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被改變的預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其實夏彥對於自己現在這個只使用尾獸查克拉力量的馬甲到底叫什麼,他其實也沒有一個相對明確的設想。

  畢竟無論是叫石銀也好,還是叫藍染也罷,其實最終目的也不過是掩蓋住自己是千手夏彥的本質。

  哪怕這個馬甲叫做伊藤誠,又或者是比良坂龍二什麼的,都是沒問題的啊。

  因此夏彥也沒有過於在意這件事,在護送莎拉等人進入到茶之國後,他就直接轉身離開朝著草之國奔襲而去。

  單單解決這些樓蘭遺民的問題,就已經浪費了他超過一周的時間。

  雖然夏彥不得不承認他的收穫非同凡響,甚至實力也大幅度提升了,但是他確實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

  「還好,現在查克拉非常的充足,並且有九尾查克拉模式,我的感知力更是得到了強化,這樣也可以節省我不少的時間!」

  感知力的強化,可以讓夏彥隔著天遠就能察覺到自己留下來的飛雷神印記。

  而一旦找到了這些印記,夏彥就可以憑藉著自身那強悍的查克拉超遠距離完成傳送!

  原著中四戰時,波風水門他們之所以隔那麼遠就能快速趕到,這還真多虧了穢土轉生給予的無限查克拉。

  不然就算他們感知力在如何的離譜,也絕對不會輕而易舉的趕到他們需要趕到的位置。

  只花了兩天左右的時間,夏彥通過飛雷神之術的幫忙以及自己不斷快速的移動,他趕到了草之國境內。

  說真的,這樣的速度夏彥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雖然有些累,但憑藉他的身體素質只需要好好休息,就能不帶任何損傷的恢復過來。

  因此夏彥在草之國內休息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才出發。

  草之國位於風之國、土之國和火之國的夾縫之中,從地理環境來說簡直和雨之國一樣差。

  但是雨之國內出現了一個可怕的傢伙,那就是半神山椒魚半藏。

  憑藉山椒魚半在二戰時表現出來的強大實力,這才勉強在三國之間立足。

  並且因為山椒魚半藏的威懾力,還有雨之國那終年不停的雨水,很少有人會跑到雨之國內去找不自在。

  而也導致了雨之國內發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但是外界卻對此一無所知。

  反觀草之國,這個國家也有自己的忍村,但沒有多少戰鬥力強的忍者。

  並且自己忍村的忍者也不太給力,這最終就導致草之國成為了木葉和岩隱,這兩個超級大忍村交戰的地方。

  他之所以能存在到現在,能提供的價值恐怕也就是緩衝,以及一些必要的任務份額了。

  在草之國內快速移動著,夏彥雖然沒有參加過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正面衝突。

  但是作為一個暗部,他還是參與過不過少與戰爭相關的任務,因此他對草之國也不算陌生。

  沒花多久時間,他就已經悄然來到了草隱村的外圍,看著那幾乎沒有任何防備力量的村子,夏彥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

  「還是這個樣子啊,我以前來的時候還以為只是因為戰時需求,才沒有足夠的防備,現在看來這是純粹的在擺爛啊。」

  草隱村擺爛還真讓夏彥有些意外,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也沒有什麼意外。

  草之國本就是一個腐敗到了極致的國家,它的村子又能好得到哪裡去?

  而且草隱村的特點就是擅長研究它國忍術的村子,同時他也也非常擅長收集情報然後進行轉賣。

  也就是因為這兩點,夏彥記得這個村子似乎還差點被人給滅了。

  而且草隱村最大的存在價值並不是為草之國提供防護力量,而是為了那個鬼燈城提供忍者與防護。

  在草之國內還有一所巨大的監獄,也就是那個所謂的鬼燈城,在未來他們的城主還是草隱村的上忍呢!

  夏彥之所以能記住這個,最關鍵的原因還是那個所謂的極樂寶箱。

  那東西據說是六道仙人的寶物,而且之後更是被傳得更加的邪乎,說什麼這玩意可以滿足一個人的願望。

  但是夏彥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因為那裡面裝的根本就是一個怪物,一個破壞力很強的怪物!

