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十尾的猜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樣的威力,還真是.....」

  夏彥嘴角抽搐了一下,面對眼前這看上去簡直和紀錄片裡面核彈爆炸的一般,哪怕是他都有些心神不寧。

  不過他這樣的狀態很快又恢復了過來,到底前世屬於『火力不足恐懼症』患者之一,他忽然發現自己有了這樣的威力自然顯得興奮了起來。

  尤其是他很清楚,這一次自己施展而出的這一發尾獸玉,其實威力還真沒有達到極致。

  真正的九尾一顆尾獸玉下來,恐怕一個城市都經受不住這樣的爆炸。

  他這種第一次嘗試,只是靠著以前自己瞎捉摸螺旋丸的經驗做到這一步,也已經很不錯了。

  至於尾獸玉真正的威力?

  他記憶中最狠的尾獸玉還是四戰時十尾的,那顆尾獸玉飛行了數百公里,直接穿越戰場把指揮部給夷為了平地。

  而之後的尾獸玉要不是被波風水門還有千手扉間給轉移,恐怕當時的正面戰場都要被全滅了!

  那顆被波風水門轉移到海面上的尾獸玉,在爆炸之後直接出現了強烈的海嘯與地震。

  隔著那麼遠傳來的衝擊波都是這樣的威力,完全可以想像這玩意要是炸在眼前,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場面。

  不過夏彥也清楚,那是屬於十尾的查克拉,單純的尾獸和十尾還是有著質的差距。

  但是夏彥完全可以想辦法弄出這樣的東西,說到底他是一個『天賦異常』的外掛選手!

  「就算暫時達不到那樣的程度,但是有外掛的我使用了一次就可以熟練度得到提升,我已經開始感覺到有效果了,下一次使用絕對不會再向現在這樣了!」

  夏彥默默的想著,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微微變了變。

  他之前在感慨自己尾獸玉的威力,一時間把一件事給忘記了。

  那就是他的尾獸玉製造的衝擊波,還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

  哪怕他的尾獸玉施展出來,按照威力來說還真不是最多麼厲害的那一種。

  按照夏彥前世的某些對於核彈威力的理解——他還真把尾獸玉當做是核彈來看,他所施展的尾獸玉威力屬於較小當量的那一類。

  但哪怕是威力在小的那一中當量,在夏彥的預估之中炸毀一座小一點的山川都不是問題!

  這樣的威力,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樓蘭那些人雖然早就離開了,但是按照他們的速度來看恐怕根本跑不了多遠,並且他們的身體素質也根本不能和忍者相比。

  這樣的衝擊波哪怕是忍者都會遭殃,更不用說這些普通人了。

  「還好,他們是在我身後,如果是另外一個方向就真的糟糕了!」

  想到這裡,夏彥也沒有在隱藏自己的能力了。

  他的身影微微一頓,頃刻間他已經離開了原地,再一次出現時他就來到了莎拉等人的身邊!

  他本來就在這些樓蘭遺民這邊留下了印記,目的就是為了防止他們出現什麼意外。

  而現在看來他所做的事情還真有意義,而且他的反應速度夠快,這一切都還來得及。

  「土遁·土流城壁!」

  金色的查克拉在夏彥的控制下瘋狂的迸發,一面巨大的土壁在他的前方沙地下快速隆起。

  這個面巨大土壁遮天蔽日般擋在了所有人身前,但是下一秒恐怖的衝擊力已經迎面衝來。

  「轟!」

  幾乎是在這面巨大的土壁拔地而起的瞬間,這面土壁已經開始出現裂紋,而一股難以言喻的衝擊力更是透過土壁撞了過來。

  一時間,幾乎所有的樓蘭遺民們人仰馬翻,不少人和牲畜們在這一刻耳朵和鼻腔都流出了鮮血。

  狂砂瘋狂的四溢,炙熱的氣息更是飛速的朝著他們蔓延而來。

  樓蘭的遺民們倒是表現還好,他們雖然異常的難受但是還能克製得住。

  但是那些牲畜們顯然沒有那麼好的克制力,它們嘶吼著隨後到處亂跑。

  一些倒霉的馬匹直接被外圍衝擊波直接擊碎了內臟,它們癱倒在地上緩緩死去。

  還有一些則直接被衝擊波推到了屏障之外,隨後把被炙熱的蔓延而來的力量點燃,活活的被燒成了灰燼。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好一會兒,終於那尾獸玉的力量開始慢慢減弱。

