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尾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落在妖主的身邊,斬神旗的旗面如闊刀橫掃,頂級神明的……主身人頭落下,元神被絞殺。

  「這是誰?!」有頂尖的不朽者吃驚,大結界中的強者對人間的事了解沒那麼多,不是誰都知道這個弒神者。

  不過,他們沒有輕視,在有人出聲之際,就有數件兵器落下,更有術法綻放,刺目的劍光,滴血的長戟,還有精神力構建的牢籠,同時覆蓋王煊那裡。

  這些人很強,大多是四段層次,是神明的主身進入現世,只有少數幾人在三段。

  王煊揮動斬神旗,金色網格交織,如同蛛網擴張,化作天羅地網,將最前方的那個不朽者兜住,而後直接將其元神撕裂!

  他手中的旗杆如同長矛,猛然向前刺去,噗的一聲將一位神明刺穿,挑了起來,猛烈一抖,頓時四分五裂。

  這個場面鎮住了追殺者,攔路的青年太猛了,上來就連殺神靈,哪裡冒出來的?是仙道之地的絕世列仙中的出名人物嗎?

  王煊在十二段時,就曾經同逍遙遊兩層和三層的神明分身廝殺過,並擊敗,現在十三段大圓滿了,自然更強。

  哪怕這些人是神明和不朽者的主身進入現世,但終究也沒有超綱,在四段領域,他可以力敵。

  說到底,這不是諸神的時代了,大結界都在崩潰,他們逃了出來,沒有了施法的土壤……

  他們在現世中動用不了規則,施展不出秩序之力,超凡時代接近尾聲,他們的能力和在大結界中相比,天壤之別。

  妖主側身看向王煊,心情複雜,竟然會有這樣一天,她需要王煊來救援,最初相見時,他連超凡者都不是。

  王煊開口:「朋友們,冷靜一下。神話即將永寂,你我都將成為力量稍微大一些的凡人而已,這樣打生打死還有什麼意義?」

  能不動手的話,他真不想和他們死磕,在他看來,神話末年廝殺,本身就是一種無奈與可悲的事。

  「你說罷手就罷手?這個女人傷了我們很多人,還殺了我的好友,怎麼可能放過她,超凡落幕,但神明的怒火,以及仇恨,並未結束!」人群中,有一個女子開口。

  這些都是頂級生靈,全身神光璀璨,站在一起,依舊有強大的威壓,照亮了這片宇宙虛空。

  「行,既然你不願意罷手,那麼我陪你!」王煊很乾脆,他又不是懼怕這批人,剎那沖了過去,身上披著銀色獸皮書,用以防禦,雙手持斬神旗,橫掃而去。

  有人避開,有人殺氣騰騰地迎戰。

  瞬間,有神矛被斬斷,有闊劍炸開,有人咳血倒退,王煊也曾被術法打中,但是他體外外有符文光幕亮起,擋住了。

  噗!

  在那個女子震驚而又後悔的目光中,他被王煊以大旗絞斷兵器,斬開護體光幕,立劈為兩半,血液四濺,當場暴斃!

  然後,他再次止步,道:「大結界中的廝殺,生死難免,但這是現世,神和不朽者將成為過往,你們可要想好了,仇恨如果不能放下,那麼咱們就不死不休,而如果覺得沒有什麼大怨,那就此別過,各自努力去適應這個時代。」

  有人倒退,畢竟,這些都是大實話,以後,隨著歲月流逝,彼此可能都會是普通人,還有必要打生打死嗎?尤其是,眼前這個青年男子那麼強,可以斬神!

