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沒心機的邢安民(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許都朝廷中人?」

  聽到軍士匯報,邢道榮愣了一下。

  許都朝廷中人,豈不就是曹操的人?

  這種時候,曹操派人過來,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不過……

  哥打敗周瑜,駐兵夏口百里,好像才一二天時間吧?曹操這麼快就能派人過來了?

  須知,夏口距許都近乎千里,又有長江相隔,別說一、二天,一、二個月都未必來的了。

  不知不覺,邢道榮的目光向蔣琬看去,卻見蔣琬也在看自己,眼中同樣不解。

  「來人何名?可曾說過有何事??」

  蔣琬對軍士問道。

  「他說有重要軍情和主公商議,但不願透漏姓名,只說見到主公自然會上報!」

  軍士搖頭說道。

  邢道榮和蔣琬再次對視一眼。

  「曹操的耳目這麼敏銳?關鍵是手下人的動作這麼快?」

  不解來人用意,同時對曹操應變之速感到吃驚,邢道榮手撫頜下濃須暗自思忖。

  「莫非,還真特麼有『說曹操曹操就來』這種技能?可哥也沒說曹操啊!」

  邢道榮有些納悶。

  「主公!」

  蔣琬看向邢道榮,說道:

  「許都據此千里,即使曹操派有細作,前來打聽我荊南和江東戰事,也絕不可能這麼快派人過來!」

  「以琬看來,此人當不是來自許都,而是長江以北,駐守襄陽的曹仁麾下!」

  「曹仁麾下?」

  邢道榮恍然大悟。

  沒錯了,肯定是曹仁派來的人。

  荊南和江東大戰,荊南兩路大軍共計十萬,江東也高達八萬,如此大規模交戰,四周諸侯豈能不留意?

  襄陽就在夏口對面,曹仁也是當世名將,肯定在時時刻刻留意著這場大戰。

  如今,見江東敗北,曹仁自然心動,說不定,就在打著攻打夏口的主意。

  「公琰以為,曹仁派人來此的用意為何?」

  雖然心中已有看法,但邢道榮依然向蔣琬問道。

  「呵呵!」

  蔣琬呵呵一笑,說道:

  「曹仁之意,不難明白,其必是打著和主公裡應外合,一舉攻破夏口的主意!」

  「不管怎麼說,主公當初也是被曹操冊封為荊南刺史,和鎮南將軍,曹仁十有八九想藉此和主公聯手!」

  蔣琬笑著說道。

  「哦!」

  邢道榮恍然大悟。

  還好多問了一下,不愧是本世界名士,比自己想的確實周到一些。

  哥光想著曹仁打算交好自己,從而拿下夏口,卻忘了哥這個荊南刺史,還有鎮南將軍,其實是曹操所封,本質上,和曹仁其實是一路人!

  都是曹孟德冊封的,怎麼不是一路人?

  「對了,既然哥也是曹丞相的人,那向曹丞相要一批北方良馬,曹丞相安能拒絕?」

  「再派個賈詡或司馬懿,來荊南幫助哥治理領地,應該也沒問題吧?」

  「反正對曹丞相來說,這兩人現在都不怎麼重用,丟到荊南這裡來籠絡哥,難道不可以?」

  「就算不派賈詡、司馬懿,來個蔣濟、劉曄、賈充什麼的也好啊!」

  剎那間,邢道榮腦中千百轉,無數思緒和想法湧現了出來。

  「不急,穩一點,矜持一點!」

  按捺住心頭想法,邢道榮又問道:

  「見到此人,我該如何回答才好?」

  「很簡單!」

  蔣琬微微一笑,說道:

  「勿需主公開口,自有琬去說,我軍和江東軍鏖戰三月,死傷無數,早已人困馬乏,有心無力矣!」

  「對,對,我們早就打的損兵折將了,哪還有能力幫曹仁都督奪取夏口!」

  聽到蔣琬所言,邢道榮點頭附和說道。

  「哈哈哈哈!」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笑了起來。

  笑畢,蔣琬又說道:

  「縱是如此,也不可怠慢,最好是多款待幾日,若琬沒料錯,要不了幾日,江東來使也快到了……!」

  聞言,邢道榮眼睛頓時一亮,立刻心領神會的說道:

  「正是,正是,遠來是客,我等都是好客之人,豈能怠慢?」

  當下,邢道榮當即起身,和蔣琬一起出了中軍大帳,向外走去。

  來者不但是客,還是貴客,豈能安坐帳中等待?

  邢道榮可是一個禮數周到,謙虛懂禮貌的人,不可能犯下這等錯誤。

  剛至軍營大門,就看到一名文士,正雙手負後,站在門外,眼睛不停向荊南軍大營看來看去。

  不認識!

  沒關係,邢道榮調出系統。

  姓名:陳矯

  等級:0

  所屬人主:曹操

  職業:文官

  階位:略有才幹(有實才,可安境保民)

  人主關係:盡忠職守(忠誠度穩定,但打敗仗、和人主長期隔離,掉忠誠度,可離間)

  忠誠度:80%

  武力:32

  智力:69

  體力:70

  技力:42

  必殺技:無

  武將技:無

  軍師技:無

  擅長:民生,少許謀略。

  壽命:52

  評價:有一定才幹,可擔任一地官員。

  額!

