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進攻與防禦的成本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朱祁鈺放下了襄王府的奏疏,連連搖頭,這襄王也太慫了。

  這就走了一個回合,就蟄伏了嗎?

  十二團營,日夜不輟的訓練,通州熬硝營,已經擴建到了七營,火藥管夠的餵著。

  這一直不打仗,如何檢驗訓練成果?

  在戰略部署中,明年要收復集寧和河套兩地,這十二團營此時出兵,如果打的快,明年開春就回京了,在修整三個月,繼續出塞作戰。

  朱祁鈺本來以為要打個加賽,結果加賽還沒打,襄王就走了一個回合,就立刻跪了。

  陳循和于謙都在講武堂,今天並不是是鹽鐵會議的日子,他們已經召開了三次鹽鐵會議,收穫頗豐。

  暫時要休會一點時間,等待子彈飛一會兒之後,再繼續討論。

  他們今天要來講武堂聽結業的課業本。

  陳循俯首,嘆息的說道:「陛下啊,襄王也是宗親,這天下打的七零八落,對他襄王也沒什麼好處不是?這太平日子,過得安穩,有美人相伴,有絲竹盈耳,有道是,親親之…」

  于謙打斷了陳循的念經,他聽了一次,就再也懶得聽了,得把人念睡著了。

  勸仁恕之道,不是陳循這個勸法。

  現在京師臣工、勛臣、外戚,都養成了一個習慣。

  曰:帝不動,我不動,帝一動,我惶恐。

  陛下這釣魚老是釣不到魚,是有道理的,下餌的手段和方法,倒是不錯,可是魚早就驚了,能釣到什麼?

  于謙俯首說道:「各地清查縉紳魚鱗冊之事,也交代下去了,不過陛下,臣以為逆賊各狐憑鼠伏,潛避窩旋之中,不敢出入。」

  「十二團營厲兵秣馬已有數月有餘,京畿、山外九州,農莊萬座,是時候,清理一下流匪盜寇了,陛下已經給了他們十個月的時間了,他們依舊不肯下山,出山。」

  「既鍛鍊了十二團營之戰力,又將流寇盜匪清理一空,乃安民之上上之策也。」

  于謙喜歡萬事都坐在前面,流匪是什麼人?

  是諸王、勛臣、外戚、縉紳、巨賈豪右的羽翼。

  每到夏秋兩稅之時,這些流匪就開始了大肆活動,但凡是又不想接攤派的村落,都會被流匪們踐踏劫掠,殺雞儆猴。

  若不把這些流匪全都清理乾淨,陛下京營一旦出塞,有些躁動不安的傢伙,勢必要跳出來,到時候,這些流匪就會助紂為孽。

  剪除羽翼,不僅僅可以用到瓦剌人身上,也可以對內之上,況且,這些流匪無惡不作。

  「等到各掌令官將京畿和山外九州的流匪分布呈上來,再看如何分兵剿匪。」朱祁鈺重重的點了點頭。

  練兵,到了檢驗成果的時候。

  既然襄王府不咬陛下的餌料,那又有練兵需求,這些盤亘在大明王朝數十年的流匪們,充當了勢要之家的打手們,都變成了磨刀石。

  大明十二團營這把刀,越磨越是鋒利了。

  朱祁鈺和于謙都清楚的明白,他們此時都在刀尖上跳舞,絲毫不能鬆懈,現在的確是形勢一片大好,即便是最有可能造反的襄王,似乎也關起門來,醉心於歌舞之上。

  但是,一旦京營出動,那些被鋼刀嚇得說不出話來的傢伙,會不會立刻跳出來?

