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火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儘管左夢庚十分渴望自己的軍隊能夠早日裝備上武器,但他並沒有著急。

  武器的製造固然重要,但借著製造武器這個機會建立起完善的工業體系,意義更大。

  新的度量衡推廣,就是第一步。

  明代的火槍製造,在鍛造出槍管後,需要用鑽頭將槍管內徑擴寬,才能使用。

  可能有人說了,既然槍管鑄造出來後還要拓寬,那為何不在鑄造的時候使用更大的鐵梃來撐起槍管內徑呢?

  對不起,做不到。

  鐵梃是一定要用鋼來做成的,其餘的鐵料都不行。

  否則的話,鍛造槍管的時候,大力捶打之下,槍管能不能成型不好說,可能鐵梃先被砸的變形了。

  鋼很難得,材料金貴,偶然得到一些根本做不出太大的鐵梃。

  除此之外,手工鍛造的槍管,即使工匠的手藝再精湛,也很難保證內壁完全和鐵梃契合,也就是內壁一定會凹凸不平。

  反正最後都要用鑽頭重新處理槍管內壁,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在鐵梃上多做文章。

  到了左夢庚這裡,反而省略了這個步驟。

  因為他要製造的火帽槍的槍管口徑,是沒有火繩槍那麼大的。

  加上冶鐵所這裡的鋼很容易得到,所以在鐵梃上可以盡情製作。

  按照左夢庚的要求,新式火槍鑄造需要的鐵梃要比原本的鐵梃直徑略大,但又比火繩槍口徑略小。

  等到水力錘鍛機可以使用後,就可以保證錘造的槍管內、外壁足夠平直。

  水力驅動的鍛錘寬度可以達到一米有餘,每一下錘打都能覆蓋到整根槍管。

  一米寬的錘子,重量足有數百斤,靠人力是不可能使動的。

  這也是為何人力錘打的槍管內壁無法保證平滑順直的原因。

  除了鐵梃、鍛錘外,鑽頭也是用鋼打造的。

  只可惜山東沒有鎢礦,否則的話就可以弄出鎢合金的鑽頭,給鋼製槍管鑽孔拉膛線也就不是夢想了。

  另一個需要按照標準製作的,自然是子彈。

  有了火帽槍不弄米涅彈,那是沒天理的。

  米涅彈的製造又不難,這也是左夢庚給槍管加膛線的底氣所做。

  米涅彈和火繩槍的彈丸一樣,都是用鉛鑄造的。

  鉛熔點低,性軟,只需很小的力就能塑造成型。

  米涅彈的製造,只需要弄出模具,然後將融化的鉛水澆鑄,就能成品。

  當然,這樣的米涅彈還不能投入實用,因為表面十分粗糙,還需要打磨光滑。

  另外模具製造的米涅彈肯定會出現不符合標準的產品,還需要質檢和彌補。

  如果是銅製、鋼製的彈殼,殘次品只能廢棄。而鉛制的米涅彈,只要不是有破損,大小出現差錯的時候是可以通過工具調整的。

  工具也很簡單。

  就是鐵製的幾個套子,中間還有一個製作的非常標準的鐵環。

  米涅彈可以卡在其中,裝入套子後將外面的部分用力拍動,就可以將米涅彈塑造成合格的標準。

  不要說成年男人,即使是女人也可以幹這個活。

  子彈工廠那邊,左夢庚就招募了許多女人來做工。

  熬鉛水、澆鑄子彈的時候用男工,打磨、質檢則用女工。

  幹這個活,女工每天可以得到十文工錢。一個月就是三百文,相當於零點三兩白銀。

  以此時的物價來說,這個工錢和剝削沒什麼區別。

  但左夢庚資金有限,該昧著良心的時候也只能昧著良心。

  這是山東,物價不能和江南比。這個工錢雖少,但也是收入。

  何況左夢庚旗下的工廠是提供中、晚兩頓飯的,這對於女工們來說,節省了極大的一筆開支。

  再說了,她們不出來做工,窩在家裡什麼收入都沒有。可以補貼家用,積極性非常高。

  成日和鉛為伍,是會鉛中毒的。

  左夢庚到底做不到視人命如草芥,讓王秀芹那邊製作了大量的手套和口罩,提供給這些工人使用。

  哪怕防護標準不能和後世相比,聊勝於無吧。

  相比起鋼鐵,鉛就好弄多了。

  左夢庚將供貨渠道交給了張家,每月可得兩千斤。用來製作米涅彈,完全足夠了。

  除了米涅彈,左夢庚一步到位,紙殼定裝藥的概念也拿出來了。

  他的規定里,米涅彈是和紙殼彈裝在一起的。

  使用的時候,只要拔掉米涅彈頭,就可以將紙殼裡的火藥倒入槍管,一舉兩得。

  米涅彈里的木塞也是提前裝入的,大大簡化了士兵的使用流程。

  黑火藥的最佳配比,左夢庚爛熟於胸。

  火藥工廠被他安排在了最遠處,甚至比他的實驗室還要偏僻。生產流程和管理,更是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

