外,沒有人可以例外。

  還有部分至強者更慘,跌落到人世間這個大境界去了。

  然而,姜清瑤現在卻在逍遙遊四層後期,唯有主身不受損的回來,才能硬扛著,有這種道行!

  上一次大戰時,至寶曾經劃開大結界,有至強神明進入不朽之地,其主身也就是在四段左右。

  「你是怎麼回來的?」張教祖問道。

  「精神血池那裡有幕天鏡主體,鏡光劈開了天地,我順勢出來了。」劍仙子淡定的回應道。

  「殘破至寶也能劃開大幕?」張教祖嚴重懷疑。

  冥血教祖道:「應該可以,都到這個時期了,大結界腐朽了,再說幕天鏡曾經為最強至寶之一,不見得比御道旗差。」

  很久以後,妖主和才和她父母一起出來,再次見到王煊後,她面無表情。

  其實她心裡不自然,父母的話,讓她不久前可是元神之光盛放了一次,情緒起伏異常劇烈,童養夫,童養婿,這些虎狼字詞,太可怕了,實在太超出她的預料了。

  這可比什麼她父母老來得子,讓她有了個親弟弟更可怕,更驚人,老父母在想什麼呢?

  超絕世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尤其還是一對夫婦,所以,老張和冥血教祖都相當的和善,沒再多說什麼,不想觸霉頭。

  「這是清瑤仙子,在不周山發現並帶回精神血池中的瑰寶,不惜橫渡宇宙,為各位送過來。」

  王煊直接取出幾個碩大的銅鼎,裡面鮮紅晶瑩的液體流動霞光,將整艘飛船都映照的一片通明。

  妖主看著銅鼎,太眼熟了,都是她洞府的老物件,有昔日妖皇的儲酒器,也有他人上貢的青銅禮器等。

  她神色不善,又盯上了王煊和姜清瑤,但最終還是被青銅器中的液體吸引了目光,她現在有傷,真拒絕不了。

  「好東西啊,小劍仙有心了。」冥血教祖熱情地感謝。

  「多謝,張某就不客氣了。」張教祖也抱拳,記下這份人情。

  「這是高等世界的本源之血,很了不起。如果能發現最高等精神世界的本源血液,那就逆天了,多半可以讓人猛烈蛻變。」影子夫婦說道。

  然後,兩人將王煊拉到一邊,彼此自然有很多話想談,但大體和他早先的猜測相仿,沒有過於「超綱」。

  很快,飛船上安靜了,各個船艙中都有紅霞噴薄,都有至強的精神能量波動激盪。

  至於王煊,則是在收拾機械鳥,終於逮到機會,抓住這個嘴欠的傢伙,一根一根的拔它的羽毛,想把它餵給機械小熊。

  「冥血教祖,救命啊,我被你收養了,冥血老父親,救我啊!」這個沒有節操的機械怪物嚇壞了。

  精神血池中的本源力量對絕世高手都很有效,可增厚他們的底蘊,妖主的傷勢好了,她要去回饋大結界中的主身。

  老張和冥血教被滋養後,龍精虎猛,鬥志昂揚,已經在和主身共鳴,交感,恨不得立刻去報仇。

  方雨竹沒說什麼,但她準備很充分了,留在人間的完美肉身要進入大結界中,融合歸一!

  這很冒險,但也說明她的底氣,無懼危機和仇敵,自信能在諸神混戰,超絕世大戰中勝出。

  影子夫婦開口,告訴王煊一些嚴峻的局勢。

  「方雨竹她有壓力了,因為那個瘋子出現了!」

  「據悉,劍瘋子很有可能將留在現世的身體帶進仙界,和主元神融合歸一了,所以才強大到天下無敵,難有抗手。」

  王煊皺眉,他可是親眼目睹過瘋子的威勢,血氣沖霄,染紅仙界,這還是自然外放的結果,他從未見過這麼恐怖的生靈!

  劍劈星辰,摘星拿月,對此人來說都是小事情。更可怕的是,他在上古時代就煉化了人世劍,放養在外面。

  「我們也早有懷疑,逍遙舟、羽化幡,可能亦落入他手中一段時間,但又覺得,或許想多了。」妖主的母親說道。

  妖主的父親道:「不管怎樣說,現在,重要的是對付這個瘋子,別被他追擊襲殺,他的過去存疑,上古那批人全死淨了,獨留他自己受益,這才是最可怕的。」

  輕鬆的氣氛再也沒有了,飛船中充滿了肅殺之氣。

  第二日,大幕被幕天鐲劃開,方雨竹的無暇肉身親自進去了,妖主、老張、冥血教祖和主身交感,藉大結界裂開時送上精神血池的造化。

  「大戰又要開始了,這會是最後一戰嗎?」王煊都跟著緊張與神色凝重,他和劍仙子沒有離開。

  如果情況不對,他準備支援出去至寶養生爐!

