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御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新星,在開發過程中進行過較為合理的規劃,自然資源並沒有遭受破壞,原始森林,大湖沼澤,丹霞地貌,雄渾高山,大漠落日,各種壯麗景觀應有盡有。

  而人類棲居地,各座城市卻又顯得那麼現代,充滿科技感,許多摩天大樓仿佛聳入了雲端。

  城市都很大,伴著濕地、大湖等,各種小型飛船川流不息,在高空中飛過,懸浮車則在半空中固有的線路上行駛。

  王煊和劍仙子來了,模糊地捕捉到斬身旗的氣息後,他們第一時間動身,一路向東,要去東部臨海的城市。

  途中,路過平源城時,他略微出神,新星的五大超級財閥秦家就在這裡,掌握有一艘自月亮挖出的母船,儲存了超越這個時代的黑科技。

  「秦家整體撤離了。」

  當初,這個財閥非常強勢,曾經在新月上以超級戰艦轟擊大幕中的列仙,鬧出非常大的動靜。

  「秦鴻,最初鄙夷武夫,隨後謹慎起來,閉嘴不再談列仙,命倒是很大,成功活著跑路了。」

  王煊沒有駐足,剎那遠去。

  姜清瑤倒是多看了幾眼,因為,這座城市中超凡者的人數不算少,很好的融入到了現代人的生活中……

  直到路過康寧城時,王煊才停下來,在這裡發生了太多的事,孫家的大本營在此,王煊和他們打生打死,起了嚴重衝突。

  對方以機械人圍剿他,用戰艦轟擊他,發動高手持異寶一次次獵殺他,期間對於初步踏入超凡領域的王煊來說,確實很致命,他經歷多次生死危局。

  在這個過城中,他也收穫巨大,黃澄澄的小葫蘆、古燈、鎖魂鍾、斬神旗、金色竹簡等,都是從孫家得到的。

  「活著的人,跑了個乾淨。」王煊自語,他對於孫家不曾手軟,殺了一大批人,中高層人頭滾滾落地。

  但他終究是一個現代人,不可能動輒就屠城滅族,孫家不相干的人一大群,沒再惹事後,他並未追究。

  他沒有立刻離開,眺望數十里外的孫家秘密基地,那艘母船不見了,五號機械人也早已跟隨消失。

  「有瘮靈殘留的氣息!」姜清瑤開口,她有半成熟的精神天眼,具備遠超列仙的手段,第一時間發現端倪。

  「是的,那裡曾經有一窩瘮靈,既然走了,就不要去管了。」王煊說道,然後,兩人一路趕到東海岸。

  斬身旗的氣息曾在這裡一閃而逝,王煊覺得,有人得到了它,發覺它跟隨遠方的斬神旗共振後給隱藏了起來。

  他再次催動斬神旗,但是這一次,只模糊的覺察到在海中有晦澀飄渺的回應,像是被隔絕起來了。

  「手段不俗。」劍仙子評價,在這個特殊的時代,能夠遮掩氣息,要麼自身實力足夠強大,要麼有內景異寶等器具。

  「會不會是在釣魚?」王煊琢磨。

  沒有辦法,這都成本能反應了,從最初的陳永傑開始,再到逝地月亮上明著放釣鉤,在修行路上,他遇到了一群老釣魚人,容不得他不多想。

  他有點懷疑,會不會是惡龍的手筆?直到現在,齊天居然還沒有動靜,讓他始終在警惕著。

  還好,可以確定手持羽化幡的齊天依舊在不朽之地,並未遠行。

  他和劍仙子無聲無息,進入臨海的泰城,這裡是周家的大本營,凌薇的表兄周雲就在這裡。

  「周雲,最近怎麼樣,你在家嗎?」王煊在路上,借用一位路人的手機,撥出那久違的號碼。

  「你哪位,誰啊,哎,是小王!」周雲起初看到陌生號碼,還在不解,然後很快就聽出了聲音。

  在新星,他和鍾晴以及鍾誠姐弟二人,同王煊關係密切,他們同進過密地,也算是共患難的交情了。

  早期,周雲在舊土被王煊兩次毆打,當然,其中一次在青城山地下爭奪五頁金書時,王煊換了身份,周雲不知。

  周雲至今還在罵罵咧咧呢,說舊土有個藍眼睛的混血兒是他的仇家,忒不是東西,下手太重了,人生第一次骨折就在那裡。

  「好久不見,小王,我現在快無聊死了,曾經的故友,熟悉的人,全都見不到了,不是進入星空未知處跑路了,就是和我一樣被關在家裡,老實的呆著,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周雲在城外的莊園,招待王煊和劍仙子,看著姜清瑤,他有點懷疑人生,這還真是一位仙子?

