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御天下萬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黑袍男子倒退,這對年輕男女身上竟有真正的至寶,讓他難以置信,攪亂了他所有的準備。

  他原本以為持有紫宵合道劍,配合御道殺陣,誰來了都沒戲,一切都穩妥了,現在他的心不斷下沉。

  短暫的沉默,他的黑袍鼓脹起來,元神宛若黑太陽,爆發出刺目的光,屹立在矮山上,催動陣台——紫宵合道劍。

  沒有退路可言,況且,對方有至寶又能怎樣?他以殘破至寶催動御道級的仙界第一殺陣,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御天下萬劍!」他冷漠地開口,殺陣演化,整片秘境都不同了,化成了殘破的古戰場,黑霧繚繞,血染大地,到處都插著仙劍。

  有的藍汪汪,如江海精粹凝聚而成,有的染著血,插在絕壁上,有的巨大如山,直抵蒼穹。

  每一柄化形出來的劍都有莫大的來歷,代表了一種劍道奧義,彼此共鳴,交織,那是規則的呈現。

  哧哧哧……

  無盡劍芒,在虛空中穿梭,劈開了長空,斬爆萬物,在這片殺陣中,真正的秩序軌跡橫貫天地,可以抹殺超絕世。

  王煊催動養生爐,將它祭出,面對這種第一殺陣,他不敢有任何大意,感覺生命受到了嚴重威脅。。

  即便有至寶在身上,他也寒毛倒豎,只能說數個神話文明的心血結晶——御道殺陣,真的恐怖無比。

  稍有不慎,他即便手持至寶也會死在這裡。

  無數的劍光衝起,密密麻麻的符文綻放,化成一片汪洋,那是劍道之海,以無匹的劍道規則組成。

  轟的一聲,滔天大浪拍擊下來,那股氣勢毀天滅地,王煊將在不朽之地從至強神明和不朽者手中繳獲的幾件兵器祭出。

  結果,不朽的黑色長矛寸寸斷裂,絢爛的神刀瞬間炸成碎塊,那是絕世高手的武器,在這裡一個照面就被毀掉了。

  養生爐轟鳴,仙光億萬縷,蒸騰而起,庇護住王煊和劍仙子,撐開的光幕擋住了劍道神海。

  大浪滔天,拍擊而下,刺激的養生爐復甦,銘刻在上的各種花紋烙印在虛空中,演繹規則之力。

  王煊臉色有些發綠,這第一殺陣真的很恐怖,配合一件殘破至寶,就可以力敵養生爐了嗎?

  殺陣出乎意料的強大,讓他都陣陣心驚,御道殺陣是無價之寶。

  「御天下萬刀!」

  黑袍男子心中有底氣了,一聲輕叱後,天地間,到處都是刀光,有滴血的黑色妖刀,有諸仙共祭的仙刀,有赤紅晶瑩、懸掛在蒼穹上照亮萬物的天刀,也有沉入幽冥,陰氣森森的太陰刀……

  這是昔日各種無上刀道的演繹,但凡存在天地間的經文奧義,都可被御道陣捕捉,展現出來。

  這就是它的可怕之處,召喚古往今來,各種至強絕學篇章,只要和大道共鳴過,被銘記了,就能再現。

  何為御道?可以御天下萬道!

  轟隆!

  無數的刀光,斬破虛空,黑色的大裂縫真實出現,在殺陣中蔓延,人身若是被觸及,當場就會化成血霧。

  在這個特殊時代,就是在現世中保住地仙道果,被空間裂縫接近的話,也會被撕碎。

  「變態啊!」王煊和劍仙子被驚到了,兩人沒得選擇,快速進入爐中,扣緊蓋子,躲避萬刀斬破虛空的殺伐之力。

  噹噹當……

  無盡的刀光落下,劈的養生爐上騰起煙霞萬道,仙光如雨,黑色裂縫落下,更是讓爐體輕鳴不止。

  還好,哪怕是空間裂縫也根本奈何不了至寶。

  「御天下萬火!」黑袍男子冷漠地說道,徹底放心了,他也是第一次擺出仙界第一殺陣,效果好的出奇,著實逆天,可以硬撼至寶!