  「嗯,怪物嗎?」

  夏彥正慢慢在草隱村內行走著,他已經混進了這個村子之內,而他在想到那個極樂寶箱之時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那個怪物也是純粹的查克拉,那麼這玩意是不是也可以成為小九的口糧呢?」

  夏彥心理默默念叨了一句,隨後他直接開始詢問起了體內的小九尾,而小九尾似乎也對這件事有些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而且那個大傢伙好像也沒有那個箱子的記憶。」

  小九尾在夏彥的腦海中回復到,他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不確定。

  「只能說可以試試看,具體行不行我也不知道,而且我現在的情況也不太適合使用那些查克拉。」

  「好吧,我明白了。」夏彥點了點頭,隨後他有些好奇的問道:「對了,你可以融合其他尾獸的查克拉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根本不需要夏彥說完,小九尾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隨後他無所謂的開口說道。

  「十尾嗎,雖然我感受得到我並不喜歡這個狀態,但是好像也不是不行的樣子,只要其他傢伙不是那麼煩人就行了。」

  「我知道了。」夏彥輕笑了一聲,沒隨後也不在繼續糾結這個問題。

  尾獸們已經是單獨的個體,他們自然不是那麼喜歡所謂的十尾狀態。

  不過夏彥也沒有糾結那麼多,他已經習慣了小九尾這個傢伙這個傢伙的存在了。

  如果可以在他拿到其他尾獸的查克拉並且種植成功後,他會想想辦法把這些查克拉直接融入到小九尾的體內。

  這樣讓小九尾始終保持著他的獨立意志而存在,對夏彥來說也更加簡單和方便一些。

  想到這裡,夏彥微微抬起頭來,他的目光鎖定在了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賣部上。

  上一次來到草之國,夏彥和這裡的暗部接頭就是在這個地方。

  不過後來夏彥知道,這裡根本不是暗部的地盤,其實這裡是根部建立而成的。

  但是夏彥也不在意,從根部拿到一些關鍵的情報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嗎。

  「最多,也就是必要的時候教訓他們一頓,畢竟這些傢伙皮癢.....」

  ......

  「嘭!」

  小賣部的地下室內,最後一個根部忍者狠狠的撞在了牆上,隨後緩緩癱倒在了地上。

  夏彥甩了甩手不由得幽幽嘆了口氣。和他所想的一樣,這些根部的忍者根本沒有任何配合他工作的想法。

  在他進來這個地方之後,這些傢伙一開始還挺客氣和配合的。

  不過當他說出自己的名字和職務,並且要求他們配合自己工作的時候,他們斷然選擇了拒絕。

  這樣的情況夏彥可不會慣著他們,要知道在某種程度上,夏彥和他們頂頭上司團藏可是同級別的!

  因此夏彥果斷動手了,他沒有給這些傢伙任何反擊的機會,何況他早就想使用屬於『千手夏彥』的力量了。

  「說說看,違背上司的命令,下場是如何。」

  夏彥沒有在意這些東癱西倒趴在地上的根部忍者,他隨意找了位置做了下來,然後才微笑的問道。

  「雖然我是暗部的部長,理論上我是無法統轄根部,但是別忘了我們都是木葉忍者。

  作為暗部的部長我的職務要遠高於你們,不管你們有在如何充分的力量,你們也不能違背我的命令。

  有任何的想法和意見,你可以通知木葉而不是和我作對,告訴我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在做些什麼?」

  「我們....我們知道,但是我們是根部忍者。」

  一個受傷還不算特別嚴重的根部忍者有些艱難的開口說道,夏彥就算夏彥不是特別狠,但是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了。

  「沒有....沒有團藏大人的命令,我們......」

  「我明白了,那我就幹掉你們自己找情報好了。」

  夏彥微微搖了搖頭,看上似乎還有些可惜,他的眼神上甚至都出現了些許的惋惜。

  「還真是可惜了,培養你們是讓你們為木葉效力。

  但是一個連自己到底是誰都不清楚的忍者,還真是浪費木葉的資源啊。」

  說到這裡,夏彥直接拿出了一把苦無,緊接著他不由分說的朝著一個根部忍者射了出去!

