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故人相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午時。

  特工總部南京站角門。

  一輛超大型黑色轎車緩緩開了過來。

  這是一款名為Packard的防彈轎車,是汪鏡衛新近訂購的專車。

  這也是目前世界上最貴的轎車,造價高達三萬五千美元,按照此時的官方匯率,折合近六萬中國銀元。

  現如今,一輛雷諾FT-17輕型坦克,單價也不過三千美元。

  一輛福特T型轎車的價格僅為260美元。

  由此可見,這輛車的奢華程度。

  當然,與豪華相比,最大優點還是安全。

  車身重要部位一律採用0.8英寸厚的裝甲鋼板,子彈射上去,最多留下一處凹痕。

  車窗外面都用鋼百葉窗遮擋,車身兩側還有四個射擊孔,遇到突然襲擊時,車內人員可以向外開槍射擊。

  在Packard防彈轎車前後,分別還有兩輛道奇轎車隨行,車裡都是攜帶短槍的警衛人員,轎車的後備廂里,甚至還有數支湯姆遜衝鋒鎗。

  陳耀祖和馬孝天早已恭候多時。

  附近看似一切如常,其實都有特務暗中警戒。

  在眾人的簇擁下,汪鏡衛快步進了角門。

  角門外是一條相對僻靜的小巷,最大限度避免引起外界的注意。

  以偽政府主.席的「尊貴」身份,當然不可能去陰暗潮濕的審訊室。

  接見黃憶光的地點,選在寬敞明亮的會議室。

  汪鏡衛面沉似水,居中而坐。

  兩名貼身侍從分立左右。

  走廊外,還有帶來的十幾名警衛負責警戒。

  特工總部的人員,一律都布置在了外圍。

  經歷過數次暗殺,汪鏡衛已經嚇破了膽,即便是特工總部的人,他也不是十分放心——萬一裡面有被軍統收買的殺手呢?

  陳耀祖快步上前,俯身和汪鏡衛耳語了幾句。

  汪鏡衛微微點了點頭。

  陳耀祖說道:「馬站長,可以開始了。」

  馬孝天吩咐道:「帶黃憶光!」

  過了一會,在兩名特務的看押下,黃憶光被帶進了會議室。

  再次見到昔日故人,汪鏡衛眼中閃過一絲激動,隨之被另一種情緒替代,這個人是來殺自己的刺客,還有什麼值得懷念的呢?

  於是冷冷的說道:「憶光兄,別來無恙。」

  黃憶光淡淡的說道:「君為王上,我為楚囚,何來無恙?」

  聽到這句話,汪鏡衛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三十年前,汪鏡衛密謀刺殺滿清攝政王載灃,事發後被捕入獄,在獄中寫下《被逮口占》詩句: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黃憶光提到了「楚囚」二字,聽上去頗有諷刺的意味。

  此時的場景,黃憶光恰似當年的汪鏡衛。

  「閣下剛回國的時候,吃住在我家裡,闔家老小,待你如上賓。你說想去空軍謀求發展,我立刻寫信舉薦。此次來南京,旁人對你多有猜疑,我說,黃憶光是我的朋友,我信得過他。對你,我不敢說恩重如山,起碼也算情誼深重。可悲的是,如我赤誠一片,換來的居然是圖窮匕見!」

  說完這番話,汪鏡衛感覺心裡舒服多了。

  這要是悶在心裡,早晚憋出病來。

  黃憶光沉默了好一會,忽然對汪鏡衛躬身一禮。

  汪鏡衛愣了一瞬:「你這是幹什麼?」

  黃憶光說道:「回國之初,承蒙先生關照,憶光心裡一直念念不忘。這算是略表心意……」

  汪鏡衛嘆了口氣,稍微緩和了語氣:「算了,我汪兆銘也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只要你真心悔過,對你的行為,我可以既往不咎。不過,除了如實交待之外,你還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很簡單,在報紙上公開表態,與蔣逆政府劃清界限。」

  「然後呢?」

  「然後、看你的個人意願了,是週遊世界,還是留在南京,來去自由,我絕不干涉。作為老朋友,我這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黃憶光低頭看著手腕的手銬:「有戴著手銬的老朋友嗎?」

  汪鏡衛略一思索,吩咐道:「去掉手銬。」

  算上他自己,會議室里一共八個人。

  陳耀祖、馬孝天、兩名貼身侍從,外加兩名看押黃憶光的警衛。

  面對一個悔罪之心的「故人」,汪鏡衛也多少放鬆了警惕。

  警衛掏出鑰匙,打開了黃憶光的手銬。

  黃憶光慢慢舒展著手腕,語氣平靜的對汪鏡衛說道:「當年,聽聞你因為刺殺載灃入獄,說心裡話,我對你是萬分敬仰……」

  對這段往事,汪鏡衛也不禁悠然神往,說道:「雖說受了幾年牢獄之苦,卻是也是值得的。那時候,對革命心灰意冷者大有人在,我帶人去刺殺攝政王,就是要重振革命者的信心,同時向社會宣告,革命志士絕非貪生怕死之輩。如我這般,肝腦塗地,也絕不退縮半步!」

  稍微停頓一下,汪鏡衛微笑著說道:「我沒被殺頭,多虧了肅王善耆,別看他是滿人,卻喜歡閱讀民辦報紙。而我,那時候多有文章發表,他對我聞名已久,出於愛才之心,這才向攝政王求請,免去了我的死罪。」

  「我聽說,你出獄的時候,萬人空巷,場面十分的壯觀。」

  「是啊,老百姓都想見識見識,膽敢刺殺攝政王的革命黨……」

  汪鏡衛忽然停住了話頭。

  在黃憶光的眼神中,隱約藏著一絲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

  對一個經常面對殺手的人而言,感覺上尤其敏銳。

  黃憶光抄起一把椅子,猛然砸向身後兩名警衛。

  警衛被砸的頭破血流,卻也下意識去摸腰裡的手槍。

  黃憶光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撲向了汪鏡衛。

  他知道,汪鏡衛也在射擊範圍,警衛絕對不敢輕易開槍。

  左邊的侍從伸手掏槍。

  右邊的侍從橫身攔住了黃憶光。

  黃憶光上前一步,只聽見咔吧一聲響,生生扭斷了右邊侍從的脖子。

  這名侍從一聲沒吭,像麻袋一樣堆在了地上。

  幾乎與此同時,黃憶光快如閃電,另一隻手去搶左邊侍從的槍。

  侍從兩隻手和黃憶光一隻手奮力爭搶。

  混亂中,黃憶光扣動了扳機,子彈射中了對方的襠部。

  侍從撞翻了一把椅子,重重摔在了地上。

  走廊里的警衛都已經沖了進來,一擁而上撲倒了黃憶光。

  黃憶光狂吼著,竟然和十幾個警衛打了一個平手。

  只不過,雙手終歸難敵四手。

  勉力支撐了一會,黃憶光頭上挨了重重一擊,只覺得天旋地轉,眼白一翻,暈了過去。

  若不是場面太混亂,警衛擔心造成誤傷,黃憶光也早就被當場擊斃。

  親眼目睹黃憶光的神勇,汪鏡衛驚魂未定,他直到現在才警覺,對一個徒手和猛虎搏鬥的勇士,怎麼能如此大意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