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張寧,你到底喜歡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張寧看木哥的眼神是有內容的。

  這肯定是逃不過完顏盈歌的眼睛。

  木哥這麼漂亮,性格又沉穩安靜,肯定是討人喜歡的。

  木哥十六歲了,應該有個好歸宿了,但是一直沒有合適的。

  普通的牧民小伙子,完顏盈歌怕木哥風吹日曬的,沒幾年就變成了粗糙的牧羊女。

  找個獵人,又怕木哥挨餓受凍。

  另外最主要的是,完顏盈歌不希望木哥永遠是奴隸。

  烏雅束想要木哥,私下也跟完顏盈歌說過,可完顏盈歌一想到阿古娜,他怕盈歌受委屈,所以沒同意。

  現在看到張寧,完顏盈歌忽然覺得張寧倒是木哥最合適的依靠。

  張寧聰明能幹,頭腦靈活,人品又好。

  就看他對嗩吶、二胡兄弟,對老山羊、張鐵匠,對身邊所有的人都不錯,他肯定不會委屈木哥。

  最主要的是木哥在被當成妖孽之時,張寧是不留餘力的去救她。

  甚至不惜與阿古娜翻臉。

  何況他已經是完顏部的上師了,可以獨立設營了。

  木哥跟著他,自己才放心,才對得起木哥父親的囑託。

  想到這,完顏盈歌對木哥道:

  「木哥,阿骨打他們都回來了,大汗晚上肯定要做家宴,你去看看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

  「嗯嗯,好。」木哥起身。

  「老山羊,還有張寧帶回來的崔郎中他們都是漢人,你多做一些燉菜。」

  「嗯嗯,知道了。」

  完顏盈歌把木哥支走了,他想跟張寧聊一聊。

  問問張寧的心意。

  「張寧,聽說你跟可蘭關係不錯,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可蘭?」

  張寧不明白完顏盈歌為何忽然提起可蘭,他撓撓頭皮,不好意思的說道:「可蘭挺可愛的,我們談的來。」

  真談的來嗎?

  張寧說這話的時候,不由想起可蘭了懟他時的神情。

  那小丫頭,就跟我不好好說話。

  「如果有人向可蘭提親,你會怎麼想?」

  「啥?」

  「有人向可蘭提親?」

  「是誰?」

  「完顏部的嗎?」

  張寧剛說完,就發現自己好像有那麼一丟丟失態,不由的臉都紅了。

  看著張寧有些著急,完顏盈歌笑了。

  年輕人還是沉不住氣呀。

  「可蘭聰明可愛,人又漂亮,又是定哥的親妹妹,老猴子的心頭肉,你要是娶了可蘭為妻,那真是不錯。」

  盈歌大王這麼問自己是啥意思?

  難道是要給我說媒?

  張寧不由得心跳忽然加快了。

  他的表情那是明顯的期待中.......

  誰知完顏盈歌忽然話題一轉,又扯到木哥身上了。

  「你覺得木哥如何?」

  「啥,木哥?」

  張寧的臉更紅了。

  不是剛提可蘭嗎?

  怎麼又說起木哥了?

  這是想看我的心意,還是想試探我是不是花心大蘿蔔?

  啥意思呀。

  張寧一時不知怎麼回答才合適。

  「難道你不喜歡木哥?」

  「不,不,不是。」

  「我.....」

  「喜歡。」

  「那你是看上了可蘭,還是喜歡上了木哥,到底想要誰?」

  「我......」

  張寧一直以來都做著齊人之福的美夢,想成為偶像韋小寶一樣的人物。

  所以他一直都是很貪心的。

  可現在完顏盈歌問起,他總不能說兩個都要吧?

  如果這話是阿骨打問的,他肯定好意思說我都要。

  可偏偏是完顏盈歌,張寧一時不知道怎麼回好了。

  「哈哈哈哈~」

  完顏盈歌大笑起來。

  「這麼說你是既看上了可蘭,又喜歡定哥嘍?」

  此時張寧的臉已經紅的跟個猴屁股似的,他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被人戳穿心思還是很尷尬的。

  「木哥的阿瑪是我的馬奴,曾經救過我的命,所以我一直把木哥當成女兒般養在身邊。」

  張寧明白了。

  怪不得完顏盈歌不打木哥的主意,原來這是救命恩人的女兒。

  其實,就算他納了木哥也沒啥,看來完顏盈歌還真是個君子。

  「那你為何不給木哥脫了奴隸的身份?」

  「唉,這不符合我們的族規。木哥的祖先反叛過女真,她的族人是被詛咒過的,世世代代都是奴隸。就算在我身邊,我可以保證她衣食無憂,但卻不能改變她的身份。」

  「那就沒有辦法了嗎?」

  「除非她給貴族生了孩子。」

  哦哦,張寧明白了,這是母憑子貴。

  貴族?

  那我算貴族嗎?

  張寧雖然做了上師,可以獨立設營,待遇比一般的貴族還要好。

  可他是個漢人呀。

  不屬於任何一個女真人的貴族姓氏。

  張寧一直沒搞明白自己算不算貴族,因為沒先例。

  完顏盈歌說到這,又不說下去了,他又換了一個話題。

  「你打算把營地設在哪裡?」

  「我想設在農田附近。」

  「那裡有些偏,為何不設阿骨打的旁邊?」

  「我想方便對田地進行管理,這也符合我們漢人的習慣。」

  「我打算建一些房子。」

  完顏盈歌點了點頭,沒有再問下去。

  咋不問了?

  不是談給我找媳婦的事嗎?

  這結論是啥?

  到底是去可蘭那說媒,還是把木哥許配給我?

  難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這事就沒著落了?

  張寧有點鬱悶。

  當天晚上劾里缽確實請了家宴。

  張寧帶著崔家人也參加了。

  當然,他們是以張寧親人的身份參加的。

  劾里缽一聽崔家世代行醫,那自然是高興的。

  當場就讓崔家父子做了完顏部的醫官。

  完顏部也算是有了地地道道的醫生了。

  接下來的日子,張寧開始忙活設營的事。

  他從漢人奴隸中找到了兩個會木匠活的。

  他帶著木匠,老山羊、張鐵匠他們設計了營地的圖紙。

  說是獨立立營,其實還是在完顏部的營地內,只不過是有獨立財產和使喚的奴僕。

  這樣需要啥就不用去麻煩阿骨打了和完顏盈歌了。

  奴戶,張寧肯定首先選擇漢人,他原先就管著一百個種菜的漢人奴隸,但之前不在他戶下,如今可以光明正大的入他的營戶了。

  另外張寧也需要一些女真人的奴戶。

  畢竟他還有那麼多馬匹和牛羊要養,放牧和做手工,還是需要女真人的。

  再有一個,漢人的奴隸都是戰俘出身,全是青一色的男人,所以張寧選了一些女真人的女奴。

  有合適的,也可以給這些漢人兄弟成個家。

  張寧想的非常人性化。

  很快張寧的營地就建起來了。

  考慮到漢人和女真人的習慣不同。

  營地的漢人奴戶住木石結構的連排房子。

  女真奴隸則住氈包。

  張寧本想自己也建房子住的,但是一想到大汗和王子們都住氈包,他就不想特殊了。

  主要是張寧不知道應該建什麼規模的房子好。

  普通的農家小院,不配他的身份。

  可隨便稍稍的往好了搞,那看著就比大汗的金帳看著還闊氣。

  這哪能行?

  所以他雖然期待著自己有個花園式洋房,或者中式四合院,但現在不是時候。

  營地建完,張寧和他的人都搬了進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