  誰敢違反,嚴重者直接處死。

  嚴苛的規章制度讓所有的藥匠都不敢怠慢,幹活的時候十分認真。

  「看好了,火藥的製作必須這麼來。製作方法只許你等知曉,誰敢說出去,殺無赦。」

  這個警告,反而沒有嚇到藥匠們。

  他們以前在別處幹活的時候,保密也是要求的。

  讓他們意外的是,左夢庚居然要教他們這些老匠人如何製作火藥。

  可是等左夢庚開始動手後,這些人才發現其中竟然有如此多的差別。

  左夢庚展示的火藥原料提純手段和技術,完全超出他們的想像。

  匠人們小心翼翼地將各種原料拿在手裡,有膽子大的筒子甚至放進嘴裡品嘗。

  「竟如此純淨!」

  「看會了嗎?」

  演示完,左夢庚問道。

  匠人們紛紛點頭,然後在左夢庚的指點下開始上手。

  純熟的匠人就這點好,動手能力非常強大。只嘗試了三遍,他們提純的火藥原料就已經能夠和左夢庚媲美了。

  火藥配比上,左夢庚沒有親自動手。

  「將這些藥以一成比一成五比七成五進行混合。」

  火藥工廠這邊也得到了天平秤,工匠們仔細稱量了之後,完成了混合。

  工匠們以為完事了,但後面還有步驟。

  左夢庚讓工匠們往混合好的火藥裡面添加水,用量為火藥的8%。

  用水將火藥徹底攪拌後,晾曬半干。接著,就是讓黑火藥發揮最大威力的關鍵環節了。

  那就是火藥的顆粒化。

  都知道用篩子可以完成這個程序,但多大的篩子、多大的眼兒製作出的顆粒化火藥最好呢?

  除了左夢庚這個專家,即使是後世的許多平民都未必清楚。

  篩子也是他讓鐵匠那邊特意製作的,篩選出來的火藥顆粒完全一致,大小均等。

  藥匠們看著這樣的火藥嘖嘖稱奇。

  「千座,這樣的火藥可有奇效?」

  左夢庚自信滿滿。

  「有沒有奇效,試試不就知道了?」

  試驗非常簡單。

  藥匠們弄來一個陶罐,在裡面裝了兩斤的黑火藥,然後加了一根火繩。

  為了讓藥匠們更直觀地感受新式火藥的威力,左夢庚還讓他們在爆炸點周圍樹立了許多木頭。

  隨著火繩被點燃,震耳欲聾的巨響下,塵土雜物沖天而起,大地劇烈晃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好像被炸傻了一般。

  待硝煙散盡、塵土平息後,爆炸點的慘狀令所有人都不寒而慄。

  只見方圓二十米內已經沒有任何完好的東西了,那些木頭早已碎成了無數塊,最遠的甚至散落到百米外。

  「遼東的火藥可沒這麼強。」

  左榮單手握著刀柄,虎視眈眈的模樣,似乎要守衛什麼絕世珍寶。

  藥匠古老五更是道:「天下間的火藥就沒有這麼厲害的。」

  他是藥匠,幹這行數十年了。他都這麼說,那就是最好的證明。

  週遊若有所思。

  「這樣的火藥,即使不用於槍炮,就這麼裝在陶罐了都威力無窮。」

  地雷在明代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對於火藥的用法,明代的人也有許多思路。在週遊看來,左夢庚弄出來的火藥將會極大增強戰力。

  左夢庚也很滿意火藥的效果,對藥匠們道:「今後就這樣製作,配方只有爾等知曉,不得泄露。」

  一想到這種火藥泄露出去,別人會拿來用在自己身上,大傢伙就不寒而慄,紛紛用危險而警告的眼神看向藥匠們。

  古老五倒是決絕。

  「從今往後,咱們這些人不許離開莊子。這裡的東西,一張紙都不許帶出去。還有管好你們的嘴,家裡的媳婦孩子都不許說。」

  其餘藥匠凜然稱是,都知道此事極為緊要。不想沒命的話,怎么小心都不為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