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結界崩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錯覺嗎,他恍惚間真的聽到了腳步聲,在這個諸神的黃昏時代,這種異常的感應,讓他強烈不安。

  天崩地裂,大結界被撕開,方雨竹和上古瘋子激烈交手,那個地方光雨迷濛,隕星一顆又一顆的砸落。

  兩道身影,踏破神明淨土,手持至寶對轟,方雨竹平日端莊寧靜,現在則如同最強戰仙。

  她手中的幕天鐲與瘋子的人世劍千百次的對擊,濺出的不是火星,而是至高規則的碎片,衝到天外就斬下星辰,落到地面就讓大結界的神土崩塌,落在大結界上則舊約則失效,被撕開缺口。

  時光倒流,超絕宮和勾陳帝宮的兩大鼻祖甄超和勾沌出手,駕馭逍遙舟又一次衝擊,追溯歷史,沿著光陰河流,要去擊殺瘋子商毅!

  不得不說,任何一件至寶都無比可怕,這逍遙舟看似是只是載人的器具,不是攻伐利器,但是現在它比什麼都可怕,恍若再現上古之光。

  「那是……」連張道嶺都震撼了。

  冥血教祖和妖主更是臉色驟變,他們經歷過上古的尾聲,在那追溯的上古時光中,看到了一些模糊的場景,有兇殺慘案,有陰謀,有流血。

  「沒看透徹,但是,這個瘋子絕對不簡單,朦朧的景物中,是上古最早那批古皇在出手,在殺『第一人』,上古在沒落,諸皇在消失,都有他的部分影子嗎?」

  「還是說,因為,這個瘋子成為了目前唯一的親歷者,所以能顯照出一切舊景?」

  甄超和勾沌都是超絕世,駕馭逍遙舟,一起去追溯劍瘋子的過去,確實想絕殺他。

  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早先他們兩人還在和方雨竹打生打死,現在又和她聯手了,要掀翻這個上古瘋子。

  瘋子很可怕,立身高空,以人世劍大開大合,劈斬向方雨竹,和那手鐲間迸發一道又一道至高規則,讓域外星斗都顫慄,相鄰近的行星直接就炸開了……

  現在,他面對逆溯歲月的逍遙舟,並不擔心,瞳孔射出可怕的光束,冷哼了一聲,吟誦古咒。

  轟的一聲,時光塌陷,逍遙舟劇烈掙動,衝出了歷史的天空,險些就掙脫兩位超絕世的掌控。

  「果然被你得到過,並做了手腳。」超絕宮的位鼻祖臉色陰沉,若非被仙道之地的人提醒,他們最後可能會被這瘋子襲殺,突兀的擊斃。

  「可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難全面煉化兩三件至寶。」勾陳帝宮的鼻祖控制住逍遙舟,殺氣無邊。

  第二次去追溯瘋子的過去,又失敗了,但是他們沒有氣餒,利用他和方雨竹大決戰時,開始第三次衝擊。

  這一次,變故發生,他們被瘋子的絕世劍光劈中寶舟,至高規則猛烈震盪,兩人都咳血了,那劍光看似躲開了,但是,卻照進了他們的心中,只要被看到劍光,就中劍了!

  一剎那,兩人心神都恍惚了,元神險些被撕開,而逍遙舟還在激烈震動中。

  上古瘋子悶哼倒退,無法追殺。

  因為,方雨竹手中的幕天鐲划過,他的甲冑崩碎一片,露出左臂,若非他功參造化,實力蓋世,整個人就炸開了。

  人世劍和他凝結為一體,同時發光,撐起光幕,護住了肉身。

  砰!

