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現實問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新年過後,整個左莊的人幹勁更加足了。

  中國人望子成龍的心愿,從古至今都不曾改變過。

  年後,沒用左夢庚組織,莊戶們就自發地蓋起了學堂。

  磚窯是現成的。

  本來是用來燒制耐火磚的,現在用來燒普通的磚瓦也可以。

  第一大隊和總後大隊的新兵每天都被折騰的不輕,但進步肉眼可見。

  左夢庚負責教軍官和讀書人們新的識字、數學等方面的知識,這些人再下去教給兩個大隊的新兵。

  隔三差五,新兵們還會進行考試比賽。

  學的好的獎勵,學的不好的軍官跟著丟人。

  這樣的氛圍,讓所有人都深感新奇,又很享受。

  眼看著一切都在順利發展,煩心事找上了左夢庚。

  「千座,俺們試製了銃管,不成。」

  楊貴等人愁眉苦臉,報給了左夢庚一個糟糕的消息。

  「為何不成?」

  武器可是關係到軍隊的未來和戰鬥力,左夢庚最是緊張不過,趕緊去了火器製造所。

  負責製造槍管的銃匠們此時都在這裡,一個個垂頭喪氣,和霜打的茄子似的。

  「千座,這銃管……俺們鑽不動啊。」

  火器製造所的負責人是徐大幹,幾十年的銃匠了。手藝沒說的,大傢伙都服氣。

  他的手裡就拿著一根未完成的槍管,呈給左夢庚看。

  左夢庚接過來仔細打量。

  精鋼打造的管壁,一看起來就充滿質感。相信士兵們拿在手裡,也會安心,不用怕炸膛了。

  但徐大幹的話,讓左夢庚不解。

  「為何鑽不動?」

  徐大幹又拿過一物,赫然是鑽頭。

  「這銃管是鋼的,鑽也是鋼的。俺們卯足了力氣,也鑽不進去啊。」

  左夢庚愕然,隨即不禁拍打腦門,被這個問題弄的哭笑不得。

  明代的火槍槍管是怎麼製造的呢?

  是用兩張燒紅軟化的熟鐵,中間用鐵梃包裹起來後,由工匠用錘子一點一點砸出來的。

  砸成之後,雖然中間是有孔的,但直徑過小,並不能作為槍管使用。於是還需要用鑽頭拓展,使其達到合規的口徑。

  最後還要將槍管內壁打磨光滑,才能用作火槍製造。

  因為鑽是鋼的,而槍管是熟鐵的,硬度不同,儘管靠手工的方式依舊緩慢,但好歹可以慢慢鑽成。

  現在冶煉所那邊弄出了鋼製的槍管,銃匠們拿著鋼製的鑽頭,可不就沒法下手了。

  左夢庚滿心歡喜地想著弄出了鋼製的槍管來,可以節省火槍的重量又可以提升火槍的質量。就是沒想到,工匠們拿著這樣的槍管毫無辦法。

  現在連擴展槍管內徑都做不到,那其餘的刻膛線之類的就更加不用想了。

  那麼有沒有別的辦法,讓現有的鑽能鑽鋼製槍管呢?

  現有的條件來看,並沒有。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用機械力,提升鑽頭的轉速來完成這道工序。

  可左夢庚去哪裡弄轉速達到要求的機械呢?