  「殺!」隨著他一聲大喝,到處都是火光,太陽火精傾瀉下來,太陰真火鋪天蓋地,九幽地火,席捲蒼穹,這裡變成火的世界,沒有凡火,都是由符文規則組成的火光。

  養生爐都被燒紅了,許多火光都是自虛空中接引過來,借道精神世界,從各種高等精神位面而來。

  這些火光,都是規則的體現,都是秩序在交織,熔煉萬物,在現世中燒死回歸的諸神和列仙可以說輕而易舉。

  養生爐抖動,激發出無匹的力量,撐起光幕,在火光中沉浮,雖然通體被燒的刺目,但是依舊神聖祥和。

  「一定要拿到御道殺陣!」王煊感覺驚悚的同時,也無比渴望,想得到殺陣,要學到手中。

  黑袍男子古井無波的心境,現在浪濤起伏,他盯著養生爐,如果拿到這件至寶,和第一殺陣配合,估計連那劍瘋子都能煉死!

  「可惜,殺陣的材料太難尋了,到現在都沒有煉製出完美的陣圖,一戰過後,就會破破爛爛。」他很遺憾,在這個時代很難湊齊那些天材地寶了,唯一的御道級殺陣對材質要求太高了。

  「我們撞過去!」姜清瑤開口,被動防禦不符合劍仙一脈的理念,攻擊就才是最好的防守。

  王煊點頭,他揣摩第一殺陣的威能變化,也早已準備反擊了。

  養生爐發光,在無盡的火光中,轟的一聲拔地而起,向著矮山撞去,要毀掉黑袍男子和陣台。

  「御天下萬道!」冷漠的聲音響起,黑袍男子將手掌放在紫宵合道劍上,越發的有信心,面對至寶也無懼。

  他通體發光,和大陣凝結為一體,血肉和陣台相連,一起共鳴,要鎮壓養生爐,煉化敵人。

  這一刻,天地變了,混沌氣流淌,一切都朦朧了,模糊了,像是回歸到了天地初始時代,第一縷光浮現,帶著大道氣息,向著養生爐落去。

  當!

  這是第一次,養生爐被轟擊的劇震,像是被無數的域外星辰擊中,被星河衝擊,它連續的顫動。

  那一縷光像是承載著大道,飛濺出來的一縷氣息都重逾億萬均,這樣砸中養生爐,讓爐中的兩人都很不好受,被震傷了。

  「攜至寶而來,都被逼到這一步,我也想解析第一殺陣了,看能否糅合進劍道中。」劍仙子嘴角溢出一縷血跡。

  王煊也咳血了,這個局面出乎他的預料,原以為有至寶在手,足可以碾壓對手,現在卻充滿變數。

  御天下萬道,恍惚間,似在演繹開天時代的氣息,繼第一縷光之後,第一縷聲音出現,那是大道初音,那是規則的和鳴。

  養生爐再次被擊中,王煊和劍仙子面色都變了,血自口中溢出,而後他們發狠,一起催動,馭爐向著黑袍男子衝去。

  顯然,黑袍男子也不好受,養生爐發光,蕩漾出的神聖漣漪撕開第一殺陣的符文,接近他了。

  關鍵時刻,紫宵合道劍璀璨,化成紫色大日將他包裹,擋住了至寶的反擊,即便如此,他也被震的大口咳血。

  並且,養生爐在逼近!

  轟隆一聲,御天下萬道,包含一切規則,雷霆出現,天劫之火燒的整片天穹都塌陷了,傾瀉下來,將養生爐淹沒,阻擋它的前路。

  一道又一道天劫雷光劈在養生爐上,讓它搖動,轟鳴不止,讓裡面的兩人也跟著翻滾,隨爐子一起翻騰。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來今曰宙,空間為牢,時光為刀!」黑袍男子咳血,催動仙界第一殺陣。

  一瞬間,整片時空都凝固了,靜止了,短暫定住了養生爐,唯有一抹時光之刀化形而出,緩緩地朝著爐體劈去,要隔著爐壁,以時間之力斬殺兩人!

  黑袍男子並沒有因為需要那具有特殊內景地的肉身而留情,先殺敵再說。

  「御道陣,這麼恐怖!」

  王煊和姜清瑤都驚悚了,殺陣可演繹各種殺招,應有盡有,若是陣台為完整的至寶,那還真是無解了。

  他和劍仙子盤坐在這裡,一起誦經,運轉養生爐上記載的那篇經文,和此爐共振,共鳴,最大限度的發揮它的力量。

  咚!