  看完數據,邢道榮有點失望。

  區區智力69的貨色,嗯,也不錯了,自己麾下,超過這貨的其實也不多。

  人才難得,在這方面,邢道榮說起來都是淚!

  「陳矯?好像本來姓劉,後來過繼到母族,才改姓為陳,跟了曹丞相十餘年,雖然地位不是很高,但也算曹丞相的老人了!」

  心中念著記憶里陳矯的信息,邢道榮大步走出,人未至,笑聲先到。

  「哈哈,不知是哪位高賢至此?邢道榮見過大駕!」

  營外等待的陳矯,在邢道榮出現的時候就發現了,心中正在猜測之際,卻見對方自報姓名,正是自己此來的目標。

  「咦?這邢道榮倒是豪爽大氣?」

  陳矯心中暗道,手上動作卻也不慢,急忙雙手做拱,說道:

  「廣陵陳矯,見過鎮南將軍安民公!」

  「原來是季弼先生!」

  邢道榮拱手笑道:

  「聽聞季弼先生才幹過人,早被曹丞相闢為丞相掾屬,不知現今居於何處?」

  「鎮南將軍過獎了!」

  看到邢道榮這般熱情,陳矯有些吃不消,謙虛說道:

  「矯區區薄名,實不敢當,目下在襄陽,為曹仁大都督麾下長史是也!」

  當著邢道榮的面,他自然不會說自己是許都來人了,遠隔千里之遠跑過來,騙鬼呢!

  是以,甫一見面,就立刻將自己的來歷說明。

  「原來是在曹仁大都督麾下高幹,快快有請!」

  邢道榮笑道,隨即伸手虛引,一路將陳矯請入帳中。

  來到中軍大帳,各自安坐後,蔣琬也和陳矯相見,各自敘禮見過。

  對蔣琬的大名,陳矯自然也是聽過的,就算以前不知,這一年來,蔣琬將荊南治理的頭頭是道,內政大家之名早已傳出。

  是以,面對蔣琬,陳矯也是禮數周全。

  不一會,有軍士端來瓜果、肉食以及美酒。

  邢道榮談笑生風,不斷的和陳矯拉家常,讓他頗有點賓至如歸的感覺。

  但陳矯的來此的目的,自然不是拉家常,幾句話後,便當先說道:

  「鎮南將軍大勝江東,將周瑜等鼠輩趕到夏口苟存,用兵如神,讓人仰慕欽佩也!」

  「哈哈,季弼先生過獎了,只不過是運氣使然而已!」

  邢道榮大笑,用手一指蔣琬,說道:

  「此仗皆賴公琰指揮調度,某家是啥都不懂的,也就能逞一下匹夫之勇,跟用兵如神可扯不上關係!」

  聞言,蔣琬有些詫異,向邢道榮看了一眼,見他一副大不咧咧的模樣,心中頓時瞭然。

  「當然,主要還是有曹仁大都督,在襄陽屯兵十萬,讓周瑜小兒不敢妄動,要說功勞,以我看,還是曹仁大都督最大!」

  末了,邢道榮接著說道。

  「這……!」

  陳矯有些愕然,伸手撫向頜下清須,沉吟了一下,說道:

  「曹仁大都督的確曾經出兵夏口,為將軍分憂,但安民公也勿需客氣,此戰主要還是鎮南將軍一人之功也!」

  「曹仁曾經出兵夏口?」

  邢道榮腦中火速轉過這個念頭,卻一拍大腿,說道:

  「原來如此!我說周瑜怎麼那麼不堪打,原來曹仁大都督在攻打夏口!」

  「來,來,來,我敬季弼先生一樽,也感謝曹仁大都督的幫助!」

  舉起案几上的酒樽,邢道榮向陳矯說道。

  「同飲!」

  陳矯舉起酒樽,道了一聲,隨即喝了下去。

  「這個邢安民,似乎性格粗豪,沒什麼心機?」

  一邊喝酒,陳矯一邊在心中暗道。

  「也是,聽聞邢安民力挫張飛,趙雲這等猛將,前不久又陣前擊敗江東大將太史慈,必是當世猛將!」

  「既是善於沖陣殺敵的威猛大將,性格粗豪也就正常了!」

  念及此,陳矯很快便對邢道榮有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安民將軍!」

  喝完酒,放下手中酒樽,陳矯向邢道榮看過去,出言問道:

  「將軍如今將周瑜打的狼狽而逃,何不趁此機會,一舉拿下夏口,進而得江夏之地?」

  「若將軍出兵夏口,曹仁大都督必會響應,和將軍一起,內外應合,攻下夏口,捉拿周瑜!」

  「屆時,矯必請曹仁大都督為將軍上表,封將軍為荊州牧,就是江夏和夏口之地,也會交給將軍執掌!」

  「當真?」

  邢道榮一臉喜色,連忙追問道:

  「季弼先生此言當真?曹仁大都督會為吾上表荊州牧?將江夏之地和夏口,交與某家執掌?」

  PS:邢道榮:俺是個沒心機的人!

  三更結束!

  第二次加更!

  後面的加更,需要等幾天,這兩天作息亂的一批,碼字大受干擾……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