  「說到底,現在也只有超絕世還有資格為自己的超凡之路續命,在爭奪至寶,或可熬過至暗時刻,而我們……犯得著嗎?走了!」

  有人轉身就離去了,心中雖有無限的不甘,但又能怎樣?搶得到至寶嗎,徹底與他們無緣了。

  「你們也太不硬氣了,他只是一個人而已,能攔得住我們這麼多神明嗎?」後方,有人喝道。

  「他是現世中人,本身就能和我們對抗,你說,他是簡單之輩嗎,大概率進入到了從未有人立足過的十二段領域中!」有人開口。

  瞬間,部分人一語不發,快速遠去。

  也有人後退,等待超絕世大戰落下帷幕,然後去投靠勝利者,自然最期待超絕宮和勾陳帝宮的兩大鼻祖能擊殺惡龍。

  王煊在退走的人中發現光神,是他上一次在不朽之地擊殺的第一位神明,妖皇銀鵬與光烈鳥的親子,昔日從仙道之地逃到了不朽之地。

  光神的主身也逃出大結界,居然……直接遠去,並沒有和王煊決戰。

  哧!哧!哧!

  接連三支神箭射來,遠處有一伙人不想罷手,早先曾射穿妖主肩頭的那個男子,騎坐在一頭雪白的天馬背上,正在開弓射箭。

  在那裡,每個人都染血,都是頂級強者,殺伐之氣濃烈,三箭很可怕,竟帶著殘餘的規則之力。

  這種箭羽不見血不停下,或者,需要以強大的力量將它們擊潰。

  王煊的眼神冷了下來,該說的他都說了,不可能一味的仁慈,這次他一語不發,旗面展動間,擋住三支像是閃電般划過黑暗宇宙的神箭,而後,他盯上了那幾人,要獨自要對抗五位至強神明!

  「小心點,他們不弱,其中有兩人接近我的層面了。」妖主妍妍提醒,雖然抹不開面子,但她得承認,在現世中,這傢伙很強!

  「各位,你我都是神,被各大超凡星的後人參拜,被塑造金身,供奉於各地的神殿中,現在就這樣被一個現世的毛頭小子震懾嗎?一聲不吭就退走,還有顏面回歸故里嗎,有資格進入現世的神殿嗎?現在,你我的信徒,可能通過飛船捕捉到了這裡的畫面,你我怎麼能這樣窩囊?要顯照幾許神威才對。」

  那幾人鼓動,確實有不甘心的人留下,和他們站在一起。

  「殺!」王煊不管他們有幾人,沐浴仙光,橫渡冰冷的宇宙虛空,殺到他們的近前。

  箭羽射來,一支又一支,任何一支都能有效殺傷逍遙遊四段層面的強者,但是,王煊都格擋住了。

  「死!」

  當王煊衝來時,幾人共同祭出一座祭壇,這是勾陳帝宮的器物,蘊含著超絕世真身封印下的力量。

  這一刻,此地全面爆發出刺目的光束,像是一顆恆星解體,猛烈地炸開,衝擊力無以倫比。

  然而,當風暴過後,王煊持大旗立在遠方,除卻嘴角流動出一縷血跡,頭髮略顯凌亂外,並未大礙。

  「怎麼可能?!」他們震撼了,原以為必殺,可以解決掉這個強大的有些離譜的青年,沒有想到他防住了。

  「超絕世真身封印下的力量,確實很強,但終究不是他本身親自出手,祭壇進入現實世界後,也就那麼一回事兒。」

  王煊說罷,殺了過去,這次毫不留情,將戰神旗當作一把長刀使用,縱橫劈斬,在諸神中全力以赴的廝殺。

  噗!

