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紫宵合道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個活了五千年的生靈,屬於上古諸皇同時代的人,如今的仙道之地也只有一個瘋子比他活的更久。

  「呵呵……」他在笑,有些深沉,也有些危險,魔胎大法真正的創始人,進入仙界的元神曾經奪舍鄭元天。

  融入鄭元天血肉中的那部分元神死去了,但是現如今,他最為原始的主元神還活著,化作銀袍人,和惡龍鄭元天走在一起。

  眼前的他,是留在人間的殘碎精神,前段時間,經過仙界主身的共鳴,透過大幕渡來部分力量,他恢復了,依舊算是絕世列仙中的一員。

  這個人很不簡單,在大幕中極其強大,至於回到現實世界中的力量,那就另說了,最起碼王煊無懼。

  「久仰了,魔胎大法也被部分人美化為仙胎大法,凶名赫赫,連鄭絕世都被你吞噬,這樣的真相傳出去的話,連仙界都要地震。」

  王煊看著他,接著道:「能夠遇上一個從諸皇時代走來的大人物,我心中百感交集,等若見證了大半部活歷史。」

  「咱們過兩招?」他主動邀戰,道:「你是五千年的老魔,對付我一個後世人,不至於想以大陣取勝,煉化我們兩人吧?我對那個時代心生嚮往,渴求與諸皇並立的人一戰!」

  王煊確實想和他動手,一是想見識這種上古巨擘的手段,二是此人的主元神還活著呢,在不朽之地,趁現在通過其人間之身了解其手段,方便以後殺其主元神。

  「上古,有什麼好的?所謂的輝煌傳說,掩蓋了累累白骨,殘酷而血腥,諸皇沒有一個人能有好下場,全死了。」黑袍男子說道……

  他看著王煊,又道:「人老了,年紀大了,不適合動手了,有殺陣在此,我就不陪你折騰了。」

  姜清瑤開口:「你不動手,想以殺陣煉化我們兩個?那行,一會兒我將他的身體劈成兩段,我看你怎麼得到有特殊內景地的完美肉身。」

  黑袍男子淡漠地說道:「我賭你不會下手,要不然,我現在就開始煉化你們,坐看你先將他殺了吧。」

  「還真是人越老膽子越小,居然怕我一個後世人,老腐肉一塊,早該埋土裡去了。」王煊言語不敬,道:「難怪諸皇都被滅了個乾淨,你們這個時代的人沒有氣魄,也無豪情,哪怕如你這樣還殘活著,也等於死了!」

  黑袍男子多年以來心中古井無波,哪怕吞噬過鄭元天,也擊殺過其他絕世強者,他都很淡定,沒有向外透露過自己的戰績。

  但是,現在他有點不淡定了,想到了當年的舊事,他的道侶舍他而去,也說過這樣決絕的話,嫌他懦弱,沒有氣魄。

  「老夫,開創至高仙胎大法,殺過的絕世高手有很多尊,你們也配輕慢我?!」他一聲斷喝。

  然後,他又搖了搖頭,道:「算了,陳年爛事,都過去了,我居然嗔怒。大結界腐朽了,看來我的道心也有波動了,不然怎麼會這樣不淡定。」

  話雖然如此,但他還是剎那間出手了,展現出他的懾人手段,一株黑色的仙蓮浮現,紮根虛空中,花蕾剎那盛放。

  轟的一聲,黑色花瓣飄舞,無盡的黑色火焰瞬間淹沒這片淨土,將王煊和劍仙子都覆蓋了。

  「天劫之火?!」劍仙子吃了一驚,這東西是渡劫時產生的劫火,老傢伙居然能收集起來,留在現世中。

  在這個特殊的時代,換一個人在這裡,肯定要被這種渡劫之火燒死,只能說,魔胎大法的開創者確實很強,很恐怖。

  這種黑色的火光非常強,但終究在現世被壓制了,被天花板封死了,不然的話,燒死列仙都很容易。

  王煊無懼,他頂著天花板渡過兩次天劫了,體外撐開光幕,像是一條真龍俯衝了過去,一拳打爆濃烈的黑焰,想要絕殺此人。

  黑袍男子動容,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對方在現世強大的離譜,他雙手划動,有模糊的景象浮現。

  那是一片星空,深邃,廣袤,隔絕了他和王煊,浩瀚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以一方天宇壓制,要碾碎王煊。

  「竟是少許規則之力,在神話腐朽時代,你居然將這種力量帶到到了現實世界中。」連王煊都吃了一驚。

  「藉此秘境施展而已。」黑袍男子冷淡地說道,雙手合在一起,頓時,那宇宙虛空有陰陽二氣流動,捲起星斗,形成陰陽圖,碾壓王煊!

  這種異象,如今在現世中很難呈現,只有在仙界才能施展,只能說他確實非同小可。

  砰!