  哪怕這樣的減弱一開始並不明顯,但是夏彥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

  「這種力量也太誇張了吧。」

  夏彥心理默默念叨了一聲,他看著自己製造出來的那麼巨大土壁,不由得輕輕搖了搖頭。

  此時這面巨大土壁已經接近崩潰,無數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紋在土壁上蔓延。

  可以說,要是這樣的爆炸衝擊在持續久一點,恐怕還真的防不住這種力量的衝擊。

  「結束了嗎?」

  當一切的震盪都停下來後,莎拉忍不住開口呢喃了一聲,她的目光也徹底放在了夏彥的身上。

  「剛才,這是怎麼回事?」

  「出了一點意外,我沒有控制好我的力量。」

  夏彥感受著震盪的平息,最後他輕輕搖了搖頭說道,他可沒有隱瞞這些事情的意思。

  「不過總的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雖然看不見但是敵人的情況應該也好不到哪裡去,收拾理一下快點出發吧。」

  夏彥現在也確實不太清楚曉組織那些傢伙,還有那個偷偷跑過來偷窺的傢伙,他們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因為他使用的尾獸玉讓四周的一切都變得絮亂,他想要感知也不是做不到。

  但是浪費精力去找那些傢伙根本沒有什麼意義,那些傢伙不死也要殘了。

  補刀是一個好習慣,不過他這一下搞出來的動靜實在太大了,砂隱村不可能察覺不到。

  等夏彥鎖定他們並且追上去弄死他們,鬼知道要花多久時間,說不定那會兒在附近的砂隱忍者都過來了。

  因此早點出發早點離開這裡,才是最好的選擇。

  「我明白了,我立刻讓大家做好準備。」

  莎拉也不傻,她立刻明白了夏彥是什麼意思,不過她還是有些擔憂的問道。

  「你沒事吧?這種強度的戰鬥.....」

  「我沒事,這種戰鬥對我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

  夏彥搖了搖頭,不要他的目光也變得嚴肅了不少。

  「不過有件事我需要和你說清楚,那就是我不是任何村子的忍者,我找你只是單純的為了龍脈,你不認識我,明白了嗎?」

  「這.....」

  莎拉愣了一下,不過在注意到夏彥那淡漠的目光後,她立刻認真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您只是為了龍脈而來,而我也只是和您達成了一個交易,僅此而已。」

  「是的,僅此而已,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咳咳咳咳咳.....」

  在沙漠之中,忽然一陣咳嗽聲從沙漠之下傳了出來。

  伴隨著風沙的吹拂,很快這片沙漠中的某片區域出現了塌陷,只見一個半圓形如同黃金一般的物體包裹住了一個人。

  這個人很顯然就是羅砂,不過此時的羅砂看上去異常的狼狽,他渾身衣服非常的破爛,而且他的身上也有鮮血的溢出。

  剛才的爆炸實在太過於可怕了,哪怕羅砂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但是他還是低估了這一次爆炸的餘波。

  「這到底....到底是什麼怪物?」

  羅砂癱坐在地上,他怎麼也無法忘記剛才那劇烈的爆炸說產生的破壞,同樣他也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人能用出尾獸玉。

  尾獸玉這種東西,作為一個影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哪怕對於一尾來說他從來沒有施展過這樣的力量,可是砂隱村的先輩們也不是沒有接觸過其他尾獸。

  自然在砂隱村的情報庫內,也記載著相關的情報,同樣他也清楚尾獸玉的力量到底有多麼的可怕。

  在那一刻,他真的認為自己死定了。

  不過還好,他在關鍵的時刻做出了做正確的反應,這才讓他順利的活了下來。

  不過他距離爆炸的中心實在太近了,畢竟他是從後方追過來,他隱藏的地方也是在曉組織三人身後。

  而夏彥的尾獸玉直接是朝著曉組織三人丟過來的,這樣的結果就是,他也處於被尾獸玉覆蓋的範圍之中!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羅砂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在風沙的吹拂之中,他的目光也下意識的看向了爆炸的區域。