  「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戰了,神話也將因此而快速落幕,諸神、列仙的黃昏馬上就要到來了!」影子夫婦自從找到舊約承載物後,也能勉強劃開大結界!

  天地間,一片可怕的氣息在激盪,不朽之地,一顆顆超凡星球上,漫天黃葉飄舞,還沒有到深秋,萬物已經提前凋零,預感到最為恐怖的神話寒冬要到了!

  「這一次劇震,會不會將很多人都打落到凡塵?」王煊可以想像,超凡的末世到來後,那些修行者將會很苦。

  有些人,會被從雲端徹底打落到地面,再也沖不上去了。

  張教祖嚴肅地開口:「這樣也好,也算是有意為之,一次又一次的劇震,讓超凡者,讓進入現世的諸神和列仙一次次掉境界,有個過渡。不然的話,直接等到最後時刻來臨,猛烈的終極一砸,很多超凡者都會因此死去!」

  如果沒有一次次地劇震,真到神話永寂那一刻突然來臨,超凡剎那消失,很多人都會不適應,體內超凡本源會瞬間四分五裂,命土崩塌,將無比悽慘。

  冥血教祖道:「即便這樣也會有一部分人死去,但終究比將所有大地震都集中到最後一刻,感受到天塌地陷的滅世大災難,要好上很多。」

  問題遠比王煊想像的要嚴重,超凡落幕後竟還要死人,而且要死去很多人。

  「這麼看的話,神死,列仙滅,漫天神佛煙消雲散,這才是大宇宙給出的真實而又殘酷的終篇嗎?」王煊心頭沉重。

  原本神話落寞,被推測出還有一個多月。但是,如果超絕世爆發最後的大決戰,很有可能就在最近幾天,一切都將結束。

  璀璨將隱去,萬古寒冬黑夜將遮蔽超凡的天空,退潮遠比想像來的更快,更猛烈,總是超出預料,每次都比人們推演的時間節點要早。

  咚!

  大結界中,大戰終於還是爆發了!

  逍遙舟,逆沖向天,追溯時光,逆轉陰陽,那種景觀很可怕,它在追溯歷史嗎?超絕宮和勾陳帝宮的兩大鼻祖駕馭著它,似乎要衝向上古!

  這一景象嚇壞了很多人,諸神都在顫慄,這就是至寶的威力嗎,至高無上,誰能抵住?

  它真能追溯歷史時光去殺人?!

  兩人要去殺的不是方雨竹,逆溯上古,而是要去殺那個瘋子商毅!

  逍遙舟不愧至寶之名,撕裂了歷史的天空。

  但是,瘋子商毅太恐怖了,他被逼現出了真身,手持人世劍,血氣蒸騰,淹沒大半個大結界!

  他一劍揮出,劈開天地,劍光絢爛,照亮此時的大結界宇宙,截斷了歷史的天空,擋住了逍遙舟的去路。

  咚!

  天地崩開,大結界四分五裂,到處都是縫隙,景象太過可怕,瘋子以人世劍抵住逍遙舟,將它掀飛出去。

  兩大鼻祖也是超絕世,可是,卻都在咳血,險些從飛舟上墜落出去。

  這時,方雨竹出現了,留在現實世界的無暇肉身進入大結界後,和另外的她完美融合歸於一。

  她腳下是光雨,周圍是金色的竹林虛景,她踏過歷史的天空,仿佛從未知的時代走來,正在接近那個手持人世劍的瘋子。

  「神話時代真的要結束了,超凡黃昏已經到來,一切都要凋零了。」王煊開口,這一刻,連他都無比緊張,屏住了呼吸,心跳聲震耳。

  大結界中,壯闊的山脈在暗淡,無邊美景在模糊,諸神在顫慄,很多人呼喊著,沿著至寶撕裂的縫隙,逃離大結界。

  「我似乎感受到了大宇宙的呼吸聲,聽到了諸神、列仙的葬曲,看到了那一步一步正在逼來的模糊的腳印,是死亡的腳步嗎?」

  王煊發現,這一切似真似幻,感官和直覺都有些紊亂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