  于謙繼續說道:「陛下,臣常常聽聞,百姓們會嘯聚山林,聞風而動,似乎從未聽說過,勢要之家,互相呼應,聲氣相通。」

  「但若是說勢要之家並不聯合,臣以為這個人不是不明真相,就是不通世故人情,亦或者是在讒言蒙蔽陛下。」

  「恰恰相反,他們隨時隨地的都保持著一種默契的聯合,是一種十分平常的、自然而然的狀態。」

  朱祁鈺愣了愣,于謙的意思非常明確,大明朝的這些食利者,他們雖然沒有奔走相告,甚至沒有彼此串連,但是,他們都保持著絕對的默契。

  就像是勛戚一體、勛戚互援那般,大明的朝的各個階層,看似鬆散一片,但其實他們緊密的聯合在了一起。

  一旦朱祁鈺手中的鋼刀不再鋒利,他們便會如同聞到了腥味的蒼蠅一般,振聲而起。

  他們雖然表面上選擇了歸順,但實際上,不過是蟄伏了起來,等待時機,給予致命一擊。

  朱祁鈺深以為然。

  不能放鬆任何警惕,但也應該把應對二字,做到最大化。

  于謙的仁恕之道,從來都是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陛下要不斷的宣揚自己的武力,殺掉一些該死之人,讓天下畏懼,這樣就少許多殺戮了。

