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商業布局【孟女士,歡迎回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雖是小冰河期,到了二月,山東也解凍了。

  左夢庚發出的商業邀請,也終於開始回饋。

  「小的侯成,從歸德來,這是股金,請左少爺笑納。」

  第一個到的人,是侯恂家的掌柜,帶來了十萬兩白銀。除了占有玻璃的股份外,還有河南一省之地的經銷權。

  「小的曹軒,從南陽來。」

  第二個到的人,代表的是曹文衡。

  雖然和侯恂同為河南人,但曹文衡謀求的,卻不是河南的經銷權。

  他的野心更大,足足掏了二十萬兩白銀。不足的部分,用左夢庚需要的礦產和物資代替。

  曹文衡想要的,是玻璃在湖廣、兩廣的銷售權。

  反正都是目前影響不到的地區,左夢庚沒道理不答應。

  劉宗周家的人也來了,股金也是十萬兩,求的是浙江和福建的玻璃銷售權。

  左夢庚最期盼的王蔚然,終於在運河開化的十天後,帶來了他需要的東西。

  浩大的船隊經黃河駛入運河,在臨清沒有入關,而是半夜停在了野外。

  後營全軍出動,足足忙活了一夜,才將所有鐵料和煤炭運回左莊。

  「王兄盛情,左某難忘。不過還有一事,希望王兄幫忙。」

  王蔚然現在最想要看到的,就是玻璃。

  他將樣品帶回山西後,家族裡的人都瘋了。責成他必須入股,還要拿下西北的經銷權。

  「左兄請說。」

  左夢庚這次求的東西,反而更加簡單。

  「小弟想請王兄代為收購千張牛羊皮,而且日後穩定供應。」

  左夢庚購買牛羊皮的目的,是為了製作彈藥盒。

  火帽槍的彈藥是用紙包的,防水防潮成為了最重要的指標。一般的布包,肯定是不成的。

  而且布包鬆軟,彈藥放在其中沒法規整,不利於士兵使用。

  唯一的辦法就是將牛羊皮硝制後,製成四四方方的小盒。盒子上帶有袢帶,可以和士兵的腰帶串聯在一起,掛在士兵的腰部。

  皮製彈藥盒不易變型,彈藥可以在裡面碼放整齊。而且防水效果很好,即使泅渡河水都還能繼續使用。

  作戰時,只要打開蓋子,就能取出子彈裝填。

  彈藥盒裡面分為一大一小兩層。大的裡面裝子彈和發射藥,小的裡面存放裝有擊發藥的火帽。

  這個時代能夠穩定提供牛羊皮的,只有塞外。

  晉商和塞外的關係,弄些牛羊皮輕而易舉。

  果然王蔚然聽了並不在意。

  「此事交予我了,左兄只需掏銀子即可。」

  到此為止,各家入股玻璃產業的股金,加在一起已經足足有五十餘萬兩白銀。

  而要建玻璃工廠,根本用不了這麼多。

  也就是說,大部分都進了左夢庚的腰包,成為了後營的發展資金。

  錢到位了,工廠的建設也就提上了日程。

  「明府,還請府衙提供幫助,面向全城發布招工啟事。」

  臨清州衙也是有好處的,這點忙當然要找瞿式耜。

  瞿式耜沒當回事。

  「些許勞力,你等盡可自行招募嘛。」

  左夢庚幽幽地看著他。

  「明府,我們需要五萬名工人。」

  「嘶……」

  瞿式耜一把將鬍子拽掉了,疼的直咧嘴。

  「你們需要多少?」

  他有點被嚇到了。

  「區區工坊,需要這許多人?」

  左夢庚只好給他科普。

  「我們這次弄的,非是小作坊,而是集團企業。要想滿足大家的需要,必須要有充足的產量。工人不足的話,根本做不到。」

  左夢庚又補充了一句。

  「為此小侄已經搜刮乾淨了城外的流民,還有很大的缺口。小侄想著,城內無業流民也不在少數。日常為非作歹,禍害相鄰,不如都弄了來,讓這些人勞有所得,倒不失安定地方之舉。」

  瞿式耜「噌」地一下子坐直了,眼睛直勾勾地看過來。

  「城外的流民沒了?」

  他接任知州後,最大的苦惱就是城外嗷嗷待哺的流民。

  你說不管吧,這些流民肯定會饑寒交迫而死。

  可要說管吧,哪有餘力去管?

