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共商新神話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出行可見鸞鳥飛舞,聖獸拉車,閒時入秘境,踏星天,訪友於洞天北海前,逍遙名山大川間,亦可直入青冥,立身雲端,看金烏日落,流火煙霞染紅山河。

  這是王煊少年時對仙道的嚮往,可上九天攬月,可下四海龍宮赴宴,亦可出入瑤池間,共享萬仙盛會。

  然而,真正踏足超凡領域,所見卻是那麼的殘酷,或許那些盛況曾經存在過,但是他這代人卻經歷不到了,與他們這個時代的修行者徹底無緣!

  眼下所見到的都是什麼?大結界塌陷,遠方仙道之地傳來消息亦如此,大幕成片的崩開,仙界六成地域熄滅,永寂,陷入無邊黑暗!

  短暫寂靜後,大結界中,仙界中,傳出哭泣聲,有修行者黯然神傷,一切都將逝去了,超凡將亡!

  諸神立於廢墟上,列仙站在破敗山河間,在崩塌的半物質位面中,很多生靈遠去,也有人駐足,願就此與家園共生死。

  一片凋零的景象,到處破敗,大結界和仙界全面腐朽,維持不了多少時日了。

  外界,所有人都在等待,王煊站在飛船上,雙目開闔間,精神天眼超越諸神的感知,跨越大結界,尋找方雨竹。

  終於,很久以後,腐朽的大結界震動,有人緩慢走了出來,竟是上古瘋子商毅,他的戰甲破碎了,肩頭有血跡,但是,他依舊眼神如電,竟能撕開結界!

  即便大結界腐朽了,他持著人世劍,有這種威勢,也還是讓所有人都心膽皆顫,脊背冒寒氣。

  竟然是他出現,大步走來,震動整片大地,其血氣滾滾而涌,淹沒廣袤的天地,無人可匹敵。

  許多人的心沉了下去,這個瘋子真的沒有人可以制衡嗎?在仙道之地無敵,在不朽之地亦無匹。

  那種腳步聲,落在人的心頭,像是神鼓在擂動,透過大幕傳了出來,但凡距離近的生靈都面色蒼白,忍不住要跪伏下去,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慄。

  回歸現世的諸神,亦不能避免!

  「要麼想辦法乾死他,要不然就逃亡向宇宙深處,他該不會可以在現實中立足吧,此身萬劫不朽?」冥血教祖覺得心悸,被震懾了……

  「父親,母親,你們在哪裡,為方雨竹報仇!」妖主雙目微紅,有無盡殺意。

  雖然有時候她對方雨竹挑釁,有爭執,有吵架,但是,她們更有很深的感情,當年共殺過古皇,彼此扶持。

  「沒那麼糟糕!」王煊開口。

  大結界中,還有一道身影走來,漸漸清晰,戰衣略有破碎,手腕上戴著一枚黑底、布滿白色晶瑩光點的手鐲。

  她是方雨竹,很少披甲,一旦穿上的話,不是遇到了絕世大敵,就是要真正殺生了。

  她青絲飄動,雙目深邃,整個人沒有散發恐怖的血氣,整個人平和而祥靜,和瘋子商毅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氣韻。

  「不打了,平局!」商毅開口,一頭濃密的黑髮帶著血跡,肩頭破損,骨頭都露出來了,那是被幕天鐲砸的嗎?

  「按約定來吧,所以持至寶的人,都來此處!」方雨竹開口,她嘴角也有一縷血跡,面對瘋子不可能不受傷。

  兩人透露出一些消息,超絕世大戰落幕了,最起碼,他們兩人不會生死搏殺了。

  這兩人隱約間就是這片大宇宙中最強大的兩個生靈,他們收手的話,其他幾位超絕世大概也會止戈。

  「各位,都來吧,聊聊!」商毅開口,他的身材遠比常人高大,兩米多,雄偉強健,手持人世劍,有氣吞山河之勢。

  不久後,逍遙舟從大結界對應的星空中飛來,一閃而至,懸浮在高空。飛舟染血,兩大超絕世戰衣破碎,他們的結拜兄弟狀態都很不好,滿身是血,有些人更是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接著,羽化幡出現,惡龍帶著幾人降臨,也都染血了,至寶對抗,雙方都負傷。