  他以前還曾放出豪言,等列仙回歸,爭取娶個仙子當媳婦,結果被他爺爺拿著拐杖連著打了兩天,腿都差點被敲斷,門都不讓他出了。

  「我突然覺得,即便我有三個女朋友,生活也沒有色彩了,和你相比,像是活在黑白世界中。」他嘆道。

  最近,他被關在這裡憋壞了,聽到王煊講述的一些經歷,讓他羨慕而又無奈,太驚心動魄了。

  什麼不朽之地,宇宙深處,仙界大幕中,超絕世大戰,他只能感嘆,那是別人的故事,他也就聽聽罷了,真要讓他去經歷,他受不了那種刺激。

  「最近,東邊的海里有什麼異常狀況嗎?」王煊問他,周家是這裡的地頭蛇,並且是少見的沒有離開的財閥之一,消息應該很敏銳。

  「海里,沒什麼大狀況,偶爾有些大風浪,估計是回來的超凡生物在切磋吧,沒影響到普通人的生活。」周雲告知。

  很快,他又動用家裡的關係,了解詳情,周家的探測器等在這塊區域遍布不少。

  「海里,不是很遠的地方,有座荒島,據悉,曾經在夜晚發光過數次。」

  「唔,這樣啊。」王煊覺得,從他這裡了解不到太多的東西了,回歸的列仙,真正的強者,融入現代社會後,反監測能力都超強。

  「來,送你一些特色美味兒。」王煊取出不少來自仙界的稀有食材和果品等。

  「我去,仙家盛宴上才有的珍餚嗎?小王,王哥,講究!」周雲激動壞了,尤其是聽到那些神話名稱後,鵬肉、海神蚌……他難以置信。

  「吃不了的話,就送熟人,嗯,我以前認識的那些人,代我送出去的一部分。」王煊說道。

  在舊土時,他分發了一部分,送陳永傑、趙清菡他們去那顆和外界隔絕的行星時,他又留下一大堆,但葫蘆中還有大量呢。

  他認為,超凡落幕後,這葫蘆有可能就打不開了,至於福地碎片那種空間容器,更是想都不用想,不是會碎掉,就是徹底淪為凡物。

  「不要和別人說見過我,最近低調點。」王煊囑咐他,千萬別張揚,這些東西等風頭過後再去送故人也不晚。

  「放心,我哪都不去,更不會嘚瑟。對了,黃銘和孔雲在舊土開的謫仙茶社還不錯吧,我是投資人之一。」周雲說道。

  王煊也是無語了,早知道他和黃鼠狼他們曾經在新星攪和在一起,想不到他還是天使投資人。

  王煊沒有久留,和姜清瑤很快就離去了。

  熟悉的人,沒有留下幾個,大多都選擇遠去了。

  「林教授,樂樂,回頭再去看望下他們吧。」和他劍仙子入海,依舊很謹慎,各持絕世異寶。

  「居然是一處洞天秘境,海天仙境!」連劍仙子都被驚訝到了。

  這是比福地更高級的地方,屬於洞天,超物質濃度都快接近仙界了,當然面積遠沒有那麼廣袤。

  「可惜,沒有規則交織,註定會腐朽啊。」王煊嘆道。

  海天仙境,在海中毗鄰一座島嶼,進入水下的神秘世界後,透過一層光門入內,裡面秀麗山峰一座座,神禽沖霄,壽猿奔躍,神狼嘯月。

  一些古樹都生長數千年了,結著各色的果實,全都是靈物。

  但整片小世界正在沒落和腐朽中,超物質每日都在下降,有些神樹的葉子都開始發蔫了。

  「這地方真不錯,如果能夠穩固長存,適合隱居,適合回歸的列仙生活,但是,不能持久啊,神話熄滅時,這裡會瞬間崩潰。」姜清瑤為這種淨土的破滅感覺惋惜。

  「斬身旗確實在這裡。」王煊說道,他又感應到了。

  剛才臨進來之前,他特意聯繫過宇宙深處的妖主和老張,讓們探查,確定齊天持羽化幡依舊在不朽之地,並沒有回歸。