  然而這一眼看過去,他不由得渾身有些顫慄了起來。

  只見在那茫茫的沙漠之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寬度和深度都多達百米的巨坑,而在這巨坑的附近烈焰在不斷的燃燒著。

  混亂和無序的查克拉氣息在這個深坑四周瀰漫,死亡的味道好像在這一刻可以輕鬆嗅到。

  這樣的力量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人能施展出來的,這樣的力量實在誇張的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這樣的傢伙,還真是讓人恐懼,為什麼忍界會有這樣的存在呢?」

  羅砂看著眼前的一幕,愣了好半天他才幽幽的嘆息了一聲。

  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麼人在戰鬥,他唯一看清楚的就是那個傢伙身上有著被一層淡金色的查克拉覆蓋。

  除此之外,和這個神秘人戰鬥的那三人還真讓他稍微有些印象,畢竟那會兒離得近。

  畢竟,那裡面可有一個讓他非常熟悉的人。

  「蠍,這個傢伙殺了三代風影嗎?」

  羅砂神色顯得有些凝重,蠍作為村子曾經的天才,他不可能認不出來。

  如果這個傢伙沒有離開砂隱村,很難說現在的四代風影會不會就是蠍了。

  畢竟蠍身後的資源也是龐大得難以想像,那個傢伙天然能得到千代和海老藏的支持,但是這種事情可沒有如果。

  並且這一次,羅砂也算是徹底的能把千代的一些幻想給覆滅掉了。

  「除了蠍之外,另外兩人中的一人似乎有些眼熟,好像那個傢伙是賞金忍者中的傳奇,角都。」

  羅砂回憶著剛才的一切,心理默默的念叨著。

  小南他可真不認識,畢竟在長門的封閉政策下,雨之國對外的一切信息傳遞都被切斷了。

  外加上曉組織行事還算低調,這使得當前的忍界中,大家都還以為雨隱村的首領仍是山椒魚半藏。

  他們根本不知道此時的雨之國早就已經換了主人,現在更加不知道山椒魚半藏已經死了。

  在原著之中,半藏被殺的消息一直被曉組織掩蓋著。

  直到十幾年後,自來也親自潛入雨之國打探曉組織的情報時,才驚訝的發現山椒魚半藏早就被自己的弟子幹掉了。

  不過角都這個傢伙曾經倒不是什麼低調的人,像他這樣的賞金忍者可是會出現在各個大忍村的名單之中呢。

  「不過無所謂了,這些傢伙恐怕也已經死了,這樣飽和的打擊之下基本不會有活人了。」

  羅砂搖了搖頭,他轉過身打算回去了。

  他現在的傷勢可一點都不好受,他必須要回去好好修養一番,除此之外他也必須要把一些事情傳達出去。

  他現在根本不去想什麼追擊樓蘭的遺民了,也不再去想那個神秘的傢伙到底是不是木葉的忍者。

  看了半天,他甚至都懷疑那個傢伙是不是千手夏彥了。

  因為之前那神秘的傢伙展現出來的戰鬥風格,和情報之中的千手夏彥完全不一樣。

  不過他現在很慶幸,他清醒自己並沒有下達大規模的命令。

  假如大規模的部隊跑去攔截,然後那個渾身散發著金色查克拉的傢伙直接動手。

  那樣的下場,恐怕就是復刻被千手夏彥羞辱的那一次,甚至會更加的嚴重吧。

  「不過那金色的查克拉到底還是什麼呢?莫非,是龍脈查克拉嗎?」

  羅砂心理默默念叨著,隨後他一瘸一拐的轉頭離開。

  龍脈的力量他真的惦記了很久,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辦法破開波風水門的封印。

  因此他也沒有機會動手,他只能等待以後有機會在想辦法,但是現在一切都落空了。

  不過他也算是個梟雄,既然沒有辦法那就到此為止。

  繼續在糾纏這些東西從而惹來麻煩,那就是真的得不償失了......

  .....

