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許都來人(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江夏郡,以夏口長江沿岸,分為北方和南方,北方在曹操掌控當中,此刻,曹仁在襄陽、樊城屯兵十來萬。

  所以,原本時空,孫劉兩家爭奪的江夏,其實是長江以南的部分。

  這部分江夏,北面是長江不需說,西面是南郡,南面是長沙郡和豫章郡,東面,則是廬江郡。

  邢道榮率領荊南軍,紮營之處位於夏口城南方百里,不僅威脅到夏口,兵鋒更是直指東面的廬江,和南面的豫章兩郡。

  但經過三個月鏖戰,荊南雖戰勝江東,自己也損失巨大。

  首先,邢道榮這邊,只剩下不到三萬人。

  其次,魏延部雖然擊敗了黃蓋,兵馬也消耗不小,只餘二萬人不到的規模。

  這種情況下,荊南軍由原本的十萬大軍,驟然降到了五萬不到!

  而江東兵馬,此刻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夏口原本三萬,以及周瑜敗退後,沿途收攏的兵馬一萬,共四萬。

  另一部分,則是前不久,孫權親自從廬江和建業,調遣到豫章郡的三萬人馬。

  若再算上南徐潤州的萬五人馬,江東軍隊還有八、九萬,相比邢道榮此刻不足五萬的兵馬,依然占據優勢。

  問題是,不管是夏口還是南徐潤州,都需要防守曹操北下,不可能調兵離開。

  嚴格來說,目前的江東,能自由調動的兵馬,只有孫權目前統領的三萬人。

  而且還是訓練不足,精銳程度遠不及荊南軍的三萬人!

  兩廂比較,荊南軍目前對江東軍,呈壓倒性優勢!

  ……

  荊南中軍大帳。

  「這一戰,主公威名遠播,必將傳名於海內也!」

  蔣琬面帶喜容,對著邢道榮雙手一拱,說道:

  「從此以後,江東再不敢小窺我荊南,誠為可喜可賀!」

  「呵呵!」

  邢道榮笑呵呵的說道:

  「公琰辛苦了,若無公琰操勞,此戰亦不敢輕易言勝矣!」

  「全是主公神威,琬豈敢居功?」

  蔣琬立刻擺手,連連說道。

  「哈哈哈哈!」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大笑了起來。

  良久,笑聲才終於停下來。

  「主公!」

  笑畢,蔣琬看向邢道榮,說道:

  「此戰,雖說我荊南軍威名大振,但損失卻也不小,再打下去,恐有為他人做嫁衣之嫌!」

  「嗯!」

  邢道榮頷首,以示認同。

  這是顯然的,以荊南目前的實力,沒有拿下整個揚州的可能。

  何況,就算能拿下,拿下之後呢?

  區區五萬不到的人馬,能鎮壓偌大的一個江東嗎?

  須知,荊南人口只有區區的百萬多,之前建立十萬大軍已經是極限,短期根本沒辦法徵兵!

  再說了,真拿下了整個江東,北方的防務怎麼辦?

  夏口北面,曹仁的十萬大軍誰來扛?

  合肥的張遼所部,誰來擋?

  別當一直沒什麼存在感的曹丞相是綿羊!

  雖然曹丞相現在的精力,放在了并州羌胡和南匈奴,還有西北馬騰,以及東北公孫家身上。

  但是,夏口一旦失守,曹仁的十萬大軍,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衝下來!

  沒了長江阻隔,兵強馬壯的曹兵一旦南下,別說荊南,就是現在的孫、劉、邢三家聯手,都不堪一擊!

  這都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以邢道榮的智慧,自然不難理解。

  點了點頭,邢道榮問道:

  「依公琰之見,該當如何?」

  主公要有主公的樣子,不能隨隨便便說話,一定要多問屬下,然後再說出自己的決定。

  這不是裝逼,也不是端架子,而是上位者應該做的。

  因為他是主公,說出來的話,很容易影響他人判斷,不管是附和還是尊重他,都會失去己方陣營的觀點多樣性,從而變得狹隘。

  觀點一旦狹隘,就很容易犯錯!

  所以,做主公,一定要多問多聽,問,不代表自己不懂,而是要將下屬的智慧都壓榨出來!

  對於這種現象,有個很好聽的成語,叫『不恥下問』。

  邢道榮現在做的事情,就是『不恥下問』!

  蔣琬顯然也很有當屬下的覺悟,聽到邢道榮發問,立刻回答道:

  「江東此刻的兵力,盡在北方要塞,若我軍繼續逼近,其必然動用夏口等重地之兵,此誠不可取也!」

  邢道榮雙手按膝,端坐不動,靜靜的看著蔣琬,等著他把話說完。

  逼得孫權和周瑜動用夏口兵力,當然是智者所不為,他這樣的智者,自然更不會去做。

  「因此,琬以為,到了這個境地,我軍已沒有必要繼續和江東作戰,應該見好就收,回去鞏固荊南之地,來年圖謀交州!」

  蔣琬說道。

  邢道榮眼皮下垂,好似半睜半閉,沒有言語。

  看到邢道榮這般模樣,蔣琬笑了,繼續說道:

  「當然,我軍既然取勝,自然不能輕易撤兵,總需要江東給一個交代才是!」

  聽到這句話,邢道榮才睜開眼睛,滿意的點了點頭。

  扯犢子呢?