  朱祁鈺和于謙、陳循,走到了講武堂之內,講武堂的武官們,穿著常服,坐在大禮堂內,正襟危坐,等待著皇帝的到來。

  今天是講武堂軍官結業的日子,他們已經在講武堂內訓練了整整十月有餘。

  「陛下威武!」講武堂的軍將們,待陛下走到禮台中央站定之後,立刻俯首行禮。

  朱祁鈺點頭說道:「平身,坐。」

  「朕簡單講兩句。」

  今天是講武堂的武將們畢業的地方,朱祁鈺要說的真不多。

  「大明新敗,六師盡喪,瓦剌狷狂,圍困京師,這是朕的恥辱,也是諸位大明的恥辱,更是大明軍隊的恥辱!」

  「朕設武備學堂一座,精選生徒,遴武備者為師,習解器械之用法、戰陣之指揮、敵人之伎倆,嚴加督課,時至今日,已有十月,大明庶弁將得力,則軍政可望起色。」

  「朕只說一件事,諸位皆為天子門生!但是憑此身份目無法度,違反軍令,十七禁五十四斬,朕絕不輕饒!」

  朱祁鈺其實對講武堂的這些庶弁將是有一點擔心的,他們要是仗著自己的天子門生四個字,到了軍隊,肆意作為,反而會讓十二團營非常難做。

  但是今天朱祁鈺告訴他們,若是違反軍令,也只有死一字可說。

  朱祁鈺走下了禮台,對著等候已久的軍將們說道:「開始吧。」

  一個年輕的軍將走上了台,乃是寧陽侯陳懋庶次孫陳瑛,他是寧陽侯府庶子,庶子在侯府里的地位很低,陳瑛要自謀生路,所以在講武堂內,以勤勉著稱。

  不是所有的勛臣都想張輔那倆臭弟弟一樣,不思進取。

  張懋雖然年僅九歲,但是依舊非常的勤勉,陳瑛乃是庶出,但是抓住了這次的機會,想要一飛沖天。

  這都是勛臣的牌面。

  當然張輔那倆臭弟弟張輗和張軏的子嗣,這次都沒能夠結業,軍校管得嚴,就開始擺爛,課題本都不交。

  沒關係,明年再擺爛,後年就送開平衛戍邊去了。

  陳瑛深吸了口氣說道:「陛下躬安,我的選題是,進攻和防禦的成本問題。」

  「永樂七年二月,太宗文皇帝遣使韃靼,曰:相與和好,朕主中原,可汗主朔漠,彼此永遠相安無事,豈不美哉?」

  「韃靼王本雅失里,殺明使郭驥,全殲靖難第一功淇國公丘福,所率明軍一千餘人,太宗文皇帝盛怒,下令親征。」

  「永樂八年二月,太宗文皇帝飛雲山大戰,破韃靼鐵騎五萬,五月八日,飲馬河再破韃靼可汗本雅失里,留石刻御製銘:翰海為鐔,天山為鍔,一掃胡塵,永清沙漠。」

  「永樂十二年,太宗文皇帝再次出兵討伐本雅失里,飲馬河擊敗本雅失里,斡難河破瓦剌三萬騎兵,大勝凱旋。」

  陳瑛洋洋灑灑的說著這些戰績,都在漠北。

  比如飲馬河接近和林,而斡難河更是元太祖鐵木真的發家之地,那是蒙古本部乞顏部的牧馬地,被永樂大帝給犁了一遍。

  永樂年間除第五次北伐,朱棣病逝之外,皆有斬獲,但是越來越小,其原因,歸根到底,還是草原人太能跑了。

  大軍出塞,千里無馬鳴,兩次被打的丟盔棄甲,瓦剌人、韃靼人便慢慢的不再跟大明接戰,兀良哈部臣服大明。

  陳瑛借著說道:「總有人說,太祖文皇帝窮兵黷武,導致了大明民不聊生,國困民乏。」

  「但臣以為,卻並非如此。」

  「五次北伐,太倉通州兩倉一千庫,每次調運不過兩百餘萬石,總共不過一千二百萬石米粱,民夫調運總計一百餘萬次,所耗犒賞銀兩,不過四百餘萬兩,木料、石方、火藥等軍備,折銀不過兩百萬兩。」

  「全部折為金花銀,不過一千二百萬兩白銀,其中有四百萬兩白銀,犒賞三軍,出自內帑。」

  「國朝總計不過消耗國帑八百萬兩。五戰定北,北境安泰四十年。」

  「北虜散處漠北,人不耕織,地無他產。虜中鍋釜針線之日用,須藉中國鑄造。鈾緞絹布之色衣,惟恃搶掠而不得。」

  「韃靼人衣用全無,氈裘不奈夏熱,生鍋破壞,百計補漏之,不得已至以皮貯水煮肉為食,其瘦餓之形,窮困之態,再無犯邊之能。」

  「自正統四年起,邊方多築城修營堡以防禦瓦剌人、韃靼人擾邊,僅大同府這十年來,僅僅在築城修營堡之事上,消耗鹽引糧草折銀約一百四十萬兩,調動民夫二十餘萬次。」

  「大同、宣府、寧夏、延綏、固安,遼東,六鎮四地,消耗鹽引、糧草折銀逾越千萬白銀,調動民夫超過一百七十萬次。」

  「進攻與防禦,到底何貴何賤,到底是北上伐虜不得擾邊,還是六鎮四地築城,致使民不聊生,國困民乏?」

  「陛下,臣講完了。」

  陳瑛走下了台,留下了思索的軍將們,朱祁鈺今天特意帶了于謙和陳循,自然是讓他們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都說明太祖高皇帝八次北伐,太宗文皇帝五次北伐,若是真的打的國困民乏,還能幾十年如一日的出塞作戰嗎?

  這可是長達六十餘年的國策!

  大明自建國一直北伐到了永樂二十二年,朱棣死在北伐親征的路上!

  真的要是北伐的大方向出錯了,那這六十年,窮兵黷武,天下早就生靈塗炭,遍地餓殍了,但是恰恰相反,越打越興旺。

  自宣德年間之後,興文匽武、馬放南山,倒是百姓們日子過得越來越苦,連福建這等一年三熟之地,都生了農民起於阡陌,百萬之眾響應跟從。

  喜寧說老百姓們最奸詐,到底誰逼得他們如此這般的模樣?

  大明對外方略,從進攻轉為防守之後,天下民生反而變得凋零。

  之前朱祁鈺就看到了這本課題本,本來已經做得很好了,但是只是從漢唐宋的角度考慮。

  這次朱祁鈺讓其再做補充說明,論證北伐到底要花了多少錢,最終得到了什麼樣的成果,防禦又要花多少錢,最終得到了什麼成果。

  才有了這樣的課題本和疑問。

  北伐到底值不值得?

  答案,自然是值得的。

  朱祁鈺將陳瑛的課題本遞給了于謙和陳循,讓他們好好查補,再廷議定策。

  大明對外方略,必須要轉向了,瓦剌人畏威不畏德,不把他們掃庭犁穴,他們是不會長記性的。

  不僅要打,而且要狠狠地打,直到完全勝利為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