  在沙漠的一個隱秘角落,當風沙散盡時,小南把角都和蠍的屍體放在了地上。

  她此時已經渾身都是傷痕,她身上的那套黑底紅雲的長袍早就破破爛爛了。

  那可怕的爆炸以及那難以想像的衝擊波,真的讓她根本無法忘懷,她現在腦子裡面都還在迴蕩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攻擊手段,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做到這一步?

  似乎就算是現在的長門,也沒有辦法一次性造成這樣的破壞力啊!

  尤其是她發現,那個傢伙似乎根本沒有什麼明顯的弱點。

  他的速度快得讓他們根本不敢讓這個傢伙靠近,他的力量也完全也絕對的厲害。

  更關鍵的是,哪怕他們採取了遠程防禦和進攻的手段,打算狠狠的消耗這個傢伙的狀態並且尋找機會擊潰他。

  但是到最後他們發現,這個傢伙其實還有這更加可怕的手段可以應付他們。

  這種全面性真的讓人窒息,這樣的力量也真的讓人不可思議,這樣的敵人也真的讓人絕望。

  尤其是這個傢伙,完全就是一副玩弄他們的姿態在對付他們,這更是讓小南心理出現一種無力的感覺。

  「恐怕長門來了,也沒有辦法真正應對吧,畢竟長門現在.....」

  小南搖了搖頭,長門現在的狀態真的很不好,他不但因為傷勢的問題無法行走。

  而且根據那個自稱宇智波斑的傢伙訴說,現在的長門也沒有徹底掌握輪迴眼的力量。

  在這樣的情況下,小南真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長門面對這個傢伙的時候,恐怕真的很難對付得了。

  不過小南還是對長門有信心的,畢竟長門可是掌握了輪迴眼的人啊,他是天生的要對整個世界進行變革的人!

  深吸一口氣,小南不在去想那些莫名的東西,她的目光放在了角都和蠍身上。

  這兩人面對那樣的攻擊,哪怕進行了最強的防禦,但是最後的結果依舊非常的糟糕。

  哪怕小南在最危急的時候,將自己的紙盾最大化形成了一面厚實的牆,隨後快速帶著這兩人飛起來並且離開那裡。

  但是就目前看來,她似乎救回來的只是兩具屍體而已。

  那樣的攻擊實在太過於可怕,也太過於恐怖了!

  「不過,那樣的攻擊似乎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才行,只要不給他機會,那麼一切都好說!」

  小南看著這兩具屍體不由得搖了搖頭,不過她心理卻也仔細思考起了來之前所面對的情況。

  說白了,他們陷入那樣的危機還是因為情報收集的不足,如果能知曉這個傢伙的手段,他們也不至於顯得那麼被動。

  而且那個傢伙使用的術威力雖然可怕到了極致,但是在是釋放的時候這個傢伙也做了不少的準備。

  這就是一個機會,一個異常關鍵的機會!

  但可惜的是,這個情報得知的有些晚了啊。

  「不過現在已經知曉了,那麼以後在遇到就沒有那麼麻煩了,下一次......」

  小南咬了咬牙,隨後轉身打算離開,這一次行動她雖然成功招募了蠍,但是最終蠍卻死在了她的面前,這讓她實在有些備受打擊。

  但事已至此她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她現在的情況繼續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處,她必須要把今天的情況給匯報回去。

  「嗯?」

  可是就在她轉身離開之時,忽然有一股詭異的查克拉朝著她快速而來,這兩她立刻警戒了起來。

  只是剎那,地面開始鬆動,隨後一個醜陋的體型顯得非常怪異的傀儡從沙地裡面爬了出來。

  它看了一眼小南,隨後快速的從自己的胸口拔出了一個類似於捲軸的東西。

  在失去這個捲軸之後,這個醜陋的傀儡立刻失去了動力,而那個捲軸卻仿佛有生命力一般,直接跳到了面前這個被破壞嚴重的傀儡之中。

  下一刻,原本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以及查克拉氣息的蠍忽然睜開了眼睛,他艱難的從地上坐了起來。

  「還真是厲害的手段。」小安安看到這一幕,立刻明白了什麼:「你的身體已經全面傀儡化了,這才能做到現在這一步。」

  「雖然我更希望這是個秘密,但現在看來也無法隱瞞了。」蠍淡漠的開口回了一句:「不過還是要感謝你,把我這個身體給帶了回來。」

  「看來你是活了,不過角都這個傢伙......」小南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角都,她最後不由得嘆了口氣:「看來,他是沒有辦法在活過來了。」

