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拿下三席!(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郎!」清之介雙目一瞪,正準備衝上去救下一郎,卻被一旁的隊長伸手攔下,他不解的問道,「隊長?」

  「別急,一郎沒事,仔細感知.......天草的斬魄刀逆回的是之前那段時間裡的斬擊,但這裡面,天草的斬擊無法對一郎造成傷害,別忘了他身上那堆鬼道,對他造成傷害的是他自己的斬擊,但你忘了嗎?一郎的劍術,很爛的.......」隊長看著場上的情況,嘴角噙笑,慢條斯理的說著。

  聞言,清之介也冷靜了下來,感知到了校場上的情況,確實,一郎的氣息還很強,沒出什麼事,只是場面比較嚇人而已,不過,等下可能就要有事了.......

  想著,清之介悄悄的看了眼笑盈盈的隊長,心中不由為一郎默哀,跟著隊長學了這麼久的劍術,結果劍術就這樣.......

  自求多福吧!

  然而,她們冷靜,但其他人可不一樣,看著場上駭人的一幕,全場瞬間沸騰!

  雜亂的聲音瞬間激盪開來,有關心一郎情況的,有漫罵天草的,甚至部分受一郎指點最多的隊員,已經將斬魄刀都給抽了出來!

  相信要不是校場的結界攔著,他們此時已經衝上去了。

  然而不只是他們,場上的天草也慌啊!

  作為隊裡少數幾個知道一郎實力的人,他本以為一郎能頂住這種攻擊的,誰知道.......

  好在,察覺到眾人的慌亂,刀光中的一郎嘴角閃過一抹無奈,全力升騰自身的靈壓!

  「呼!!!」

  一陣狂風席捲而過,漫天的刀光消失不見,血霧也隨之消散,而位於劍刃風暴中心的一郎,也隨之露出了身影。

  只見一郎**著邪跨一條巨大疤痕的上身,緩緩的收刀,剛剛的攻擊確實給他造成了傷害,但也就那樣,出血量看著唬人,但實際上也就是皮外傷而已,都不用世界,他自己隨手就能治好。

  而到這一步,就沒必要打了,因為天草的靈壓沒了,而他,才消耗一點點,勝負已分。

  另一邊,眾人雖然驚訝於一郎身上那道從右肩到左腹的巨大刀傷,但那顯然不是現在造成的,現在的一郎身上除了上身的衣服完全被砍碎、下身的褲子有些殘破外,氣息還是很正常的,沒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這讓眾人懸著的心也隨之放下。

  一旁的裁判長舒了口氣,連忙宣布此戰一郎勝利,同時,也宣告這次席位爭奪戰落幕。

  「天草前輩的劍術還真是讓人驚訝,沒想到最後居然有這麼強的劍技,要是前面前輩你的斬擊再強一個層次的話,可能結果就不太一樣了。」將魔龍插回腰間後,一郎笑著說道。

  天草搖了搖頭:「哪有那麼容易,靈壓的修行,還是欠缺了些火候,倒是一郎大人你的劍術似乎有些.......有些......」糾結了一下,天草實在不好意思說,想了一下,略微遲疑的勸說到,「我覺得一郎大人還是不要學習那麼多劍術比較好,專精於一脈,可能會有更大的成就。」

  一郎沉默了一下,他聽出了天草的言外之意,天賦那麼爛,就不要學那麼多了,只是,換了個高情商說法而已........

  然而,你以為一郎想嗎?要是他單一劍術能練好,還用玩這個?

  因此也笑著敷衍了過去,然後扭頭看了眼笑盈盈的隊長,心裡莫名的泛起一抹寒意,猶豫片刻,還是走了過去,有些事,終究還是躲不掉.......

  『世界,幫我重構一下死霸裝。』

  『好的,一郎大人。』

  淡淡的靈子光輝升起,一套嶄新的死霸裝出現在他身上,擋住了他胸前被隊長砍出來的刀痕,同時,世界還貼心的給他在右臂處加上三席標誌的袖套。

  「隊長......我贏了......」走到隊長跟前,在鈴蘭月和龍套閨蜜詫異的眼神中,一郎有些底氣不足的向隊長報告。

  「嗯,不錯,沒有讓我失望,不過修行也不能落下,每天加練十組劍術!其他修行就放一放吧。」說完,隊長便轉身離去。

  見此,一郎倒是鬆了口氣,雖然和浦原他們的計劃要延遲一段時間,但總的來說,還行,起碼隊長沒有因為他這次劍術上的失誤生氣!

  然而......

  就在一郎暗暗竊喜的時候,前面隊長的步子一頓,微微扭頭看向一郎,說道:「每天的劍術,一起去特殊的訓練場,在我的皆盡里練習。」

  「!!!」看著隊長離去的背影,一郎臉色「刷」的一下就變白了!

  在皆盡里練習,就代表著,練習對手是隊長......而以他和隊長的劍術差距,說是練習,有些侮辱隊長,其實他就是去當人形木樁給隊長砍的,被動式的吸收劍術精華!

  雖然這效果確實卓越,每次被砍完,他的劍術水平都會拔高一截,但是,生不如死啊!

  但是,他敢拒絕嗎?

  一旁的龍套閨蜜好奇的看看緩緩離去的隊長,又看看一郎,好奇的問道:「隊長親自指點唉,你不高興嗎?」

  「呵~呵呵~高興,我怎麼會不高興呢~」

  話雖如此,但龍套閨蜜和鈴蘭都沒從一郎臉上看到半分的高興,兩人對視一眼,有些疑惑,想了想,龍套閨蜜決定分散一下一郎的注意力,連忙說道:「對了,晚上班上的人約定了聚一下,我們一起去吧!大家肯定也想見見月了。」

  收到龍套閨蜜眼神的鈴蘭也機靈的回道:「是啊,我也好想他們,我們現在就去吧,讓他們久等了就不好了。」

  一郎瞥了鈴蘭,龍套閨蜜想和他們見面一郎信,鈴蘭?上學期間就沒怎麼和班上的說過話,畢竟那個時候的她還不會說話,和她交流最多的,也就一郎他們幾人。

  不過一郎沒有拆穿她,畢竟是為了自己好,而且他也確實有事情要和浦原他們說一下,計劃趕不上變化,那件事要推遲了。

  因此,應和兩句,三人便開始朝著外面走去。

  「一郎,你胸前的刀疤是什麼情況?看著好嚇人,不能清除嗎?」

  「那個啊,那個是隊長砍,第一次和隊長練習劍術的時候留下的,用來鞭策我自己的,沒什麼後遺症,其他的傷痕都清除了。」

  「.......」從一郎這輕描淡寫的幾句話中,龍套閨蜜能體會到其中的辛酸,不過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轉移了,她注意到一郎話里的一個關鍵信息,「隊長劍術很強嗎?」

  「嗯,別看隊長這樣,論劍術,她可是尸魂界最強的!只是近些年專注於醫療,沒什麼人知道而已。」

  「好厲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