  神明宮也飛來了。

  「晦氣,居然是一窩瘮靈,只打死了一隻!」兩道影子出現,從現實世界的宇宙深處駕馭不朽傘而來,劃開大結界進去了。

  生命池隨之而現,也降臨下來。

  所有人都吃驚,源自科技生命之地的至寶,內部竟有一窩強大的瘮靈?看樣子,肯定有超絕世級的存在。

  「是古瘮靈,還是不屬於這片宇宙的那種駕馭飛船的生物?」大多數時間都沉默、和各方修士沒有交集的瘋子商毅,居然主動開口詢問。

  「兩種瘮靈都有,竟呆在一起,被我們艱難打殺了一隻,屢屢挑釁,這是給他們的初步教訓!」不得不說,妖主的父母很強勢,說殺還真就殺了一個對手。

  「各位,你我都一樣,皆在爭渡,既然要為神話續命,自然是優勝劣汰,最後剩下的最強者合作,才更有把握。我們雖然涉足戰場,但不是為了仇殺,而是在加速推動這一進程。」一位瘮靈開口,蟄伏在生命池中,並未出來。

  「至寶齊聚,才有生路,此前早有前例,一個人修為再逆天,也無法煉化多件至寶,需要我等精誠合作。」

  「各位,超凡即將落幕,我們在此共商新路,找到渡劫之法,一起走向下一個紀元!」

  「還差了一個養生爐,至關重要!」

  ……

  「各位,山高水長,後會有期,爭取下一個新神話時代,還能再相見。」王煊告辭,準備跑路了。

  既然確定方雨竹無恙,那麼的強大,真正可以匹敵上古的劍瘋子,他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再加上有影子夫婦在這裡,以及佛道兩家的高手共掌神明宮,超絕世這個層面的人應該沒有生死大戰了。

  他要走了,身上秘密太多,流浪宇宙深處一段時間,熬過最後這幾天再說。

  等到超凡徹底落幕,隨著時光流逝,所有人都掉大境界,那時,他也就不用擔心那些威脅了。

  「說人話!」妖主妍妍瞥了他一眼,見他這麼一副樣子,總是想打他,可惜,手癢也沒辦法,真壓制不住了。

  「說接地氣的話是吧,妍姐,那天我好像聽到什麼童養婿,什麼意思?」王煊問道。

  雖然是單獨傳音,但是妖主還是娥眉輕挑,心臟劇跳,真是見鬼了,他居然聽到了隻言片語?是了,他現在很強,在現世比她更厲害,有可能捕捉到了傳音。

  「你讓我打一頓,我就告訴你!」妖主平靜地看著他,但是風華絕代的她,內心其實很不自在。

  「你心中都打我一百遍了,等於打過了。」王煊微笑,準備遠行。

  「唉,小王,你很變態,是十三段嗎?真是好可惜,超凡結束的太快了,沒給你時間,你這種苗子要是生在上古時代就好了!」離別之際,冥血教祖開口,為他遺憾。

  「十三段?」妖主妍妍也出神,感覺他生錯了年代,但是,她又搖頭,道:「生在上古就一定很好嗎?那個『第一人』還不是慘死了,剩者為王,還不如敗在他的手中的劍瘋子,後者反倒無敵這片宇宙了。」

