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掌控時間的斬魄刀(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場上,一郎和天草的對決還在持續著,從硬實力來說,一郎絕對是凌駕於天草之上的,光是靈壓這一塊,一郎就占據絕對的上風。

  但是,在力量的運用上,他卻連天草都不如.......

  這些人可能天資不是特別優秀,但他們花在這上面的時間卻非常多,比一郎的多多了,所以即使進行了不少的訓練,在這一塊兒,和天草比起來,一郎還是差了點。

  這個是沒有辦法的,要麼天縱奇才加開掛,要麼靠時間慢慢熬。

  而且掛壁如一嘰咕,劇情結束時偏科到連個鬼道都不會......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定的時間內,必然只能專精一項。

  但這能放棄嗎?

  不能。

  還是和靈壓一樣,是,一郎是可以靠絕對的力量碾壓對手,但你能保證一輩子遇到的都是比你弱的嗎?

  現在的一郎很強,但同時也很弱!

  同層次的敵人,任何一個都能把他吊起來錘!

  所以他要改變這種現狀,而最便利的方法,就是戰鬥,摒棄一切火力攻擊,全憑技術。

  正如此時,在和天草的戰鬥中,一郎就飛速的成長著,同時,對於劍術的理解又多了一些,各種劍術間的切換,也更加的流暢。

  相對的,有收穫的並不止一郎一人,天草的收穫也不少,短短的十幾分鐘,一郎足足向他展示了數十種劍術!

  這大大的開拓了他眼界,劍術也有不小的進步,這也是他明知這一戰會敗,但還是打的如此認真的原因。

  同時,這也是席位爭奪戰的一個目的。

  「當!」

  又一次交鋒後,兩人的身影短暫的出現在校場兩側,兩人互相對視著,稍一沉默,天草率先開口說道:「一郎大人,我要拿出全部的實力了,請您賜教!」

  眯了眯眼,一郎緊了緊握著魔龍的手,沒有回話,萬一有什麼陰險的招式呢?這點不得不防,畢竟前兩天才從隊長那裡學了幾招陰險的劍術。

  不過這次卻是一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的語言沒有什麼陷阱,只見天草左手食中二指併攏,輕輕的在斬魄刀上一抹,一道灰色的光輝隨之散布到他身上。

  『老隱蔽!呸!』心裡暗暗啐了句,有的斬魄刀能力確實需要一些動作才能生效,但很明顯,天草這個不是,通過剛剛的交鋒,一郎已經將天草斬魄刀的鬼道波動解析的差不多了。

  現在應該是進行最大限度的加速自身的時間,鬼道波動確實是隨著他的動作發生了變化,但這個變化卻和他動作無關,完全可以一念而發!

  誰要真去打斷這個「變身」......呵呵~下場一定很酸爽!

  當然,不打斷變身,不代表一郎什麼都不做,心念一動,眼角的電光閃爍的頻率上升,同時,疊完所有能增加體質的buff,以免身體跟不上腦子,雖然現在已經有點跟不上了.......

  下一刻,無聲無息間,兩人消失在原地!

  而在一個色彩偏暗的界面里,兩人正在激烈的交鋒著!

  劍影如雨、刀光駭人!

  偌大的校場上,只有二人的劍碰撞的聲音不斷炸響!

  「噹噹噹噹~~~」

  力量全開的天草此時在速度上已經比一郎略快了,時間力量就是如此的不講道理!

  不過一郎也不是沒有優勢,他的優勢就是力量上他遠遠凌駕於天草之上,天草的速度是時間的假象,某個打工人信奉的「速度即力量」對其並不起作用。

  這也是他為何明明速度遠超很多隊長級,但卻只能做個席官的原因,靈壓差距過大,不破防啊........

  就算罕見的破防了,也只是輕傷,根本不礙事。

  所以很多時候,斬魄刀的能力重要嗎?

  重要。

  但非有不可嗎?

  不一定。

  藍染沒了鏡花水月,他也還是那個藍大,鏡花水月對他來說只是錦上添花的東西而已,沒有鏡花水月,他頂多只是計劃更複雜而已。

  就好比旅禍篇中,他牽制山本老爺子的方法有用到鏡花水月嗎?

  此時天草就像是一個無限削弱版的藍大,斬魄刀能力極為優秀,但,僅此而已了.......

  所以在戰鬥中,一郎隨手的一劍反擊,都能讓他的手顫抖片刻,越打,越抖......

  又一個側頭躲開天草刺來的劍,一郎左手腕一抖,一柄短刀落下,反握,猛地向天草脖子划去!

  「咻!」

  在時間力量的作用下,天草的視界是略微有些不一樣的,雖然一郎的速度很快,但在他的眼中,卻只是正常的速度,而正常的揮刀動作,只需要一個瞬步就能躲開了。

  這讓一郎再次嘆了口氣,這能力實在太bug了,他已經試了好幾種暗殺劍術,但全都無功而返。

  不得不說,但從技巧上來看,天草是一郎遇到的最棘手的對手,能力太bug了!

  前面說過,他和浦原是那種戰術型選手,戰術嘛,大致就那幾種分類,陰招的陷阱流、陽謀的逼宮流、大絕招的鋪墊流、陰險的反打流、無數底牌的千層流。

  大致上最常用的就是這些,但戰術都有個特點,經不起推敲.......給他足夠的時間去思考、觀察,基本都能找到破綻,畢竟只是戰鬥的時候臨時構思的,哪有那麼完美。

  當然通常情況下,基於戰鬥的複雜情況,敵人也沒多少觀察時間,自然沒那麼容易識破,可惜啊,時間的力量......

  這可是一郎正在研究的鬼道,連頭緒都沒有找到的鬼道,別人始解居然就得到了.......

  這讓一郎愈發的想弄清楚完現術的原理,然後開始瘋狂的疊buff!

  不過這都是過段時間的事情了,現在嘛......該結束這場戰鬥了!

  想嘗試的都嘗試完了,再打下去,收穫不大,而且天草的靈壓應該快頂不住了。

  然而,巧合的是,天草也是這麼想的!

  只見,在一郎疑惑的眼神中,瞬步退出去的天草沒有和剛剛一樣再度殺上來,而是一揮斬魄刀,眼神凌厲的看著一郎。

  下一刻......

  無數的斬擊遍布整個校場!

  除卻天草腳下的三分地之外,舉目望去,皆是斬擊、劍氣!

  「嗤嗤嗤~~」

  「噗嗤噗嗤!」

  衣服撕裂的聲音和**撕裂的聲音連綿不絕!

  大量的血沫飛散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