  關鍵時刻,爐體璀璨,無盡的符文騰起,它晶瑩如玉石,照亮虛空,整片秘境都因為它神聖祥和起來。

  它防住了,抵住時光之刀的侵蝕,真要讓歲月之力透進來,劈中兩人的話,必然要腐朽而死。

  「竟將我們逼到這一步。」王煊連著咳血,他怎麼都沒有料到,為了尋找斬身旗,差點就被葬滅在這裡。

  他在不朽之地,連殺神明的主身,一路殺穿過去,而在深空中遇到惡龍的分身時,也可以力敵,都遠沒有這麼危險。

  黑袍男子身體踉蹌,險些就栽倒在地上,他也很難受,催動這種殺陣,消耗實在太大了,還被至寶的紋絡反擊,幸虧有紫宵合道劍保護了他。

  「合道劍,御萬道,助我開闢新神話!」他再次發狠,調動殺陣最為強絕的力量,催動出陣台。

  天劫之光,時光之力,空間裂縫,無盡規則呈現,他拔出那口紫瑩瑩的殘破仙劍,以受損的至寶帶動整片殺陣之力,向著養生爐劈去。

  整片殺陣都發出喀嚓聲,所有力量都在凝聚,殺伐之氣沒入殘破至寶紫宵合道劍中,它變得極盡璀璨起來,向著養生爐飛去!

  王煊心神震動,劍仙子的臉色也變了,這種攻擊註定會石破天驚,要分生死了!

  「嗯?紫宵合道劍要墜落了,速度放緩了?」劍仙子驚訝,關鍵時刻,對方掉鏈子了。

  王煊猛烈反擊,駕馭養生爐就要衝撞過去,可是,他的變色也變了,自身搖動,無比虛弱,養生爐也在墜落。

  毫無疑問,他和黑袍男子遇到了同樣的問題,這樣涉及到至寶和殺陣的消耗,實在太恐怖了。

  現在,他身體中的超物質都有些枯竭了。

  黑袍男子心驚肉跳,他準備了幾件內景異寶,源源不斷的提供超物質,結果比對方還先衰弱。

  剎那間,他開啟了自己近乎腐朽的內景地,拼命調集超物質,而且他又取出最後兩件內景異寶,提供力量。

  王煊觸發神感,也打開了內景地,源源不絕的提供超物質,供給養生爐,讓它發光,重新復甦。

  當!

  那紫瑩瑩的合道劍,再次被激活,但剛凝聚起第一殺陣的部分殺伐之力,就被養生爐撞中,略微偏移原來的軌跡。

  黑袍男子大口咳血,心徹底沉下去了,對方補充超物質的速度勝過他,他大概率要凶多吉少。

  拼了!

  他點燃腐朽的內景地,使之大爆炸,恐怖的超物質洶湧而出,無論如何都要發出最強一擊,集殺陣所有力量於合道劍上,斬向養生爐。

  嗖的一聲,關鍵時刻,王煊駕馭養生爐撕裂虛空,但紫宵合道劍追了進去,依舊斬落下來。

  養生爐再次避開,同時間,王煊和劍仙子都披上了獸皮書,又以斬神旗護體,此外,王煊將在不朽之地得到的歲月之書取出,二十幾頁,當作符紙貼在兩人身上。

  「當!」

  大道之音綻放,劍與爐撞在一起,無盡的符文亮起,淹沒整片秘境,第一殺陣受材料所限,早就支撐不住了,全面解體,並且秘境也開始龜裂,要爆碎了!

  紫宵合道劍暗淡,墜落在地。

  養生爐中,王煊和劍仙子滿身是血,哪怕至寶防禦住了,但是這種輕微的震動,還是讓他們肉身遭受重創,差點變成肉醬。

  他們終究是撐住了,上一個神話文明的舊約承載物歲月之書也起了作用,關鍵時刻發光,籠罩他們。

  王煊斷了一些骨頭,身上有數十道傷口,劍仙子也很狼狽,變成了血仙子,還好,問題不是過於嚴重。

  遠處,那個男子的黑袍早已成為灰燼,他的元神出現數百上千道裂縫,即將炸開,他被王煊用養生爐定住了。

  「好險,他幾乎就要形神俱滅了,終是被我束縛住了!」王煊鬆了一口氣,關鍵時刻,阻止了他的崩滅。

  瞬間,爐蓋開啟,劍仙子將紫宵合道劍抓到手中,嘴角雖然在淌血,但她卻笑的無比開心和燦爛。

  王煊駕馭養生爐沖了過去,以柔和的光禁錮那要崩碎的元神,快速搜索其精神領域,尋找關於第一殺陣的經篇。

  同時,他一把將斬身旗抄到了手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