  有人頭飛起,元神被絞殺。

  接著,旗面抖動,裹住一人,直接將此人震碎,血霧瀰漫。

  轟隆一聲,王煊的拳頭髮光,將一位鎖困他精神感知的不朽者直接打爆。

  這是一場可怕的戰鬥,神的的血液在流淌,不朽者的身體在四五分裂,也算是神話末年的血腥場景之一,被人記錄下來。

  遠方,有鋼鐵城市般的堡壘懸空,有飛船逃離,捕捉到了這裡最後的畫面,王煊沐浴神血,一個人將這夥人殺光。

  「神話末年,九大至強者斃命,有神明之地負有盛名的箭神、蠱神、力量之神,有不朽之地的絕世不朽者,全死了,被那個人獨自斬殺,神血、不朽者的血液,染紅宇宙虛空……」

  有太空探測器捕捉到這裡的畫面,觀看者聲音發顫。

  這一刻,戰火連天,大結界在腐朽,至寶沖霄,亂天動地,相對應的半物質位面要崩潰了。

  而在外界,諸神遠去,所過之處,也有可怕的戰鬥,到處都是殺伐之光。

  方雨竹力敵上古瘋子商毅,兩人勢均力敵,殺到大結界最深處去了。

  影子夫婦追殺生命池,衝出了大結界,沒入現實宇宙中。

  逍遙舟和羽化幡不斷碰撞,沒入半物質半精神的宇宙星空中,破滅行星,斬碎諸星,激烈搏殺。

  這一天,很多人的道行都在猛烈下跌,人們懷疑,超凡徹底落幕就在今日!

  「你現在真的很強!」妖主無法昧著良心說話,看著王煊,她絕美的面孔上,著實不甘心,還想暴打他一頓呢,但好像……沒機會了。

  「妍姐,是你自己有點虛,老大不小了,注意養生,以後別舞刀弄劍了,好好做個都市女郎吧。」王煊扶著她,滿臉是笑。

  妖主妍妍,從上古末年征戰到現在,都要統一妖族了,在仙界中呼風喚雨,彈指間可擊破星辰,到了這個時代,隨著時間推移,她在現世連飛船都快劈不動了。

  現在聽到王煊這種話,她實在忍無可忍,儘管知道,對方是故意的,可還是想捶他!

  噗!

  就在妖主以美目橫他,縴手發光,要掐他時,王煊突然拔出她肩頭的那支神箭,剛才不過是故意刺激她分神而已。

  「沒事了,所謂的必殺神箭,殘餘的神道規則,被我磨滅了。」王煊說完,道:「讓清瑤保護你回飛船,我去支援老張和冥血教祖的主身。」

  劍仙子打招呼,道:「嗨,大妖精,身材不錯呀,浴血回歸,雖然看起來狼狽,但是身段依舊這麼曲線起伏,千嬌百媚,超凡退潮後,你肯定能當個名模。」

  妖主很淡定,道:「知道我為什麼搶你祖師的劍經嗎,和你一樣,她在我面前臭美,仙氣飄飄,你……也想被我收拾吧?」

  「哈哈,吹大話,你現在嬌弱無力,超物質都快耗光了,別提醒我反搶你一遍,喏,換件衣服吧。」劍仙子從福地碎片中取出一堆衣物,什麼黑絲的,鏤空的,各種類型的服飾都有。

  關鍵是,這些原本就都是妖主的衣物。

  她們兩個犯沖,見面後彼此都安分不了。

  「小丫頭……」

  「大妖精……」

  遠處,老張和冥血教祖也心情異樣,看著王煊滿身是血,在諸神中縱橫,兩人嘆息。

  「神話……真的結束了,在這人世中,我們還不如小王!」

  「別和他比,小王是個變態,我懷疑他現在是十三段後期,踏足我們所有人都從未進入過的領域!」

  「十二段就是未知領域了,他……十三段?!」

  兩人發木,這個曾經需要他們庇護的年輕人,在這個特殊的時代,竟走到這一步,太超出預料了!

  一行人回歸飛船,有驚無險,即便諸神全逃出來了,無比混亂,殺伐氣滔天,但還是有意避開了這塊區域。

  很久以後,大結界持續崩塌,直到最後,方雨竹和上古瘋子商毅的大戰結束了,逍遙舟和羽化幡等也隱去蹤影,再無動靜,整片不朽之地也因此而沒有了聲息。

  超絕世大戰有了結果,至寶不再震動,天地寂靜,所有人都緊張而又恐懼,一切都落下帷幕了嗎?是好還是壞,誰都不知,靜待獲勝者走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