  「或許是的。」蠍輕輕搖了搖頭:「不得不承認,那樣的攻擊真的可怕,龍脈的力量也真的有些超乎想像。」

  「現在,你是不是應該更加詳細的告訴我,龍脈的一些事情了?」小南淡淡的看著蠍,她聲音有些冰冷的說道:「那個傢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現在我們應該好好說說了。」

  「嗯,我知道了。」蠍點了點頭,他略微有些艱難的轉頭看向了小南:「雖然我知道的也不多,不過這個仇我已經記下了,所以我不會有任何的隱瞞。」

  「因為,我以後也要好好報答一下,這個傢伙對我所做的一切!」

  蠍的話說的無比的堅決,他真的無法忘記那個渾身冒著金色查克拉的身影。

  那個傢伙就如同夢魘一般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腦海之中,這一次恐怕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了。

  他是一個追求永恆的藝術家,這個傢伙幾乎在瞬息之間就要打破他的藝術,就要毀滅掉他的藝術。

  這樣的人蠍如何不憤恨,如何不討厭呢?

  「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不過我已經好好記住你了。

  牢牢的記住你了,我一定要擊敗你這個傢伙!」

  .......

  「忍法·螺旋尾獸玉!」

  在風之國的港口處,夏彥渾身散發著金色的查克拉,他快速的朝著眼前眼前一個砂忍而去。

  他的手中有一顆黑色的如同螺旋丸一樣的光球,這顆光球散發著難以想像的毀滅氣息。

  而他眼前這個砂忍根本無法跟上夏彥的速度,並且他也沒有什麼更好的防範措施。

  因此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夏彥來到他的面前,並且目送那顆光球擊中了自己的胸口!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這個砂忍直接倒飛而出,下一刻,他還還在半空中的身體直接解體,隨後化作了齏粉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夏彥見到這一幕不由得輕輕搖了搖頭,這個尾獸玉的力量實在有些可怕。

  他通過系統的力量已經可以掌握了這個術的使用,但是他發現這個術的威力實在有些嚇人。

  哪怕他不斷的在壓縮這個術的融合度,以此來達到削弱這個術的威力,而不是每一次攻擊到人都會造成可怕的殺傷性。

  但是他發現,他已經削弱到了一個他自己都絕對這個術要無法凝聚的地步。

  但是殺傷性依舊沒有減下來,這就讓他非常的無可奈何了。

  只能說,尾獸玉這樣的算是涉及到了陰陽遁的術,還真不適合於作用於人的身上。

  這樣的殺傷力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非常適合於殲滅敵人,但是並不適合於控制住敵人。

  不過夏彥也沒有過於在意,至少他已經摸清楚了這個術的上限和下限,他已經知曉要如何更好的將這個術的力量發揮到最大了。

  「不過砂隱村這一次的表現實在有些奇怪,到現在他們都沒有採取大規模的追捕,難道砂隱村內部出了什麼問題嗎?」

  夏彥默默的收回了自己九尾的查克拉,只是片刻他就已經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之中。

  他現在確實很奇怪,因為這一次的行動實在順利的讓他有些難以想像。

  唯一的麻煩就是遇到了曉組織的人,不過這一次他憑藉著新能力直接將那三人擊潰,這也算是一個意外的收穫了。

  其實對於夏彥來說,他一直都有過考慮是否要弄一個馬甲。

  他現在已經是暗部部長了,很多事情他並不是特別好行動,尤其是他的人設是一個『偉光正』的人,很多黑暗的事情他真不太好動手。

  但奈何,為了增強自己的影響力,他在『千手夏彥』這個身份上根本沒有多少隱藏的餘地。

  唯一隱藏起來的仙人模式,結果還為了得到波風水門的信任而泄露了出去。

  至於什麼木遁啊,蜥蜴丸啊還有他的飛雷神之術,這些都已經成為了他的招牌。

  不過他到沒有後悔自己暴露的那麼全面,假如沒有這些東西作為支持,他還真走不到這一步。

  何況,忍者的實力始終力量之上,陰謀詭計也不過是輔助他拿到想要東西的一種手段。

  沒有實力瞎玩陰謀,到時候的結果只會是被別人吃得死死的,毫無翻身的餘地。

  夏彥不願意被人吃得死死的,也不願意被人覺得自己好欺負。

  因此有著足夠的實力保障讓人知曉,這絕對是一件非常有價值也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但是現在,我似乎還真弄出了一個馬甲了。」