  另一邊,一道頎長而出塵的身影出現,手持羽化幡,轟落下來,仙威驚世,將逍遙舟打翻了。

  若非兩大鼻祖及時清醒,磨滅心神中的劍光,險些就被羽化幡傾瀉過來的至高規則掃中。

  惡龍齊天來了,選擇在最恰當的時機出手,目標非常明確,要奪逍遙舟。

  「又是你!」甄超和勾沌眼中的殺氣撕裂虛空,新仇舊恨,讓他們心頭冒火,上一次就是惡龍偷襲,奪走了羽化幡,現在又來搶逍遙舟。

  「等你多時了,諸神圍獵他!」兩大超絕世激活逍遙舟上的法陣,直接接引來八人,都是至強神明和不朽者,是他們的結拜兄弟。

  「殺!」

  逍遙舟發光,逆亂了歲月,要擊殺惡龍。

  在齊天的身邊,也有強者並立,金色的身影很強,還有身披銀袍的人是魔胎大法的開創者。

  羽化幡和逍遙舟對抗,激烈無比,直接殺到了大結界對應的域外,絞碎星辰,破開星空,場面壯觀。

  外界,沒有人希望這樣的大戰波及到現世來。

  說到底,超絕世大戰,是為了至寶!

  一件至寶就可以讓人有機會熬過超凡的萬古長夜,若是多上幾件,甚至集全,是否可以無懼神話熄滅這個恐怖的大時代到來?

  對於諸神和列仙中的大部分人來說,這個神話時代已經結束,無論怎麼抗爭都沒有意義了。

  現在,真正放不下的是超絕世,只有他們還有機會,現在的幾件至寶,若是集於一身,未嘗不能有奇蹟發生。

  轟!

  大結界崩開一角,神秘的生命池出現了,先是衝擊向神明宮,那是被佛道兩家正在祭煉的至寶。

  神明宮爆發無量光,道家高手出手,接著佛家強者發出禪唱聲,漫天都經文烙印,至高神鏈蔓延。

  生命池避開,又俯衝向不朽傘,襲擾妖主和影子夫婦祭煉的這件至寶。

  無論是神明宮,還是不朽傘,都曾有上一個神話文明的老怪物把持,被祭煉了兩個神話時代,所以雖然現在被仙道之地的人奪到手中,祭煉起來依舊無比費力。

  「即便不祭煉完全,也能用它來殺敵了,一次又一次干擾我等,給你臉了是吧?這次你別走了!」

  妖主的父母怒了,將舊約承載物貼在不朽傘上,兩人駕馭這件至寶,追殺生命池而去,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

  大結界中,徹底亂了,諸神大逃亡,曾經的神明淨土,不朽者的樂園,沒法立足了,超絕世動用至寶大戰,那域外的行星都在熄滅,景象太恐怖。

  大結界被至寶撕開,諸神全面潰逃,全面入世,他們的真身殺出來了,只要有實力的人,都不會停在半物質半精神的位面了。

  「諸神的黃昏,超凡的葬曲,一切都到尾聲了。」張教祖感嘆。

  冥血教祖一臉焦躁之色,道:「小張,別感慨了,你的主身呢,沒事吧?我的九大真命差點掛掉,正在瘋狂逃命呢,要進現世了!」

  「我也在被諸神追殺呢,不過,快逃出來了,大結界徹底亂了,我也得回歸現世!」張道嶺沉聲道。

  妖主也做出同樣的選擇,將主身退出來,現在的大結界中慘烈無比,超絕世持至寶對抗,她終究還差半步沒邁進那個領域,留在裡面也幫不上父母什麼忙了。

  形勢轉變的太快了,誰都沒有想到,此地的大結界要全面崩開了,導致超凡在加速腐朽,消亡。

  現在的王煊,離開了船艙,來到宇宙虛空中,站在飛船上,他在觀看超絕世層面的大決戰。

  他立足在目前這個境界,原本是看不懂,看不清的,但是,他擁有特殊的精神天眼,全程在捕捉那些恐怖的畫面,現在解析不了,先烙印在心神中。

  姜清瑤站在他的身邊,背負仙劍,也在凝視,這種大戰對她的觸動很大。

  可惜,超絕世大戰太過霸道,至高無解,有的人殺到了大結界的最深處,有的人進入半物質位面的宇宙虛空,漸漸看不到了。

  但是,僅是剛才那些場景,那些妙手,那些至高仙戰,就算是無價的精神寶藏了,他們的風格,他們的狀態,他們的氣韻,都被王煊把握到了,至於真正的經文,他並不缺!