  王煊展現出真形奇景,金蟬長鳴,輕輕振翅,殘餘漣漪擴張,攪亂了模糊的星空,衝散陰陽二氣。

  接著,他自己的人體真形圖浮現,震潰了那片朦朧的星斗,撕裂了術法帶動出來的少許規則之力,血氣滾滾,讓整片秘境都動盪,他如龍在天,俯衝下去,要擊殺這個對手。

  嗖的一聲,黑袍男子果斷倒退,直接激活殺陣,他沒有去硬撼,輕語道:「我的心境不夠平和啊,何需自己動手?」

  這片地帶,正反五行殺陣復甦,陰陽逆亂殺陣激活,這些都是引子,最為重要的是御道殘陣現世,開始發光。一條又一條恐怖的紋理在地面浮現,在虛空中交織,在高天上演化,籠罩此地。

  無量殺氣爆發,滾滾而涌,哪怕是殘陣,沒有至寶作為陣台,依舊能威脅到超絕世的人間之身。

  王煊手中的斬神旗暴漲,旗面遮天蔽日,咚的一聲,他將大旗插在地面,和劍仙子重新站在一起。

  他覺得有些遺憾,沒有能夠親手掂量這個上古巨頭。

  「好了,送你們兩個上路吧。」黑袍男子冷漠地說道。

  姜清瑤手持仙劍,抵住地面蔓延過來的恐怖紋理,道:「你要知道,沒有至寶的話,它只是殘陣,尤其是在這個特殊時代的現實世界中,它威力驟減,沒準殺不死我們!」

  「是嗎,我看你們怎麼活下來。」黑袍男子很從容,那種底氣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無比鎮定。

  說話間,他從黑袍中取出一口斷劍,不過一尺多長,主體部分坑坑窪窪,劍鋒處有缺口,帶著紫瑩瑩的光,斷裂處則一片焦黑,這是一口殘劍。

  哧的一聲,他將此劍插在矮山上,取代斬身旗,頓時間,整片天地的氣息都不同了,變得駭人之極。

  真正的規則之力浮現,秩序交織,殺伐之力沖霄而起,無數道漣漪,化成一個又一個文字,排列滿虛空,發出刺目的光,無處不在。

  斬神旗都被壓制了,蔓延出去的金色紋理被瞬間擊退回來,讓它暗淡,獵獵舞動的旗面都耷拉下去了。

  殺氣刺骨,逼迫而至,仙界第一殺陣徹底浮現出來,可殺超絕世,大陣將王煊和劍仙子鎖困在當中!

  「殘破的至寶?!」王煊吃驚,他確定,那口殘劍很不簡單,哪怕斷裂了,也遠超所有異寶。

  它有真實的至寶氣息,化作陣台後,直接激活了整座殺陣,哪怕是在現世中,也浮現出規則之力!

  難怪這老魔底氣十足,無懼一切,有這種殘破至寶在手,擺下第一殺陣,確實是可斬神弒佛,超絕世來了也要死。

  「我追尋了上千年,終於在前段時間找到了它,紫霄合道劍,屬於一個逝去的神話文明。可惜,當年它只差一點火候就化成成熟的至寶。結果在渡劫時,眼看它就要成功了,卻被最後一道雷霆擊斷,御道級的天劫啊,它都熬到最後一步了,一個超級文明的心血結晶,就這樣成為殘器。」

  黑袍男子頗為遺憾,道:「如果它成為至寶,也就沒有人世劍什麼事了,後世文明不會再鑄御道級的第二柄劍。」

  王煊和劍仙子心緒起伏,心中很震撼,這個老魔居然找到這種殘破的至寶,太出乎預料了。

  可以想像,換一個人,哪怕是超絕世到此,也要慘死,不會有任何懸念。能夠從上古活下來、比諸皇還命大的老怪物,果然極度危險,正常來說,此地簡直無解!

  「名不虛傳,不愧是和諸皇並立,但是卻比他們多活了幾千年的巨擘,不動則已,動就是絕殺。」王煊點頭。

  同時他警醒,這世間還是有不少危險的,魔胎大法的開創者差點就要以血淋淋的殘酷現實教育他。

  幾件至寶都在不朽之地,常規情況下,任何人來到這裡都必死無疑!

  黑袍男子道:「好了,你們滿足了嗎,呵呵,這樣死不冤吧?留下肉身,送你們上路。嗯,希望能合成出御道旗,讓我真正掌握一件至寶!」

  「嗯?」他一怔,什麼狀況?在他開口時,和兩人對話之際,就早已激活了仙界第一殺陣。

  規則在天空中如星河浮現,在地面如龍蛇遊走,一條條秩序,一篇又一篇法陣經文符號,真實顯照,如同鐵水澆鑄而成,在發光,在蔓延,殺伐之氣無以倫比。

  在黑袍男子看來,劍仙子應該被斬爆了,形神俱滅,而那個王煊的元神也應被誅殺了,只留下肉身,不會有變數。

  可是現在,兩人立足在那裡,身體發光,擋住第一殺陣瀰漫的浩瀚殺氣!

  「你們去過不朽之地,得到了半成熟的至寶?」黑袍男子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種可能。

  姜清瑤微笑,取出養生爐的蓋子,當作盾牌,擋在自己身前,而後她眼神火熱無比,盯上了紫宵合道劍,太喜愛了,她的一雙美目中有驚人的光彩在蕩漾!

  「至寶……養生爐?!」黑袍男子不由自主地倒退,聲音都變了,他想到了各種可能,但是這個局面卻超綱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