  這些根部忍者都已經被他打得失去戰鬥力了,在暗部生涯中夏彥最開始學習的就是人體結構。

  因此他熟悉一個人什麼地方最薄弱,怎麼攻擊讓一個人最快失去戰鬥力,又或者最快的死亡。

  這些根部忍者顯然已經暫時性失去戰鬥力了,他們面對夏彥此時能做的只能是任人擺布!

  「噗!」

  苦無劃破空氣,直接刺中了一個根部忍者的心臟,不等他徹底死亡夏彥又拿出了一把苦無。

  「嗖!」

  苦無再一次飛出,隨後狠狠的釘在了另外一個根部忍者的頸部。

  在這個地下室內只有四個根部忍者,夏彥這一瞬間就直接幹掉了兩個。

  沒有給他們辯解的機會,也沒有給他們任何反駁的餘地,這一幕也讓剩餘的兩個根部忍者內心忍不住發寒。

  尤其是在他們注意到夏彥依舊臉上帶著微笑,就好像是做了一件小事而已後,他們更是內心浮現出了恐懼。

  能成為根部的忍者,其實他們的信念是非常堅定的。

  不過由於他們是外派忍者,並不算是徹底歸屬於根部的編制之內——根部和暗部一樣,使用特殊編制。

  他們的內心其實更多還是會偏向於木葉,而不是單獨的一個人而已,他們的狀態也比較像是兜一般。

  哪怕他們遵循與團藏的命令,哪怕他們知道在根部必須要服從一個人。

  但是面對此時如此強硬的夏彥,他們就算內心在想著要服從團藏,他們也會忍不住恐懼起來啊。

  「請....請你停下來。」

  當夏彥拿出第三把苦無,並且瞄準了第三個根部忍者時,這個忍者再也受不了了。

  「抱歉,是我們錯了,不服從上級命令我們死有餘辜。

  不過我們確實還有更重要的任務,我們.....

  我們願意配合部長大人!」

  夏彥默然的看著眼前這個根部忍者,他手中的苦無依舊瞄準著他。

  好半天這把苦無的尖刺才才調轉了方向,指向了地面,而夏彥也微笑著站了起來。

  「早一點認清你自己是誰不好嗎?你是木葉的忍者,不是團藏的私兵。」

  「是,我錯了大人!」

  這個根部忍者快速回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回答得太快拉住了傷口,很快他就咳嗽了起來。

  「慢一點,不著急。」夏彥輕聲說道:「我需要的東西很簡單,一個情報而已。」

  「大人....大人你儘管說!」這個根部忍者強忍著痛苦,給出了一個明確的答案。

  夏彥對於這個傢伙的態度非常的滿意,因此他也慢慢的收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把苦無。

  現在還剩下兩個人,不過夏彥也沒有打算把他們給都幹掉。

  不服從命令殺一兩個還沒什麼,殺多了那就是在有些損害他的名聲了。

  夏彥的動作也讓這個根部忍者徹底鬆了口氣,同樣另外一個根部忍者也是如此。

  而收好苦無的夏彥稍微思索了一下以後,他就略帶調笑的開口說起了自己的目的。

  「根據暗部情報,草之國內有流落的漩渦一族後裔。

  紅髮具有感知能力,草之國這種擅長研究的人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而你們這些根部忍者那麼喜歡打探別人的秘密,我想你們也不會放過草之國這點事情的吧?」

  ......

  「哎,草之國怎麼還是這樣。」

  草之國街道上,一個有著一頭白色長髮,頭戴油字護額,後背掛著一個巨大捲軸的男子,慢悠悠從一個酒館走了出來。

  很顯然這個傢伙就是自來也!