  老子好不容易打了勝仗,說退就退?

  天下有這樣的道理?

  「首先,江東必須將廬陵郡讓與我荊南!」

  蔣琬說道:

  「廬陵郡雖人口稀少,戶口單薄,但地域廣大,河流眾多,即可訓練水軍,又可蓄養漁場,未來潛力不小!」

  「加上緊靠我長沙、桂陽二郡,又是江東進交州的門戶,對我荊南來說,乃必取之地也!」

  「嗯!」

  聽了蔣琬的分析,邢道榮『嗯』了一聲,點點頭,然後抬頭看著帳篷上方。

  「吾知主公還想要豫章郡,但此事難亦!」

  見邢道榮似乎有些不滿意,蔣琬說道:

  「豫章郡有十六縣,人口達八十萬,若能為我所有,必能大幅增強我軍底蘊!」

  「然而,自當初孫策南下取得豫章郡後,豫章郡便成為江東重地!」

  「且,若讓我軍得到豫章郡,便可隨時出兵廬江,斷絕江夏和揚州各郡聯繫,對孫權和周瑜來說,絕不可取!」

  「若是主公一意要取豫章郡,恐怕孫權寧願不要江夏,丟了夏口,也要和主公決一死戰!」

  「額!」

  聽了蔣琬的分析,邢道榮無語。

  他倒是沒想到,豫章郡對江東的意義,會有這麼大!

  前世好像沒聽說過?

  那些論壇,貼吧的二貨,似乎也沒說過這些東西?

  慢著!

  邢道榮捋了捋思路,終於明白了過來。

  前世之所以無人討論豫章郡,那是因為南方沒有哥啊!

  原本時空的南郡,都是菜雞,不管是劉備還是孫權,都是輕輕鬆鬆就占據了,如此這般,南方哪來的威脅?

  但如今卻大不一樣,荊南被邢道榮占據,那麼,若是丟了豫章郡,江夏對於揚州來說,就近乎變成了一塊飛地。

  因為,若豫章郡落到邢道榮手中,他隨時可以掐斷夏口和揚州的聯繫!

  這麼被動的局面,孫權和周瑜豈能忍受?

  所以,正如蔣琬所說,如果自己硬要豫章郡,搞不好孫權和周瑜真要棄了夏口,全力和自己開戰。

  這可不行,哥還沒做好和曹丞相照面的準備呢!

  手撫頜下濃須,邢道榮陷入沉思。

  「那就要一半!」

  思緒良久,邢道榮說道:

  「至少,豫章郡內的贛水河,要分我一半,我軍必須有水軍,豫章郡內的贛水河,須得為我所掌控!」

  「沒有水軍,面對江東,我軍即使獲勝,也很難將其納入治下,為長遠計,至少也要得到贛水才行!」

  是的,邢道榮心心念念的是滅江東,他的目的可不是僅僅做個一地諸侯。

  身為後世來人,豈能沒點遠大目標?

  何況,他還有系統!

  雖然這個系統很爛,對他的幫助微乎其微,但也是一種幫助嘛,對不對?

  「一半也不可能!」

  面對邢道榮熱切的目光,蔣琬苦笑著說道:

  「若我軍掌握了贛水河,水軍便可隨時攻入廬江郡和鄱陽郡,一樣可以切斷江夏和揚州的聯繫,對江東來說,和丟了整個豫章郡沒什麼區別!」

  「這樣……!」

  邢道榮沒話說了,只得鬱悶的不斷摸鬍子。

  「主公勿需為水軍發愁!」

  蔣琬卻說道:

  「贛水在廬陵郡亦有支流,只要我軍得了廬陵,既斷了江東牟圖交州之念,亦可訓練水軍!」

  「江東不宜逼迫太甚!」

  蔣琬繼續說道:

  「雖說因為地理位置,江東和我荊南天然敵對,然而,當今天下,主公最大的敵人,依然是北方!」

  「所以……!」

  頓了頓,看了看邢道榮,蔣琬說道:

  「江東可戰,但至少目前而言,不可滅!其存在,對我荊南,益遠大於害!」

  「這……!」

  邢道榮猶豫了一下,看了看蔣琬,想了會,最終點頭,同意了他的觀點。

  的確,不管是孫權還是自己,單獨一方,都沒法和曹丞相掰腕子。

  在充分發育起來之前,雙方還的並存下去。

  也就是『斗而不破』的狀態!

  「看來,以後得好好想一想怎麼和江東相處了!」

  手撫濃須,邢道榮暗暗想道。

  「報!」

  就在此時,一名軍士進入帳中,向邢道榮單膝跪下,雙手抱拳,稟報導:

  「啟稟主公,外面有一人,聲稱是許都朝廷中人,前來拜會主公!」

  PS:邢道榮:某家對『不恥下問』的研究很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