  「小王,你身上有斬神旗,有人說,它很可能是御道旗的組件之一,也有人說,它是御道旗的仿品,沒有定論。」張道嶺開口。

  臨別之際,他感嘆,道:「在幾件至寶中,應該以御道旗為尊,最強,但卻不見蹤影,大概率是真的毀掉了,並未被修復。」

  「張教祖有話要說?」王煊意識到,老張想告訴他什麼。

  「嗯,你去新星轉一轉,我曾在那裡隱約間感應到過斬身旗的氣息,但是沒有找到,你手中有斬神旗,可以去找一找,兩旗相引,或許能被你得到。」

  王煊驚異,他找斬身旗很久了,卻沒有一點線索,想不到老張有了一些眉目。

  「我是以幕天鏡碎片,觀看新星大地時,偶然間映照出一縷特殊的氣息,但是沒有捕捉到。」老張告訴詳情。

  「既然離別了,張教祖,我也建議你去不周山碰碰運氣,萬一入了那超絕世精神殘骸的法眼呢?若是能和她結為道侶,可以共組完整的至寶幕天鏡。」

  將分開時,王煊也再次提醒張道嶺。

  「找打吧?」張教祖臉色微黑。

  冥血教祖哈哈大笑,小張一向自負而驕傲,不尊重他老人家,但是現在被更小的後來者調侃了,頓時讓他心情愉悅。

  王煊乘坐銀色飛船遠去,他對御道旗真很動心,可他也知道,即便尋到也不見得能組裝出第一至寶。

  因為,究竟是不是組件,從沒有定論,事實上,很久以前有人同時得到過斬神旗和斬身旗,卻未能融合。

  「幕天鏡,算了,還原不出來,它碎掉了,又不是組件,可以彼此融合,即便是重新煉製,都不見得能夠讓它再現。」張道嶺嘆氣。

  他們目送王煊和劍仙子消失。

  「大妖精,好好養身體,你真的很虛,身虛,心虛,有緣再見!」劍仙子的笑臉在大屏幕上出現,揮了揮手。

  這一次,他們路遇星際海盜,機械小熊猛烈開火,俘獲數艘性能很強的飛船,再次抽取活性金屬,武裝自己的飛船,性能提升的更強了。

  接下來,他們熟門熟路,極速遠去。王煊趕時間,他對斬身旗很嚮往,要去新星,萬一能再現御道旗呢?

  趁現在,超絕世在共議新路,共商新神話,他抓緊時間行動,此時沒有任何危險可言。

  「大結界,仙界,還是很堅挺的,沒有了超絕世大戰,至寶都安分後,哪怕腐朽了,熄滅了大半,也還是在撐著,沒有立刻潰滅。」

  多日後,他們臨近新星,而和新星相對應的仙界還在呢。

  雖然多次路過,但是,自從和陳永傑一起從新星離開,回歸舊土後,王煊還沒有真正再降臨過。

  此時,銀色飛船避開各種監測,偷渡而來,降落到了新星上。

  「性能這麼強?無聲無息,就來了。」王煊誇讚機械小熊。

  「當然,這是由瘮靈遺留的飛船殘骸改造的,有黑科技。不過,我剛才掃描到了,這顆星球上,大概率也有瘮靈遺落的古飛船,甚至是母船。」它神色嚴肅。

  「不用多事,我為斬身旗而來。」王煊說道,來到這裡後,他站在一片原始密林中,他直接催動斬神旗,全力以赴,以此感應和它相對應的那面旗子,希望是至寶組件之一。

  「這顆新星,回歸的列仙、超凡者不算少。」劍仙子開口,僅在這片山脈中,她就看到與感應到一些茅屋等,有人隱居。

  「有人回歸後,努力融入這個時代,也有人棲居荒山野嶺中,過著避世的生活,選擇不同。」王煊說道。

  他對這顆星球有著很複雜的感受,在這裡曾和財閥孫家爭鬥,和妖魔血戰,留下很多的足跡。

  這次,或許能見到一些故人,有些人並未離開,沒有進入宇宙深空。

  大旗獵獵,由十三段的他全力催動後,斬神旗發出沖霄的光芒,有神秘波動蕩漾。

  「嗯?真有些許感應,斬身旗在這片大地上!」王煊喜悅,充滿了期待,斬神旗,斬身旗,他很想讓它們合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