  自來也自從離開木葉之後,就一直在忍界到處遊歷,或者說自從戰爭結束後,他就追尋著綱手的步伐離開了木葉。

  按照他的說法是,他是在追尋靈感完成自己的新書,但事實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

  不過看得出,自來也現在心情還是不錯的。

  木葉的火影大樓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沼澤,一旦陷進入後果不堪設想。

  自來也不擅長在這樣的沼澤中求生,他也不喜歡讓自己陷入到沼澤之中,因此他沒有什麼火影的想法。

  這不是蠢,而是一種極為有自知之明的做法,尤其是在見到妙木山見過自己的弟子之後。

  九尾事件的爆發,整個忍界都知曉了木葉的情況,自來也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

  不過之後在得到了情報,確認了木葉損失並不算特別的大,而且自己的弟子也沒事後,他也算是放心了。

  尤其是在知道自己的弟子其實已經去了妙木山,他就沒有在選擇回到木葉去了,而是直接選擇去了妙木山。

  在見到自己的弟子後,自來也那顆懸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波風水門沒事,玖辛奈和鳴人也沒有沒有問題,即便他們現在狀態不太好,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不過讓自來也不可思議的是,他知曉了波風水門死而復生的經歷。

  他是知道屍鬼封盡的,但是他可不知道這個術還有解法。

  更不知道那個現在名揚忍者的木葉夜鶯,居然在九尾事件的背後做了那麼多讓人心寒的事情。

  「木葉內還真就是一個可怕的沼澤,那么小的孩子就有這樣可怕的心機,計算了那麼多的東西,這還是我心中的木葉嗎......」

  在了解到了夏彥的事情後,自來也更是不願意跑回到木葉中去了。

  而且心理的石頭落下,他也打算繼續出發去尋找靈感。

  水門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目標——練習仙術同時掌握九尾的力量,自來也也自然不會去打擾他們的生活。

  不過就在自來也打算離開的時候,大蛤蟆仙人蛤蟆丸忽然找到了他,並且給他留下了一段記憶猶新的對話。

  「大蛤蟆仙人,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當自來也跑到大蛤蟆面前的時候,他表現的還是非常恭敬的。

  「小自來也啊,我似乎做夢又看到了新的東西。」

  大蛤蟆仙人已經非常老了,它說話時眼睛都沒有睜開,就好像是在說夢話一般。

  「我看到了一個很奇特的少年出現,那個少年有著難以想像的力量,也有著改變整個忍界的野心。」

  「野心?」

  自來也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嘴角微微抽出了一下,他甚至覺得這位大蛤蟆仙人是不是睡迷糊了,用詞都不太恰當了。

  改變整個忍界這算是個好事吧,無論怎麼看似乎用決心都顯得更加的合適一些吧?

  不過自來也也不敢打斷這隻大蛤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低著頭,認真思索著它所說的話。

  一個奇特的擁有著難以想像力量,並且有著改變整個忍界決心的少年?

  這說的不就是預言之子嗎?

  預言之子自來也可真不陌生,從他來到妙木山之後,他就和一些特殊的預言相互交織在了一起。

  他知道他的弟子會是改變忍界的人,同樣他也知道他的弟子或許是會毀滅忍界的人。

  自來也未來想到如何引導自己的弟子特意詢問過蛤蟆丸,而他得到的結果就是週遊世界,寫作出書。

  因此也就有了自來也行走於忍界之間,見識到了各種人間百態。

  他猜測,或許只有更加的了解整個忍界,才能知道如何改變這一切,如何去引導自己的弟子走向正確。

  「沒錯,就是野心。」

  就在自來也暗自思索的時候,忽然蛤蟆丸再一次開口了。

  「是十足的野心,他所做的事情完全超乎你我的想像,甚至在我們看來他是在毀滅忍界。

  但是奇怪而不可否認的是,他所做的一切確實是在改變忍界,他確實是能給忍界帶來變革的人。

  而且,這一次在我的夢境中他不是你的弟子,甚至稍微處理不好甚至會是你的敵人。」

  大蛤蟆仙人的聲音悠長,而這些信息也讓自來也瞳孔有些微微放大。

  這一次,大蛤蟆仙人的預言居然發生了顛覆性的改變。

  那位傳說的預言之子不再是自己的弟子了,甚至還會是敵人嗎?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才會出現這樣的改變?