  無聲無息,王煊的內景地開啟了,他悟法時,觸發神感,很自然就打開了。

  「一起來。」王煊招呼劍仙子,他直接以肉身進入內景,上次和惡龍相見,便曾真身在內景地大戰。

  「咦,不愧為特殊的內景地,帶肉身進入,阻力明顯沒那麼大!」姜清瑤的肉身跟進來了。

  在這裡,兩人觀看大結界中的戰鬥,並參悟自己的法。

  「我已經立足十三段圓滿領域,要麼進逍遙遊,要麼就給我繼續一路破關,殺進幾乎不可能存在的十四段,踏出一條新路來,我還要再變強!」王煊低語。

  現在諸神入世了,主身回來了,最為可怕的大動盪開始了。

  外界,彈指間,內景地中就是「很多天」,現在王煊的精神思感波動格外劇烈,真的仿佛在盜取時光。

  他的心頭各種經文浮現,和大結界中的決戰印證,或許,這是最後一次觀看這種大戰了,未來不會再有了。

  「超凡落幕,我卻在執著前行。」他輕語。

  一瞬間,他心中的感悟加深,一篇又一篇經文化成光,化成文字,繚繞在他的體外,如同火光,似不死鳥的神焰,要幫他涅槃。

  「關卡略微鬆動了,道行真的還能絲絲縷縷的提升!」王煊冷靜而空明,在這裡,即便有情緒起伏,也會被矯正,回歸無喜無憂的狀態。

  「欺人太甚,居然跟著我的主身,一路追殺到這裡,接近飛船了!」老張發火了。

  因為,他的主身著實有些狼狽,滿身是血,一群不朽者和神明,哪怕是逃難出來,也沒打算放過他。

  「好險,我的一條真命險些被人梟首,快逃啊。」冥血教祖也急眼了,他化成諸神,但還是被分辨出來了。

  妖主也差不多,在被人追殺,這裡畢竟是不朽之地,屬於對方的主場,從大結界裡面逃出的諸神和不朽者,來到現實世界後,依舊沒忘記針對與狩獵他們。

  「我又聽到腳步聲了,不是幻覺啊!」王煊站起身來,雙目如電,掃視外面的大宇宙,而後又看向內景地深處。

  他走向粗糙的內景壁那裡,雙目發出最強盛的光,盯著「石壁」,在內景外有人在接近,有生靈踉踉蹌蹌,而那曾經看到的火堆幾乎算是熄滅了,只有餘煙裊裊。

  噗通一聲,有人栽倒在石壁外,隔著界壁,似乎看到了大量的血在流淌,那個生物無法起身了。

  與此同時,外界劇震,大結界至高規則崩塌一角,恐怖無比,整片神明之地,不朽者的樂園,都熄滅了一大片,大結界轟隆一聲縮小,暗淡!

  王煊身體僵硬,盯著粗糙的內景壁,著實被驚到了。

  轟隆一聲,外界,至高規則又崩塌了一大塊,神明淨土,大結界又一次縮小,熄滅大片區域!

  與此同時,王煊盯著內景壁,傳來踉蹌的腳步聲,又有一道身影倒下去了,有血在流淌。

  很快,時間到了,內景地將關閉,王煊和劍仙子一同走了出來。

  「敢追殺張某人,你們活膩了吧!」張教祖在呼喝,他吃虧了,情況有些危急,其主身回歸,引來大批敵人。

  冥血教祖也很不好受,哪怕他真命多,可是被諸神包圍,還是顯得冥血軍團過少了,被兜著屁股圍剿呢。

  妖主妍妍的境況最惡劣,因為,諸神知道,她曾煉化不朽傘,和那對影子走在一起,現在重點追殺她。

  妖主咳血,身上血跡斑斑,遭受重創了,超凡落幕,所有強者都瘋了,原本屬於他們的時代結束了,接下來與他們無關了,但他們的殺意還在,依舊在追殺敵人。

  神話即將永寂,各方心頭有無邊的火氣,有無盡的遺憾和憋屈,發泄不出去。

  哧!

  有人彎弓,隔著無盡時空,以至強的不朽之箭射穿妖主的肩頭,更一些人紅著眼睛撲殺了過去。

  鏘!

  王煊手持斬神旗,直接橫渡宇宙虛空,剎那出現在妖主的身邊,大旗一掃,有至強神明頭顱飛了出去,被旗面斬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