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回完顏部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跟張寧一起呆久了,阿骨打也學會了忽悠人。

  本來出來買藥的,結果變成要開藥鋪的了,阿骨打說的比張寧還像那麼回事。

  本來寧江州就是大遼與女真人最大的互市,根據雙邊貿易協定,雙方都有權利開店做生意。

  只不過女真人都不懂做生意,還是比較原始的貨值交易。

  如今阿骨打提出要開店,蕭不野不但得舉雙手歡迎,還得給人家一點招商引資的優惠政策。

  於是這場抓人放人的鬧劇,就變成了經濟合作洽談。

  只是完顏歡都還有些懵逼,怎麼還談上了,這算是哪門子事兒,合著白關了呀。

  張寧倒是挺樂,以後沒事可以來寧江州混了。

  大保健真好玩。

  張寧不由的想起了萬花樓的柳韻。

  最後張寧讓阿骨打寫封信,讓張鐵匠提前把信送到城外,約定第二天午時,城外放人。

  張寧還特地故意囑咐兩句:「要好好待蕭大公子,一定要吃好喝好帶他玩好。」

  玩啥?

  不知道。

  阿骨打一看張寧的神情,又看了看他身邊的張鐵匠,就知道綁架這事也是他幹的。

  因為老山羊不在。

  張寧不可能帶著張鐵匠,不帶他師父的。

  阿骨打心說,這小子太特麼壞了,既綁了人家的孩子,還假裝好人做和事佬,讓蕭不野感激涕零的。

  阿骨打本想問完顏盈歌的情況,他這些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叔叔了。

  可當著蕭不野的面,他又不好開口。

  但看張寧這輕鬆的樣子,他覺得應該沒事了。

  一夜好睡。

  第二天,所有的人都準時出發。

  張寧和阿骨打離開寧江州的時候,經過了萬花樓。

  萬花樓已經解封了,裡面忙忙碌碌的收拾著,看樣子要重新開張了。

  蕭不野罰了萬花樓一萬兩銀子,算是給自己和兒子出了口惡氣。

  張寧心說,老鴇子會想辦法再從蕭元海身上掙回來的。

  張寧騎在馬背上,一邊走一邊抬頭看著萬花樓,輕輕的嘆了口氣。

  這口氣是為柳韻姑娘而嘆的。

  寧江州城外,蕭元海被努達海綁著。

  努達海見張寧、阿骨打他們出城了,蕭元海早已被鬆了綁。

  「你可以走了。」

  蕭元海一聽自己可以回去了。

  立馬撒腿就往城裡跑。

  當他跑到張寧面前的時候,他停住了,他看著張寧不由的愣住了。

  他不明白張寧怎麼會跟阿骨打他們在一起。

  張寧下馬走到蕭元海面前。

  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受苦了。」

  隨後又小聲說道:

  「我還有王爺交給我的任務沒完成,我先回女真了。以後有的是時間來找你喝酒,照顧好柳韻姑娘。」

  蕭元海聽這話,不知該是哭還是笑。

  一看他爹帶著人在城門口等著他,他頓時感到好委屈。

  嗚的哭了出來,一刻也不停的朝著他爹跑去。

  張寧、阿骨打和努達海順利匯合。

  大隊人馬開始立刻回程。

  「張寧,小叔叔如何了?」

  「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藥我幾日前就已經送了回去。」

  「謝謝你張寧。」阿骨打由衷的說到。

  「見外了不是,這是應該的,希望盈歌大王能度過這一關。」

  「願活羅天神保佑。」阿骨打心中默默的祈禱著。

  「張寧,這到底咋回事啊,這蕭不野怎麼說關就關,說放就放,他這也太不把我們女真人放在眼裡了。」

  完顏歡都既感到不解,又感到憤憤不平。

  於是張寧大致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跟他們講了一下。

  蕭元海也正是老山羊和努達海給綁走的。

  「對了,老山羊呢?」

  「師父應該去找崔家人了。」

  提到崔大掌柜的一家,前面說了,張寧早就做了安排。

  張寧讓崔家二老放棄祖業,帶著兒子二娃出城,在城外二十里地左右等他們。。

  張寧是基於他們的安全考慮。

  主要是自己這身份說不定哪一天就會穿幫,這對於這一家三口可就是飛來橫禍呀。

  所以,張寧不能眼睜睜的看他們受自己連累,去女真生活,才是他們最好的出路。

  再說了,女真太落後了,很多人生病都只能依靠巫醫,而巫醫還有很多迷信的成份。

  如果崔家人在,可以幫助很多生病的女真人。

  善良如張寧呀。

  阿骨打恨不得早點回到部落,所以他和吳乞買、完顏歡都,還有努達海這些人早一步走了。

  張寧、張鐵匠則和老山羊帶著崔家人一起走。

  他們走的慢,多走了一天。

  張寧一到完顏部,嗩吶和二胡興奮的跑出來。

  「爺,你回來啦。」

  「你這身體夠變態的,看樣子恢復的不錯。」

  張寧拍了拍二胡。

  他又看了看二胡的傷口,長的不錯,就是線沒拆。

  二胡已過了拆線的時間了。

  「嗩吶,這是崔大掌柜,這是崔二實,你去給他們安排個住處。」

  「好的爺。」

  「我先去看看盈歌大王,回來給你拆線。」

  此時崔大掌柜道:「張公子,你忙你的,他這線我來拆。」

  得嘞,有幫手了。

  張寧覺得這可是真好,雖然自己有些中醫功底,也了解一些現代醫學,可真正論技術,還得是人家崔大掌柜。

  「那就有勞崔掌柜了。」

  「張公子客氣了,你救了二娃,又給我們安頓住處,我們才是要感謝你呢。」

  張寧想想,也是。

  不過他們這稱呼應該改改。

  崔大掌柜,張公子,太彆扭了。

  「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既然我叫你們姨母、姨父,以後就這樣叫吧,你們就叫我大寧子,挺好的。」

  「這合適嗎?」崔大掌柜覺得自己欠張寧的,人家是自己的恩人,跟恩人還論輩兒,太不合適了。

  「有啥不合適的。我在這裡沒啥親人,以後有你們做我的親人,我心裡也暖一些。」

  張寧之所以有認親的想法,也是崔老婆子那一聲聲「大寧子」叫的親切。

  這是張寧的小名,以前在家時,他覺得大寧子好土。

  尤其是父母當著外人這麼叫他,他總覺得不自在,好像沒面子一樣。

  可如今他想再聽他爸他媽他姐叫他,卻再也聽不到了。

  如今崔老婆子這麼一叫,把他心裡最柔軟的那部分叫了出來。

  「姨父,姨母,二實兄弟,以後你們就是這的家人。有我在就沒人敢欺負你們。」

  「誒!」崔大掌柜點了點頭。

  張寧走了。

  崔大掌柜從嗩吶和二胡的口中,大致知道了張寧的情況。

  原來自己撿來的這個外甥竟然是女真人的上師,是女真人最有權勢的漢人。

  真是老天開眼吶!

  這邊張寧一回來便忙上了。

  他先是去見劾里缽大汗,大汗自然是對他一頓神夸。

  又問了張寧關於在寧江州開辦鋪子的建議。

  二人聊了半個時辰,張寧起身告辭,來到了完顏盈歌的氈包,完顏盈歌的氣色好了不少。

  「盈歌大王,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張寧坐下來給完顏盈歌診了脈,又看了看他的舌苔。

  嗯嗯,確實好了不少。

  問題不大了。

  「多虧了你送回來的藥,太及時了,否則我真挺不過去了。你可真是活羅天神送給我們女真人的禮物。」

  禮物?

  張寧覺得完顏盈歌這個比喻有點彆扭。

  他搖了搖頭,開玩笑的說到:「我可是天上掉下來的。」

  哈哈哈哈~

  氈包里所有的人都笑了。

  木哥也笑了。

  好些天沒見了,她笑的真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