  他又不像許多狠毒的地方官,直接將流民驅趕走。只要不在自己的轄區,死在哪裡都無所謂。

  這附近唯一的大城就只有臨清,流民就食首選只能是這裡。

  可治下有百姓流離失所,讓他的政績很不好看啊。

  現在左夢庚卻告訴他,城外的流民沒了。

  這怎能不讓瞿式耜驚喜莫名。

  「明府有所不知,先前修葺鈔關碼頭,徵發了三千多流民。後來這些人被招募到了小侄的後營,算上這些人的家屬,起碼萬餘。這一次要打造玻璃企業,又需要大量勞力。剩餘的那萬餘流民,都招收了進來還不夠。」

  瞿式耜完全忽略了為什麼左夢庚一個營有三千人,就算聽到了也當沒聽到。

  他更在意的是,區區兩件工程,竟然就能解決流民問題。

  「賢侄,你這玻璃……玻璃企業,只是暫且需要如許多人,還是一直需要?」

  左夢庚知道他想問什麼。

  「明府,如今土地緊張,根本養不活那麼多人口,官府必須要給百姓們尋找到活路。做工需要的勞動力是耕地的數倍、數十倍,只需要讓百姓做工所得能夠換取到生活所需的錢糧,根本不怕流民的困擾。」

  瞿式耜閉目沉思,有想不通的地方。

  「天下百姓都去做工了,誰來耕種?沒有耕種,如何果腹?到時候餓殍遍地,豈不是更大災禍?」

  左夢庚耐心解釋。

  「不是不讓百姓耕種,而是將多餘的百姓從土地上解放出來。這樣一來,種地的百姓有所得,做工的百姓也有所得,不就沒有人貧困飢餓了嘛。」

  瞿式耜到底沒有太超前的眼光,看不到這背後的深意。

  不過城外流民因此而一掃而空,就連城內的無業流民都有歸處,還是讓他無比滿意的。

  百姓安居樂業,這可是官員的巨大政績。

  有了官府出面,招工告示貼的滿城都是,成為了當下臨清最大的熱門話題。

  無數的人躍躍欲試,湧向各處報名地點。

  一天二十文的工錢很少,可總比沒有收入強。

  老百姓多數時候的選擇,都是因為沒得選擇。哪怕這個工錢很吝嗇,和他們的付出並不匹配。

  五萬多名工人,很快就招齊了。

  原本路過都不會多看一眼的荒地,如今變成了極其熱鬧的大工廠。

  左夢庚給廠區做了規劃,沒有等到全部建好再開工。而是分成了若干區域,建設有先後之別。

  這個時代的人對平板玻璃並沒有什麼需求,因為不知道怎麼用。

  你說可以用來做窗戶,比紙糊的好?

  對不起,你就說這脆弱的平板玻璃怎麼從山東運到山西,或者更遠的地方吧?

  損毀率超過了一定的程度,可就不賺錢了。

  相反這個時代的人對什麼水杯、水瓶和其他玻璃藝術品很是喜歡。

  對於這個,左夢庚也沒有辦法。

  畢竟市場才是決定商業的唯一因素。

  第一批建好的生產線,造的就是這些東西。

  開工這天,能來的都來了。

  親眼看著沙子和石灰石投入進去,然後變成紅彤彤的液體,再被工匠吹製成各種透明晶瑩的玻璃,所有人都驚為天人。

  「此物……此物竟如此簡單?」

  王蔚然瞠目結舌的同時,不禁有些心痛。

  感覺自己那二十萬兩白銀,花的很是不值。

  左夢庚權當沒看見。

  「這世上的事,知道緣由便不難,難得的是知道緣何何在。王兄,你說是嗎?」

  王蔚然死死地盯著工匠們吹制玻璃的動作,臉色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離開工廠的時候,到了僻靜處,王蔚然低聲對身邊的人問道:「如何燒制的,你可曾看會?」

  那人信心滿滿。

  「少爺安心,小的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回去之後,咱們自己也能弄。」

  王蔚然大為高興,立刻吩咐道:「你即刻趕回蒲州,一旦做出來了,立刻報信過來。」

  那人領命之後,速速去了。

  王蔚然回頭,目光陰冷地看著熱火朝天的工地,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

  真當晉商的銀子好賺?

  姓左的,等著吧,有你哭的那一天。




章節目錄