  難道,這位大蛤蟆真的睡迷糊了,腦子都不太清醒了嗎?

  「我知道你很疑惑,小自來也。」

  大蛤蟆仙人此時再一次開口了,他的聲音依舊慢慢吞吞的,卻有一種不容拒絕的感覺。

  「雖然我也很疑惑,但是奇怪的是這一次我的夢境持續時間很長,同樣也相對看的清晰。

  所以,即便很遺憾但這恐怕是最精準的一次了。」

  「是這樣嗎?」

  自來也微微低下了頭,他還真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

  他非常相信大蛤蟆仙人的人,因為這位蛤蟆仙人從來都沒有出過什麼錯誤。

  可是為什麼現在預言之子發生改變,這裡面變化的原因又在哪裡,這一切都怎麼了?

  「小自來也啊。」

  就在自來也不斷思索的時候,大蛤蟆仙人的話再一次在他的耳邊響起。

  「雖然那個少年不再是你的弟子,但是你們總會相遇也總會有交集。

  我不指望你能引導他,但是我希望你能讓他感受到善念。

  那個孩子心中有善意,但是他的善意更多是因為野心而迸發出來的,並不純粹。

  還有,你要牢記一點,那個孩子......」

  「是一個因陀羅和阿修羅相互交織,與九隻或者一隻野獸為伴的少年嗎?」

  走在草之國的大街上,自來也心理默默念叨著大蛤蟆仙人給他的預言。

  不過這個預言實在有些深奧,自來也完全沒有搞懂到底是什麼意思。

  因陀羅和阿修羅,這兩個似乎是名字,但是這兩人到底又是誰呢?

  還有,九隻或者一隻野獸,也又是個什麼意思,難不成那孩子身邊還帶著野獸嗎?

  「這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啊。」

  自來也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他也是一個樂觀的人,既然想不清楚那就不去死想。

  反正大蛤蟆仙人說過,他早晚會和那個少年相遇的,或許到時候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嗯?」

  就在這時,自來也忽然停下了腳步,他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一個小賣部上。

  作為三代火影的弟子,木葉三忍之一併且還是戰時的指揮官,他很清楚這個地方到底是什麼。

  而今天這裡清冷的不像話,並且自來也還敏銳的察覺到這裡面還有一股血腥味傳來。

  「出事了?」

  自來也皺起了眉頭,隨後他快速靠了過去。

  雖然他暫時離開了木葉,但是他可沒有忘記自己還是一個木葉忍者。

  居然這樣的事情他必須要調查一番,並且認真解決一番才行!

  .......

  「就是這裡嗎。」

  夏彥來到了一個地下室的入口,不得不說這個地方設置的還比較精妙。

  它並不在草隱村的中心區域之內,地方也相對有些偏遠,但是這個地方卻很方便草隱村的大部隊過來支援。

  不得不說根部那些傢伙業務能力確實優秀得過分,這種地方都能給他們挖掘了出來。

  不過根部這些傢伙,或者說是團藏這個傢伙也藏了一手,因為那些根部的人顯然早就已經知道了,漩渦一族後裔的情況。

  按照那個根部忍者的說法就是,他們早就已經把情報傳遞了回去,但是得到的回覆就是繼續監視。

  這讓夏彥不由得猜測,是不是團藏自己想掌握這個漩渦一族的後裔,並不打算把她交給猿飛日斬。

  按照當時木葉的情況來看,這個漩渦後裔價值更多是在為以後做準備。

  畢竟玖辛奈獲得好好的,九尾人柱力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擔心。

  藏一手,絕對對團藏來說是有好處的。

  不過天有不測風雲,團藏恐怕自己都沒想到波風水門夫婦居然直接死了。

  這讓他一藏直接藏到他死了,都沒有辦法完成對九尾人柱力的控制和掌握。

  要是他早點把這個漩渦一族的後裔帶回來,說不定他還真有那麼一丁點的機會呢。

  「什麼人!」

  就在夏彥心理琢磨著團藏這個傢伙的時候,幾個人影快速的出現在了夏彥的四周。

  他們的站位非常嚴謹,把夏彥徹底包圍起來的同時,還隱隱形成了策應斷絕了夏彥離開的後路。

  不過夏彥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他的感知力早就已經鎖定了這些人。

  甚至他還已經提前感知過了,這個地下實驗室下方的情況。

  情報對於任何忍者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哪怕你再強在沒有足夠情報支撐下也可能會翻車。

