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我想去探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協合醫學院學生宿舍。

  周之煜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了。

  走廊里,一身便裝中田英雄早就恭候多時,他帶了的兩名手下,同樣也穿著便裝。

  周之煜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回身看了看面帶微笑的中田英雄,問道:「你們找誰啊?」

  中田英雄微微額首致意:「周醫生,你好。」

  中田英雄說了一口生硬的中國話,讓人一聽就知道他不是中國人。

  事實上,他只會講簡單的中國話,偶爾在人前顯擺一下。

  周之煜目露疑惑之色:「請問,您是?」

  中田英雄的手下在一旁說道:「這位是大日本皇軍中田聯隊聯隊長,中田英雄大佐!」

  周之煜趕忙說道:「中田大佐,你好。」

  「周醫生,如果方便的話,我們可不可以單獨聊聊?」中田英雄這次說的是日語。

  「當然可以。」

  周之煜閃開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他心裡暗自提高了警惕。

  大晚上的,一個聯隊長突然來訪,這傢伙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難道說,日本人對自己起了疑心?

  似乎也不太可能……

  如果日本人起了疑心,要麼直接抓人,要麼派人在暗中監視,聯隊長親自上門算怎麼回事?

  中田英雄對手下說道:「你們到車裡等我。」

  「是!」

  兩名手下快步下樓。

  進了屋子,周之煜一邊沏茶一邊說道:「房間太小了,實在不成樣子……中田大佐,您請坐。」

  中田英雄背著手,以很親民的姿態在各處看了一遍,說道:「這已經很好了,想當年,我在士官學校學校讀書的時候,四個人住一間屋子,還沒你這裡一半大,衛生間盥洗間都是公用的那種,非常不方便。」

  周之煜把茶杯放在桌上,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中田英雄說道:「周醫生,你也請坐。」

  周之煜這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中田英雄面帶微笑,上下打量了一番周之煜,說道:「周醫生,我只問一句話,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您請說。」

  「在這個世界上,你最喜歡的一樣東西是什麼?」

  「錢。」

  「為什麼?」

  「很簡單,有了錢,就能擁有一切。」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周之煜笑了笑:「中田大佐,我們中國有一句諺語,不知道你聽過沒有,叫做有錢能使鬼推磨,意思就是說,只要有了錢,萬事皆有可能。」

  「有錢能使鬼推磨……非常好,我喜歡這句諺語的寓意。」

  略一停頓,中田英雄說道:「周醫生,實不相瞞,我今天登門拜訪,並非公務,而是有生意要和你談。」

  「生意?」周之煜多少有些摸不著頭腦。

  中田英雄點了點頭:「在北平,我有很多生意上的朋友,毫不誇張的說,賺錢的機會多如牛毛。只可惜,我是一名軍人,而且還是一支部隊的軍事主官聯隊長,並不適合公開參與生意上的事情。所以,我打算找一個代理人,來替我做這件事。周醫生,你有沒有興趣來當這個代理人呢?」

  聽到這裡,周之煜這才恍然大悟。

  中田英雄打算利用職務之便,做那種有著豐厚收益的灰色生意。

  在北平城範圍內,沒有比憲兵隊更適合做這類生意。

  中田英雄目光熱切:「周醫生,你具備一個先天的優勢條件。你會講日語,還會講英語,我們將來面對的客戶,哪個國家的都有。所以,在語言交流方面,你不存在任何障礙。你也知道,有些生意越少人知道越好,這也是我不想雇翻譯的主要原因。」

  周之煜沉思了半晌,說道:「承蒙您的厚愛。但是,很抱歉,我是一名醫生,對做生意沒興趣。」

  「你剛才明明說,錢是你最喜歡的東西。」

  「中國有句古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所以,抱歉……」

  中田英雄非常失望。

  ……

  中國的古建築風格,多以木結構技術見長。

  單坡、平頂、懸山、廡殿、歇山、卷棚、攢尖、重檐,盔頂等多種制式。

  其中,重檐廡殿為最高等級。

  像皇宮大內的建築,大部分都是此類風格。

  到了宋代,木結構的使用達到了極致,更加講究格調意境。

  建築材料開始引入磚石材料,明清兩朝更是大量使用磚石材料。因磚石材料的耐久性,導致建築出檐,可以從保護泥土牆體的重任中「解脫」。民間建築出檐越來越小。山牆也開始出現,迴廊的運用在民間更是逐步消失。古代多採用夯土築城,看上去並不美觀。

  宋代以前,以木材為主的建築峰個人

  城樓到城下,兩側都有坡度適宜的防滑馬道。

  古代的時候,方便車輛

  他蹲下身看了看又喝了一大口,大聲說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擔心我下城的時候摔下去,好意心領了,你是個好心人,好人會有好報的。沒事的,我從老西門下去,走一路,酒也醒了……」路過一家包子鋪時,周之煜放慢了腳步,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個乞丐身上。

  乞丐蓬頭垢面,鬍子足有一尺長,根本也看不出多大年齡。

  他不像別的乞丐,追著人要錢要吃的,只在手上拿著一個髒兮兮的飯盒,不言不動,等著別人主動施捨。

  引起周之煜注意的,也正是這個髒兮兮的飯盒。

  橢圓形的飯盒,扁扁的,樣式極為罕見,看著和雜貨店裡出售的飯盒有很大區別。

  周之煜邁步走了過去,站在了乞丐面前。

  乞丐沉默著,把飯盒伸了過來。

  周之煜看了他一會,問道:「飯盒哪來的?」

  乞丐眼中閃過一絲慌亂,隨即喃喃著說道:「唉,年齡大了,耳朵也不靈了……」

  說著話,步履蹣跚著朝巷子裡走去。

  周之煜不遠不近的尾隨其後。

  巷子彎彎曲曲,至少有二三十米遠,來到僻靜處,乞丐慢慢回過身,對周之煜呲牙一笑:「先生,我一個臭要飯的,你跟著我幹啥?」

  周之煜從兜里掏出兩塊銀元,說道:「告訴我,飯盒哪來的,這些錢就都是你的了。」

  乞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吃驚的說道:「這麼多錢,都、都給我?」

  周之煜笑了一下:「怎麼,耳朵不聾了?」

  「看見錢了,就能聽見了……」

  乞丐手上忽然多了一把匕首,惡狠狠瞪著周之煜,說道:「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活膩歪了!說,你是幹啥的!」

  周之煜早有防備,閃身避過,飛起一腳將乞丐踹了一個狗吃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