  夏彥看著身後已經朝著他這邊趕過來的樓蘭遺民們,他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

  之前的戰鬥雖然憋屈了一點,畢竟他不使用飛雷神、不使用木遁的情況下,還真沒有辦法隨意突破防禦。

  那個時候他都打算放棄了,直接用自己做擅長的招式來進行一番偷襲,完成自己做出的承諾。

  不過還好,小九尾及時提醒了一聲,讓夏彥意識到自己也並不是沒有更好的辦法。

  最終的結果就是,他並沒有徹底暴露自己就是『千手夏彥』的身份,同時他還掌握了一個完全區別於『千手夏彥』戰鬥模式的馬甲!

  「這算是一個意外之喜吧!」

  有了這個馬甲,夏彥真的可以做很多他不方便做的事情,就比如他可以利用這個身份對其他的人柱力下手了!

  『千手夏彥』是一個偉光正的人物,雖然置身於黑暗(暗部),但是內心卻嚮往著光芒(火影)。

  而現在這個新的馬甲,完全可以生冷不忌的使用各種手段,只要這個新馬甲不暴露就行!

  「回去之後還要好好計劃一下,就比如這個新馬甲的具體使用方法,依舊到時候要下手的對象等等。」

  有了九尾的查克拉,並且把小九尾給弄出來後,他就真的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弄出一個十尾來了。

  十尾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看看宇智波斑還有宇智波帶土就知道,這兩人都是沒有完成血繼網羅的,卻都有跨入了六道級別的存在!

  尤其是帶土,宇智波斑還好說一些,這個傢伙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非人的地步。

  哪怕不使用十尾,他的手段和經驗很難說都可以狠狠的教訓一波帶土。

  尤其是復活後的他那還拿到了仙術查克拉,這讓他有了可以幹掉六道級強者的基礎。

  普通查克拉根本無法對付六道級別的存在,但是仙術查克拉卻可以做到!

  而帶土這個傢伙,在成為六道級之前還真不見得打得過卡卡西。

  哪怕卡卡西是五五開,哪怕他是故意讓卡卡西捅穿他的心臟,但是他的戰鬥表現一直都不怎麼樣。

  而他在融合了十尾之後,憑藉堅定的意志——想琳,最終成功壓制了十尾,成為了十尾人柱力最終跨入六道!

  十尾帶來的提升根本就是難以想像的,夏彥根本不可能不去思考這樣的力量。

  何況帶土需要憑藉自我意志壓制十尾,夏彥卻不需要擔心這些,因為就算出現十尾也是系統幫助下,和自己意志相連的產物啊!

  「謝謝你的幫助,閣下。」

  就在夏彥思索的時候,莎拉已經走到了他的身旁,並且異常恭敬的說道。

  「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我們恐怕真的永遠無法離開風之國,甚至......」

  「不用感謝我,你該感謝你自己。」

  夏彥回過神來,他笑著搖了搖頭,同時從忍具袋中拿出了捲軸。

  「如果不是你答應和我做交易,我也不可能幫你不是嗎?

  只是你做出了正確的決定,而我是忍者需要遵守承諾罷了。

  這個你拿著,這是上一次答應你的錢,我多給了一些,我想你們新的開始用得上這些。」

  莎拉點了點頭,她沒有拒絕這些錢的意思,因為他們那麼多人需要一個新的開始,這絕對是非常耗錢的。

  不過莎拉在收起了這些錢後,她抬起頭認真的看向了夏彥,猶豫了片刻她才緩緩開口問道。

  「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閣下的名字,哪怕只是一個代號都好,這樣我.....」

  「名字嗎?」夏彥沒等莎拉說完,就打斷了她。

  他認真思考了片刻後,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嗯,你覺得銀石怎麼樣?坂田銀時?」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