  所以,王煊從容的進來了,縱有釣魚佬在這裡,他也不是很在意。

  「有些問題。」姜清瑤開口,抱劍而行,踩在淨土中,看著綠草如茵,湖泊成片的淨土,她感覺到了殺氣。

  「五行殺陣,不,還有反五行殺陣,正奇相合。」她嚴肅起來,這種殺陣在仙界中都赫赫有名,能威脅到絕世高手。

  王煊的精神天眼很敏銳,通過虛空,在重重迷霧中見到真相,道:「有意思,居然還有部分規則之力,這就有些離譜了,現世枯竭了,秩序等只剩下餘韻,而這裡還能如此,確實超出預料。」

  「竟還有陰陽逆亂陣,是它遮掩了天機嗎?」劍仙子又發現一種絕世大陣。

  一處洞天,竟藏著各種驚人的法陣,狩獵之人準備十分充分。

  這時,王煊手中的斬神旗滾熱,發燙,自動復甦,交織金色紋絡,向前擴張。

  他發現了目標,見到了斬身旗,就插在淨土中的一座矮山上,那是一桿銀色的小旗,巴掌大,形狀和斬神旗一致。

  兩旗一金一銀,在共鳴,金銀兩色紋絡蔓延,彼此交感,王煊確定,那就是斬身旗!

  「你終於來,再不出現的話,我就要自己向外放消息了,引你過來。」一個黑袍人出現,連頭臉都被蒙著,那裡黑洞洞,一片虛寂,伴著死氣沉沉的霧靄。

  「你是誰,有些……熟悉感,等在這裡釣殺我?」王煊盯著他,黑袍中沒有血肉實體,只有精神能量起伏。

  他平靜地開口:「我是一個在五千年前被斬身旗毀掉肉身的人,可惜了我在人間艱難熬煉出的絕世肉身,駐留現世那麼久,卻意外遭劫,只得以元神進入仙界中,重塑肉體,吞食他人的血肉,來壯大與恢復自我。」

  「魔胎大法的開創者?!」王煊洞徹他的身份,著實有些吃驚。

  他神色不變,問道:「你想拿下我,奪走斬神旗?」

  黑袍男子平淡地開口,道:「還有你的肉身,很完美,駐留現世,我需要你這樣擁有特殊內景地的軀體。」

  王煊道:「我自認為,夠安靜的了,沒有主動去惹你們,可卻總是被針對,那我也只好殺生了,送你們這些怪物一個一個的上路!」

  「斬神旗和斬身旗真能合一嗎?」劍仙子開口。

  「或有可能。」黑袍男子笑了起來,道:「我也很期待啊,今天可以嘗試將兩旗融合歸一了。」

  「我更期待!」王煊也笑了。

  「嗯?這裡……」劍仙子的臉色突然變了,掃視四方,她對法陣頗有研究,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在仙界活下去。

  「仙界第一殺陣?!」她無法平靜了。

  黑袍人點頭,道:「沒錯,御道陣,確切的說是,御道殘陣,沒有至寶作為陣台,只能算是殘缺的法陣,但是絞殺世間一兩位最頂尖高手足夠了。」

  御道級的法陣,自古只有一座,是多個文明先後完善的結果,可據悉早就失傳了,劍仙子沒有想到,在這裡遇到。

  這種至高級別的法陣,需要以至寶為陣旗,全面激活後,才能體現出它神當殺神,佛擋弒佛,連超絕世都一樣照滅的威勢!

  「這個殺陣的名字真好啊,天意嗎?」王煊開口。

  黑袍男子點頭:「是啊,天意。得你肉身,若是融合兩旗,再現御道旗,以後可以完美配合這座殺陣,誰與相抗?天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