  沒有蒸汽機、內燃機啊。

  至於水力驅動……

  左夢庚都不用試,直接就否決了。

  水力驅動再怎麼弄,機械動能都達不到鑽槍管的要求。

  再一個,水力驅動提供的動能並不穩定,很容易將槍管鑽歪。

  見左夢庚也被難住了,徐大幹小心翼翼提道:「千座,其實熟鐵槍管已經足夠用了。咱們這裡不貪污、不剋扣、用料足,造出來的銃管沒問題的。」

  一語驚醒夢中人。

  左夢庚這才發現,是自己魔障了。

  他光想著儘量將武器的性能提升到最大,卻忘了以當今的火器技術,夠用其實就可以了。

  無論如何,火藥還是黑火藥。

  哪怕將黑火藥的品質提升到極限,爆炸的勢能也就那樣。熟鐵製造的槍管只要保證質量,足以承受。

  否則的話,大明上下兩百多年,早就拋棄這樣打造的火器了。

  假如重新用熟鐵來打造槍管,好處還有很多。

  第一,鋼製的鑽頭可以給槍管刻膛線了,這就滿足了左夢庚對新火器的需求。

  第二,極大地降低了製造成本。

  楊貴等人在煉鋼的時候,左夢庚已經測算過成本了。

  好傢夥,煉一斤鋼的成本居然是同樣一斤熟鐵成本的五倍。

  官方打造一支火槍的價格是二兩銀子,要是按照左夢庚的要求,一支火槍造出來,起碼十五兩銀子。

  三千支火槍就得四萬五千兩白銀,這還不算配套的刺刀、彈藥、維護用具的成本。

  養不起,養不起……

  「那就改回熟鐵槍管好了。不過你們必須保質保量,不能出現殘次品。要是被我發現,可是要掉腦袋的。」

  徐大幹等人驚懼的同時,連連保證。

  「千座您放心,俺們在這裡吃得飽、賺的足,怎麼會對不起的自己的飯碗?只要能保證鐵料供應,要多少銃管都能做出來。」

  反正來了,左夢庚決定多解決幾個問題。

  「鍛造銃管,暫時只能靠你們手工打。等河流開化後,那台水力鍛機就能用了,到時候你們得儘快適應。等你們掌握了,咱們就在河裡多建幾個水力鍛機。」

  相比起工匠們的手藝,左夢庚更加相信機械。

  畢竟要打造的不是什麼藝術品,而是具備統一標準的武器。

  怎麼打槍管,左夢庚看過這些工匠幹活,還是信得過的。但有一個問題,是他不能忍受的。

  「你們鑽槍管需要多久?」

  「每日可鑽寸許,大抵月余就可完工。」

  說這話的時候,徐大幹洋洋得意,渾然沒有注意到左夢庚滿頭黑線。

  他喵的一個多月才完成一根槍管……

  得,別的他沒辦法,怎麼改進這個他還是有辦法的。

  明代工匠給槍管鑽膛,並非是純手工,也是有鑽床的。

  鑽床用木頭做框架,上面搭著一塊圓形的石盤,很像石磨。系上皮條後,靠人力來拉動,可以使石盤帶動鑽頭旋轉。

  這玩意兒的效率能有多高?

  左夢庚讓左代跑回去拿來了紙和鉛筆,當著眾人的面就開始作圖。

  「這個鑽床,能做出來嗎?」

  身為軍火專家,左夢庚的記憶里有太多相關方面的知識了。

  他找出了一套簡易的膛線機圖紙,然後畫了出來。

  這個膛線機也是手工使用的,結構非常簡單。

  機器的後半部分是一個很大的手搖轉輪,這個可以用鐵打造,帶個搖把就行。

  轉輪上帶著一根連動杆,樣子有些像蒸汽火車的車輪。

  連動杆另一頭連著一段可以前後移動的游標卡扣。卡扣整體箍合在膛線機上,一旦轉動轉輪,卡扣就會在固定的距離內來回移動。

  在卡扣的上方,還有一段前低後高的鐵片。鐵片中間是長條形的中空,懸掛著一個機關和下面的卡扣相連。

  這個機關的側面,有一排齒輪狀的結構,同卡扣上的齒輪緊緊貼合。

  當卡扣前後移動時,這個齒輪就會和機關發生作用,開始旋轉。

  齒輪的另一端,就連著鑽頭。通過這樣的力,來為槍管鑽刻膛線。

  為了輸入的力更大,左夢庚將轉輪上的搖把改掉,換成了自行車腳踏板。

  這樣一來,原本需要手搖的裝置,就可以讓人用腳踩動,省時省力。

  一群工匠湊在圖紙前,嘖嘖稱奇。

  他們看的懂也看不懂,只得拉著左夢庚不停請教。

  一連討論了兩個多時辰,大家一致認定,這個膛線機造的出來,不難。

  左夢庚倒是沒有那麼放心,因為他知道,別看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膛線機,製造起來以如今的工藝也做得到。但伴隨著膛線機的,將會是一整套的工藝標準。

  「你們看好,槍管能不能放上去,這是有大小要求的。所以你們在打造槍管的時候,必須保證大小一致。」

  在徐大幹等銃匠面露難色的時候,左夢庚看向楊貴。

  「讓你們做的尺子和遊標卡尺都做好了吧?」

  楊貴連忙點頭,讓徒弟去取了過來。

  當決心要打造武器的時候,左夢庚就知道標準化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古人所採用的步、寸、尺、丈等長度單位,實在是不夠標準。唯一的辦法,就是統一度量衡。

  因此在煉出第一爐鋼的時候,左夢庚除了讓楊貴等人做了幾根吹管給玻璃那邊外,其餘的都用來打造測量工具了。

  鋼尺、遊標卡尺、天平秤等,都被造了出來。

  作為實用主義者,左夢庚根本就不糾結,直接將米、分米、厘米、毫米的概念拿了出來。

  同時也對工匠們說了,誰能弄出測量更小單位的方法和工具,重獎。

  米的長度嘛,就是他邁一步的距離。

  楊貴等人取了後,拿回去之後進行等分,然後就得到了分米、厘米和毫米。

  這個標準當然和後世的公認標準不同,但也無所謂。

  反正現在這個標準是他第一個制定的,後世的人就只能遵照他的標準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