  夏彥已經探索到了情報,並且也有足夠的實力,他才敢表現的那麼肆無忌憚。

  「我是來找一個女人的。」夏彥平靜的說道:「不得不說你們對付一個女人和嬰兒的手段也挺厲害的,而且你們似乎也把她們看得很重。」

  說道這裡,夏彥微微停頓了一下,他體內的查克拉已經開始微微轉動了起來。

  「所以,讓你們把她交給我或許不太現實,那我還是自己拿吧。」

  話音剛剛落下,夏彥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此時一個草忍甚至來不及反應,他的脖子已經出現了一道血痕!

  「動手!」

  帶隊的草隱忍者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生物本能的感覺到恐懼,因此他音調都有些變形的嘶吼一聲。

  可惜的是,他的吼叫聲才剛剛發出,他就頓時瞪大了雙眼。

  他的喉嚨似乎被切斷了,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喉管中充滿了血液在溢出,他也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了。

  瞬息之間連續死了兩人,甚至連敵人如何出手,敵人現在在哪裡都不知道。

  這種情況這些草隱村的忍者還真沒有見過,恐懼也在這一刻蔓延在他們的心頭上。

  「草隱流·發破掌!」

  雖然這些傢伙都無比的恐懼,但是在這些草忍中還是有人敢發起攻擊的。

  只見一個年輕的忍者渾身出現了強大的查克拉,他根本摸清楚自己的敵人到底在那裡,因此他只能把能防禦到的地方全部防禦起來。

  他的做法似乎也讓其他幾個還活著的草隱忍者受到其他,他們立刻結印的結印,揮舞武器的揮舞起武器。

  然而這一切,似乎根本就是徒勞!

  忍刀帶著淡藍色的查克拉宛如鬼魅一般飄過,只留下了如同殘影般分不清到底是虛幻還是現實的痕跡。

  這幾人全部在剎那之間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那個年輕的第一個想到反擊的忍者,也在這一刻被夏彥一腳踢翻在了地上。

  這一刻,這個年輕的忍者才再一次看清楚了眼前的來人。

  但是也在這一刻,他的所有隊友都已經死得一乾二淨了!

  「很不錯嘛,還知道反擊。」

  夏彥輕輕甩了甩忍刀上的鮮血,他微笑著看著眼前這個忍者。

  「不得不說你給其他人帶來了勇氣,所以我一直都很討厭那種,能給其他人帶來信念的傢伙。

  雖然這種人很值得尊敬,但同時也很麻煩。」

  「我也很討厭你這樣的人!」

  這個年輕忍者咬著牙看著夏彥,他似乎在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恐懼。

  「你這樣肆無忌憚的傢伙,就應該被丟到監獄裡面去!」

  「或許吧,但是一般的監獄可不敢收我。」

  夏彥微微笑了笑,隨後他掏出了一把苦無在手裡輕輕晃動了一下。

  「那麼,到此為止了。」

  說著,夏彥手中的苦無忽然冒出了湛藍的查克拉,隨後他直接轉身狠狠的朝著身後射出去!

  苦無劃破長空,沿途的樹木更是被它飛過時帶起的刀風劃破,甚至還有些樹木直接斷裂開來。

  也就在這一刻,一個人影忽然從一顆大樹後一躍而出,夏彥的目光也快速鎖定到了這個傢伙身上。

  他早就通過感知力鎖定了這個人,只不過他一直都認為這個傢伙是草隱村的一員,是伺機發動偷襲的存在。

  但是現在,當他看清楚這個傢伙之後,他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怎麼是他?」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